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四十章 特雷维尔家族的几页历史

第一百四十章 特雷维尔家族的几页历史


                1792年9月

法国-巴黎

特雷维尔公爵独自一人呆在自己的书房当中,他的心情十分阴郁沉重。【】

外面阴密布,空气沉闷而又让人压抑,正如如今的法兰西。

时局越越坏,暴民们越越猖狂,到处都在动乱,而暴民们带给他的恐惧也越越深。国王一家已经被暴民们挟持到了巴黎杜伊勒里宫当中,而原本定居于凡尔赛的特雷维尔一家,也不得不随着宫廷迁回到了巴黎。

原本在凡尔赛宫廷中混得顺风顺水,深得国王夫妇信任和倚重的特雷维尔公爵,发现自己在这种形势面前却一筹莫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局面越越坏。

就在前几天,公爵得知到了一个消息:在巴黎城外的一座修道院中,暴民们集中处决了160名不愿意宣誓效忠新政府的神职人员,无一幸存。

巨大的恐惧,让当时的公爵惊呆了,好久才恢复神智。

已经不能再拖延了。他作出了一个绝望的决定。

片刻之后,他的长子菲利普被他叫到了自己的书房里。

他看着自己的儿子,他今年才18岁。少年人优雅俊秀的面孔上还带有一丝残留的稚气,但是多年的苦心教育,已经让他拥有特雷维尔家族之人所应有的沉静。他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的父亲,似乎是想说些什么。

青年人还是不够沉稳啊,公爵在心里哂笑了一声。

“菲利普。你对如今的时局怎么看?”

终于得到了说话机会的菲利普,表情变得有些激动。

“爸爸,十分糟糕。非常非常糟糕。”

“回答正确,可惜没有奖励。”公爵半是自嘲半是讥讽地笑了笑。

而他的儿子就没有这份镇定了。

“爸爸,我们快跑吧!离开法国,”他有些急切地喊了出,“现在已经有很多人跑了,我们再不跑就不及了!”

“不要慌。”他的父亲轻轻摆了摆手,示意他保持镇定。“我今天找你,就是有事要吩咐你。”

“您决定要跑了吗?”菲利普脸上闪过喜色。

“是的,”公爵点了点头。“我决定明天就让你和维克托出发,离开法国。”

少年脸上的喜悦瞬间变成了惊愕。

“您……您不跑吗?”

“不,我不跑,我也跑不了。我一跑就会被人发现。”公爵平静地回答。“所以我必须呆在家里,这样你们才有希望跑得出去,如果我们一起跑,那么我们谁也活不了。”

“父亲!”菲利普几乎是喊了出,“那我们也不跑,我们要保护您到最后,如果谁要谋害您,那就得从我尸体上踏过去。让那些暴民等着看吧。我们特雷维尔家族的人也不缺乏勇气!”

“啪”

重重的一声耳光响彻了整间书房。

“蠢货!”公爵斥骂了一句,“你这种无聊的勇气除了让我们家族灭亡之外有什么用处?你以为我想死吗?如果有别的办法。我会让你们跑吗?”

挨了一耳光之后,眼泪从菲利普眼中流了下,但是他没有哭泣,他硬直地站着,看着自己的父亲。

看着儿子脸上鲜红的掌印,公爵小小地叹了口气。

“菲利普,虽然很遗憾,但是以后特雷维尔家族的一切就只能交给你了,这么年轻就要让你担负这些,抱歉。”

菲利普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听着。

“如果你真有勇气的话,那就照顾好你的弟弟,我把他也交给你了,不要让我失望。”公爵继续着诀别之前的嘱咐,“你给我记住,世界上只有那些姓特雷维尔的人才是值得你珍视的,其他的人要么是可以利用的,要么是需要打击的,只有这么两种。人是不能一个人而活着的,我们家族对外可以什么都做,但是对内必须抱成一团互相扶持,这样特雷维尔这个姓氏才能历久不衰,这样我们才有机会享受到历代先祖们拼杀出的荣华富贵。你要保护你的家人,你要对得起你的姓氏,明白了吗?”

泪水再度从少年的眼中涌了出,他无比郑重地回答。

“爸爸,我会的,我会一辈子照顾好维克托的,只要我还活着。”

“好样的,我相信你。”公爵微笑起,接着又重重地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好了,不要哭了!这点勇气都没有,以后怎么做大事?”

父亲的目光严厉而又温情——这两种情绪居然毫无矛盾地糅合在了一起。

在这种目光的注视之下,未的特雷维尔公爵挺直了自己的腰杆,强自抑制住了所有的眼泪。他明白,从明天开始,自己的人生就要完全变了一个样,在未知的黑暗面前,他充满了恐惧和无所适从,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倒下。

他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绝对不能倒下。

“你们赶快准备一下,明天凌晨两点就出发,不要再耽搁了。”公爵镇定地发布着命令,“你去找一些平民的衣服,最好要破旧一点,我会安排人送你们往东跑,只要跑出了法国国界你们就安全了。”

菲利普沉重地点了点头。

“之后一切就交给你了!”公爵再度重复了一句,“去收拾吧!”

菲利普机械地转过身去,然后慢慢地朝外走去。

“路易-菲利普这个蠢货还在上蹿下跳,他以为他可以利用这股烈焰将自己前面的障碍烧个干净,这个蠢货!”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公爵突然斥骂起。

他的儿子马上停下,静静地听着父亲的最后教诲。

【这个路易-菲利普是指当时的奥尔良公爵。也就是后路易-菲利普国王的父亲,他积极投机革命,把自己扮演成为了一个革命激进派。已经改名为菲利普-平等,并且还当上了法国国民议会的议员。1793年10月他被雅各宾派送上了断头台。】

“总有一天,这个蠢货也会被人送上断头台的,你等着看吧。”公爵的口吻当中充满了蔑视和讥讽,“他想要扮演一个革命者?呸,一条白狗想要扮演黑猫?亏他想的出!菲利普,你以后一定要记住。再怎么改换门庭也好,你也是个贵族,是特雷维尔家族的后代。你永远不会成为一个暴民,哪怕演得再像也一样,给我记住!”

特雷维尔家族对奥尔良家族的蔑视与不屑,从这一代人就开始了。一直延续到第四代。乃至最后。

而就在特雷维尔公爵平静地走上断头台之后一个月,奥尔良公爵也被送上了断头台。

………………

1792年10月

在一望无际的田野上,两个少年慢慢地朝前走着,他们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还要走多久。

在之前,因为暴民们的攻击,他们的马车不得不被抛弃了,而带着他们逃亡的老仆人也不幸死于流弹。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一路潜行。

他们困倦,他们疲惫。他们饥饿,但是他们没有停下脚步。

驱使着他们继续前行的,只剩下最后一个信念,往东走往东走,那里就会安全,至于那里等待着他们的是什么,他们已经懒得去想了。

在多日的流浪之后,原本还算整齐的衣服,已经变得面目全非,是否还能够提供遮风保暖的能力已经很值得怀疑。

至少对维克托说,已经非常值得怀疑了——从几天前起,他就发起了高烧,而且越越严重了。

原本养尊处优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兄弟两个都缺乏相应的准备,出现这样的结果,也不足为奇吧。

他们一路上吃着野果和从田地里偷到的蔬果,就这么强撑着一直往东走。

“哥哥?”一直沉默不语的弟弟,突然开口了?

“嗯?”菲利普只用了一个音回答,他不想多说一个字,免得浪费宝贵的精力。

“哥哥,我走不动了,你就让我先休息一会儿吧。”维克托原本白净的脸上,此时因为高烧而变得有一种奇怪的酡红,“你先走,等我休息好了,我再追上你。”

一边说,他一边委顿在地上,瘫坐了下。

他脸上勉强挤出了笑容,再度说了一句,“你先走吧……”

“蠢货!”他的哥哥斥骂了他一句,“如果我走了,你还活得下去吗?谁给你找吃的?你想死吗?站起!继续跟我走!”

“抱歉,我走不动了,”维克托带着歉意笑了笑,“哥哥,对不起。”

接着,好像是用完了所有力气一般,他面朝天空,倒伏在地上。

他口中似乎喃喃自语什么但是菲利普完全没有听清,然后很快连低声的自语都没有了。

“维克托,站起!”菲利普对躺在地上的弟弟大声喊了出,“蠢货,站起啊!”

空旷的田野里,只有他的斥骂声在四处回荡。

“我在父亲面前发过誓要照顾你一辈子的,蠢货,你想让我失约吗!站起!给我站起!站起啊!”菲利普一边斥骂着自己的弟弟,一边用手重重拍他的肩膀,“听到没有?我叫你站起,不要死……不要死!”

但是弟弟并没有回应他,只是趴在地上,两眼紧闭着,似乎已经陷入了昏迷。

“蠢货!”菲利普又骂了一句。

然后,他把自己的弟弟强行拉了起,让他伏在自己的肩膀上,接着他就这样强行带着弟弟走了起。弟弟全身发热,像是着了火一样,但是他好像毫无所觉,就这样半是背半是拖地,带着自己的弟弟慢慢前行。

他这样做,既是因为对父亲的誓言,也是因为恐惧。在他的内心最深处,他害怕世界上只有自己一个人活了下。

他们都活下了。

………………

1805年9月

德意志-杜塞尔多夫

特雷维尔两兄弟化名弗里德兰,已经在德意志生活了十年多了。

在最初,这两兄弟跑到德意志的时候,身无分文,也什么都不懂。但是十年之后,他们重新又拥有了生活。

最初三年,他们一起在一个鞋匠那里当学徒,而后他们就跑到如今的定居地,开始作为独立的修鞋师而开了一间小店铺,七年过去了,他们的技术已经十分精湛,在当地小有名气。

十年过后的两兄弟已经成为了青年人,而且都结婚生子,他们的姓氏都被秘密流传了下。

【在大革命时代,流亡国外的法国贵族们在“操持贱业”的时候一般都使用编造的姓氏,以免“有辱先祖”,而且他们也只和那些同属流亡贵族的家庭通婚。只有在家里,他们才使用原本的姓氏。】

十年的生活,让特雷维尔公爵的两个孩子学会了很多,抛下了很多,但是有一样东西它没有夺走,也不可能夺走——那就是兄弟两个重新光耀门楣、重建特雷维尔家族的决心。

这一天,在兄弟两个的工作间里,维克托再次向自己的哥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哥哥,我想回去。拿破仑最近又发出了敕令,只要我们这些流亡贵族回去,他就会把财产和产业都发还给我们,还让我们进他的宫廷。”

“再看看吧,维克托。”菲利普低声回答,“我们再继续把这些鞋修完,还有的是时间。”

“整天就是鞋,鞋,鞋!我受够了!”维克托低声咒骂了一句。

“你这么激动,修不好鞋的。”菲利普沉静地说了一句,同时手上还在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哥哥,我已经受够了,我再也不想看见这些破鞋了,我想回去。”维克托脸上充满了激动,“我已经有了老婆,现在又有了埃德加,我不能继续这样生活下去了,我难道还要让我的孩子继续修鞋吗?不!”

看见弟弟激动的样子,菲利普明白,已经再也劝不动他了。

也好,现在拿破仑的声望如日中天,看样子是会一直统治法国下去的,弟弟回去的话,应该有希望能够振兴家业。

他沉思了很久,最后回答。

“好吧,那你回去吧。”

“你不回去吗?”维克托十分惊奇。

“不,”未的公爵摇了摇头,然后又扫视了一圈自己从赤贫状态下一点一点打拼出的工作间,“我还有很多鞋没修完呢。”

………………

1830年9月

波旁王朝灭亡了,菲利普-平等的儿子当上了国王。

兄弟两个都老了,两鬓白斑。

“看样子我们要蛰伏很久了,”即使碰到这种情况,菲利普仍旧平静无比,“我的兄弟,这段时间我帮不了你了,你要小心照顾自己,不要犯傻。”

“路易-菲利普那个狗杂种还当了国王,凭他也配?呸!”维克托气愤难平,啐了一口。

“这就是法国啊。”公爵叹了口气。

然后,他转移了话题,“夏尔和夏洛特都已经三岁了,让他们以后多玩玩吧,我们永远是一家人。”

“嗯,一家人!”弟弟大声回答。(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这一章居然写了四千字……

希望大家不要见怪啊,呵呵……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