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建议与诘问

第一百三十七章 建议与诘问


                遵照爷爷的吩咐,在晚餐后没多久,夏尔就到了爷爷的卧室里。【】他一进就恭恭敬敬地站在老人床头,等候对方的质询。

没想到老人的第一个要求就让他大为惊异。

“夏尔,我的孙子,过,坐到我旁边。”

夏尔顺从地走到了床头然后坐下。

在他坐定之后,老人伸出了手,然后粗糙、满是皱纹的手抚摸上了他的额头。

“你已经长大了,夏尔。”良久之后,他突然小声感叹了一句,“谢谢你,你帮了我大忙了。”

夏尔刚想说一句“家人之间说什么谢谢”时,老侯爵直接做了个手势打断了他。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别说,夏尔,我也仅仅是在这一刻说句谢谢而已,难道你连爷爷的这个愿望也不愿意满足吗?”

夏尔不再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思绪都十分复杂。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老侯爵才重新开口。

“夏尔,你已经长大了,已经有了自己的主见,我很欣慰。我现在能够教给你的东西已经不多了,所能给你的只是建议而已。你好好的把自己最近不在家时的经历跟我说一下吧,看看我能给你什么建议。”

夏尔当然愿意满足老人的这个愿意,于是就原原本本地将自己这段时间离开家后的经历原原本本地说给了老侯爵听。

和博旺男爵以及约瑟夫-波拿巴的会面,银行家的惊人计划。杀人灭口,拉拢军人……夏尔宛如一个旁观者一般,以平静到近乎于淡漠的语气。一项项地叙述了出。

随着夏尔的叙述,老人的表情也在不断变换,其关注和紧张程度,就好像是自己在经历这一切一样。

“博旺这个畜生,我就知道他绝不是个好东西!”听完之后,老人忍不住重重咒骂了那位大银行家一句,近乎于咬牙切齿。

然后。不等夏尔说话,老侯爵又说了一句。

“夏尔,尽管他是个畜生。但是这个畜生现在对你有用,跟紧他。只要对你有用,就不要纠结于无意义的地方,明白吗?”

是的。老侯爵下意识的仇恨和咒骂只是情绪上的表现。即使差点被对方骗到破产,这位老人仍然并没有让这些情绪影响自己的理智,他仍旧建议夏尔依靠这位大银行家发一笔横财,其想法几乎与夏尔如出一辙。

或者应该说,这种看重利益不看重感情的做法,就是特雷维尔家族一脉相传的特质吧。

“我就是这样想的。”夏尔马上回答,“他能让我们发一大笔财,那就算是魔鬼又有什么关系呢?以后怎么对他是以后的事。”

“很好。你能这么理智就好。”老人欣慰地点了点头,然后他又想到了点什么。马上加大了音量,“夏尔,记得提防一下那个波拿巴小子!这家伙不是什么善茬,合作是可以,但是绝不能信任他,记住!”

夏尔点头应下。

“你能够当机立断除掉那个无能之辈,这很好。”老侯爵继续说了下去,“无能还不听从命令的人,当然该死。不过,你还应该做得更加果断一些,如果我是你,我不会给他说那么多话的机会,直接杀了再说,说太多了反而会给他带警惕心……”

“一开始我并没有想要杀死他,我想要再给他一次跑出去的机会。只是他实在太过于自行其是了,所以我只好……”夏尔小声辩解了一句,但是底气颇为不足。

“这就是你的问题了,你总是把暴力看作是最后手段,总想着在动手之前先动脑解决,你从小就是这样。”老侯爵轻轻摇了摇头,显得有些不以为然,“有时候你这么想是好事,但是有时候这反而会害了。”

接着,他目光湛然地看着夏尔,郑重地提醒了一句。

“我的孙儿,记住,有时候该用暴力的时候,就要毫不犹豫地去使用,只要有必要。”

夏尔静静地听着,若有所思,良久之后,他才点头应下。

“我记住了。”

“你能听进去就好。”老人欣慰地笑了笑,“夏尔,不要着急,你还年轻,还有很多机会可以学习。你现在的成就已经让很多同龄人无法仰望了。我已经看到了你后面的路,你只需要好好地朝前走就行,直到最后,没有人会比你走得更远,相信我!”

虽然这些话让夏尔实在有些发窘,但是世上有几个老人不溺爱自己的孙子呢?所以他也只能笑笑。

把夏尔教训得差不多之后,老人感到自己的精神头也快用完了,他又轻轻地拍了拍夏尔的肩膀,示意他自己要休息了。

夏尔站起躬身行了一礼,然后离开老侯爵的房间。

………………

回到离别多日的自己的房间之后,夏尔蓦地觉得一阵安心和舒适。他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然后从抽屉里熟悉之极的位置里抽出了自己常用的纸笔。

什么都没有发生,真是太好了,他心里暗自庆幸了一句。然后按照旧日的习惯,仔细地记录起了最近的一些重要事项。

正当夏尔还在沉思的时候,他卧室的门被轻轻地敲响了。

“谁?”夏尔一边问了一句,一边快步走了过去开门。

打开门后,他发现老侯爵最心腹的老仆人,正恭恭敬敬地站在门口。

“什么事?”夏尔把严肃的表情放缓了一些,低声问。

仆人的脸色有些奇怪,他凑到夏尔的耳边小声低于了一句。

“什么?!”

夏尔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夏洛特居然了?她怎么知道自己今天回了?

怎么回事?

他马上想到,夏洛特既然这么晚了还要跑过找自己。那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没必要纠结她的意了。

“叫她在会客室等我,我马上就过。”他小声吩咐了一句。然后又重新整理起自己的文件。

………………

很快,夏尔就到了小会客室。

他的堂姐正坐在棋盘桌的一边,静静地沉思着,居然没有发现夏尔的到。而站在门口的夏尔,只能看到夏洛特的半边侧脸。

不过这也够了。

在闪烁不定的烛光掩映下,夏尔发觉堂姐的面色十分沉重,以前常挂在脸上的那种笑容。已经完全不见了,这令得夏尔十分惊异——要知道,即使在之前在面对博旺男爵那么危急的时刻。她也从没有这么凝重过。

“夏洛特,这么晚找我,你有什么事呢?”夏尔镇定地打了个招呼。

夏尔的招呼,让夏洛特从沉思中惊醒了过。她转过头看着夏尔。脸上似乎有些惊喜。

“夏尔,你已经回了?”

夏洛特的第一句话,让夏尔稍微安下了点心。

没错,在上次离开家里之后,夏尔还曾专门写信给过夏洛特,让她帮忙照看一下自己的妹妹,所以夏洛特是知道自己最近不在家的。而他今天刚回,夏洛特就找上门了。那一瞬间他还以为自己的行踪都被夏洛特给掌握了,所以吓了一跳。

还好。不是这种情况。

“是的,我回了。”夏尔轻松地点了点头。

夏洛特看着自己的堂弟,然后表情变得越越严肃。

“那正好当面说给你听。”

“到底什么事?”

夏洛特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咬了咬嘴唇,似乎在思考着该怎么说。只有极了解她的人——比如夏尔——才知道,这是她很生气时的表现,因而夏尔也就愈发疑惑了。

“夏洛特,到底出了什么事?博旺男爵那里又出了什么问题了吗?”

他的这句话像是助燃剂一样,一下子就点燃了夏洛特。

“出了问题的不是他,而是你!”她厉声回答。

夏尔仍旧看着夏洛特。

“夏尔,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什么了?”她看着夏尔,一个词一个词地问,严肃得不像是往常他所见的那个夏洛特。

我是什么?这个问题让夏尔陷入了短暂的迷茫当中。

从本质上讲,这是一个非常非常严肃的哲学问题,如果想要讨论的话可以让人讨论整整一天而摸不着头绪,但是夏洛特的这个样子,显然不是专程跑过和自己讨论哲学问题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夏尔微微皱着眉头,再度问了一句,“到底是想说什么?给我说清楚好吗?!”

看着一脸迷惑的夏尔,夏洛特脸上的怒气总算慢慢消褪了,但仍然严厉地看着夏尔。

“如果你还记得你是什么,那你给我解释一下,你跑到王宫去是想干什么?就这么没见过世面吗?夏尔,你是忘记自己是这个王朝的敌人了吧?”

“嗯?”呆了片刻之后,夏尔这才想起。

妹妹在晚餐的时候,好像确实是提到过阿德莱德女士想要邀请自己到宫廷里参加一个宴会的事情……

“您……”

“夏尔,你好好听着,如果我是你,我就老老实实在家里呆着,决不去那个鬼地方。那地方不是你该去的,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世纪之前了,特雷维尔家族的人不用围着宫廷转,明白了吗?”还没有等夏尔说话,夏洛特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虽然不知道杜伊勒里宫和鬼地方是怎么画等号的,但是夏尔已经明白了夏洛特的意思。

“您是说……”他又想问。

“好了!”夏洛特再次打断了他的话,“既然你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那你就知道该怎么做。我只想跟你说这么多,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夏尔看着夏洛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自顾自地说完了之后,夏洛特重新恢复了平静,然后也看着自己的堂弟

两人就这样对视了起。

良久之后,夏洛特才重新开口。

“上次的事,谢谢你。”声音十分轻柔。

接着,她不管不顾,直接从夏尔身旁掠过,走出了会客室。(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