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回绝?

第一百三十六章 回绝?


                每天下午六点半,特雷维尔侯爵一家都会准时开始晚餐,今天也不例外。【】然而,最近和往常不同的是,老侯爵的继承人却一直没有出现在这张餐桌旁。

芙兰静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和自己的爷爷一起吃着晚餐。特雷维尔侯爵一家素崇尚简朴,再加上一老一小两个人都胃口不大,因而餐桌上的餐点十分简单。

比起进食,这位少女的心思完全花在另一个地方——她在为自己的兄长担心,在开餐之前她还按照最近的惯例为自己的哥哥祈祷了一番,她坚信哥哥很快就要回家了。

和面色沉静、略带忧郁的少女相配的是老人的表情。

曾经温和而又带着点风趣的脸,如今变得严肃而又专注,老人口中时常说的玩笑话最近也不见了,甚至头发都愈发花白了一些。

看得出,虽然已经从被骗破产的灾祸前惊险地逃离了过去,但是那种精神上的挫折仍旧在老人饱经风霜的脸上留下了一些痕迹。

然而,即使如此,他仍旧保持着特雷维尔家族之人所应有的沉静,甚至显得有些淡漠。

于是,这一顿晚餐就和最近一样,在祖孙两人的沉默当中波澜不惊地滑动着,气氛沉闷而又有些压抑。

也许是觉得这样沉闷有些不好,因此虽然没什么劲头,但老侯爵还是勉强打起了精神,强笑着看着自己的宝贝孙女儿。

“小美人儿。在想些什么啊?怎么没精打采的?”

任谁都听得出,老人的语气没有之前的欢快了。

神思不属的芙兰,听到了爷爷的问题之后。下意识地回答了一句。

“爷爷,我在想哥哥什么时候回……啊!”

刚说到这里时,她突然好想惊醒了似的,小小地惊呼了一声,脸上突然带上了些许慌乱,“我是说……爷爷……我是说……”

孙女儿慌乱的样子让老人禁不住笑了出。

“我也担心他,但是不要为此过于担心。这对谁都没有好处。”他温和地看着芙兰,“你的哥哥已经成长为一个靠得住的年轻人了,有了自己独立的判断和主见。还能够有决断和勇气,我们都应该为此感到庆幸,他是一个真正的特雷维尔了。”

听到了爷爷的安慰之后,芙兰微微垂下了目光。她敏锐地感觉到爷爷似乎知道些什么。而且不想告诉自己。既然爷爷不肯说,她也不敢去问,只好沉默着,继续吃自己的晚餐。

“不过,芙兰,你也很优秀,非常优秀。”老侯爵继续说了下去,脸上十分慈爱。又有几分欢欣,“现在你已经出了大名了。我和老朋友见面的时候还有人提到过你呢!都说我养了一个好孙女儿,一个未的知名画家,哈哈哈哈!”

“爷爷,你快别这么说!很羞人的啊!”脸色微红的芙兰连忙反驳,“我只是略微出了点小名而已……以后的路还长得很……”

“在这个年纪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还能够这样清醒、谦虚,已经很不容易了,芙兰。继续保持吧!”

门口突然传一声鼓励。

突然之间,祖孙二人都听见了自那位至亲那熟悉的嗓音,无法掩饰的惊喜瞬间布满了老人和少女的面庞。

夏尔宛如从天而降一般,出现在餐厅的门口。他面孔上的微笑不是那种公式化的笑容,而是发自内心的喜悦。

“我回了。”他淡然点了点头,然后就好像今早出门晚上才刚刚回家的人一样,走向自己的至亲们。

惊喜慢慢从老人的脸上淡去,最后变成了和夏尔一样的淡然。

老侯爵伸出自己的手,指了指他旁边夏尔常坐的那个座位。

“回了?嗯时候还早,先坐下吃饭吧。”

祖孙两人间所蕴含的一切深厚感情,最后都被掩藏在这含蓄而又平淡的两句话里。

夏尔走到了自己的座位边,轻松自然地落座,然后朝坐在自己对面的妹妹又笑了笑。

相比爷爷,芙兰则要激动得多,她先是十分欢喜,后又有些不安——毕竟上次哥哥回,不也只是呆了一两个小时就走了吗?

她想要保持沉默,但是最终对哥哥的担心还是战胜了矜持。

“您打算什么时候再出去呢?吃完晚饭后吗?”她把语气刻意摆布得十分冷淡,好像真的很希望哥哥离开一样,但是谁又听不出其中的真意呢?

“不,”夏尔仍旧微笑着回答,“我最近都不出去了,可爱的画家小姐……”

哥哥的回答让她逞心如意极了,以至于都忘了去反驳他后面的调侃,为了掩饰心中的欢喜,芙兰赶紧低下头,继续喝着面前的豌豆培根汤。

夏尔回到家里后,餐厅虽然很快就重归于沉默,但是那种气氛比之刚才的沉闷和压抑,简直犹如改天换地一般。

这就是至亲们之间的亲情吧。

很快,三个人就把晚餐吃完了,按照原本的生活规律,芙兰会马上回自己的卧室里去,然而今天的她似乎却有一些迟疑,好像有什么心事一样。

看出了妹妹的心思,夏尔马上就问了出。

“怎么了,芙兰,有什么话想要跟我说吗?”

芙兰有些忸怩地眨了眨眼睛,但迟疑了片刻之后,她还是说了出。

“哥哥,阿德莱德女士前阵子到我们画室,还看了我们的作品,对我很是夸奖了一番……”

“恭喜你。”夏尔笑着回答。

“……然后,她想要邀请我过阵子去宫廷里,参加儒尔维尔亲王举行的宴会,为她画几幅场景画……”芙兰低声继续说。

“啊?”

虽然早已经知道那位阿德莱德女士似乎很喜爱自己的妹妹,但是这种超乎常规的抬爱仍旧让夏尔吃了一惊,这种宠爱无论怎么看都实在让人艳羡吧?

不过惊讶归惊讶,对幸运的妹妹他仍旧笑着鼓励了一句。

“哦,那真的很好啊,芙兰。现在不是一百年前了,我们进宫廷的机会实在很难得,你要好好把握住啊,就当是去散散心吧!”

看着坐在座位上仰着头看着自己的妹妹,刹那间夏尔下意识地站了起,然后伸出手想要和过去一样抚弄一番那一头金发,然而……在伸手到一半的时候,他停住了。

就在几天前,就是这双手,毫不犹豫地用领结勒死了一个人,一个自己原本的同志,仅仅因为自己觉得需要杀死他。

以后,它也肯定也会去杀死更多的人。

我真的要用这双手去弄脏我的妹妹吗?我最爱的妹妹?

夏尔的手又往前移动了几厘米,但最后还是颓然收了回去。

这就是代价吧,他心里苦笑着自嘲了一句。

然而即使如此,他也没有一秒钟的后悔。

他快速地收回了自己的手,装作自己只是顺手去拿一个餐盘而已,然后自然而然地又重新坐了下。他小心地不让任何人看出自己的异样,这是他在妹妹面前最大的坚持。

然后,他又看到了芙兰那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他惊奇地问。

“是的,还有一件事……”芙兰显得更加犹豫了,迟疑了几秒钟才最后说出,“阿德莱德女士还说如果您希望去宫里看一看的话,也可以一起被列入邀请之列……她还说‘一个姓特雷维尔的年轻人,是有资格到宫里逛一逛的……’,所以叫我向你转问一声……”

听到这句话之后,夏尔脸上的笑容瞬间敛去了,然后他和老侯爵对望了一眼,发现对方的表情也和自己一样——惊讶中带有一些疑虑。

芙兰看着自己的哥哥,静静等待着他的回答。

在一听到阿德莱德女士的这个提议时,芙兰心里就隐约地知道,自己的哥哥可能是不会想要去宫里见见世面的,所以她转达的时候才会这么踌躇。但是少女内心里那种“让哥哥见证我最辉煌一刻吧!”的渴望,仍旧让她鼓起最后的希望说了出。

就让哥哥自己决定吧,她心想。

一个国王的敌人,进王宫去干什么?夏尔下意识地就想要回绝。

但是妹妹那期盼的眼神,让他没有直接将这种拒绝宣诸于口,他只是委婉地回答,“哦,好吧,我会考虑的,如果到时候有时间的话。替我谢谢那位女士一声……”

他的回答十分委婉,但是和他相处了多年的芙兰,当然能够理解兄长的意思。虽然略有些失望,但是她也并没有显得很失落,毕竟哥哥的反应也是在她的预料之中,她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内心里小小的叹了口气。

“我明白您的意思了,哥哥。到时候我会跟那位女士说的。”

接着,芙兰向哥哥和爷爷行了个礼,然后转身走出了自己的客厅,走向自己的房间。

在芙兰离开之后,老侯爵看着夏尔,眼神十分复杂。

发生了这么多事后,祖孙两个还是第一次这样独处一室。

“等下我房间,我们好好谈谈吧。”老人突然叹息了一声。

夏尔点了点头。

“好的。”

=======================

“快点!快点!”车厢中的夏洛特,顾不得风度和礼仪,不断地催促着自己的车夫加快速度,令他精神十分紧张,马车以极快的速度向特雷维尔侯爵府上奔驰而。(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