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另一个访客

第一百三十八章 另一个访客


                和突然的出现一样,夏洛特的离去也十分突然,在夏尔还没有反应过的时候,她就已经快步走了出去,留下夏尔一个人在小会客室当中。()

夏尔苦笑了一声,然后坐到棋盘边的座位上,和平常他很喜欢做的那样,仔细把弄着那些小小的棋子儿。

夏洛特对自己,从没有像这次这么疾言厉色过,那么肯定,她是十分认真的。

她要求什么呢?

要求夏尔好好呆在家里,不要去宫里。

她是从哪里得知宫廷里要邀请自己呢?连自己本人都是今晚才刚刚得知。这个问题让夏尔百思不得其解。

然而,既然夏洛特这么郑重其事地叮嘱了,那么就姑且听她一次吧——反正自己原本就不打算进什么宫廷,根本不会有什么损失。夏尔就最后做出了决定。

可是,在他的内心深处,还有一片阴影未曾散去,沉甸甸的让他有些气闷。

夏洛特,你究竟想要干什么?特意叮嘱我不要去,难道你在这次的宫廷宴会上有什么图谋吗?难道……

一想到这里,他不禁微微张大了嘴。

不会吧?!怎么可能?!他的内心在嘶吼。

再怎么说,这也太骇人听闻了吧?

因为实在太过于超乎想象了,所以他心里连忙按下了这个念头。不过,这个骇人听闻的想法仍然在他头上挥散不去,让他身体有些发僵。

明天找夏洛特去好好问一下吧。免得担心。片刻后,他作出了最后的决定。

这是,他听到了门外走廊的脚步声。当他转头往门口看去时,他发现特雷维尔侯爵出现在门口,而他的那位仆人则小心地跟在他身后。

“夏尔,夏洛特走了吗?”侯爵一开始就直接问出了这个问题,让夏尔有些措手不及,不过,应该是那位仆人告诉他了吧。这也不奇怪。

“嗯,已经走了,似乎很匆忙。”夏尔点了点头。然后他微笑地看着自己的爷爷,“她有我打发就行了,您又何必自己跑下呢?早点回去休息吧。”

出乎他的预料,特雷维尔侯爵轻轻摇了摇头。罕见地叹了口气。

“哎……你哪里应付得了她啊……这孩子可不得了。”老侯爵又叹了口气。“哎,我也是刚刚才知道,这孩子可真是不得了啊!”

“嗯?”夏尔有些疑惑。

没有理会他的回答,老侯爵只是颇有深意地看了夏尔一眼。

“今晚我们不只有夏洛特一位客人,夏尔,我们要好好招待一下。”

“还有谁?”夏尔更加疑惑了,“已经了吗?”

“嗯,已经了。”老侯爵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走了进。

跟在他后面的,不是那位老仆人。而是另外一个人。

他的脸和老侯爵很相似,但是表情却要冷漠得多。

这是……

是他的哥哥,菲利普-德-特雷维尔。特雷维尔公爵!

即使大地在眼前骤然开裂,岩浆从地下喷溅而出,夏尔也不会像这一瞬间这么惊讶。

特雷维尔公爵兄弟两个,静静地站在自己面前,两张面孔一样苍老,又一样的沉静。两位相传已经决裂的兄弟,就这样静静地站在夏尔面前。

夏尔在震惊之下,烧坏了脑袋一般,下意识地问了一个蠢问题。

“您……您是从哪里进的?”

好在他的堂爷爷并没有在意这种冒犯。

“从后门进的,所以没碰上夏洛特,您放心吧。”他的回答冷淡而且平静,甚至带有一点点幽默的色彩。

老仆人向里面的三位行了个礼,然后小心关上了门守在外面。

夏尔这时才从刚才的震惊当中恢复了过,他慌忙给两位老人让了座,然后恭敬地站在一旁。而两位老人也没有客气,直接就坐到了棋盘的两端。

夏尔看着两位端坐着的老人,心里充满了疑惑。

“爷爷……”他急切地看着老侯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侯爵朝自己的哥哥偏了偏头,示意由他说。

而特雷维尔公爵则轻轻点了点头,然后自行开口。

“如果夏洛特今晚不跑过,恐怕我还不会这么快就出见你。”

夏尔决定保持沉默,让他把话都说清楚。

“好吧,事到如今,我也该摊开说给你听了。”公爵还是一如既往地冷漠与沉静,他抬起头,冷然看着夏尔,“请记住,如果你还姓特雷维尔,如果你还是我们家族的一员,你就必须老老实实地把我的话听清楚,而且绝不泄露半个字。”

在他的坚定目光的凝视之下,夏尔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很好,”特雷维尔公爵口气放缓了一些,然后摊开了手,“没错,正如你所见的,我和你的爷爷并没有决裂,特雷维尔家族的两支,直到现在仍旧还是一个整体……”

特雷维尔侯爵也适时地插了一句话。“确实如此,夏尔,特雷维尔家族对外可以无所不用其极,但是对内必须凝聚成一个整体,这是我们家族数百年能够一直保持地位的唯一办法,也是最有效的办法。”

天哪!

原如此!

夏尔明白了。

两面下注。

特雷维尔家族干出这种事,真的丝毫不让人意外——不过话说回,爷爷之前说起自己的哥哥时,那一脸的不屑与傲慢,还演得真是像啊!

巨大的心理冲击和反差,让夏尔还是没有能说出话。

“你是我们家族新一代人中唯一知道这个秘密的人。”特雷维尔公爵又说了一句,“至少目前是如此。”

也就是说。夏洛特根本不知道,她的兄弟也不知道。

“为什么?”夏尔终于说出了第一句话,他终于勉强找回了镇定。

看到孙儿如此快速地恢复了镇定。老侯爵赞许地点了点头。

“为什么?因为你已经证明了你有这个能力,你为家族挽回了一大笔损失,你还能够有能力在未挑动着特雷维尔家族一直朝前走……夏尔,我说过的,你很优秀,那你有这个资格。”

夏尔想说些什么,但是却想不出该说什么。到最后他还是勉强地笑了一笑。

“我很……我很荣幸。”

现在夏尔终于明白爷爷为什么找上博旺男爵的那个矿山项目了,原就是公爵告诉他的啊!难怪他一直说什么介绍人绝对可靠!

“夏尔,我该跟你说一声谢谢。”仿佛看出了夏尔的心中所想。公爵温和地跟他道了一声谢,可惜僵硬的面孔让其中的谢意无法充分表达出,“你靠着自己的努力,救了自己的爷爷。也帮助了我。帮助了特雷维尔家族,你让我一时的失误没有酿成大祸,谢谢你。”

他的谢意是百分百真实的。

“这是我应该做的。”夏尔勉强笑着回答。

他心里这时突然又转过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这么奸猾狡诈,哦不,机敏明智的兄弟两个,却差点被大银行家博旺男爵给折腾了个遍还拿他几乎没办法,果然法兰西变成高利贷帝国主义不是没有原因的嘛……

不过,这个想法很快又被夏尔自己掐灭了。

“除了这个之外。”他已经恢复了镇定,“你还有别的要告诉我吧?”

“是的。而且还不少。”公爵又轻轻点了点头,“但是我的时间有限,只能跟你捡一些紧要的说。首先……”他突然停顿了一下,“你先告诉我,刚才夏洛特跟你说了些什么?”

“她叫我千万不要去参加儒尔维尔亲王准备举行的宫廷宴会。”夏尔马上如实回答了。

“果然,”公爵遗憾地叹息了一声,“那以你的才智,应该就能很快猜到了吧?”

夏尔直直地看着公爵,表情由惊愕迅速变得有些惊悚。

“你们……你们……”他最后还是回复了镇定,“这是你安排的吗?”

“这并不是我安排的。”公爵马上回答。

“夏洛特……夏洛特自己要去吗?”夏尔马上追问。

“是的,她要去。”公爵仍旧十分老实地。

夏尔完全明白了,夏洛特刚才这么急慌慌地跑过,就是为了警告自己,让自己不要去身处那注定的险地。

“你……你怎么能让她去?你不明白其中的危险吗!”夏尔的语气骤然变得严厉了,甚至有些质问的成分。

然而,公爵还是面沉如水。

“是她自己坚持要去的,我已经劝过了,但是没用,先生。”

“哎……真是个了不得的孩子啊!”旁边的老侯爵忍不住又感叹了一句。

夏尔一时失语。以夏洛特的脾气,既然已经做出了这个决定,那是绝对不会回头的了。

“那干脆把她绑起算了?”他马上提议。

“因为我劝过她,她现在已经离开了家里,她现在已经决心已定,看样子谁也劝不动。本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还可以在这里绑住她的,可惜你已经让她跑了。”

“我事前不知情啊!”夏尔忍不住辩解了一句,然后又严厉地看着公爵,“我真不明白你们在想什么,你们真的觉得刺杀掉国王有什么意义吗?姑且不论是否能够做到。”

出乎夏尔的预料,公爵反而点头同意了他的看法,“你说得对,我觉得波旁王朝已经没有希望复辟了,虽然很遗憾,但是实情就是如此。”

保王党的巨头说出这样一句话,着实惹人发笑,然而夏尔却完全笑不出了。

“但是很可惜,这是长公主的命令,夏洛特想要执行……”

“她休想!”(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