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三十章 决断与证据

第一百三十章 决断与证据


                等到夏尔赶到约定的地点时,时间已经接近中午时分了。【】

穿行过狭窄、弯曲而且肮脏的街道,夏尔找到了那间隐藏在一堆乱七八糟的一两层房子中间的小平房。

夏尔轻轻拍了三下,然后停了一会儿,再又拍了五下。

门慢慢地打开了。

枪店的店主帕尔东终于把门打开了,他的面色十分苍白,一脸的沮丧,显得惊魂未定。

夏尔粗暴地一把推开了他,然后快步走了进去。

帕尔东小心关上了门,然后低着头随着夏尔走进了黑漆漆的小屋。

“蠢货!你怎么把事情搞成这个样子?!”进之后,夏尔直接喝骂了出。“到底怎么回事!”

“我……我好不容易……把军队那边搞定了,然后从他们那里搞到军械,没想到……没想到……”帕尔东低着头,小声解释着,“在运往店里的时候,被警察给查扣了。”

“我就是问你怎么会这样!”夏尔又怒斥了一声。

“先生,我们也不想的……”帕尔东小声回答,“谁知道最近警察们在附近还布下了秘密的岗哨,还有巡逻队!我们想尽办法才跑掉。”

夏尔皱着眉头,沉默良久。

“有人被抓吗?”最后,他问。

“有。”对方老老实实地回答,“被抓了两个。”

“砰!”夏尔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你们就是这样办事的吗?”

“先生。我们也不想的……”垂头丧气的帕尔东喃喃自语。

狭小的房间所带的闷热感,让夏尔忍不住松了松领结,这才舒服了一些。

“现在这里就你一个吗?”

“是的。大家是分散跑的,现在这里就我一个。”看出了夏尔心中的烦躁和不耐烦,帕尔东的脸色也越越差了。

“这就是您对我保证多次后,我所得到的好消息?”夏尔略带讥讽地问。

“先生……可是……”

“没有可是了,您的无能给大家带了多少损失!”

青年人尖刻的批评让帕尔东眼中不由得闪过一道厉光。

“先生,我说过了,这是意外!”

他觉得自己不用特别在这个人面前低声下气。

一阵沉默。

“哼。意外!”夏尔的表情重新归于严肃。“那现在您打算怎么办?”

“您觉得我应该怎么办?”帕尔东看着夏尔,表情貌似诚恳,但其实根本没有多少诚意。

“我觉得您应该先离开巴黎。好好避一避风声,”夏尔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你不是说有人被抓了吗?不走的话,迟早牵连到您。您今天就走把。把需要交接的事情都说给我听听。剩下什么事也可以都告诉我。”

“可是……”出乎夏尔的预料,在他给出这个建议之后,对方的表情明显有些迟疑。

“怎么了?”夏尔冷冷地问。

“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帕尔东低声问。

他心里清楚,因为自己的惹出的纰漏,如果这时候逃出巴黎的话,以后再也不可能得到上面的重用了,除非有什么补救。

必须有什么补救。

“难道您还有其他办法吗?”夏尔反问。

“我有,我有办法。我不用离开巴黎。”帕尔东突然开口,口吻极其笃定。

听到这句回答后。夏尔紧紧地盯着对方,“那您想怎么样?”

然而,他的眼神没有吓到这位先生。

“我还有办法,”帕尔东略有些激动地看着夏尔,“这件事牵涉到军队,如果小心处理的话我是能够挽回损失的!”

“就凭您吗?”夏尔的眼中满是质疑。

“我可以找到那几位军官,让他们给那边施加压力!他们都收了我们一大笔钱,这点忙还是能帮的!”

“可笑,”夏尔马上反驳他,“那些人既然肯作出这种事,那肯定不是什么讲原则讲道义的人,你怎么能把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他们谁会帮你说话,躲着你还不及!万一警察找到你到时候就麻烦了!”

“不……不会的,我和他们关系很好,这次又刚刚给了他们一大笔钱,他们不会不帮忙!”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帕尔东喃喃自语,“如果我们都跑了,那这些投入不都白费了吗!”

他直视着夏尔,眼中满是坚定,几近于癫狂,他知道他的前途只剩下这一搏了,所以绝不打算退让。

对视了片刻之后,夏尔终于低下了头,轻轻叹了口气。

“你真的有把握吗?”

听到这句话后,一阵狂喜涌上帕尔东先生的心头,好像真的得救了一般。不过他心里也明白,说服这位青年人只是一个开始而已,更艰苦的还在后面呢。

“我很有把握,毕竟没人知道我的真实身份,那些军官以为我只是贪图小便宜而和他们勾结销赃而已,没有人会想得到!警察们也不一定敢惹军队吧?只要有些军官说话,这些事儿肯定能够不了了之,然后我就能把这些军械都拿回了,至少能补偿一点损失!”说到这里,帕尔东突然笑得有些诡异,“而且,他们收钱的证据都在我这里,难道这东西还不能为我办点这样的小事吗?所以,先生,只要您先为我隐瞒一下,我在这段时间里把事情办完……”

“证据?”夏尔听到了一个有趣的词。

“是的,我给他们送钱的时候都留下了记录,时间地点、交易的物品一应俱全,如果我捅出去,绝对会让他们都吃大亏,所以他们绝对不敢不听我的!我只是想让他们给我拿回那批货而已。难道这点小忙他们也不肯帮吗?”

夏尔陷入了沉吟。

而帕尔东则静静等着他的抉择。

“见鬼,怎么会这么热!”片刻后夏尔大声抱怨了一句,然后一把揪下了自己的领结。

听到这句话后。帕尔东忍不住皱了皱眉。

现在都快要到冬天了,哪里热了?

虽然现在确实是一个紧张的时刻,但是帕尔东在心底里对面前这个显然已经失去了镇定的年轻人也暗暗有些鄙视。

毕竟只是个小毛头而已,没见过什么大世面,嘴上倒是能说说,一碰到事情就慌了神,若非家里是组织的高层。现在又怎么轮得到他训斥自己?

真是可笑。

按捺住内心中的不耐,帕尔东笑着对夏尔说,“抱歉。先生,这个地方第一考虑是安全,其次才是舒适。”

“是吗……”

“那您现在意下如何?”帕尔东不打算兜圈子了,直接问夏尔。

“看上去是挺有吸引力。如果你真的有把握的话。”又思索了片刻之后。夏尔低声回答。

“没关系的,就包在我身上吧!”帕尔东喜出望外,连忙打包票。

上上次他就是这么说的,结果军械被扣在军队的仓库里,时间被白白浪费。

上次他还是这么说的,结果军械被人查扣了。

这次他还是这么说。

已经没什么好犹豫的了。

夏尔抬头看了看门口。

“谁?!”他厉声喝问了一句,然后站了起。

帕尔东被夏尔的动作所引带得下意识转过头往门口看去,结果他发现门口空无一人。等到他想要再回头询问夏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什么话都说不出了。

一根带子勒住了他的脖子。如此紧实,不仅让他无法说话,更加让他无法呼吸。

在巨大的力量之下,他的头忍不住往后仰,让那个青年人的脸倒映进了自己的眼中。

戴着厚框眼睛,表情淡漠,平和得像是在和自己开玩笑。

然而,颈部传的窒息感却明明白白地告诉这个可怜人,这绝对不是一个玩笑。

丝带不断勒紧,在颈部不断下沉,似乎就要与旁边的皮肤平齐。

模模糊糊间,他感觉一个黑色的幽灵似乎在这个青年后面游荡着,似乎正等着将自己带回可怕的冥界,它在对自己狰狞地恶笑着,那张脸恐怖之极。

不!不要!不要!

他的双手死命抓住带子,他的手指不停抠挖,想把这根已经深深勒入自己颈部的绞索给挖出。他的全身都在痉挛都在颤抖,他的眼睛里,慢慢出现了哀求。

然而,即使挣扎,即使哀求,那双手也没有松一松。青年人的眼神还是如此淡漠,好像永远都不会改变一下似的。

黑色的幽灵越飘越近,那张恶笑的脸越越恐怖,他想要叫喊,却什么也喊不出。

直到最后,一切重归寂静。

………………

看着地上躺着的这具仍旧睁大着眼睛的尸体,夏尔没由的感到一阵烦躁。

“蠢货,你自己的选的。”

无能就算了,最可恶的是还自鸣得意,老是想着自行其是,还没有一点纪律观念,这种人不死谁去死?

在他反对夏尔的最后建议之后,早已经对他忍无可忍的夏尔终于决定动手了,他解下了自己的领结然后将其打散,质地优良的丝绸带子也没有让夏尔失望,发挥出了它应有的功效。

如果是以前,他也许还会多多少少犹豫一下,但是现在,历经银行家和约瑟夫-波拿巴的会谈之后心底里所淤积的郁气,让他毫不犹豫地动了手。

另外,夏尔发现,自己在亲手杀了人之后居然也没有出现什么传说中的呕吐感。

难道自己真是一个天生的杀人狂吗?

算了,这种东西以后再考虑吧,现在还有点时间。

这个蠢货说自己有留下那些行贿记录,那想必是随身带着的,得好好找一找。(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