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三十四章 鼓动

第一百三十四章 鼓动


                “吕西安,谢谢你,你帮了我大忙了。”

在踏入门口之前,夏尔再度道了谢。

“没关系的,夏尔。”吕西安的回答十分平稳,带有那种人明确了自己的选择之后的笃定,“你知道的,我的祖父和父亲都曾为拿破仑皇帝效力过,我的祖父还曾在您的爷爷手下当过军官。所以我并不害怕再次为波拿巴家族效力,只要它能证明自己值得我效力就行。”

接着他握住了夏尔的手。

“你能让我相信这一点,所以你肯定能让他们也相信这一点。”

在这种热切的注视之下,夏尔温和地笑了笑。

“但愿如此。”

走进去之前,似乎是为了最后确认,夏尔再次问了一句。

“你的这些朋友,都信得过吗?”

吕西安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好的。”

夏尔也点了点头,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进去,脚步再也没有任何迟疑。

那就好好地干上一场吧!

跑到帝**队的军营里去对着一群军官宣传反叛思想,如果是之前的夏尔,哪怕明知道其中的风险并不高,肯定也会有些忐忑吧。但是现在,他没有了任何迟疑。

夏尔走进去之后,立刻就成为了众人瞩目的焦点。但是他好像一点也没有感觉到似的,仍旧以标准的微笑迎着这些视线走了过去。

衣冠楚楚的夏尔,混杂在这些制服笔挺、健硕有力的军官里。多少显得有些不自然,他们目光里也带着种种不信任和迟疑。

但是没关系,这些都在预计范围之内。

夏尔走到留给自己的座位那里。然后轻轻咳了一声。

“诸位先生,没错,我就是你们所等的人。”

青年军官们互相对望了几眼,表情很明显没有几分信服。最后,一个坐在中央、貌似是带头者的军官朝夏尔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开口说话。

“吕西安并没有跟我们说您的名字,考虑到您的苦衷。所以我们并不介意。我们就直接称呼您先生吧?您好,我是图莱中尉。”

夏尔也点了点头。

接着图莱中尉为夏尔介绍了其他几位军官,他们也朝夏尔点头致意。态度友好但显得有些冷淡。

夏尔坐了下,然后给自己的酒杯轻轻倒上了一杯酒,他的动作娴熟而且精巧,但是很显然过于文雅的动作在这里却颇为不讨喜。他突然感觉看向他的目光瞬间变得愈发有些不友好起。

“您确实是我们所等的人。但是我们不是等您为我们演示如何倒酒的。”一位军官略带嘲讽地说,他的玩笑话虽然尖刻,但是却引了旁边的几声笑声。

这种不友好的态度,夏尔预先是有心理准备的,所以他并不显得很惊讶,也并不惊慌失措。

他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轻声回答。

“我这里也不是为了跟诸位喝酒的。”夏尔淡定地回答,“我们开诚布公地说。我是波拿巴党人,我们需要你们的帮助,法兰西也需要你们的帮助,我是要求你们,要求你们这些法兰西忠诚的孩子们站起去保卫她的……毫无疑问,这会让你们冒上生命风险,但是即使如此,我依旧请求你们的帮助。”

“我们当然愿意为了保卫法兰西而献出自己的一切,”图莱中尉回答地很干脆,但是眼睛里还是有很多怀疑,“但是何以见得您和您的同伴们就能代表她?”

当然不能,当然必须说能。

“现在只有我们在为她的命运而殚精竭虑,我们比谁都更加担心她的前途,也更了解怎样拯救她,所以……”夏尔直视着对面的军官们,眼神十分坚定,“为了法兰西,请帮助我们好吗?”

青年军官们又互相对视了几眼,然后图莱中尉重新开口。

“好吧,您请说说吧,您想怎么样拯救她呢?”

“不管我们怎么想,我们首相都要推翻这个王朝。”夏尔回答,“而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一旦我们重新执掌了法国国政,我们就要想尽一切办法在欧洲找回法国失去的光荣,无论是在谁身上。”

“无论在谁身上?”一位军官小声复述。

“哪怕他是沙皇。”夏尔笃定地回答。

他的话引起了小小的骚动。

“真的吗?”有人还是有些犹豫,“也就是说,波拿巴家族如果上台了,会和欧洲几个国家清算一番?”

“绝对如此。”夏尔马上回答,“波拿巴家族和大半个欧洲都有一笔账要算,虽然我们不打算同时算。”

他并不担心别人不相信他这个回答。这个年代,如果说军人们最相信谁会去天下布武,给他们带荣耀和爵位的话,那首选也只能是波拿巴家族了。

“你们都是法兰西的优秀青年,自然之道法国人不怕冒险,因为光荣自在其中。只要波拿巴家族重新登上法国王位,帝国的荣誉就将如影随形,”夏尔继续鼓动着,“所以,我今天就是要请求你们,效忠波拿巴家族,然后跟随它去获取光荣。”

“然后重演一次布伦吗?”有人又问了一句。

【1840年,路易-波拿巴潜入到法国布伦,企图在驻军中发动兵变,结果不幸失败被捕,在要塞里被关了六年。】

“失败是成功之母,我们是从一次次失败中走过的,想要获取光荣就不应该惧怕风险,不是吗?”夏尔反唇相讥,“而且,我们已经吸取了很多教训,现在肯定会有完全的准备才会……”

“您说得容易,可是。我们却要冒多大的风险?”他的话被人打断了。

夏尔沉默了。

其他人都在看着他,但是他不想再这样说下去了,没有意义。

情况比他预想的更加不顺利。但是这些军官的反应还没有超出预计。

平和的语言无法让这些人产生共鸣,他们的热血和激情不是靠长篇大论就能引发出的,他们是军官。

…………

够了,够了,真的够了,只能使用最后一招了。

那就让它变成最后的战场吧!

夏尔拿起一瓶酒,倒着拿。然后像挥舞一个锤子一样,狠命往桌面上一砸。

“砰!”

玻璃瓶瞬间碎裂,发出了巨大的声响。瞬间让整间房间都安静了。

夏尔再度成为了诸人视线的焦点,只是这次人们的表情都好像是在看一个疯子。

酒液沁湿了他的裤脚,甚至渗透到了他的袜子上,仿佛被血液浸透过一般。但是他浑然不觉。面目狰狞。表情狂傲,双眼甚至泛红,宛如一个真正的疯子,但是他毫不在意。

“我受够你们了!你们这些蠢货!你们以为我花费宝贵的时间,冒着生命的风险跑过,就是为了和你们这些蠢货聊天吗?别特么的开玩笑了!”

在他的怒吼和嘲骂之下,一时间青年军官们惊讶万分,竟没有一个人说出话。

“你们关心国家?你们关心人民?别开玩笑了!使得法兰西沦落到如今地步的。不是由于别的,正是由于你们!人民眼睁睁地看着波旁王朝回了。又眼睁睁地看着路易-菲利普上台了,难道就没人知道他们的统治会有多坏吗?难道他们是今天才怨声载道的吗?不!”

他恶笑地看着面前的这群军官,然后用手指一个个指了过去。

“这些都是因为你们!没错,就是你,是你们!是你们这群人抛弃了国家,抛弃了人民,你们没有人愿意站出为法兰西而战,所以她才会沦落到如今这个样子的!”

这一通严厉的指责让这些军官们有些不知所措,夏尔当然不能给他们去思考“二十年前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服从命令究竟有什么错”之类想法的空闲,继续恶笑着怒斥对面这群人。

“就是你们这群人,跑过告诉我自己有多么爱这个国家?你们除了窝在一起喝闷酒之外,究竟想过要为这个国家做任何事吗?做过任何事吗?如果做过,告诉我,告诉我一件就行!”

夏尔的怒斥起到了比他预想中还更要好的效果,房间一下子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一半是因为军官们对文质彬彬的夏尔突然暴怒所震撼,一半是他们真的说不上“自己为祖国干了什么”。

这种沉默比任何反应都让夏尔开心,他继续嘲讽着这些人。

“你们沉默了吧?你们说不上了吧?我想告诉你们怎么帮助国家,结果你们却只想着害怕,你们这样也配叫做军官?你们现在有谁怕死?站出给我看看!还是说你们都怕?那看我真的错了啊,哈哈哈哈!”他严厉地注视着军官们,表情狂妄至极,“我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还是没有人敢站在我面前说一声干不干吗?看我真是白了!”

这种狂妄终于惹怒了对方。

“我们并不是害怕!”图莱中尉也朝夏尔怒吼了一句,“见鬼,如果你特么的想说什么,就给我坐下好好说!”

“不害怕?那你们刚才缩得像什么一样?”夏尔还是一脸不屑。

“见鬼,我叫你坐下,蠢货!”图莱中尉重重拍了拍桌子。

夏尔拿起了一瓶已经被开了瓶的白兰地,然后直接对着瓶口喝了下去,让旁边的人再次惊讶了一番,有几个人甚至轻轻鼓掌。

虽然是被怒骂了一通,但是夏尔能从他们的目光里看到,这反而是真正的认同。

“那好,那现在我们就好好说吧!”(未完待续。。)

ps:最近几天的更新,确实非主角视角的比较多,但是我是在为“三巨头会面”之后新的大剧情做铺垫……所以将各个方面的东西都写到一些。

不过,现在各个势力的新动向已经介绍完毕了,现在又要开始夏尔主视角的新一轮征程了……敬请期待……

另外,最近碰到的事情比较多,所以更新被拖慢了,结果可能给大家造成了“视角突然好杂乱啊”的感觉,抱歉……

下周我要加快速度,争取每天都双更。还请大家继续支持、打赏,给我以更多的动力和激励吧,谢谢大家了!

(以上不算字数。)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