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布置与拉拢

第一百三十五章 布置与拉拢


                房间的门一直紧闭着,直到接近傍晚的时候,它才重新打开。()几位青年军官从里面快步走了出,神情或是激动,或是凝重,但没有一个人再说话。

吕西安看着夏尔,似乎是想带他一起离开,可是他惊奇地发现夏尔好像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仍旧在和聚会的举办人图莱中尉一起喝着酒,大有相见恨晚的意思。

吕西安耐着性子又等了一会儿,但是很快他就有些不耐烦了,酒精也让他有些昏昏沉沉,他只想着早点回家。

“夏尔,我们该回去了吧?”他不由得小声催促了一句夏尔。

而他的同伴似乎已经喝出兴致了,拒绝了他的提议。

“吕西安,你先回去吧,我和中尉还可以再喝一会儿……好好聊聊……”夏尔微红着脸回答。

“吕西安,你放心吧,等会儿我送他离开。”图莱中尉看上去醉意没那么明显,思路显然清晰得多,“我也有很多话想要问问他,到时候再跟其他人说一说呢……”

吕西安又迟疑了几秒钟,最后决定听从他们的意见。

“好吧,夏尔,过几天再和阿尔贝我家玩玩吧,朱莉平常一个人呆在家里,实在是闷坏她了。”

“好吧好吧。”夏尔随口答应了。

又叮嘱了中尉几句注意安全之后,吕西安有些歪歪扭扭地往外走了出去。图莱中尉将他扶送到了门口,然后目送他离开。接着他小心地环视了一下四周。然后关紧了门重新回。

仅仅在这一瞬之间,他的神态已经完全变了个样。

他看着仍坐在桌边的夏尔,微笑着鼓了鼓掌。

“相当精彩。先生。刚才我都忍不住想要为您欢呼了……”

在中尉的夸赞面前,夏尔却如之前一样镇定。

“事情比预想中要顺利。”他轻轻点了点头,然后伸出了自己的手,“当然,这与您的帮助是分不开的。中尉,您相当优秀地执行着自己的任务,我要代表我们的主君。感谢您的努力和付出。”

“谢谢。”图莱中尉同样温和地笑了笑,然后也伸出手和夏尔握住了手。

“吕西安也是我们的人吗?”他突然又问了一句。

“现在还不是。”

“我就说嘛,那位老兄人不坏。但就是心眼儿太实,应该不是我们的人。”图莱中尉笑着回答,“一开始他提到有波拿巴党人的朋友时我还吓了一大跳呢!好在是您……”

“那位老兄能帮我们这么大忙,是该好好谢一下。”夏尔同样笑着回答。

没错。这位在自己的同僚们面前慷慨激昂热血无比、深得他们敬重的图莱中尉。也是一位波拿巴党人。

因为种种原因,波拿巴党人历就十分注重对军队的渗透和拉拢,这位图莱中尉早已经是“自己人”了。然后,近两年他一直借聚会为名,在军团里四处寻找那些对现状十分不满、有志气要革新国家的青年军官,然后拉拢感情,借机在军队里发展组织。

在感情已经拉拢到位之后,就需要人进行最后的鼓动。图莱中尉自己当然是不好出面干这事儿的。所以当吕西安提到夏尔时,正好合了他的意。在他暗地里的推波助澜之下,夏尔就顺利地参与到了他们新一次的聚会当中。

既然连这个小团体的发起人都是波拿巴党人,那还有什么好怕的?所以,一贯讲究谨慎的夏尔,也就胆敢“只身犯险”了。

在刚才的聚会当中,实际上他一直都在暗地里为夏尔推波助澜打掩护,最终让夏尔达到了目的——当然,也只是初步达成了而已。

桌子上还剩下一些酒,图莱中尉走上近前,然后给两人的酒杯都倒上了酒。

“听说那批武器出了问题?怎么回事?”

图莱中尉的口吻听上去很平淡,但是眼中关切却十分浓厚,一开始他就迫不及待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是的,出了大问题。”夏尔淡定地回答,“在运送过程中被人查扣了,还被人抓了两个人。”

“帕尔东这个蠢货,总给我们弄出篓子!”听到了这句回答之后,中尉忍不住骂了一声,“到底怎么回事?”

“最近政府那边可能觉得风声不对,所以在一些街区那里设置了秘密岗哨,还有值夜的巡逻队,帕尔东想要趁夜去运武器,结果不小心撞到了枪口上。”夏尔将自己后依据得知的信息而作出的推论告诉了对方,“这是他们的新花招,所以可怜的帕尔东不知道情况,给上了大当。”

中尉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直到片刻后才恢复了镇定,“那他现在怎么样了?被抓了吗?”

夏尔当然不会傻到去说“他已经被我勒死了,而且已经叫人埋得干干净净,上面也认可了我的做法”之类的话,他只能有一个回答。

“他没有被抓,从巡逻队那里跑掉了,算他走运。但是,因为这事出了大纰漏,所以我们已经把他调走了,他现在大概去外省了吧。”夏尔心平气和地回答,“现在他的事暂时由我处理。”

“这个蠢货!”中尉余怒未消,仍旧追骂了一句,然后他才问夏尔,“那接下怎么办?不是已经有两个人被抓了吗?会不会牵连到了我们这边?”

帕尔东购买武器,有一部分就是从图莱中尉的团里弄到手的,甚至还是中尉本人牵的线,他肯定怕牵连到自己。

“应该不至于,帕尔东再怎么蠢也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到处跟人说。”夏尔低声安慰了他一句,“被抓的人应该只是帮他忙负责运送武器而已。不会牵连到你们。”

眼见图莱中尉的神情放松了之后,夏尔又提醒了一句。

“不过,跟军队有关的案件。政府一定会十分重视的,所以你们最近的话最好小心一点儿,不要再闹出事情,不然到时候可没人再救得了了,明白了吗?”

“我明白的,最近我会小心一点。”中尉点头应下了,不过表情上还是忧心忡忡。“可是,这次本我是好不容易才帮帕尔东买通新任的军需官的,结果一开始就出了这么大的问题……这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先生。搞不好人家以后不敢跟我们谈合作了!”

听到了中尉的担忧之后,夏尔笑了出,带有十足的狡诈。

“我的朋友,这正是我找你的一大原因。”

“嗯?您有什么办法吗?”

“帕尔东的无能。诚然是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损失。但是他这个人总算还没有蠢到底,还做了一件聪明事,可惜只有一件。”

“什么意思?”中尉有些疑惑地看着夏尔。

夏尔十分冷静地从怀里拿出了他从帕尔东的尸体里翻出的东西。

“他把对那些军官和军需官的贿赂都给记录了下,时间、地点、中间人、具体的数目和交易的清单,一个都没缺。”夏尔将这个记录本慢慢地递给了对方,“是的,这是一份足够送很多人上军事法庭的东西。”

图莱中尉,然后对着烛光讲这个记录本粗略地翻弄了一遍。片刻之后,他喜不自胜地低声喊了出。

“好东西!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买通过那么多人。连我都只知道一部分呢!”

“我说了,这个人总算还没有蠢到底,还做了一件聪明事。”夏尔的表情十分淡定,近乎于冷漠。

愿他在天堂安息吧。

图莱中尉又翻了翻,然后找到了关于自己团里的那位新任军需官的记录,然后又是轻轻的一声感叹。

“好家伙!这混蛋胃口可真大,帕尔东真是为了他出了血本啊。”

“那个‘血本’,是我出的。”夏尔不无遗憾地回答,“然而帕尔东先生却用这些回报我。”

图莱中尉忍不住又笑了出,“您真是辛苦了,不过您放心吧,只要有这些东西,我不怕他们反悔!”

“嗯,那就好。”夏尔点了点头,“您赶紧把这些记录都抄录一遍吧,这些东西应该都对您很有用。”

“非常有用。”

图莱中尉马上去找了纸和笔,然后在烛光下快速地誊抄了起。

“那接下我应该怎么办?”一边抄录,他一边低声问。

“我不想跟太多人见面,所以之后的事情由您处理,您只需要维持好和那些军官的关系就行了。”夏尔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出了这么大的案子,最近你们这里的风声肯定会很紧张,所以您也不用去干太多事,只要结交好这些军官就行了,我们以后肯定用得着他们,明白了吗?”

“好的。”

“记得,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再学可怜的帕尔东先生,我们犯错的机会并不多。”夏尔又叮嘱了一句。

“谢谢,我明白了。”

夏尔接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钞票,递给了对方。

“这些都是您的活动经费,只要能和他们重新接上关系,随便用。”

中尉小心地接过了钱。

这些高级军官们,靠热血的台词是没法打动的,空口许诺他们自然也看不上,只能用钞票铺路了,不过好在帕尔东这个死鬼预先铺好了些路,倒是让夏尔方便了不少。

两个人又商谈了一会儿之后,夏尔终于把一切都交代完了。最后,他仿佛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又将一小叠纸片递给了对方。

“这些是给您一个人的,这是对您的奖励,请收下吧。”

图莱中尉惊诧地看着夏尔。

“没关系,这是我个人送的,您尽管收下吧。”夏尔面带微笑。

“谢谢!”(未完待续。。)

ps:谢谢大野虎、秋庭浅月、欧阳愚书友的打赏,谢谢大家之前的推荐和打赏,真的谢谢了!

今天晚上必有一更,继续求推荐求打赏~~~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