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军官们

第一百三十一章 军官们


                “诸位!,再一杯!”

图莱中尉再度举起了自己的杯子。()

“干杯!”

其他人响应了他的号召,同样举起了杯子,然后大家一饮而尽。

他们已经喝了很久了,桌上一片狼藉,上面乱七八糟地立着躺着一些酒瓶,穿着式样不同的制服、围坐在圆桌周围的人们个个面红耳赤,有人放声高笑,有人默不作声继续给自己灌酒,一副欢聚的模样。

吕西安也和其他人一样,一边喝酒一边和旁边的人小声聊天。

这天,吕西安又和他所参加的的军官小团体的成员们又聚在一起,围在他们聚会的老地方——图莱中尉的家中——喝起酒。

平心而论,一开始他和这些人只是因为敷衍而往而已,但是越到后,他越发觉得自己和这些人实在意气相投,所思考的、所盼望的几乎完全一致,而且这里人人的性格都十分耿直忠诚,因而他也就更加和其他人打成了一片。

其他人估计也有这种想法,因而他们三天两头就聚在一起喝酒,今天的欢宴只是他们最近以最新的一次而已。

同往常一样,这些彼此之间相互信任的青年军官们,只要喝足了酒就会放开话闸,嘲讽那些愚蠢的上司,无能的政府,以及那位法国的至尊。

这些军官们自法国各地,因此他们聊天的时候,总不免要说到自己家乡。说着说着又总是会忍不住说到现在各地的混乱和灾荒上,直到最后,人人都只能扼腕叹息。然后苦笑着喝酒。

他们的出身都不高,因而对人民的疾苦极有共鸣。有些人甚至家里现在已经陷入了经济困顿当中,说出的时候更是让其他人感同身受。而他们手下的士兵们的怨气,也早就毫无保留地传到了他们耳中,留驻在他们心中。

经济的窘境、升迁的困难、只能苦苦压抑的烦恼,在酒精的作用之下完全被完全挥发了出,让他们越说越是激动。有些人最后甚至痛哭失声出。

“依我说啊,这个王朝怕是要完了!”一位军官哭了几声之后,突然低吼了出。“它撑不了多久了,你们就等着瞧吧!”

他的话,像是打开了,一时间人人都纷纷动容。仿佛是被他喊出了内心中隐藏着的那句话一般。没有一个人反驳他,甚至连犹疑的都没有。

“那才是好事呢,我敢说我会为此请全团人一次客。”仅仅片刻的沉默之后,旁边的一位军官嗤笑了出,然后吹了一声口哨,“你们尽管记住这句话吧!”

被酒精麻痹了大脑的军官们纷纷起哄,没有一个人认识到其中的危险性——或者说,没有一个人理会其中的危险性。

“就算这个王朝完蛋了。又能怎么样呢?那些只想着跪着把法国奉送给沙皇献媚的人还会留在台上,照样享受他们的荣华富贵。”起哄了一会儿之后。一位军官忽然叹了口气。

“现在我们还有什么呢?现在法国还剩下什么呢?”图莱中尉也不禁小声叹了口气,“我们什么都没有了,只能静静地看着祖国沦落到如此的境地……”

“我们的祖国还有荣誉和尊严,虽然它被摧残了,但是我们还能够去坚守它。”

“得了吧,当年那些甘为国家出生入死的人现在还剩下多少?荣誉?光荣?尊严?现在还有几个法国人注意这些呢?法国人嘲弄一切,抛弃一切,我们先辈的光荣,这一代人能够保留的已经很少了,下一代人会更少,总有一天会完全消失!”一位青年军官激烈地嘲讽着,脸上带着苦笑,口吻里满是对如今现状的愤懑,“我等着呢!我们见鬼的国家已经浑浑噩噩,再也没有人关心她了。依我看,这样下去总会有哪一天,我们这些可笑的法国人会把俄国沙皇迎上王座,正如我们曾欢呼着把路易-菲利普捧上王座一样。”

“就算是俄国沙皇也比现在的那位好,”一位军官接上了口,“至少俄国沙皇不会让他的国家害怕谁。”

“横竖都一样,都是些蠢驴。”图莱中尉小声嘟哝了一句,然后猛然给自己灌了一口酒,“别提这个了,让人心里不舒服。”

这个年代的欧洲人,谈起俄国沙皇就像希腊人谈起那在地狱门口守门的三头犬一样,既觉得可厌可憎,又觉得可畏可怕,人人既害怕他的哥萨克和滚滚而的大军,又厌恶他暗地里经常耍弄的那些无法无天的阴谋——尽管很多时候,所谓的“俄国阴谋”其实只是人们臆想出自己吓自己的。

这种发自内心的厌憎,并非完全源于俄国的政体,也并非是源于俄国的陌生文化,它只是源自于俄国的实力。它太大了,只要俄国还在统一,而且又大又强,那它不管怎么样也总免不了遭遇到欧洲人的厌恶,只有它跌落谷底并且再也无法翻身的时候它才能得到它想要的“友好”。

然而这种厌憎很少有人会明明白白地表露出,欧洲人们只会继续去嘲笑俄国文化低劣、政府**、人民不自由,好像他们真的关心俄国人怎么活似的。

某些俄国人一直都有一种天真的想法,总以为只要自己的祖国变得更加像个欧洲国家就会得到欧洲的认同,被接纳融入欧洲大家庭。他们为此实验了几次,遗憾的是效果总是不佳。

然而,不管怎么样,如今的沙皇俄国确实是一个声名狼藉而且野蛮**的国家。它公开实行农奴制,政治黑暗腐朽,一小撮贵族垄断了政府的高位,对人民的疾苦漠不关心,一心想着花天酒地。政府的统治既低效又残暴,而且极其不得人心,不免让人一提起就感到十分厌恶。

随着图莱中尉的这句话,席间众人的神情慢慢由激昂而变得扫兴,人人表情萧瑟,沉默不语。有些人静静地继续给自己倒酒,眉宇间都郁积着莫大的苦闷。

“你说得对,我的朋友。”一位军官朝图莱中尉轻轻举了举酒杯,“我们什么都干不了,只能坐在这儿喝闷酒,,我们再一杯。”

“!”中尉再度举起了自己的酒杯。“为喝闷酒再干一杯!”

大部分人也跟着举起了酒杯再给自己了一杯。

之前的轻松被一扫而空,气氛十分压抑和沉重。

看不到出路,找不到目标,原本的效忠对象根本得不到自己的认同,以至于心甘情愿地要坐视其灭亡。这种莫大的苦闷让人难以忍受,却又不得不去忍受,只好借酒消愁。

吕西安的心情也随着这些朋友们的话,而同样地陷落到了谷底。

他想说一些话,但是这些话刚滑到嘴边,他又有一些犹豫了。

我这样对待我的朋友们,真的好吗?

他想起了妻子对他几次的叮嘱,想起了好朋友夏尔的嘱咐,最终,他还是下定了决心。

我并不是在欺骗,我只是在帮助他们,我不会害到他们的。

“我们并不是毫无办法,只能干看着。”他终于开口了,神情间有些紧张,但是话还是足够清晰地传入了所有人耳中。

许多道疑惑的视线瞬间交汇到吕西安身上,让这位青年人更加紧张了。

“怎么了?”

“我有个朋友,他是波拿巴党人,”迟疑了片刻之后,吕西安最终还是说了出,“我的一个好朋友。”

交汇在他身上的目光,瞬间变得有些紧张,甚至还有一些惊骇。

事已至此,还怕什么?吕西安重新回复了过去的勇敢。

“他是波拿巴家族的支持者,他觉得波拿巴家族能给找回法国已经失去的光荣,就像那位逝去的皇帝陛下一样……”他不紧不慢地说了出。

一阵阵惊呼瞬间笼罩住了整个房间,然后就是窃窃私语。

“波拿巴家族吗?”

“怎么会……”

“可是……”

人人都在交头接耳,一时间房间陷入到了纷乱当中。

然而,主办人图莱中尉却低着头,一直沉默不语。

过了几分钟之后,他才重新抬起头,然后厉声低喝了一句,“勒弗莱尔说得对。既然我们已经决定不为这个王朝效命,那我们难道不应该去找到一个足以让我们找到荣誉的人去效命吗?”

接着他看向了其他人。

“吕西安的话,你们如果不同意尽管可以说出,我不会多说什么。但是你们里面要是有人敢出卖兄弟跑去告发,那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就算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得到的,不信的话尽管试试吧!别忘了四军士案那一出!”

【在波旁王朝复辟时代,陆军内部一直有人对波旁王朝心怀不满,1822年,夏朗德滨海省拉罗歇尔兵营的四个中士(博利、古班、波米埃和拉乌),因参与谋逆案件而被捕,最后被押往巴黎,并且于当年九月二十日在巴黎一同被处死。此即为当时轰动一时的“四军士”案,此案后波旁王朝对军队的监视、对军内异见分子的镇压更加严厉。在1825年,四军士案的告发者在外出后被谋杀,凶手一直未被抓获。】

在中尉炯炯目光的注视之下,其他人纷纷低下了头。

“得了吧,图莱,还用你说?我们里面谁还会干这种事啊。”不知道哪个人那里,传了这样一句话。(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