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查扣

第一百二十九章 查扣


                带着清晨的倦意,夏尔从床上艰难地醒了过,昨晚残留的宿醉仍旧让他有些头疼。【】

似乎是看出了夏尔的心情不大好,在拜访吕西安-勒弗莱尔一家之后,阿尔贝昨天带着他去了一家酒馆玩了大半夜,这家伙总是不缺可以玩的地方。

夏尔被灌得酩酊大醉之后,在深夜一两点才跌跌撞撞地离开了这间酒馆,幸好这个时候酒馆外面也停留着不少出租马车(车夫们知道这种地方在凌晨拉客有多么容易),让他得以返回到自己的秘密住所好好休息了一晚。

不得不说,这样一次宿醉确实很容易消减压力,在玩了这么一晚之后,夏尔感觉心头淤积的压力在无形中消失了许多。

是的,在和银行家博旺男爵和未的帝国亲王约瑟夫-波拿巴聚会了一场之后,他原本就心事颇多的心里,又多了几分压力和沉重,这种沉重无法对任何人诉说,只能他一个人留存在心中。

出于一种紧迫感,夏尔昨天去了吕西安-勒弗莱尔的家里,然后直接跟他和他的夫人表露了身份,几乎当场吓了他们一大跳。不过好在如同自己预计的一样,这对夫妇果然没有一点想要告发自己的样子,而是答应郑重考虑他的提议,并且也答应为自己转达一下迪利埃翁伯爵府上。

夏尔这次拜访的目的也由此轻松完成了。

他希望能够借由这对青年夫妇去搭上掌玺大臣一家的线,还能跟陆军攀上一点关系——虽然他知道这样做肯定会有一点风险。但是这可比两眼一抹黑地去找人要安全多了。而且从他对吕西安和迪利埃翁一家人的了解看,风险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因此,夏尔现在的心情既有些紧张。又有一些期待。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过不了多久,那位迪利埃翁家族的二小姐,眼镜娘玛蒂尔达就快要找上自己了吧。他暗自想。

起床之后,他草草漱洗了一番,然后和往常一样打算看看今天有什么通知。

借助出租马车,他到一家小咖啡馆。然后坐在一个常坐的位置喝了一杯咖啡,并且顺手拿走了桌子上的一份报纸。

出了咖啡馆后,他打开了这份报纸。

…………

什么!

可恶!

看完那张用暗语写就的字条之后。夏尔的脸色瞬间变得极其难看起。

“被查扣了?该死!怎么回事!”

======================================

如同往日的节奏,一大早孔泽就准点到了自己供职的内政部,沿着早已熟极而流的路线,他以极有节奏的步点慢慢地穿过大厅。而后绕过一层又一层走廊和楼梯。走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门前。

这时,他突然发现一个部下站在在自己办公室的门口的走廊上。

他面色憔悴,衣冠不整,双眼也布满血丝,一看就是昨晚没有睡好的模样。看见孔泽了之后,他面上显出喜色,快步迎了过。

孔泽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他先住口,然后打开了自己办公室的们。

现在只有他自己有办公室的钥匙。部里曾经打算给他配个秘书的,但是被他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而直接婉拒了。准备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再填补上这个空缺——孔泽宁愿自己先辛苦一点,也不愿意让无能之辈和自己挨得太近,免得被人不小心拖累了,大不了多费些心思在那些无意义的文牍上而已。

等到走进了办公室,坐到那张椅子上之后,他才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部下。

“有什么事情要报告吗?”

“很重要的事情,先生。”部下连忙开口,脸色有些焦急。

孔泽拿起办公桌上的一页公文,仔细地扫了一眼自己之前在上面拟定的值班表。

“你昨晚是在博布尔街附近巡视,对吗?”

“是的,先生。”部下按捺住了脸上的焦急,恭敬地回答。

“怎么了,有什么发现?”孔泽的语气还是十分平淡,但是内心中已经有了一些期待。

“有几个人想要把一大批武器运到我的巡视区那里,然后被我查扣住了。他们伪装得很好,装作是运送煤炭的样子,好在最后还是露了馅,被我们给逮个正着。”

孔泽的眼眶瞬间睁大了半圈,然后又很快恢复了镇定。

“抓到了盗运武器的?很好,看你干得不错。大概有多少武器?”

“这正是我要告诉您的,先生,很多,非常多。”部下一边回答,一边从怀中掏出了一页纸,“请看,这是我们昨天对这批军火连夜清点出的清单……”

强装起的那种“领导者的淡定”瞬间崩塌,猎犬发现了猎物的那种兴奋在这一瞬间掩盖住了孔泽脑中的其他所有想法。

“拿给我!”孔泽几乎是喊了出。

然后,似乎是想起什么似的,他仿照着自己的部长下,以那种部长脸上常见的微笑,补充了一句,“您辛苦了。”

然而,似乎是学得很不到家的缘故,他在脸上勉强挤出的微笑,在这张僵硬的脸上看起十分不协调,苍白的脸色也无法让人看出有多少勉励和诚意。

但是作为一个下属,人们还能怎么回答呢?

自然也只能笑着回答。“谢谢您,先生。”

孔泽直接接过了这页清单。

即使事前有了一些心理准备,他仍然被这一串物品和数字给吓了一跳。

“居然有这么多?!怎么回事?那些共和派分子这么猖狂了吗?!”

他小声嘀咕了一句,然后抬起头急切地看着自己的下属。

“抓到人了吗?”

“抓到了两个。跑了几个。”下属马上回答。

“很好!”孔泽站了起,走到了自己的这位下属面前,“你干得非常好。你放心吧,我会为你在大臣下那里表功的。”

他这句话是真心的,部下越有用他自然越开心。兴奋已经完全占据了他的头脑。很明显,他破坏了一起阴谋活动,他感觉自己离一桩新的大功勋又走近了一大步。

接下的奖赏是什么?是地位还是金钱?或者会被提升?

“可是……”部下的一声,突然将他从这种梦幻世界里拉了回。

孔泽眼角的余光,看出了部下有些迟疑。

“怎么了?”他紧紧地盯着这位部下。问了一句,“还有别的情况吗?”

“嗯……呃……”部下看上去仍旧期期艾艾。

“说!”不耐烦的孔泽放高了音量。

部下慢慢凑了过,然后附耳低声禀告自己的上司。

“从做工和枪身上的标记看。那些武器,似乎……似乎都是军械……”

“什么?”孔泽大吃了一惊,然后回头看着自己的部下。

部下被上司的目光逼视得有些心虚,但还是勉强坐直着。

“你有把握吗?”孔泽的眼神已经变得冷冽之极。

“也不敢说肯定就是……”部下小心翼翼地回答。生怕再惹怒这位难缠的上司。“但是从表面上看,很有可能……很有可能就是国营兵工厂出产的专供军用的枪械……当然……当然……我们也不能完全排除仿冒品的可能性……”

看到部下的这个样子,孔泽心里明白了,既然他敢这么说,那肯定就是很有把握的确信这确实就是军用枪械。而所谓的“不能完全排除仿冒品的可能性”一语,也只是那种习惯性的不把话说死的职员习惯而已。

孔泽从部下面前离开,然后慢慢地在这间小小的办公室里踱步起。

这位部下低垂着头,不敢再去打搅上司的思路。不过。也许是怕连累到自己,最后他还是小心地跟自己的上司建议了一句。

“下。综合各种可能看,我觉得这件事我们还是不要涉入太深……”

孔泽微微皱了皱眉头。

部下的心情他十分理解,他也知道这位部下的真正意思。

“这件事我知道该怎么处理,你服从命令就行了,先去把人都收押起吧。”沉默了很久之后,他慢慢地回答。

“是!”部下连忙站了起高声应是,然后似乎是带着如释重负的神气,离开了这间办公室。

在部下转身离开之后,孔泽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然后陷入了沉思当中。

他心里很清楚,这样大批量地盗卖军用枪械,肯定背后是有军官参与其中的,不然不可能这么风平浪静,没准搞不好还是一个大型的**团伙。

但是他同时也十分清楚,军方的事情,不是他能轻易插手的。他的职责不是维护正义而是维护王朝的统治。如果他贸然去插手这种案件,先不说能不能查下去,就算可以,陆军的那些人向无法无天什么事都干得出,万一哪天被人暗地里开了一枪怎么办?

所以对这个问题,他必须慎重处置。

同时,有另一个问题更加让他深思。

这批武器到底是送给谁的呢?是为了什么目的去送的呢?

如果只是军官盗卖军队的武器物资这还好说,如果是军队内部有高层军官在暗中支持那些共和派分子或者其他叛逆的话……

一想到这里,他又有些悚然而惊。

不管怎么说,先报告给大臣下,然后去审问一下被抓的人再说吧。考虑了良久之后,他最后得出了结论。(未完待续。。)

ps:感冒已经好多了,头也不疼了,今晚我要加把劲,争取把昨天欠下的一更交完。

谢谢大家。。。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