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诘问

第一百二十四章 诘问


                房间里没有点亮蜡烛,三个人围着一张小桌子团团而坐,在月光的印染每个人的脸色都显得苍白得吓人。

博旺男爵在他们之中最有底气,因而也就显得最为悠然自得,他笑着冲两个年轻人点了点头。

“两位,我很高兴。一想到我是在和法兰西两位难得的青年佳彦共处一堂,我就感觉自己仿佛也年轻了不少……”

“即使现在,您也并不老。”约瑟夫-波拿巴似乎是在恭维他一样,“法兰西正需要您的经验和手腕走上正确轨道。”

“不不不,我已经老了,只能在后面出出力而已,真正需要去打拼的还是您和特雷维尔先生这样的青年人。”博旺男爵笑着摆了摆手以示谦虚。

他现在确实很高兴,因为计划又完成了关键的一步。

是的,他需要扶植起一个政权,以保证在一切过去之后自己能够安然享有掠夺而的战利品,并确保自己不被清算;而波拿巴家族也需要借助他的金钱和影响力上台,最终实现夺回帝国的夙愿,另外显然也不拒绝从这个大手笔中也捞到自己的一份好处,因此双方可谓是一拍即合,不用费什么功夫就达成了一切意向。

约瑟夫-波拿巴扫视了周遭破败的坏境,微微皱了皱眉。

“考虑到今天我们所将决定的事情,这个地方实在太寒碜了一点。”

“没关系,越是决定性的地方。越是平凡简陋,人们总是去关注那些辉煌壮丽的盛景,却难以注视那些幕后的角落。”博旺男爵回答。“在我看,这是一件好事。”

“听上去你们是要告诉我一件大事。”夏尔疑惑地看了看面前的两个人。

“是的,大事,很重要的事。”约瑟夫-波拿巴点了点头,“这是一件将让您成为英雄的大事。”

“什么?英雄?”夏尔微微皱了皱眉。

“或者说,恶棍。”银行家转过头,视线直直地看着夏尔。“特雷维尔先生,在这个世界上,英雄。或者恶棍——这在我看是差不多一回事——分为两种,一种是创造时代的,一种是被时代所创造的。前者很少,后者很多。很多人靠着运气和时势爬上高位。颐指气使趾高气扬自以为自己无所不能,结果大潮一落却发现原自己不过是个被上帝误放错位置的可怜人……”

“那么我们是哪一种呢?”夏尔不无讥讽地问了一句。

“我们现在仍旧是后一种,”博旺男爵的回答坦率得惊人,“不过我们即将有机会变成前一种,只看接下的时间里我们能不能做得足够好。”

“我们?”夏尔抓住了这个词,复述了一遍。

“是的,我们。”银行家平静地回答,“时代给了一些聪明人以机会。只看他们是不是足够聪明,抓不抓得住机会。”

看着似乎仍旧有些一头雾水的夏尔。博旺男爵笑得还是那么和善,却又好像带着一点狡黠。

“是这样的,特雷维尔先生,我打算在革命成功、王朝政府倒台之后,利用人们的恐慌制造金融风潮,接着让不堪金融危机之灾厄的政府去冻结各个银行的存款,然后我们去扫荡他们的财产……”接下,博旺男爵似乎生怕夏尔听不懂似的,解说得非常慢,非常详细,虽然其实他知道不用这么详细夏尔也听得懂,但是一个厨师如果不跟美食家详细解释自己所精心烹饪的菜肴,又怎么能满足自己内心里的成就感呢?

银行家的解说悠然而平静,最后以这句话作为了结尾。语气之平淡就和“我下午喝了一杯茶”一样轻松。

不寒而栗。

毛骨悚然。

是的,即使以穿越者之身,自诩经历过21世纪的信息轰炸后对什么新奇事都能够处之泰然,听完银行家的计划全貌之后,夏尔仍旧倒吸了一口凉气。

前世他直到穿越都只是一个读完大学毕业没多久的青年,对历史本就没有多大兴趣,对法国历史就更加是如此了。因此穿越过之后,他只是知道1848年法国发生了革命,七月王朝倒台并成立了新的共和国,而后路易波拿巴重返法国并且当上了共和国总统,最后他在几年后加冕称帝重建了法兰西帝国,而对其中的过程他完全不甚了了。

对所谓革命,他的印象也只有人民拿起枪——对准政府开枪——革命成功这种表面印象而已,直到在穿越并且重新活了十几二十年、深入地接触到了这个时代法国的政治和社会深层之后,他才知道情况竟然是如此复杂。

然而,无论之前了解了多少,博旺男爵这位大银行家的计划气魄之宏大、规模之惊人、手段之恶毒,仍旧是令他瞠目结舌,超乎了他的想象。相比之下,之前的矿山计划不过是一个玩笑而已。

“微不足道的小障碍”,是的,仅此而已,和这样的大计相比,一百万两百万法郎又怎么可能不是微不足道的小障碍呢?

看到惊讶万分的夏尔,博旺男爵笑得很开心,一瞬间竟然有点像个得到了满意玩具的孩子。“怎么样,特雷维尔先生?”

“您将让很多人倾家荡产,”良久之后,夏尔声音有些颤抖地回答,“非常非常多的人。”

“是的,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最后我们将让数以十万计的法国人,心甘情愿地走过挨上这一刀。”博旺男爵回答得十分干脆,“但是这又怎么样?”

“这是在犯罪啊!”夏尔对他的平淡几乎感到无法理解。

“犯罪?奇怪了,难道阴谋推翻王朝政府不是犯罪吗?既然同样是犯罪,为什么后者就不能干呢?况且,所谓犯罪,只有在有人能够惩罚的时候才能称得上吧?如果您的犯罪成功了,波拿巴家族重返法国掌权,那么您能称得上是在犯罪吗?很显然,不能。”男爵表情仍旧十分镇定,“同样的,如果无数人挨了这一刀而我们仍旧活得好好的,心安理得地享受由我们的智力和能力所带的荣华富贵,那也完全不能称得上是犯罪。”

“我们?您把我也看成同谋了吗?!”夏尔愤怒地低吼了一声。

“怎么?难道我看错您了?您并不像您表现上显得那样果断和无情?那可真是糟糕啊,我还以为您会欢天喜地地接受这个发财的机会呢,要不是波拿巴先生举荐您,我可没那么爽快让您参加。”看到有些犹豫的夏尔,男爵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些嘲讽。“仁慈是我们最大的敌人,您不会连这个道理还没想到吧?”

“夏尔,没错,是我特意向博旺男爵举荐了您,这是一个大发财的好机会,为了酬报您多年对波拿巴家族。”约瑟夫-波拿巴在旁边突然插言,语气明明和之前一样镇定,此刻听上去却似乎有些阴森。

夏尔微微垂下头,似乎是被刚刚得知的信息给震惊到了。

看着明显是在犹豫的夏尔,银行家重新笑了。

“特雷维尔先生,如果我没看错您的话,您是这样一个人——有野心,想要走上巅峰去品尝权力的甘甜。也有头脑,又有点胆略,还能够不被可笑的道德观念所束缚……您是这样的人吗?我没有看错吧?”还没有等夏尔回答,银行家重新开口了。

“如果您真的确实是这样的人,您就会很清楚这一点——在这个时代,我们这些人,必须于整个时代的凡俗之见战斗,没有人欣赏我们,没有人会喜爱我们,甚至也没有几个人真正懂得我们在想什么。但是,人人都会害怕我们尊敬我们,只要我们足够无情。是的,无情,一个人,一个有才能的人如果想要走上顶峰就得无情,一个人只有在抛弃了无聊道德和慈悲之后才能真正成为强者,这世上你越是把男男女女们都当做驿马你越是能够成功,只要把凡俗之辈们统统压在脚下,毫不留情地用鞭子抽打他们,跑到下一站之后再把他们像破手套一样丢掉,他们就会崇拜你追随你,把你捧为成功者,导师和榜样,他们会传送你的成功,艳羡你的辉煌。没错,只要成功就是正义,胜利者是无法被指责的,自古以,人们总是如此。就是这些凡俗之辈,把杀人最多的人称为明君,把骗人最多的人称为先知,把害人最多的人称作圣贤,您想拯救他们?在拯救之前您有没有问过他们想不想要被拯救?不要问世界上为什么总是恶棍在当权,因为这些恶棍就是这些凡俗之辈们自己选的。”

似乎是触动了内心中的什么,貌似平庸粗俗的银行家突然滔滔不绝起,神色间竟然带出了某些哲人的气质。

一气呵成的演说,最后以一个问题作为了结,简单明快而又深刻犀利。

“那么,特雷维尔先生,您现在回答我一句,就回答我一个词。您是希望做个愚者呢,还是希望做个恶棍?只需要说一个词儿就行,现在就回答我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