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自傲

第一百二十八章 自傲


                狩猎街和勃艮第大街交汇的区域里,一辆轻便的小型马车驶入其中,然后在一座小小的宅院之前停了下。【】马车的主人很快从车厢中走了出,然后和门房点了点头就直接走了进去。

这幢小宅子在被新主人购置下之后,女主人最近在后院里新出了一个小小的花园。在访客到后不久,两个女性便漫步其中,静静地欣赏着最近盛开的波斯菊和木槿花。

一个穿着灰色的呢绒裙子,肚皮微微鼓起,很明显是个孕妇;而另一个则戴着金丝框眼镜,穿着花边缀饰的丝绸长裙,表情十分平淡,甚至显得有些淡漠。

然而这种淡漠的表情下,却怎么也掩藏不住她对旁边这位少妇的关切。

看着里面简单的陈设,和姐姐明显简朴了许多的穿着,迪利埃翁家的二小姐玛蒂尔达轻轻叹了口气,忍不住再次劝了劝自己的姐姐。

“姐姐,不要和爸爸怄气了,他给你准备的嫁妆都还放在那里呢,你都拿去吧……你怄这种气有什么意思呢?白白让自己过苦日子,还要连累你的孩子……”

她的姐姐朱莉浅笑了起,然后低声回答,“不用这么着急,我现在的日子过得还行。”

“在这种地方你反倒是这么执拗,真是让人难以理解。”玛蒂尔达轻轻叹了口气,“他没多少积蓄,薪水也不高,而你的积蓄不也是从家里给你的钱里面剩下的?靠变卖首饰又能撑到什么时候呢?”

“你不明白的。”朱莉轻轻摇了摇头,“吕西安的想法太简单。也太容易受人影响,别人的请求他总是难以拒绝。这种情况下,我们一旦得了一大笔钱我真的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玛蒂尔达。等到我能够完全影响他了,我再去拿吧。你放心吧,我当然会让我们的孩子好好地生活。”

“那也没必要苦了你自己啊?”玛蒂尔达还是有些愤愤不平。

“苦吗?”朱莉的笑容里略微带了一点讥讽,“真的苦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已经比大多数人过得好了。”

姐姐的回答,让玛蒂尔达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终只能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两个人又看了一下花圃,最后还是姐姐打破了寂静。

“最近你好像很忙啊?”

姐姐没头没尾的问题看似没头没脑,但是玛蒂尔达却并不感到惊讶。

“确实很忙。很多事情都要我自己经手,哪敢托付给别人啊,爷爷又年老体衰……又没有你帮我……”她平静地回答。

“不是还有爸爸吗?”

“爸爸?你还不知道吗?他还是老样子,优柔寡断。又喜欢瞻前顾后。怎么能靠他呢。”玛蒂尔达不以为然地回答,“爷爷都说很多事直接跟他报告就行,不要跟爸爸说。”

玛蒂尔达对父亲的评价让朱莉禁不住嗤笑了出,也就是姐妹之间她才会说得这么不留情面吧。

“哎,真是辛苦你了。”她小小地叹息了一声,“抱歉,玛蒂尔达,我逃跑了。”

“没事。”尽管脸上还是有些郁郁之色。但是玛蒂尔达回答得十分干脆,“我说过的。你过得好就行。”

“谢谢你,玛蒂尔达。”朱莉的声音放得更加低了。

玛蒂尔达一时不语,只是看着盛开着的鲜花,直到末了她才问出一句话。

“最近勒弗莱尔先生怎么样了?”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对姐姐给自己私下选定的丈夫,她仍旧还是采用这个称呼。

这个问题,让同样看着花圃的朱莉的笑容渐渐消褪。

妹妹的温情时间已经结束了,现在站在她面前的是迪利埃翁家的二小姐,她十分了解这一点,太了解了。

“他最近参加了一个青年军官的小团体。”

“什么团体?”玛蒂尔达马上追问。

“没有什么明确的政治目标吧,就是对当今的王朝政府十分不满……所以他们连接了起,私下约定万一在日后发生什么不测时,绝对不对起义者开枪。”说到这里,朱莉突然又叹息了一声,“玛蒂尔达,出了家门我才知道,原在人民心中,对当今的王朝早已经是怨声载道到了这个地步,就连底下的军人都不想为它出一点力了……”

“这毫不让人意外,”玛蒂尔达平淡地回答,“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要如此忙碌不是吗?”

然后她又沉吟了起。

“勒弗莱尔先生加入了这样一个小团体吗?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好消息,这么快就融入到军团里了,很不错……他在军队里认识的人,结交的人越多,对我们说就越好。”

“我后还把特雷维尔先生和福阿-格拉伊先生也请了过,让他也得知了这件事。”冷不丁地,朱莉突然说出了这句话。

毫无防备的玛蒂尔达大吃了一惊,然后骇然看向自己的姐姐。

“你这是……”

“玛蒂尔达,有一点我必须说清楚,”朱莉转头重新看向盛开的波斯菊,然后低声说了一句话,语气几乎和妹妹一样的淡漠,“我会让吕西安帮你们,但是我决不能让他为了迪利埃翁家的荣华富贵去冒生命危险,我首先是吕西安的妻子,他孩子的母亲,其次才是迪利埃翁家的女儿,你明白这一点吗?”

玛蒂尔达脸上的惊骇慢慢消失,然后重归平静,最后她苦笑了一声。

“所以你让他去找了特雷维尔先生?”

“是的,”朱莉点了点头,“他和阿尔贝都很不错,而且看上去也挺有头脑的,能够给吕西安一些帮助……”

玛蒂尔达没有答话。只是静静地思索着。

她心里很明白,姐姐是想帮自己的丈夫找找其他的倚助,免得到时候吃了大亏。至于夏尔是不是对王朝不忠。姐姐才不会关心呢。

虽然姐姐这么自作主张很让玛蒂尔达有些惊讶,但是她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进而觉得这样也不错——毕竟就连自己,最近不也是在和这位波拿巴党人在接触不是吗?

“那特雷维尔先生到底怎么说?”她马上追问。

“那一天他刚刚得知的时候,没有说什么,大概是在考虑吧。”朱莉顿了顿,然后转头看向自己的妹妹。“然后,昨天,他又了。”

“又了?说了什么?”玛蒂尔达皱了皱眉头。

“他直接跟吕西安说。他是个铁杆的波拿巴党人,他想要推翻这个王朝。你当时真该看看吕西安的表情……”朱莉忍不住又噗嗤一笑,“他当时直接就问,吕西安想不想帮忙。能不能为推翻这个**无能的王朝而出力。”

“这么直接?”玛蒂尔达忍不住再次吃惊了。

“他知道吕西安不是那种会告发他的人。当然敢这么说了。”朱莉笑着回答。

玛蒂尔达松了口气之余,暗地里也不禁升起了一点点怒意——这家伙在我面前就从不这么老实!

“那……你们怎么想?”

“我们怎么想?”朱莉轻声重复了一句,然后接着说了下去,“我们想的和你差不多,多一条路总归是有好处的。吕西安比我更加动心,在他眼里拿破仑的名字比路易-菲利普好听多了……”

“对我们说却是一样的。”玛蒂尔达回答,“只要还让迪利埃翁家族继续富贵就行。”

朱莉再次沉默了,良久之后才重新发问。

“玛蒂尔达。你真的觉得如今的王朝很难挺过去了吗?”

“你觉得呢?”玛蒂尔达直接反问。

两姐妹没有一个人再说话。

答案就在不言中了。

“也就是说,特雷维尔先生很有可能不是另一个可怜的蒙莫朗西公爵。而是另一个新的红衣主教?”片刻之后,朱莉再度发问。

【指第四代蒙莫朗西公爵亨利-德-蒙莫朗西,因参与谋反,而被当时的权相红衣主教黎世留于1632年10月30日以叛逆罪处死,一代名门蒙莫朗西家族的本支也由此绝嗣。从此以后,波旁国王的绝对君主权力无人敢于触犯和质疑。】

“这个我不知道,也许吧。”玛蒂尔达也放低了声音,“不过对我们说,显然波拿巴家族上台总比波旁王族复辟要好……”

“那就够了。”朱莉轻轻点了点头,似乎是决定了什么。“玛蒂尔达,让爷爷和他好好谈谈吧,也该到了这个时候了,既然特雷维尔先生敢于对我表露身份,自然也就是有要我转达的意思在。”

“好的,我明白的。”玛蒂尔达点了点头,“看样子是该和他好好谈谈了。”

朱莉定定地看着自己的妹妹,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笑了出。

“玛蒂尔达,当初你为什么要想着把特雷维尔先生变成自己的姐夫呢?”

还没等玛蒂尔达回过神,她突然又笑着冷不丁加了一句,“你留给自己不好吗?”

玛蒂尔达淡漠的表情瞬间崩毁,她面容有些扭曲地看着自己的姐姐。“您开这种玩笑有什么意思呢?”

“我没在开玩笑啊。”朱莉貌似无辜地回答,“难道他不是一个很好的结婚对象吗?至少比吕西安能够让父亲和爷爷容易接受多了……”

在姐姐的注视之下,玛蒂尔达渐渐恢复了平静,最后淡然回答。

“那种事以后再说吧,虽然他确实不错,但是我并不爱他。我也无法只因为爱情去嫁给任何一个人,姐姐,我们不一样。你能逃离这种命运,我却不能这么做。”

她的口吻里,既有些落寞,却又有一些自我牺牲者们所特有的高傲。(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