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唯一的抉择

第一百二十五章 唯一的抉择


                “特雷维尔先生,您是希望做个愚者呢,还是希望做个恶棍?只需要说一个词儿就行,现在就回答我吧……”

随着博旺男爵问出了最后的问题,房间里再也没有一个人说话,两个人注视着一个人,这气氛冷冽得吓人。()

“夏尔,好好考虑一下,毕竟机会难得。”约瑟夫-波拿巴又在旁边帮腔了,“幸运女神可不会每次都眷顾你。”

幸运,即使是用无数人尸骨堆积起的幸运,那也仍旧是幸运,不是吗?

在银行家博旺男爵冷冷地注视下,夏尔的思绪却没有停留在他的问题中,反而突然飘散了开。

他脑中回忆起了一段话。

“……如果有10%的利润,资本就会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资本就能活跃起;有50%的利润,资本就会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以上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去冒绞首的危险……”

那位哲人说的总是如此有道理。

而现在,同样的问题就摆在自己面前了——

你肯不肯和你的同仁们一样,为这种难以想象的利润而去犯下任何罪行?

你敢不敢做下无边的罪孽,并且和面前这个人一样笑呵呵地当做没事人一样背负它?

你能不能为了完成自己的目标,去做一个毫无道德感羁绊的恶棍。眼睁睁看着无数人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一开始时下意识产生的义愤和激怒此刻已经渐渐消退,理智和冷静取代了片刻的热血,重新占有了这颗头颅。

转瞬之间。名为理智的幽灵在脑中盘桓不去,不断地盘问着诘问着拷问着自己。

你是什么?你是革命者吗?你真以为你是世人的拯救者吗?

我不是,我是野心家,是破落贵族里面想要借势上位的投机者。我是个恶棍。

你现在有资格讲仁慈吗?

我没有,仁慈这种东西对于我,太奢侈了。

你能承受不答应的代价吗?

我不能,我不能失去约瑟夫-波拿巴和他堂兄的信任。也不能得罪博旺男爵。而且……天晓得知道了这种谋划之后,如果不答应会有怎样的后果,他们也许会……不堪设想。

最后一问。

你。还有退路吗?

你还有退路吗?你看着被抓的女孩,明知道她即将要被弄去死地,你非但没有阻止,你甚至庆幸她还不知道太多东西。不会让自己的利益受损;你无所顾忌地烧了一片房子。明知道会造成火灾会造成人员伤亡,你还是这么干了,你后悔了吗?有一秒钟后悔过吗?

既然这些事都没有让你后悔,现在,你有什么资格假惺惺地说自己还有道德?就是这样一个人,还有脸面说“这是犯罪”?你早就已经是个罪犯了!

现在,你要么就做一个半吊子的蠢货,要么就当一个恶棍。你想选哪一种?

几秒钟内,人类居然能够同时想到这么多念头。但是最终。所有的思虑只剩下了一个:

………………

我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夏尔低垂的头重新缓缓抬起,额头的汗液又重新干结。

是的,我早就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所有在脑中纷至沓的回答,一瞬间都在脑海里统统略去,只剩下如此的一句。

“可是……可是我现在……没有那么多……没有那么多的钱。”他的声音很低,语速很慢,甚至有些迟疑,但是却足以让这间房间的气氛为之一松。

博旺男爵和约瑟夫-波拿巴暗自对望了一眼,然后微笑着点了点头。

果然,这个年轻人和自己还有这位波拿巴先生都是同一类人,年轻时他让最好的老朋友家里破产的时候,也曾这样犹豫过几秒钟。真的,有几秒钟之久。

“很好,年轻人,只要有这股气志气和勇气,区区本金又能算什么呢?”

“什么……意思?”夏尔用探询的目光看了看男爵。

“夏尔,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之前已经跟男爵商量过这个问题了。”约瑟夫-波拿巴插话了,而且一脸“这是我好不容易才说动男爵的,你快感谢我啊哈哈哈哈哈哈”的表情。

夏尔继续看着博旺男爵。

“特雷维尔先生,还记不记得您当时我家的时候,我跟您提过有关于您的信用评级的事情。”男爵平静地看着夏尔。

“哦,我当然记得,”夏尔点了点头,“您当时说最初有两百万,后因为我的负面表现使得您调低了对我的信用评级,后面只剩下了五十万。”

“您当真是好记性。”男爵赞许地点了点头,“不过,后我发现您的‘负面表现’并非真正的负面表现之后,我改变主意了。”

“您恢复了我的评级?”夏尔似乎明白了什么。

“不仅恢复了,而且比那个还要高一些,”银行家悠然回答,“我后给您定的评级是……”他微笑着看着夏尔,“五百万。”

很让他满意的是,听到这个数目之后,夏尔果然动容了,眉毛禁不住轻轻跳了一下——没办法,听到五百万金法郎还能不眨眼的人,这个世界毕竟非常少。

“有这么多?”夏尔吃惊地反问。

“不,第一次不会有这么多。”果不其然,银行家轻轻摇了摇头,“对于第一次借款的人,我一般只能给他的信用评级打个八折。”

四百万也很多了啊!

夏尔正想说什么的时候,银行家又加了一句。“但是,很遗憾,您刚才那些可笑的怒吼和几秒钟的迟疑再次降低了一下我对您的评级。所以您现在只能借到六折……”

接着,他再次静静地看着夏尔,等待着他的抉择。

这…………

还用抉择什么!三百万也很多了啊!

金钱的光耀填塞了心灵的空隙,也消褪了夏尔心中所残留的最后一丝不忍。对一个资产阶级人物说,他此刻还能想到什么?

反正,夏尔此刻只能想到一个回答。

…………

“利息要多少?”

“市场上如果你要借这么大一笔款子,一年利息一般是五厘。有些要六厘。”银行家似乎恢复了他职业性的腔调,那个庸俗、狡诈的灵魂又重新占据这个肥硕的躯体,再也看不到任何刚才发表演说时的那种哲人气质。“但是您。考虑到其中的收益,我要求收取您八厘的利息,也就是说,一年到期之后。您得还我整整三百二十四万法郎。您能够接受吗?”

八厘的利息看上去很高,但是夏尔明白,这其实确实称得上是银行家在向自己卖好了。在那样的大好机会了,只要早作准备然后运作得好,把本金翻个一两倍都不是问题,还二十四万的利息又算得了什么?

看着夏尔的表情,还不等夏尔回答,博旺男爵就貌似欣慰地点了点头。

“特雷维尔先生。和聪明人说话就是如此轻松,我很高兴。”

接着他伸出手。

我该握住这只手吗?这只手曾经勒死过无数人。今后也肯定会继续勒死无数人,尽管不是亲手干的。

夏尔很快伸出手,握住了这只微微发凉的手。

“那就成交。”银行家和善地笑了,“回头到了那个时候,我会给您准备这笔款子的,一年之后到期连本带利还我就行,能够靠它挣多少钱就看您自己了,不过我相信您,特雷维尔先生,您肯定能够因此而发家致富的。”

“那您准备挣多少?”夏尔看似随口问了一句。

“钱到了其多无比时,想要让它快速增殖将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用一百万本金挣到三百万很容易,用一千万本金挣到三千万就很难了,如果更多呢?简直难如登天。我并不指望能够靠这一次赚上几倍的利润,只要能让博旺家族的资产翻上一倍就可以满足了。”博旺男爵温和地回答。

博旺家族现在总计能够掌握几亿金法郎的资产,他谦逊地说自己这次只要挣出同样多的钱就可以了,几亿法郎,就——可——以——了!

真是个容易满足的金融家啊!简直太慈悲了!

夏尔按压下心中突起的狂笑,脸上只有那种公式化的微笑——那种他曾经在特雷维尔家先祖们画上见过的微笑,那种特雷维尔侯爵在他小时候几乎是在脸上强捏出的微笑。

“我的野心也许比您大一点。”

“哦?那我期待着。”男爵也是同样的微笑,“年轻人有志气是好事,可不要让我失望。”

“我就知道,夏尔不会让人失望的。”在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约瑟夫-波拿巴突然也微笑了起。

月光下,三张不同的脸,此时却露出了同样的笑容。

同样的温和,同样的沉稳,同样的含蓄,却同样地不带有真正的感情。或者这就是他们能够成功的原因?

博旺男爵需要人手,也需要日后的保障。

波拿巴家族需要重新上台,需要依靠自己的心腹手下实现统治。

夏尔需要发财,需要走上巅峰。

三个人的“需要”,此刻已经结合到了一起,这就够了。

片刻之后,夏尔轻轻吸了口气。

要么不做,要么做绝。资本家会出售那根勒死自己的绞索,我却不会。

“博旺先生,您的计划再跟我详细说说吧,我看看还有什么该完善的地方。”(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