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会师

第一百二十三章 会师


                时间已经是深夜时分了,半露的月亮高悬于苍穹之顶,透过薄薄的层,无私地向世间洒下晦暗不明的月光。

夏尔沿着熟悉的街巷慢慢左拐右行,最后带着两个人走到了一幢小宅院的庭院里。

正当他打算拿出怀表看一看时间的时候,宅院的后门另一边则正好有几道人影同时走了进。两拨人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互相对视着,月光如水一般澄澈,在地面上留下了几个人浮动不定的倒影。

由于时间已经到了深秋,因此各人都穿着比较厚重的外套,黑色的外套配着这幅夜景,倒也有些相得益彰。

两边各自领头的、衣冠楚楚的两个人互相仔细打量了对方一番,然后同时点头致意。

“特雷维尔先生,您真的是个很不错的年轻人,脑筋转得就是快,看我还是没有错看您。”

博旺男爵的笑容总是如此和善,让人如沐春风。

“谢谢您的夸奖,”夏尔和气地点了点头,面上也挂着不变的微笑,“您竟然只带了两个人,这份诚意真是很让我感动。”

接着,不管内心的感觉如何,中年人和年轻人都笑容满面地握住了对方的手,这幕场景一时间竟然让夏尔产生了如同小时候读书时所见到的“革命同志胜利会师”那种场景般的恍惚错觉。

好吧,这肯定也只是错觉而已……

在和萝拉-德-博旺小姐商谈时,一直都崇尚行事宜早不宜迟的夏尔。直接把时间定在了第二天晚上。而一如夏尔的预料,在夏尔给博旺小姐写下了见面地址之后,博旺男爵当真爽快地直接过了。果然非常有诚意。

“我原以为您要重新定个时间的。”握完手之后,夏尔看着对方,轻笑着说。

“没办法,我们都要赶时间。”男爵摊开了手,显得好像很无奈的样子,“所以您这个时间定得正好。”

夏尔往银行家后面扫了一眼,虽然他带的人都戴着帽子因而看不清脸。但是看体型,那位倒霉蛋应该没有。

“杜-塔艾先生今天没吗?”夏尔虽然表面上是在慰问,但是话里话外总是透着一股恶意。“他最近还好吗?”

“在您把他狠狠打晕后的第二天就直接醒过了,看您当时还是留了一点情面的。”银行家又耸了耸肩,表情没有丝毫变化,显然对那位手下的健康状况并不是特别关心。“现在还算是很健康吧。”

“哦。那您回去之后,请替我跟他说声抱歉。”夏尔又笑了笑,“如果他需要赔偿的话,让他到时候记得写个账单给我。”

“我会替您转告的,至于账单就不用了,他需要为自己的冲动付出代价。”这个冷笑话并没有惹得男爵发笑,他只是随口答应了,然后重新直视着夏尔。“不过,特雷维尔先生。您肯定也明白,今天我见您,并不是为了跟您探讨一下杜-塔艾先生的健康状况的。”

气氛瞬时就由刚才的轻松而变得有些紧张起,夏尔知道正题了,表情也同样变得严肃起。

“我当然明白。”夏尔伸出了右手,做出了一个“请说”的手势。

似乎是不打算和夏尔兜圈子了,片刻的沉默之后,博旺男爵重新开口了。

“特雷维尔先生,正如您此刻所猜想的那样,一直以,对您所属的波拿巴派分子政治团体进行资金赞助和协助的人是我,那位杜-塔艾先生一直都只是我的这个计划的一个执行人而已,我才是实际的主导人。现在在您面前,我们可以开诚布公地说出这一点了。”

“谢谢您。”夏尔微笑着道谢,心里也松了口气。

“不用谢,大家各取所需而已。”这位银行家直白得惊人,“我做这些事不是为了你们的口头感谢。”

“那是当然。”夏尔点点头,然后问出了另一个他关心的问题,“那您现在改变了主意了吗?”

“目前还没有,虽然发生了一些不幸的小事故,但是这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障碍而已,我认为我们能够克服这些障碍向前看,您说是不是呢?”博旺男爵语气十分和缓地回答了夏尔的问题,然后看着夏尔。

他的意思很明显——现在就看你怎么看了。

也就是说,在这位商业巨子、银行界的魁首看,特雷维尔侯爵家险些破产、特雷维尔公爵家险些损失一大笔钱,“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障碍”而已,在新的大好形势面前,大家都应该不计前嫌地向前看,走出新的一片天地。

这就是这个年代的银行家的商业逻辑,也许以后的也会是同一个样?

而我们的夏尔,能对此说什么呢?

当然也只是……

“我们当然应该向前看,”夏尔也点了点头,“我是否可以将您的这句话理解为您仍将按照原本的计划继续援助我们的意思?”

“您当然可以这样理解。”博旺男爵轻轻点了点头,“或者我还可以告诉您,我在今后可能会追加对您所属团体的赞助——如果有必要的话。”

“不得不说,您的这个决定让我们十分的振奋。”夏尔回答,然后又重新问了一句,“那么,花费了如此大的力气之后,博旺先生,我非常想要知道的是,您到底想要用这些付出换到什么呢?是安全吗?还是爵位?或者是部长的位置?在这里您都可以跟我说一说,我会为您转达的。像您这样有实力的人士,如果肯帮助尽力我们的话,不管您提出什么样的条件,我都敢保证上面会好好考虑一番的……”

听到夏尔的这番话后,银行家笑得更加和善了,直到这种银行家职业化的笑容令得夏尔感到有些心里十分不自在的时候,他才重新开口。

“我想要的东西很多,但是很遗憾,特雷维尔先生,您所说的东西都不在其列。安全?如果数千万法郎的财富都保证不了我的安全,那么你们又能保证什么呢?爵位?别让我更惹人嗤笑了,现在有个男爵爵位我都觉得浑身不自在,为什么我还需要用伯爵侯爵这种可笑的称呼羞辱自己呢?至于政府的职位,我并不觉得这对我说有什么意义,和其他人一样,我进入内的话只会让自己成为舆论界的可怜靶子,还降低了自己的身价……”

“那您到底是想要什么呢?”他的这番话让夏尔不由得更加疑惑了。

“动机有那么重要吗?”博旺男爵微笑反问了一句,然后不等夏尔回答,就自己又说了下去。

“年轻人有好奇心,这很好,您说是吧?”

他不是对夏尔问的,而是转回头去问一个随同他一起的人。

还没有等夏尔从惊异当中恢复过,更大的震惊就占据了他的心头。

“当然,好奇心和进取心才会让人进步,这是一种好事,博旺先生。”

两秒钟的惊异和木然之后,夏尔转头看向了博旺男爵后面的那个人。

未的第二帝国亲王约瑟夫-波拿巴,摘掉了帽子,微笑地回视着夏尔,然后轻轻地打了个招呼。

“夏尔,我的朋友。我们这下又见面了,不过……这次不是原本计划当中的啊。”

夏尔凝视着约瑟夫-波拿巴之后,又别开脸看着博旺男爵。

“您一开始就该直接跟我说的。”最后,他以一种极度的镇静说出了这句话。

“现在才知道也不晚,夏尔。”还不等博旺男爵答话,约瑟夫-波拿巴直接就回答了夏尔,“现在你肯定能够猜到了,我这次到巴黎,有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和博旺男爵达成协议,而且……”他再次微笑起,“协议已经非常顺利地达成了。”

“那您为什么……”夏尔有些不明白了,“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反而要和男爵先生一起跑过呢?是想给我一个惊喜吗?”

约瑟夫-波拿巴看了博旺男爵一样,但是博旺男爵完全没有开口的意思,于是他只好自己笑着重新开口了。

“我说了,这是一个临时的决定……”接着他笑得更加神秘了,“而且,夏尔,我敢保证,接下您肯定会因为我的这个决定感谢我一辈子。”

“哦?”夏尔疑惑地看着他。

“特雷维尔先生,”约瑟夫-波拿巴的表情变得严肃起,“这次会面,是为了回报您和您爷爷多年对波拿巴家族的忠诚,所以我特别向博旺男爵提议的,很高兴他也直接答应了……”

夏尔等待着他的下文。

“我们好好谈谈吧?”约瑟夫-波拿巴显然有意放低了声音,然后抬头望了望天上的半月,“虽然今天的天气不错,但是我们一直呆在外面,恐怕对身体不大好吧?”

夏尔很快他的意思是三个人一起密谈,撇开在场的其他人。

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郑重其事,但是……没问题。

“好的。”他点了点头。

片刻之后,三个人一起走进了这件小宅院的大厅,其他人则被叮嘱守在外面。

破落的皇位觊觎者,野心家,资本家,这个组合是如此亲密无间,又是如此互相利用互相提防。三个具有高度资产阶级斗争觉悟的资本主义斗士,就这样以一种事前出乎各自预料的方式聚集到了一起。(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