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回家与礼物

第一百一十六章 回家与礼物


                “哥哥,你怎么还不回啊?再不回就要被读者骂死了!”

芙兰呆在自己的卧室里,一边在心中暗暗抱怨自己的哥哥,一边小心斟酌词句,慢慢地给那些向哥哥提意见或者问好的读者们写回信。【】

阿德莱德女士在郊外散心了几天之后,就按原计划回到宫廷了,而陪伴着她出散心的少女们也各自回到自己的家。在她离开家的这几天里,那些信件比原本积压得更多了,使得她要花更多心思回信,这几天她除了去上学之外,一直都在忙着这件事。

不过,在少女心中,这点事不算什么,真正让她烦扰的只有那一件事。

夏洛特,可恶的夏洛特。

笔突然不由自主地滑动了起,在白色的信纸上划出了一条难看的曲线,芙兰连忙将这页纸扔进了废纸篓,然后拿起一页信纸重新写起回信。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这个名字,她心中就忍不住翻涌出一股不舒服的感觉,尤其是自从得知哥哥在博旺男爵一家面前自称是夏洛特的情人之后,芙兰心中就积聚着极度的不满和怨气,简直就要达到憎恶的地步了。

然而,这种不满和对兄长的担心比起,却还是差了一大截的。

算了,如果哥哥回的话,我就原谅他。

少女在心中跟自己说了一句话,然后继续在信纸上动笔。

………………

等到芙兰写完所有回信的时候,她的手已经有些酸痛了。她抬起头看看窗外。都已经是傍晚时分,就快到吃晚餐的时间了。

她将这些回信都装在小盒子里面,然后站起身拿起盒子。准备将它交给仆人,让仆人帮忙送去给附近的邮局。

然而,芙兰打开门之后,却呆立在门口,直直地盯着面前的青年人。盒子跌落在地,信件散落一地,然而她毫无所觉。

“芙兰。最近有没有听爷爷的话?”

还是那熟悉的笑容,还是那低沉的声音。

幻听了吗?是在做梦吗?眼睛模糊了吗?

看着芙兰惊讶到一动不动的样子,夏尔忍不住笑了出。他伸出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妹妹的头。

“怎么,认不出自己的哥哥啦?”

这个触感是不会错的,就是自己的哥哥。

“芙兰。怎么了?”看到妹妹还是一动不动的样子。夏尔有些慌了手脚,“这几天出什么事了吗?喂……别哭啊!我没事!”

“你怎么现在才回?!”芙兰将头埋入到夏尔的胸前,一边小声责问,由于眼中流出了眼泪,她的问话有些哽咽。

夏尔最近在家里附近小心观察过几回,是确定没有任何异常之后才跑回看看的,即使如此,他也没打算久待。只是回看一下而已。没想到妹妹居然这么大反应,倒是出乎他的预料。也让他十分感动——看平素真的没有白疼妹妹啊……

“我只是最近有些事情要忙而已……”夏尔微笑着拍了拍妹妹的背以示安抚,“芙兰,别担心,我没事。”

好一会儿之后,芙兰才止住了哭泣,头也离开了夏尔的胸前。

夏尔带着妹妹走进了她的卧室,然后小心把门关上了,接着他和芙兰都坐到了芙兰的床上。夏尔虽然心里觉得有心尴尬,但是他还是很好地掩饰住了,他神情严肃地问芙兰。

“最近家里有没有出现什么奇怪的事?或者你们有没有看见周围有什么奇怪的人出现?”

似乎是感受到了哥哥的郑重,芙兰皱着眉头思索了很久,不过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没有,前两天我和同学们出去陪阿德莱德女士散心了,不过仆人没说有什么人。而且,周围好像和以前没有什么两样……”

“前几天你出去散心了?”夏尔感到有些奇怪。

“你走之前我跟你说过的啊,阿德莱德女士打算去郊外的城堡里面散心,邀请我们几个人去陪侍,还让我们给她画画呢!”

“哦,这样子啊,那还真不错。”夏尔随口应了一句。

他心里此刻则在思索着另外一件事——难道那位博旺男爵真的没有、也不打算告发自己?那还真是件大好事啊。

“哥哥……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芙兰突然开口了。

“嗯,什么事?”

“萝拉,你还记得吗?那位德-博旺男爵的女儿。女士这次出游,她也和我一起去陪侍了……”

夏尔花了几秒钟才回忆起了那天在画展上碰到的女孩子,长得还行。

等等,博旺男爵的女儿?

“她怎么了?”夏尔连忙问了一句。

“她找过我说过话,提到了你。”芙兰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她说她父亲不小心跟你起了一点儿误会,还说叫你放心,他们家一定不会放在心上。哥哥,我听她说你在她家里打了人?为什么?你怎么能做这种事呢?”

少女的口吻里带着一丝责备,不过这种责备里面却带有莫大的关切。

太好了!

夏尔完全没有管妹妹的责备,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叫你放心,他们家一定不会放在心上。”这句话上。

“那是个笨蛋,活该挨打。她还跟你说了些什么吗?”

“她还说,她父亲现在并不对他之前的冒犯感到不满,而且他很有兴趣再和你见上一面消除这种误会……”

“这样吗?”夏尔轻轻点了点头,看上去没有任何异常,其实此刻她的心中已经充满了欣喜,太好了!

他心中为自己这次回家而感到暗自庆幸,看这趟家回得太值了。

“我知道了。你回头跟那个……嗯,萝拉……说一声吧,告诉她我已经接到了这个消息。并且对博旺男爵的提议很感兴趣,哪天有时间我可以再和他见上一面——不过地方肯定不能再是他家了……芙兰,这很重要,帮哥哥转告一声。”

芙兰静静地听着哥哥的嘱咐,虽然她不明白哥哥所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她仍旧好好地把哥哥的这些话都记在了心里,一字不漏。

“好的。我会跟她说的。”她郑重地点了点头。

“好孩子!”夏尔又抹了抹妹妹的头,“就交给你了!”

这时,夏尔想起了自己回家的另一个目的。

他从怀中抽出了那把从卡里昂先生那里半抢半买夺到的扇子。然后故意用夸张的炫耀语气冲自己的妹妹笑着说,“芙兰,看看哥哥给你带了什么?”

说完,他还有意朝妹妹晃了晃这把扇子。

“呀!”

果然如夏尔所料。妹妹一看到这把扇子。眼睛就似乎被勾住了。

“这是……这是给我的吗?!”

“没错,现在是你的了!”夏尔豪气地说了一句,然后直接将扇子递给了芙兰。

芙兰小心地接过了扇子,然后把扇子拿到手上,轻轻抚摸着柔滑而又带有黑亮光泽的扇骨,接着一点一点地打开了扇面,看到了上面的风景画。

“真漂亮啊!太漂亮了!”少女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接着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略有些责备地看着哥哥。“这是古董吧?为什么要买这么贵的东西啊?”

“你喜欢就好了。”,夏尔笑着回答。“放心吧,这个是仿冒的,不是古董,值不了多少钱的,只是一件小礼物而已,这是哥哥给你的礼物。”

芙兰仔细地看着扇面上的风景画,没有漏过一点细节。

“就算不是古董,就凭这个做工还有上面的画,也肯定很值钱了,你怎么能够这么乱花钱呢……”

“我说了,这是送给你的,你就好好留着,不要管那么多。”夏尔有些不耐烦了,直接打断了妹妹的话。

听到他的“训斥”后,芙兰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哥哥,眼睛里突然闪过了一丝泪花。

这就是我的哥哥,这就是那个会关心我照顾我,会送我去上最顶级的绘画课,会想尽办法给我找礼物的人。这就是我的哥哥……

“芙兰,你怎么了?”夏尔看见妹妹的表情有些奇怪,连忙追问。“啊,对不起,我刚才说的有些重,你别放在心上,我只是……”

留着金色短发的青年正看着自己,表情既温和而又不失庄重,眼中满是关切,明明花了不少钱给自己买礼物,还在一个劲儿地向自己道歉。

果然……果然……还是无法原谅呢。

芙兰伸出手,死命掐住了哥哥的手,连指甲都陷了进去。

“萝拉告诉我,你写信给她父亲,自称是夏洛特的恋人,这是真的吗?!”

“他连这个都告诉你了吗?”夏尔惊呼了一声,然后忍不住对那位银行家大小姐暗怒了起。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应付现在的状况。

指甲的刺入让夏尔感觉十分疼痛,但是妹妹神情如此严肃,以至于他一时都没有甩开,只是尴尬而又心虚地笑了笑。

“这只是和他们开个玩笑而已,你不要放在心上啊。”夏尔觉得没有必要跟她详细解释当时这么做的缘由,因而直接以最简便的方式回答了。

至于夏洛特的“订金”和“余款”,他肯定是不敢说出口的……

“只是开玩笑而已吗?”妹妹仍旧十分不相信的样子。

“绝对如此!”夏尔笃定地回答。

看着妹妹仍旧将信将疑的样子,夏尔决定转移话题,他看到了门口那些散落一地的信件。

“芙兰,那是什么呢,你怎么有这么多信件,刚刚好像还要拿出去的样子?”

这下轮到妹妹窘迫了。

顾不得追问夏尔,芙兰飞快地跑到门口,然后蹲起身一封封地拾起散落的信件。

“那是我和同学们的信件,不关你的事,不要你帮忙捡啊!别过……别过!”(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