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零八章 别开生面的筹款方式

第一百零八章 别开生面的筹款方式


                幽静的小宅中,餐桌上点起了道道烛光,夏尔静静地坐在座位上,沉吟不语。【】

“您在为什么事情发愁呢,特雷维尔先生?”坐在他对面卡里昂先生轻声问,然后一边切下一块肉送入自己口中。

“哦,值得发愁的事情太多了,先生。”夏尔轻声回答,然后给自己喂下了一杯酒。

是的,值得操心的事情太多。

就在昨天,夏尔被好友阿尔贝带去吕西安-勒弗莱尔家中吃了一顿晚餐,本还没什么,后吕西安突然提到自己参加了一个陆军军官小团体——虽然不知道他告诉自己的动机,但是他既然肯跟自己说这种事,那就不会只是说说而已。

夏尔当时肯定不能直接把一切都说透,但是他心中确实是相当欣喜的——如果能够借着这个机会同军队搭上线的话,不仅对现在,而且对未都是极其有用的。

而这也并非没有实现的可能性——在这个时代,拿破仑的名字在陆军当中仍旧十分响亮,帝国的武功仍旧让士兵和军官们十分怀恋。而且,陆军也一直是波拿巴党人渗透的主要地域。也正是因为有陆军里面一大批军官的支持,所以路易-波拿巴才能几次去煽动叛乱,才能够在未复辟叔叔失去的帝国。

就算不为造反考虑,只为日后的荣华富贵考虑,和陆军人士保持良好关系也是十分有必要的。于是夏尔想要抓住这个机会也就不足为奇了。

那具体应该怎么办呢?

据夏尔个人看,吕西安是一个比较老实。不太关注政治、也没有什么政治头脑的传统军官,虽然带兵会勤勤恳恳而且渴望建功立业,但是也并不会随便一鼓动就跟着人走。所以关键还是要看他的夫人怎么说——也许就是他夫人指使他跟自己透露这个情况的?

那就有趣了。迪利埃翁家族的大女儿果然不是简单人物。

于是现在的情况就很明显了。

迪利埃翁家族捏着鼻子同意了大小姐和吕西安的婚事,还把这个长孙女婿弄回了军队,为了什么?

而他们的二小姐玛蒂尔达两次找到自己谈到合作的事情,为什么?

恐怕他们早就在给自己谋后路了。

于是经过几番考虑,再加上得到了约瑟夫-波拿巴的授权,夏尔最终决定最近的工作重心就是想办法接近当朝的掌玺大臣一家,大家尽量好好谈一谈合作的事情。

“年轻人。有什么事值得那么忧愁呢?”卡里昂似乎是开玩笑地说了一句,“失恋了吗?”

“比失恋惨多了,”夏尔轻轻叹了口气。“没钱了。”

真的没什么钱了。

虽然最近的工作和事业虽然还算比较顺利,但是夏尔发现自己也面临着一个极其重大的问题——很可能最近会没钱了。

这也怨不得别人,上游的一个大金主刚刚赞助了一笔,然后就被自己胖揍了一顿。现在搞不好还是要在病床上躺着。也许以后从他那里再也拉不到赞助了;而下游的人办事不牢靠出了大篓子,现在大笔的钱还被人扣着,两相夹攻,不缺钱才怪。

正因为这样,所以夏尔现在就很发愁。

如果博旺男爵真是我们的幕后赞助人就好了!他心中暗自感叹了一句。不过也只是说说而已,他肯定不会去冒险再去问问那位大银行家。

既然如此,那就只好先找找其他办法应急了。

说起倒是容易,但是夏尔现在还是没有想到一个能在短时间内悄无声息地榨出一笔大钱的好办法。正因为如此。他才找到了化名卡里昂的目前组织在巴黎的总负责人商量。

听到钱这个字,卡里昂里面也收起了自己的笑容。变得严肃起。

“这确实是个大问题啊。你们那边这么快就用完了吗?”

夏尔听出了隐含在其中的一些责备,于是回答,“如果不是我最近拉到了一大笔,会更快就用完。”

注意到了夏尔的语气,卡里昂连忙带着歉意笑了笑,“请别介意,我并不是在指责您什么,只是这个问题确实十分麻烦。您也知道,上头每次给下的款子都不多,然后你们个个都找我要,我哪里能够直接给你们变出钱啊……”

夏尔心里也知道对方心中的难处,所以一开始就没打算强逼他什么。

“您看着给点吧,剩下的我自己想办法去凑一凑。”

卡里昂对夏尔谦虚的态度十分满意,他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就陷入了思考当中,片刻之后他才说话。

“这样吧,夏尔,我最近这边挤一挤,之后再给您发一笔款子过。”

“还是得等到最近吗?”夏尔还是有些不高兴,“能不能想办法快一点?”

“快一点?”卡里昂小小地叹了口气,“我也想快一点,可是哪有那么多好的钱法子?特雷维尔先生,我们第一应该考虑的因素是安全,其后才是筹款!”

“可是如果只有安全,我们也没办法完成自己的目标,不是吗?”夏尔针锋相对。

卡里昂看着夏尔,但是他毫不动摇,最后卡里昂只好叹了口气。

“好吧,好吧,我给您找点办法。”

“我就知道您有办法的。”夏尔松了口气。

卡里昂走到了旁边一个房间,好一会儿之后才回,他手里拿着一个小东西,然后走到夏尔面前递给了夏尔。“我的朋友,您看看这是什么?”

夏尔接了过去,一件瓷器?

他仔细地看了一下,然后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一件塞夫尔瓷器?看式样应该是差不多一个世纪之前的……”

【塞夫尔是法国著名的陶瓷产地,从十八世纪初开始,欧洲人破解了陶瓷生产的秘密。各国君主立刻在瓷器制造方面相互竞争。谁都在挖对手的烧瓷行家,最后欧洲各国的陶瓷器具都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很快达到了与原产地中国品质不相上下的地步。】

“是的,您的眼光很准,是塞夫尔烧制的瓷器,而且是当时烧制给国王的御用品。”卡里昂点了点头,然后拿回了磁盘。仔细地给夏尔做了讲解,“所有出自那些知名产地的杰作都有一个标记,弗兰肯塔尔的瓷器的底座都标有一个c字和一个t字(是chrles-théodore的缩写)。两个字母交叉在一起,上面有一顶选侯冠冕为记。萨克森的瓷品以两柄剑为标记,编号是描金的。万塞纳陶瓷则标有号角图案。维也纳瓷器的底座标着v字样,中间一横。呈封闭型。柏林瓷器是两道横红。美茵茨瓷器标着车轮。我给您的这一种就是塞夫尔瓷器。您看,底部为两个ll,而当时为路易十六的王后定烧的标着字——代表她的名字安托瓦内特(ntoite),而且上面还有个王冠……”

“那这确实是个古董,能值点钱吧,不过杯水车薪。您拿这个给我干什么?”夏尔有些奇怪,然后看着卡里昂,直到对方露出了奇怪的笑容后。夏尔才恍然大悟,“您的意思……您的意思是。这个……”

“没错!这虽然是在塞夫尔的磁窑中烧制的,但它根本就不是什么古董,更加跟那位可怜的断头国王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卡里昂笑得十分开心,带有文物爱好者和诈骗犯所常见的那种充满了成就感的笑容,“您可给我小心一点儿,这可是我们耗费了不少苦心弄出的好东西,价格可不便宜呢!”

文物诈骗!好家伙!原就是这么回事啊。

夏尔一下子心里就明白了。

在这个年代,可以说法国是欧洲时尚的领跑者,法国的文化影响力是极高的。因而它的艺术品自然也极富盛名,不仅本国有大批的收藏爱好者,就连欧洲各地的富人们趋之若鹜。尤其是俄国那些土豪,最喜欢买些“法国古董”拿回家去充充门面。

但是哪有那么多古董可以拿去卖呢?而且,伪造古董不是更加省心省力、利润更高吗?

于是伪造古董这一行当也在法国应运而生,鉴于其中的暴利性和隐蔽性,波拿巴党人自然也毫不客气地将其作为一种创收方式,有专门的人负责伪造古董,另有专门人士负责发卖,实现了制造、分销、运输的一条龙服务。

夏尔又拿过这只磁盘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发现……确实做得相当逼真。

“好东西!”

这一刻夏尔甚至觉得,如果造反不成功,组织也能靠这个方式发一笔小财。

“谢谢您的夸奖!”卡里昂点了点头,“您看,这个能抵一点款子了吧?”

他的意思很明显,是打算给一批这样伪造的瓷器古董让夏尔拿去发卖,作为活动经费。

好吧……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好……

夏尔点了点头算是勉强答应了,但是心中也不是完全满意。

他站起身往旁边扫了几眼,然后发现了一个好东西。

一把扇子。

一把路易十五时代式样的扇子,扇面上是华美的风景画,流畅秀美,宛如出自华托的手笔。木制的扇骨柔滑而且泛着柔顺的光泽,简直就像是被蓬巴杜夫人亲手摸过的一样。

虽然肯定是假的,但是足够漂亮了,芙兰一定会很喜欢的。

“喂!放下!那可是我亲手做的仿制品,花了很多钱买材料,不是拿出去卖的!”卡里昂的声音有了点气急败坏。

“这就当做我的酬劳吧。”夏尔转过身,坚定地看着卡里昂,“她是我的了。”(未完待续。。)

ps:求月票!求打赏!

打滚哭泣满地求!

%>_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