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一十九章新任务

第一百一十九章新任务


                位于博沃广场边的内政大臣办公室里,此刻正有两个人,正在里面商谈着一些公事。

“首相先生今天早晨把我叫了过去,谈了一些政治集会的问题,他要我们管一管这个事。”大臣看着窗外的广场,声音放得十分低,“有必要的话,需要用到强硬手段。”

“政治集会?”内政部的高级专员孔泽先生,此时内心里充满了疑惑,“下,什么样的才叫政治集会呢?如果您是说谈论政治话题的场合就叫政治集会的话,那么法兰西这样的地方有几百万个,也许更多。”

“如果是一般的场合,我们当然不必去管。”坐在他面前的内政大臣,虽然身形矮胖,面目平凡,但是他的职位仍旧能够让他展现出某种威严,“他希望我们处理的是‘非法政治集会’。”

孔泽被两位政治家搅得有些一头雾水了。

“怎样界定其中的差别呢?”

孔泽的疑问并不让大臣感到奇怪,事实上最初听到首相面授机宜的时候,他也有些闹不明白。但是,其实说到底,也很容易弄明白。

“想必您也知道,最近有许多对王朝心怀不满的人,以举办宴会为名,经常组织一些聚会,到处散步激进思想。”大臣面无表情地说出了自己刚刚从首相那里得到的指示。“国王陛下的命令是,取缔这种非法的政治集会,必要的时候可以逮捕其中的激进分子。”

“对非法政治集会的判断标准是什么?”孔泽仍旧十分冷静,追问了刚才的问题,“我认为我需要弄清楚您给我制定的尺度。”

“这个没有明确的标准,您可以按照自己的看法确认,总之,有激进分子参加,且发布了激进言论或者传播谣言的,都可以被视作是非法集会。”大臣直接回答。

孔泽皱眉思索了片刻,最后还是决定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下,恕我直言,您这句话直接把几乎所有法国人的客厅都划为了非法集会场所,以及几乎每一个咖啡厅,我们没有足够的人力或者能力,去完成您指定的这个任务。”

“这是任务,您的职责不是对此表示质疑。”大臣板起了脸,似乎有点不耐烦的迹象。

还有什么比上司的训斥更让一个职员害怕的吗?在面sè不善的大臣面前,孔泽再也不敢多说什么,连忙挺直了腰板应了下,“我明白了,下!”

这既然是上司的任务,那么就算再怎么麻烦也要想办法去完成。

等了一会儿后,眼看大臣不再说话,孔泽于是提出了告辞,大臣点了点头。

然而,眼看他就要转身离开的时候,最后大臣小小叹了口气,他还是生怕孔泽领会错他的意思,过于积极地给他带不必要的麻烦。

“哎,孔泽先生,您需要好好想一想。难道我还会不知道如今的情况吗?您不用太过于紧张,没人要求您一定要查禁所有非法政治集会,抓完所有激进分子。您尽量去办就行了,找一些影响特别恶劣或者最高调的集会去动手,尽量完成国王陛下的任务就行。”

孔泽此时终于明白了大臣的暗示。

“您不是要……?”

“这当然不是,难道我们能把法国人都抓完吗?”大臣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孔泽感觉自己终于摸到这群政治家的真实思路了,但出于一种自我保护,他的脸上还是布满了迟疑。

“那为什么您还要……我到底应该怎么做……”

大臣用食指往上指了指。

“那位现在需要我们给他一些安全感,所以我们要尽力满足他的这个愿望。”

“我明白了……”孔泽点了点头。

“你明白就好。”大臣笑了笑,“我就是怕你不明白,把握不好尺度,到时候给我惹大乱子,那就麻烦了。”

交待完这件事之后,大臣似乎又想起了别的什么事。

“对了,之前首相先生和我给您布置的任务是继续追查那些叛党,这阵子您做得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

终于问到这个正题了,孔泽顿时就感到jing神一振,他从手中的文件夹中掏出了几页纸,然后恭敬地递给了对面的大臣。

“这是我们最近的成果,下。”

大臣接过了这几页纸,草草地浏览了一会儿,然后将报告直接扔到了一边。

“您直接跟我简要汇报一下吧,这么多字儿我也没空一个个看完啊。”

也就是说之前那些自己jing心编写的汇报他也都没怎么看?孔泽在心里不禁为自己之前白费的心血而哀叹了一句,但是最后也只能无奈地暗自苦笑。好吧,这就是上司的特权。

然后,他低着头老实进行解说。

“经过我们前阵子的多次行动之后,之前曾蠢蠢yu动的叛党们如今已经遭受到了沉重打击,活动已经比之前收敛了很多,很明显,他们现在选择了暂时沉寂……”

“很好,这是您的功绩。”大臣点了点头,“但是这显然还不够,而且现在不是表彰大会,我想听的不是成绩,而是您现在面临的困难和问题。不用怕,在这里,对我您大可以畅所yu言……”

孔泽点了点头,然后连忙打起了jing神。

“虽然我们最近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我们最近也发现了一个新问题。一股新的叛党势力现在很明显在蠢蠢yu动……”

“新的势力?”大臣变得更加严肃了。

“是的,是共和派的激进分子。”

“怎么?这群老鼠又爬回了吗?”大臣紧皱眉头,手也握紧了,交叉放在桌上,“您详细跟我说说。”

“根据我们得到的情报,最近很多共和派激进分子在大肆活动,其中甚至有些还是之前zhèng fu流放出法国、或者从牢狱中逃狱的激进分子。”

“可恨!”大臣的口吻里带上了一些怒气,“这些人就是这样对待国王陛下的慈悲的吗?果然,我早就说过了,只有绞架才是他们最好的去处!”

孔泽静静站着,任由大臣的暴怒发泄了一会儿之后,才重新开口。

“现在,这些激进分子和亡命徒已经暗中纠结了起,结成了各种结社和组织,而且很明显他们不是为了只聊聊天,而是想要干些大事。”

“哼,干些大事!”大臣讥讽地重复了一句。

“以我们以往的经验看,一旦他们组织好了而且觉得时机成熟,这些人就会站出实施武装的反叛。”孔泽的声音仍旧放得很低,“其中,我们发现有一个名叫‘一二一同志会’的激进组织闹得特别厉害,有证据表明这个激进组织最近一直在激进煽动民众,并且在囤积武器……”

“一二一同志会?”听到这个颇为搞笑的名字,大臣忍不住笑了,但是很快他想到了这个名字所代表的意义,然后就变得毛骨悚然。

“怎么……怎么?这些叛贼难道还想把1793年重演一番吗?”他厉声喝问。

“您无需为叛贼们的恶毒攻击而生气,下。”孔泽适时地安慰了上司一句,“这些人无非是在痴心妄想,作为王朝的忠心臣仆,我绝对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哼。”大臣仍旧余怒未消,然后直接看着孔泽,“您得知了他们的存在,这很好,比您之前的同事们做得好多了。但是这还不够,孔泽先生,接下您的任务,就是想办法摧毁这些共和派的yin谋,将这些国王的敌人们一个个送进牢狱,或者送进绞架,明白了吗?”

“这是我的职责。”孔泽深深鞠了一躬,然后低声回答。

“很好,”大臣点了点头,“这就交给您了,只有您才能得到我如此的信任。”

“我绝不会辜负您的信任,下!”孔泽连忙再度表了忠心。

“正如我那天所说的,只要您好好跟着我做,您的酬劳是绝对不会少的。”大臣的脸上又重新展露了和蔼的笑容,“放手去做吧!”

“是!”

在孔泽带着激动离开办公室之后,大臣陷入了沉思。

他在思索自己的处境。

从任何一方面看,路易-菲利普国王陛下迄今为止的十七年的统治都确实可以称得上是多灾多难。王党、波拿巴派、共和派这些反对势力,个个都宣称要将王朝推翻而后快,而且个个都是以实际行动兑现他们的诺言:王党在南方和西部旺代发动了武装叛乱、波拿巴党人两次发动兵变,而共和派激进分子每隔几年就要在巴黎发动一次街垒,而零星的刺杀或者颠覆行动更是数不胜数。

有时候,就连大臣下本人都觉得王朝的敌人未免太多了一些。

一次两次,或者八次九次,也许都无所谓,没关系。但是十次呢?十五次呢?这个王朝真的好运到了能够在每一次的冲击里幸存吗?

虽然就理论上说,既然当了国王的大臣,那就要想办法为陛下和他的王朝分忧,但是……这位大臣下却没有任何为陛下和王朝殉葬的想法。

“作为王朝的忠心臣仆,我绝对不会让他们得逞的。”他想起了刚才那位得力手下的话,然后忍不住笑了出。

不过没关系,现在他还是自己挣取功劳的工具,而且很好用,这就够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