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一十二章 争论与决心

第一百一十二章 争论与决心


                夏尔没想到,今天维克多-雨果居然是专程为了教训自己而的。这不是一种屈辱,而是一种莫大的荣幸——世上能有几个人能够得到这种被“批评”的机会呢?

而且,至少在夏尔看,他教训得十分有道理的——在雨果这种正统的文学家看,文学作品就是要紧扣时代的脉搏,写出作者心中的见解。而以这种标准看,自己的那些注重描绘宫廷的作品,实在太过于奢华富丽华而不实了,

就算是东方也有文以载道这种说法,不是吗?

“年轻人会因为各种原因而陷入困窘,但这并不是可以消沉放弃的理由。我之所以跟您说这么多,是因为我不忍心看您偏离轨迹,达不到您原本的高度,而不是因为我对您有什么意见。”

“我知道的,谢谢您。”不过,可惜……我的志向根本不在文学之上,所以,抱歉。夏尔默默地在心中叹息了一声。

“我们的茨维尔先生好像并不将您的告诫放在心上呢……”在旁边坐着的佩里埃特小姐笑言,“您的苦心好像都白费了。”

她是唯一知道夏尔真相的人,可是她似乎完全只是想起哄,从一开始起就不断在打趣,显然是就是想要看文坛的作家们互相嘲弄争执的样子——真是可爱的恶趣味啊。

“年轻人总归是有点傲气嘛。”雨果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并不放在心上,“您今天如果无法完全听进去也没关系。请您好好记得我今天说的话就好,以您的智慧,未总有一天您会懂得我所说的。”

在这种恳切的目光注视之下。夏尔一瞬间竟然有些感动。

“我要做的事,有很多比写书更加重要。”这一瞬间他脱口而出,“所以我无法全身心地投入到创作当中。”

“比写书更加重要?什么?”雨果有些惊奇。

“理想,”夏尔回答,“单靠写书是完成不了我的理想的。”

“理想?看您的志向并不仅仅是写小说而已?”雨果有些惊奇,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您是想要从政吗?好吧。这也难怪,年轻人有志气这很好。”

在这时的法兰西,学而优则仕是十分常见的。以作家的身份积累人气和人望,最后慢慢进军政界转型成政治家的例子不少。比如夏多布里昂,甚至比如雨果自己,都成为了部长和议员。

在他看。对面的这位年轻人也有这样的潜力——只要走对了路。

“那么您是希望怎样从政呢?”

夏尔的脸上恢复了平静。

“没事。您可以把您心中所想都说出,今天我们当然应该畅所欲言,这里又不是贵族院……我觉得作为前辈,我还是能够在这方面给您以某些指导的。”雨果笑着让夏尔直说,“您知道,我是以夏多布里昂先生为师的,他将我带入了文学界的殿堂。但是他的有些政治观点我也并不认同,而且有时候会公开反对甚至批驳。这并不会有损于我对他的尊敬。同样的,您对我也大可以实话实说。这同样不会影响到什么。”

“我要创造历史。”片刻的沉默之后,夏尔以自己最平静的口吻说出了心中埋藏最深的话。

当然,这里没人懂得他这句话最深处的意思。所以雨果对他的这句话虽然有些惊奇,但是并不觉得惊世骇俗,甚至可以说……他反而露出了那种高中教师面对热血学生的表情。

“不瞒您说,我年轻的时候也这么想过,谁都会有想当英雄的时候嘛。但是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而且,路是要一步步走的,我个人建议您先潜心于写作,积累出足够多的生活和处世经验之后,再交好一些政界的人脉,到时候慢慢走入政界不迟。”

平心而论,雨果的建议是十分中肯的,他本人就是这么走过去的。

但是……夏尔并不需要如此,如果穿越了还只能对前辈邯郸学步的话,那才是一种耻辱。

“我会有自己的打算的,先生。”

“好吧,看您自己去想了。”雨果也微微叹了一口气。“我还是刚才那句话,如果您未碰到什么挫折和麻烦,尽管可以找我,如果我办得到的话我会尽量帮助您的。”

算了,年轻人的理想,只有在屡屡碰壁于现实之后才会慢慢熄灭吧,靠自己的三言两语浇灭是不太可能的。而且,如果他的理想廉价到因为自己三言两语就能更改的地步的话,这个年轻人又有什么可以看重的呢?况且,走弯路也是人生的一种必要历练吧,只要得及回头就行。

而夏尔的回答再一次让他有些惊愕。

“非常感谢您对我的看重,如果您以后碰到些挫折,我也会尽我所能给您一些帮助。”

真是个高傲的年轻人啊!此时正处于人生最顶峰的维克多-雨果,在心里不禁暗暗感叹了一句。他哪里想得到夏尔到底指的是什么,又哪里想得到夏尔的这个承诺是一种多么大的尊重。

“您刚才好像是说,自己想要创造历史,”雨果转换了话题,“那么可否跟我说下,您想创造些什么历史呢?”

“只属于我的历史。”夏尔以直言不讳的神情回答,“就好像一首诗,一本书,一个剧本一样,我要一个完全由我一个人创造出的历史。”

尽管无人知晓,尽管人人都会以为这是个狂想,但是我自己知道,这就够了。

“一个人创造历史?”雨果几乎被夏尔严肃的表情给逗乐了,“一个人怎么能创造历史呢?这是由所有人共同创造的。”

“但是有些人,能够以一己之力推动历史朝自己想要的方向走去。这仅仅需要决心、勇气、毅力,还有一定的运气。”

“没错,这种人倒确实存在,但是您觉得您是那种人吗?”雨果的表情有些古怪,“那是圣贤或者恶魔的工作啊。”

“我哪种都不是,但我觉得我可以做得和他们一样好。”夏尔平静地回答,“至少可以去试一下。”

好吧,我承认我可能比不上那些人,但是他们却没有穿越的帮助。夏尔在心里默默加上了一句。

“可没有那么容易尝试的啊,创造历史不是您所想象的那么简单,”雨果摇了摇头,“恕我直言,茨维尔先生,您的政治观点太过于精英主义了,这可能不会对您步入政界带多少帮助,如果我是在议会上碰到您说这一番话的话,您已经多了一个政敌了。”

“正因为知道今天只是闲谈而已,所以我才畅所欲言,”夏尔微笑着回答。“而且,我觉得就算精英主义也比众愚政治要好。”

“就是您眼中的众愚,创造了历史。”雨果的目光变得严厉了一些。

“……在那些精英的带领之下创造了历史。”夏尔丝毫不为所动。

“看样子您真的觉得自己能够带领人们去创造您的历史了?”

如果不能一个人去创造新的历史,那么穿越还有什么意义?我重新过这一生还有什么意义?夏尔在心中呐喊了一句。

“我必须能!否则我这次的人生就毫无意义。”夏尔眼中满是坚定,“我必须要去创造属于我的历史,不管结果如何!”

雨果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青年人,惊诧于对方这坚定而又有些古怪的志向。

“看您确实是志向远大。”凝视了夏尔片刻后,雨果突然笑了出,“可是您的这种偏执的看法,实在是让人无法接受。”

“是的,您无法接受。”夏尔一点也不对他的回答感到惊奇,“但是不管您信不信,我敢说最后我的观点会获胜,尽管我从不会公开声明这一点。”

雨果沉默了。

这个年轻人的自信让他吃惊,接着他感到话题已经偏出了原本的轨道,今天他原本只是想和这个年轻人探讨文学的,结果却又谈到了政治上。

“不得不说,您今天给我带了极大的惊奇和兴趣,比原本所想的还要多。我现在还不知道您到底想要创造什么历史,但是有一瞬间我竟然觉得您是能够办成您所说的事的……当然,也只是那么一瞬间而已,我还是不认同您的看法。”他叹了口气,“因为我不知道您的具体情况,所以我也无法断言什么。不过,我会等着的,等着看看您到时候会有如何的成就,年轻人。”

…………

在离开这座公馆的时候,夏尔仍旧有些五味杂陈。既有被文豪看重所带的欣喜,也有因观念不同而争论所带烦闷,甚至还有些对这位文豪未坎坷一生的某种怜悯。

不过,不管怎么说,未的拿破仑三世皇帝对他还算是非常客气的。在流放他之后几年就宣布赦免了他(1859年,拿破仑三世颁布大赦令,赦免流亡的共和主义者),是他自己拒绝回法国的。而且,无论双方闹得有多僵,拿破仑三世也没有为难雨果的子孙,他们都好好地生活在法国。

从这一点看,拿破仑三世还是比较有节操的。

最后,夏尔下定了决心。

新的历史将会证明我所说的是真是假,我会做给你们看的,等着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