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一十章 文人相轻

第一百一十章 文人相轻


                在简短的闲谈之后,夏尔离开了卡里昂的秘密住所。【】他当然无法当场就取走一大批沉重的“古董”,卡里昂当然也不会傻到把一大批货物存放到自己的住所,他给夏尔写了一张条子,然后嘱咐夏尔到时候到去一个秘密地点去收货,之后怎么处理就随便他了。

由于在卡里昂这里的闲谈比预料中要长很多,因此为了赶时间,他连忙叫了一辆出租马车然后一路疾驶,总算在预定之间到点之前,到了那位佩里埃特小姐的公馆——在离开自己的家之前,他又收到了从那位蓝丝袜小姐那里送过的请柬,而时间就定在今天晚上。

走进这位小姐的客厅之后,夏尔愕然发现这里已经到了几位客人,而且看装束千奇百怪,年龄层也不尽相同有老有少,根本就不像是什么政治集会,反而看上去是……

看吧,看上去就是某个无聊的沙龙。

“您可总算了,特雷维尔先生。”看到他进之后,一身盛装、手中还拿着一柄名贵的象牙扇子的佩里埃特小姐走到门口,笑眯眯地和他打了个招呼。

“您这是怎么回事?”夏尔低声问了一句,“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

“这当然是大事啊……”佩里埃特小姐笑着回答,“今晚的客人们都是最近有些声名的文学界人士,我费了好大的心思才把你们都叫齐了。”

听到她的回答之后,夏尔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

“我原本一直以为文学什么的。在您眼里只是一个掩饰自己的面具和方便结交各路朋友的借口而已。”

“不,您错看我了。”这位蓝丝袜小姐轻轻用扇子拍击着自己的左手,扇骨发出了有节奏的轻响声。“这是我真正的爱好。”

“那您需要我做什么?”

“您只需要坐在他们那里,好好和他们聊聊天就行。记着,您今天不是一个反贼,而是一个近年小有名气的作家,还能兼职一个文学评论家。”

“好吧,如果您是认真的话。”在对方如此的坚持之下,夏尔只好答应了。反正陪人聊聊天也没什么坏处,哪怕是陪一群文人。

“夏尔,我现在很高兴。”佩里埃特小姐笑得愈发开心了。眼睛里似乎都烧着火,闪耀着收藏家碰到心仪已久的收藏品所特有的那种狂热。“一想到我今天让这么多法兰西文坛的明星们济济一堂然后畅所欲言,我就忍不住高兴,是的。非常……非常高兴。”

“但愿您还能保有一些理智。”夏尔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然后跟着她走了进去。

看到夏尔是跟此间主人有说有笑地一路走进之后,客厅内原本还算比较融洽的气氛瞬间就变得有些凝重起,而几位年轻作家看夏尔的眼神更加变得有些不善。

不过,夏尔也很理解他们的想法。佩里埃特小姐长得很漂亮,即使不考虑这一点,“她很有钱,非常有钱”这一点也足以让她成为几乎每一个失意作家的心仪对象。想想看,一个又有钱、又喜欢文学的女子。看上去不正是上帝为作家们所创造的女神吗?

无怪乎夏尔早听说有几位青年作家一直经常围绕在这位“法兰西文学的守护女神”周围献殷勤,据说还有人写了几大篇诗献给她呢。

一起走到众人面前之后。主人身手向沙发上围坐的几位客介绍了夏尔。

“诸位,容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茨维尔先生。”茨维尔就是夏尔所用的笔名了。

“哦?”

“原就是他啊?”

“比预料中年轻多了!”

“真没想到……”

………………

此起彼伏的惊呼声和窃窃私语声一下子嗡嗡想起。

夏尔连忙躬身向其他人行了一礼。

虽然夏尔并不把自己当成什么知名作家,但是这种“人人好像都知道我”的场面,还是让他内心中不免有些小得意。

“大家都知道,茨维尔先生平时十分低调,不怎么喜欢参与聚会,一直很少露面,今天我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他请动的呢……”蓝丝袜小姐仍旧笑容满面,“如果谁想要签名的话,要尽早提哦……”

夏尔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

这不是给我拉仇恨吗?在一群文人面前如此捧我,很明显的不怀好意想要看笑话。

他连忙开口解释:“尊敬的佩里埃特小姐,您这样说真是太过于夸奖我了,再说我哪有资格给在座的诸位前辈签名呢?是等下我讨个签名才对……”

但是,很明显蓝丝袜小姐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就是那位写女人书的茨维尔先生吗?我十四岁的侄女儿很喜欢看呢。茨维尔先生,您等下有空吗?我准备帮她讨一个签名,我感觉您的书挺适合这个年龄段的人看的。”一个青年人笑着对夏尔说,仿佛他不是在嘲讽夏尔一样。

一阵沉闷的笑容在几个人中响起。

出乎他们的意料,夏尔没有反击,只是微笑着回了一句,仿佛没有听出里面的嘲讽一样。

“谢谢您,先生。我等下会签名的,替我向您的侄女问个好。”

反正那就是个挣钱的手段,能挣到钱比什么都重要,至于嘲讽,夏尔有足够厚的脸皮,从都不会当做一回事的。

接着夏尔扫了蓝丝袜小姐一眼,不过她明显是没当做一回事,仍旧微笑着看着在座的作家们。

看到夏尔如此低调,又没有刻意和佩里埃特小姐表现得很亲密,其他的作家们总算把态度放松了一些,而后他们的闲谈中,夏尔也态度十分和缓,并不发表什么意见,只是时不时地插上几句,算是增加点气氛。

过了一会儿之后,大家开始闲聊到当代文学的问题。

“茨维尔先生,当代的作家当中,您认为哪一位最出色?”佩里埃特小姐突然问夏尔。

显然她这个问题是不大怀好意的,想要引得众人争执。

“德-巴尔扎克先生。”夏尔毫不犹豫地回答。

其他人听了这个答案之后,也都没有找碴,毕竟这个年代里,法国文坛上巴尔扎克的地位是不容置疑的,即使不喜欢他的人也很少说得出理由,让别人不喜欢他。

“巴尔扎克先生当然实至名归,不过他现在因为身体原因已经很少动笔了,您除了她以外还有别的人选吗?”眼见这个问题没有引起波澜,佩里埃特小姐微笑着继续追问。“是梅里美先生呢?还是仲马先生呢?或者乔治-桑女士?还是其他人呢……?”

“这个嘛……”夏尔沉吟了片刻,最后还是不管他人的眼色,说出了自己的答案,“我觉得雨果先生很不错。”

他的回答果然引发了蓝丝袜小姐想要的效果,气氛一下子变得活跃起了。其他几个人看向夏尔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尖锐起。

“雨果?”一个青年作家突然笑了,然后撇了撇嘴,一脸的不屑状,“他过去还算是有点本事,现在已经完全过气了,政治早已经耗光了他原本就已经开始枯竭的灵感,他现在不行了。”

自古文人最相轻,一群作家讨论一个成名作家的时候,几乎是很少有什么好话的。

那句笑话是怎么说着?“每一个江郎才尽、前途寥寥的文学家,最后都以成为文学批评家作为归宿,吃不了作家的饭,至少他们还能吃作者。”

此时的维克多-雨果,思想境界完全还没有高到在悲惨世界中“世纪的每一个阶段都存在三个问题:贫穷使男子潦倒,饥饿使妇女堕落,黑暗使儿童羸弱”这句振聋发聩的至理名言的高度,反而正处于一种低潮当中。

1831年《巴黎圣母院》的发表让他声名鹊起,被认为是文学界下一位巨星,然而之后他却一路高开低走,始终没有发表出更好的作品,而后面几年他的作品《冰岛魔王》和《卫戍官》,先后被改编成剧本之后,上映完全失败(大暴死、大扑街),甚至还被观众强烈喝倒彩。更加给人们带了一种“维克多-雨果只是一位文坛流星,而且已经江郎才尽”的印象。

但是,文学创作虽然处于低潮,但是他的事业此时却是非常通顺的,甚至可以说是处于人生的最顶峰。

1841年,雨果终于被当选为法兰西学士院院士,而在1845年,国王路易-菲利普册封他为贵族院议员——这也是他那一生所达到的最高的政治地位。也许就是因为仕途太通顺,所以他的文途就有些坎坷,而等他步入落魄屡遭流放人生进入低估之后,他写了传世巨著《悲惨世界》,反而成为了一代文豪。也许人生就是如此奇妙?

这都是后话了。

不管怎么说,反正在现在,一位作家出身的人,能够一步步得到如此大的成就,如此成功地转型成为了政治家,也难怪他会被在座的作家们深深嫉妒了。

“不管你们怎么说吧,反正我觉得雨果先生未必将再度大放光华。”夏尔懒得与别人争论什么,而是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他话刚落音,一位仆人突然走进向主人通报。

“维克多-雨果先生到!”

客厅瞬间陷入了比刚才更大的骚动当中,只有此间的主人仍旧镇定如恒,她微笑着用扇子拍了拍手。

“啊,今天的客人终于齐了呢!”(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