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零二章 虚惊一场

第一百零二章 虚惊一场


                等到夏洛特的马车驶离博旺男爵府上时,时间已经临近深夜了。

夏尔抬头看着窗外,一言不发。

而夏洛特则静静地伏在夏尔的胸前一直看着夏尔,感受着那种得到依靠的舒适感,侧耳倾听着夏尔的心跳声。这声音平稳而且有力,带有几乎永远不变的节奏感。

在最关键、最生死攸关的时刻,她唯一想到的对策就是找他求助,然而,她成功了。事实已经证明了她绝对没有看错人。

“夏尔,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她轻轻道了声谢,似乎如释重负。

而夏尔则没有回答她,他只是仍旧盯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夏尔,你在想什么呢?”夏洛特轻声问。

“我在想一个故事,一个东方人流传的故事。”夏尔轻轻回答。

“东方故事?”夏洛特有些惊诧,不理解夏尔的思路怎么飘得那么远,“什么故事呢?”

“你知道老虎吗?”

“当然知道了,谁会不知道呢。”夏洛特禁不住笑了出。

“在东方,有一个传说。他们说老虎在吃了人之后,被吃者的灵魂也会被强行束缚到老虎的身边,无法得到解脱……”

夏洛特有些明白夏尔的意思了。

“然后呢?”

“为了得到解脱,被吃者的鬼魂就必须替老虎找到新的牺牲品,这样老虎才会解脱对他的束缚……”夏尔将视线转回到车厢内,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堂姐姐,“您有没有觉得这个传说很荒诞可笑呢?”

夏洛特沉默了。

突然,她用力抱住了夏尔,然后将头深深埋入夏尔的怀中。

“不,夏尔,一点都不可笑……”

“没什么,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夏尔的右手轻轻抚弄着她那柔滑而顺直的金sè长发,由于头埋在夏尔怀中的关系,夏洛特的声音有些微微的失真。

“夏尔,别太放在心上了,有时候我们只能这么做,怜悯无法拯救任何人。”

“你不用担心,我并不后悔,一点也没有后悔。”夏尔还是镇静得让人惊奇,“如果再一次,不,就算再一百次我还是会这么干的,我无法就那样坐看着你坠下深渊,哪怕代价是需要用别人的身体把深渊填满给你当垫脚石,我也会把你拉出的。这是我不可动摇的意志。”

即使说到“这是我不可动摇的意志”时,夏尔的语调仍旧和之前一样的平稳,神态仍旧和刚才一样温和。

然而,即使没有夸张的语气,没有鲜花宝石的陪衬,这段话仍旧比多少别的殷勤话更能打动女人的心啊!

“夏尔……”

夏尔的胸口慢慢被眼泪沁湿,这是多少年以夏洛特第一次在弟弟面前哭泣?也不对,她没有“当面”。

但是夏尔没有多做别的动作,而是继续抚弄着那一头长发。

不知道哭了多久,夏洛特终于离开了夏尔的胸口,她面对面地看着夏尔,脸上已经不见了眼泪,只是略微有一点点红肿。

“夏尔,还记得那次你我家赴宴时我跟你提过的提议吗?我现在跟你发誓,不管你怎么想,不管任何时候,我是绝对不会对你拔剑相向的。我一定会谨记这个誓言。”

夏尔皱了皱眉。

这就是女孩子的通病了,太喜欢感情用事。夏洛特果然不是干大事的材料。

“很遗憾,我无法做出同样的保证。”思索了片刻之后,他给出了同样的回答,“今天我帮助你,只是因为这并非和我生死攸关而已。如果到了必须对付你的时刻,我也只能毫不留情地……”

“你这人怎么这么喜欢煞风景!”夏洛特的脸上闪过几丝怨气,“这时候就算哄我,说几句好话不行吗?”

“我不想因为欺骗而让你产生误解,不然恐怕这会对你是致命的错误。”

“哎……你真是……”夏洛特重重叹了口气,仿佛拿夏尔没辙了一样。

然后她又笑了起,眼睛里带着过去常有的促狭和狡狯。

接着她又重新抱住夏尔,脸贴到了他的面颊上。

“上次只是付了订金,这次我该付全款了……”

随着她的轻声呢喃,温热的风扫到夏尔的脸上,带了微妙的麻痹感。她的眼睛里很快带上了一层迷雾,耳垂渐渐发红。

“夏尔……夏尔……抱紧我……”此刻的夏洛特,仿佛连声音里都带上了无尽的魅惑。

夏尔端详着自己的姐姐,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夏洛特,我不是为了让你报恩才帮你的。”

“我知道……我知道……”夏洛特的声音变得急促起,“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抱紧我!”

“可是你这样,可能是在谋杀我。”

夏尔这句话,仿佛给夏洛特迎头倒了一盆冷水,她重新看着夏尔,显得十分疑惑。

“夏尔,怎么了?”

“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要突然发疯,去暴揍那个可怜人吗?”

“我也很奇怪呢,平常你并不是那样的人。”夏洛特轻轻点点头,“不过,打得好,打得太好了,这可能是十年你做得最让我开心的一件事了。”

“因为他认出了我。”夏尔低声说。

“什么?!”夏洛特很快明白了夏尔的意思,惊呼了一声,“你是说……”

“是的,他是我们这边的赞助人之一,我和他见过很多次,他几乎没费什么功夫就认出了我,然后他似乎是想在博旺面前告发我……为了自救,我只好去发一发疯了。”夏尔说着说着,微笑了起,一点也不为自己狠揍了赞助人而内疚。

随着他的话,夏洛特陷入了沉思。

“他居然敢这么做,难道不怕男爵知道他也是叛逆吗?”

“要么是因为,他早就背叛了我们,投靠了博旺男爵这种显贵;要么是因为,男爵是幕后让他赞助我们的指使人。如果是第一种情况,叛徒活该被我狠揍,如果是第二种情况,打了就打了,反正男爵又不会因为他而断绝对我们的援助。”

“我明白了。”夏洛特点点头,“难得你那么短时间还想了那么多。”

“冷静才能拯救自己。”夏尔轻声回答。

夏洛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突然抬起头看着夏尔。

“如果是第一种情况,那你现在岂不是有些危险?如果等下那个家伙醒过,然后跟男爵告发了你,你岂不是……”

“是的,就是这样。”夏尔笑着回答,“不过我想以我刚才造成的伤势看,至少今晚那家伙是没法恢复意识的,所以至少今晚我还是非常安全的……”

“那亏你还能笑得出!”夏洛特怒视着夏尔。

“着急也没用,而且人走路再怎么也不会比马车快嘛。”夏尔仍旧微笑着回答,“不过,现在我是不大好收‘全款’了……”

“真亏了这个时候你还能说些冷笑话!”夏洛特无奈地叹了口气,“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我打算回去之后就收拾一下,然后暂时到一个秘密地点去住上一段时间。”夏尔说出了自己刚才的考虑,“这种情况我并不是毫无防备。当然,如果是第二种情况那就最好了,就当我只是自己吓唬自己把……”

夏洛特冷静地思索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好吧,也暂时只能这样了……”

“但是,如果万一是最坏的情况……”夏尔轻轻叹了口气,“夏洛特,我只能先麻烦你照顾一下我的爷爷和芙兰了……”

听到芙兰这个名字,夏洛特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头,不过她自然也知道什么是大局为重。

“好吧,我知道了,到时候我一定会暗中照顾她的。不过,最好还是虚惊一场……”

“抱最好的期待,做最后的打算吧。”夏尔有些无奈地说,接着他看了看外边的景物,“看样子是快到了,我得马上行动了。夏洛特,记得我刚才说的话……”

夏洛特点点头,然后她好像想到了什么。

“对了,如果男爵得知你的真相,反悔了约定怎么办?”

“他不会这么做的。因为如果是我,我就不会这么做,所以我知道他不会这么做。”夏尔笃定地说。

夏洛特定定地看着夏尔。

“你们有时候真的一模一样,还好只是有时候。”

“那我准备下车了。”

“现在不是还有一点时间嘛……”夏洛特微微抬着头,然后闭上了眼睛,脸上有些发红。

都已经到了这个份儿上了,如果还要装冷酷,那还有人xing吗?

夏尔一把把夏洛特揽入怀中,然后两人亲吻了起。夏洛特一直闭着眼睛,模糊不清地呢喃着。

直到马车停下之后,两人才分开。

夏尔走下马车,头也不回地朝前走着。

“把剩下的记在账上!”

临走时他还是不忘说一句冷笑话。

…………………………

回到家中之后,夏尔马上收拾了一下东西,并且销毁了许多文件和信札。然后他趴到书桌前,开始动笔。

他首先写下了给爷爷的便条,详细说出了自己的经历和打算,并告诉他不用担心自己,还叮嘱他照看好自己和芙兰。

接着,他写下了另一张字条。

“尊敬的德-博旺男爵:

当您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恐怕您已经得知我是当今王朝的一个敌人了。

但是,也许您还有某些情况需要我告知:

我并非特雷维尔公爵的孙子,而是夏洛特小姐的恋人而已。对于我的真面目,她和特雷维尔公爵都毫不知情。

我并不担心您会因此而撕毁协定,因为我了解您。

预祝您一切顺利。”

他没有签下名字,但是想对方终究是会知道的。(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