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零五章 青年夫妇

第一百零五章 青年夫妇


                秋末的黄昏得总是很快,街边的梧桐都被染出了一片金黄。【】狩猎街和勃艮第大街中间的这片小布尔乔亚们的聚居地里,两个年轻人不紧不慢地走在街上,一个十分俊秀,穿着时髦的呢绒外套,头上戴着高礼帽,神态轻浮且高傲;一个穿着简单的便装,戴着小筒帽,表情则稳重得多。两个年轻人虽然看上去并不特别协调,但是也算各有各的气度。

“阿尔贝,你要带我去哪里?”跟着走了一段路之后,夏尔终于忍不住问了,“我们好像已经走了很久了?”

不要着急,我的朋友,就快要到了。“”阿尔贝不停地扫视着周边路过的女士们,一边小声回答,“我保证你会很惊喜的。”

说完之后,他又对对面一辆路过的马车吹了声口哨,引得里面的少女羞红了脸。

“你还真是……”夏尔忍不住笑了出,“一点都没变。”

从少年时代起,他们两个就是好友,因此夏尔对他的敷衍一点也不以为意。

“好吧,真希望我能够得到惊喜。”他不再多言,跟着阿尔贝继续朝前走。

过得不久,阿尔贝终于在一座大房子门前停下了,这座宅子看上去似乎是在附有小花园的旧宅空地上新起的,因此明显带有因陋就简的成分,看得出应该是新搬入的人家。

阿尔贝朝门口的老门房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就拉着夏尔走了进。径自朝屋子底层的石级走去,显然是跟这家的主人十分熟稔。

到了这份儿上,夏尔差不多明白了。

“这里就是……”

“特雷维尔先生!”一声招呼打断了他的询问。带着几分欢喜,“您可终于了啊!”

夏尔看向阿尔贝,他笑着耸了耸肩,然后夏尔寻声抬头看去,立马就认出了打招呼的人。

迪利埃翁家的大小姐朱莉,此时穿着已经没有之前那般豪奢富丽,但是明显要比上次在伯爵府中见面时要有精神得多。而且。夏尔敏锐地发觉她的腹部已经有了一点点隆起,脸上也洋溢着一种即将做母亲的女性所特有的幸福感。

“哦,迪利埃翁……哦不。勒弗莱尔夫人,恭喜您!”夏尔连忙道喜。

“您今天才想到看我们啊……”朱莉貌似怨怼地开了句玩笑,“真是太让我们失望了。”

“哦,真是抱歉。最近实在是比较忙。”夏尔道了句歉。然后连忙问,“勒弗莱尔先生呢?”

“就在家里呢,今天刚刚从军营里回,所以正在休息呢。”朱莉回答之后,又打趣了一句,“到这个时候您还叫什么先生夫人的,也太见外了吧?”

“好吧,朱莉。”夏尔从善如流。然后走到她的面前,脱下帽子然后躬身行了一礼。“祝贺你。”

“谢谢,夏尔。”朱莉笑着点点头,然后也朝夏尔行了个礼,“我们先进去吧!”

吕西安-勒弗莱尔此刻正坐在沙发上休息,看到随妻子进的两个人之后,他先是有些惊讶,然后立马笑着站起,向两人迎了过去。

“阿尔贝!特雷维尔先生!你们可终于了!”

他走到两人跟前,然后朝夏尔伸出了双手。

夏尔也伸出了自己的手,和他紧紧地握住了。

“吕西安,叫我夏尔吧。”

吕西安又是一喜,手顿时握得更紧了,“之前的事一直没有好好谢你呢,夏尔!”

“不用,我很高兴能够帮到你们点什么。”夏尔还是微笑着,“事实证明我没有做错,而是干了一件大好事。”

听到这句话后,吕西安愈发高兴了,他拉着夏尔的手,不断道谢。

“你们还要说到什么时候啊!”朱莉笑着打断了他们,“快进坐吧!”

家具看上去都比较旧,显然都是二手的,但是看得出被女主人精心打理过,而且布局和陈设自有一股优雅沉浸其中。

“里面这么简陋,还请你不要嘲笑哦,夏尔。”朱莉开了句玩笑,然后指着一张椅子招呼他坐下。

“该有的全都有了,还需要什么呢?”夏尔笑着回答。

在几个人都坐好了之后,不一会儿牡蛎,煨小牛肉,肉汁汤等等菜品都一一送了上,四个年轻人就开始了这顿虽不奢侈但也算过得去的晚餐,一边天南海北地闲聊起。

“你们能过陪我一下真的太好了,夏尔,以后一定要多几趟给我们解解闷儿……”,朱莉吃得并不多,而是一直在聊天活跃饭桌上的气氛,“我呆在这里一直不出门,整天只能看看书,要么整理房间,比在加莱的时候无聊多了。”

夏尔连忙答应了。

由于迪利埃翁家族的对外口径上,大小姐朱莉目前还是“在南方养病”,因此新婚燕尔的朱莉为了避免碰上熟人,也只能呆在家中,整天确实有些无所事事。

“朱莉,对不起……”听了这个话之后,吕西安眼中满是歉意,“都是因为我……”

“不,亲爱的,这不是你的错,是爸爸他们的。”朱莉轻轻摇摇头,然后微笑,然后捏住了吕西安的手。

两人又互相凝视起,好像两位客人都已经不存在了一样。

“我说,你们两个是不是想要气死我们两个单身汉啊!”过了一会儿之后,阿尔贝打破了这副恩爱画面,他怪笑着打趣,“看着你们这样,我饭都吃不下了,现在就想去找个人结婚!”

他开完这个玩笑之后,四个年轻人都忍不住大笑起,刚才朱莉的话所引起的那种略微伤感的气氛直接被一扫而空。

“阿尔贝,不是我说你。你这样漂亮的年轻人,如果能够稳重一点的话——只要稍微向夏尔学习一下就行了——你想要和无论多么好的姑娘结婚都不是问题……”朱莉忍不住也开了阿尔贝一句玩笑。

“你的意思是我们的夏尔想找谁结婚就能找谁吗?”阿尔贝立马反问。

“难道不是吗?”朱莉反问。

“唔……”阿尔贝难得地沉吟了一下,“好像也是这么回事啊……”

“喂。你们开玩笑就开玩笑,不要扯上我啊!”夏尔觉得有些尴尬,“就算你们是在说实话,也要注意场合好吗?”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你还是这么会说冷笑话,从小时候开始就没变啊夏尔……”阿尔贝笑得最厉害,“我最欣赏你的就是这一点。”

年轻人聚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不缺乏各种笑语的。

………………

又吃了一会儿之后。夏尔似乎想起了什么。

“吕西安,听说你现在已经重新回到军队了?”

“是的。”吕西安点了点头,“托迪利埃翁家族的福。我现在已经回到了军队里面,在驻军里当个连长。”

“哦!恭喜你!”夏尔连忙举杯,再次向对方敬了一杯酒,“那最近还习惯吧?巴黎的部队和北非可不太一样。”

“还好。我当了那么多年的兵。军队的门道早已经熟透了。”吕西安喝完了一杯酒之后才回答,“其实这里的士兵还好管教一些,只要让他们觉得你真的有能力当他们的长官就行了……”

“嗯,好好干!”

说到这里之后,吕西安脸上表情有些迟疑。

“融入军队倒是没问题,可是……”

还没等夏尔发问,朱莉就站起身向两位客人点点头。

“我先回卧室了,你们继续聊吧。”

两位客人都没有说什么。只是点头致意,孕妇确实也该多养养精神。

等朱莉在侍女的陪伴之下上楼回卧室之后。夏尔才开口问吕西安。

“吕西安,怎么了?你是碰到什么问题了吗?还是有话想要跟我说?”

“夏尔,你能替我保密吗?”

“当然。”夏尔直接回答。

一会儿之后,吕西安脸上的迟疑最终消失了,他小声说。

“夏尔,不瞒你说,我一进军队,就有人邀请我加入一个小团体,而且我加进去了。”

“小团体?”

“嗯,就是几个和我差不多的低级军官,有些还是别的团里的,他们都对现在的王朝十分不满,觉得它气数已尽了。现在我们都私下约定,一旦巴黎哪天发生革命了,绝不对起义者开枪……当然,这只是说着而已,真到了有那天的话,谁也说不准该到底怎么办。我们都知道你的主意多,肯定是能够给我们一点看法的吧?”

夏尔微微睁大了眼睛,随即恢复了镇定。

………………

深夜之后,吕西安回到了卧室。

“怎么样,亲爱的?”朱莉坐在床头轻轻地问。

“按你嘱咐的,我都跟他说了。”吕西安柔声回答,一点也看不出在军营里时的冷峻,“朱莉,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了我们,还有我们的孩子。”朱莉微笑着搂住了自己的丈夫,“特雷维尔先生能有大出息,我看得出。你不是个政治家,也做不了一个政治家,所以最好多跟着一个能成事的政治家交流交流,这对你有好处,至少能让你少走错路……”

吕西安轻轻叹了口气。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永远想不通你们在想什么,好吧,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吧,谁叫我爱你呢!”

“我就爱你这一点!”朱莉搂得愈发紧了。

“我就带好我的兵,其他的随便你去想吧。”吕西安似乎放弃了想那种无聊的事,“我只想现在好好抱着你。”

“这就对了,我亲爱的,我们要过好现在。”朱莉笑得颇有些哲人的气度,她紧紧地抱着自己的丈夫,“凡尔赛,那座我先祖曾经徘徊流连的宫廷,那个我先祖侍奉太阳王和路易十五的地方,曾经那么盛极一时不可一世,可是转瞬之间就被人掠劫一空,如今都已经变成博物馆了……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是无法更改的呢?吕西安,我们过好现在就行了……”

【七月王朝时代,大革命中饱经摧残,已经几乎无人管理的凡尔赛宫得到了重新修缮,不过由于资金不足而有些草草敷衍,当时凡尔赛被改为博物馆向公众开放。】(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