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零四章体制问题

第一百零四章体制问题


                不论之前一天发生过什么,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不为外物所动。【】

早晨时,考虑到博旺男爵应该已经收到信了,而且杜-塔艾那个可怜人应该也已经醒了,对方应该已经知道了一切信息,于是夏尔还特意到自己家的周围小心转了转,结果发现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情况。他略微放下了心,但还是决定继续多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接着,他按照预定的安排,到了博布尔街,因为昨天收到了求助召唤。

…………

“什么?你居然犯下了这样的失误!?不可原谅!”

夏尔怒视着坐在对面的中年人,口吻十分严厉,表情也几乎失去了惯常的镇定,“我事前几次提醒过你,要小心,要小心,结果你还是给我闹出这样的乱子,帕尔东先生,您是把我的话全当做耳旁风了吗?您这是失职,无法容忍的失职!”

也怪不得他这么生气,如果你辛辛苦苦地拉到了赞助,结果有人告诉你,因为某些事故这些赞助不小心打了个水漂,你会不生气?

枪店老板帕尔东额头上有些汗珠,显得非常紧张,他有些讨好地看着夏尔,“先生,我们也没想到事情居然会闹成这个样子……您先别着急……”

“不着急?我怎么可能不着急?”夏尔仍旧余怒未消,“好不容易花钱买的军火,居然都被人直接查扣了!有这么荒诞可笑的事情吗?别忘了事前你是怎么跟我们保证的?还说一定不会出问题,结果呢!钱白花了没关系,但是你耽误得起大家的时间吗?我之前那么多次提醒过您,您都答应得好好的,结果呢,您就是这样回报我们的信任的!”

“事发突然,没想到……”

“突然?有什么突然的?”夏尔的口吻仍旧十分严厉,“事前就不就应该做好万全的准备,排除掉所谓的‘突然’吗?”

帕尔东低着头,一言不发。他自己知道这事办得太糟糕,所以现在恐怕连申辩的余地都没有,只能老实低头听训。

“最近我一个朋友找了条路子,可以从陆军的几个军需官和军官那里淘到一批好货sè,可得抓紧时间去办,不然都被别人买走了……”上次夏尔给这位帕尔东先生送钱的时候,他就是这么说的,在夏尔走了之后,他也的确是如此去办了。

结果,他在执行计划的时候,却捅了一个大篓子,陆军那边好像出了点问题。之前商量得好好的,款到发货,可是现在钱已经给到了里面的内应,但是那批军火却都被扣在军需仓库里出不,慌了神的帕尔东连忙找夏尔商量对策。

发泄了一通怒火之后,夏尔总算是恢复了一些往常的镇定。

“你跟我详细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那些人不讲信誉,反悔了吗?”他看着帕尔东,目光有些森然。

“倒不是那些军需官反悔,而是别的情况……”帕尔东有些尴尬地瞟了夏尔几眼,“那边的军需官里面最近换了个人,我们一下子没有准备,结果工作没有做通……”

他的意思是,换了个人之后,由于时间仓促,钱还没有使到位。

说实话,这个年代法国陆军的采购和军需系统,乃至整个军费使用体制,哪怕用“一团乱麻”或者“一塌糊涂”形容,都已经算是恭维了,里面上上下下都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上层的军官大肆贪污挪用军费,中低层的军官和军需官们勾结供应商以次充好赚取差价、或者干脆倒卖军队的军器和物资,都不是什么新鲜事。

这种情况也不是法国一家独有的,在这个年代的“西方发达国家”,其官僚体制的能力也许要强上很多,但是在政治道德上并不比东方的同仁们要好多少,贪污什么的,司空见惯。

如果这种只是军官们的一种薪水之外的创收方式的话,那还不算十分可怕,最可怕的是,这种也严重地影响到了军队的战斗力。

单单就后的米尼枪列装陆军一事举例吧。

米尼枪堪称是前装枪最后的巅峰之作,针对一般滑膛枪的优势几乎是人所共知的,在19世纪40年代这种枪支就已经出现了颇为成熟的型式,而在1849年德维勒和米尼上尉发明了米尼弹之后,更加取得了划时代的进步。

在1850年,法国人就设计出了米尼步枪,shè程和jing度都完爆法国现在列装的1842式滑膛枪,但是却一直得不到法国陆军采购部门的青睐,根本就没有大规模列装到军队里面。

英国人在1851年制造出了早期的米尼枪,在1853年就已经开始大规模生产和列装陆军了,接着西班牙,美国以及众多德意志邦甚至包括在克里米亚战争中被打坏了的俄罗斯,都开始拼命山寨米尼枪,而法国却直至克里米亚战争打完,都只是装备了极少部分米尼枪(主要步兵武器仍旧是1842式和1853式滑膛枪,或者是1846式和1853式卡宾枪),作为米尼弹的发明国法国居然险些成为最晚列装米尼枪的国家。

为什么?因为供应商还没有赚足钱,不想去花投资换制米尼枪,而收了他们大笔好处的陆军采购部门拒绝从别的军火商那里购买米尼枪供给陆军。

这是个体制问题,这是一个极其严重的体制问题。

在1854年开始的克里米亚战争里面,法军伤亡五六倍于英军,固然有法军担当陆上主力承受主攻任务的缘故,但是与这种体制问题恐怕也有直接联系。

夏尔原本就想过在组织的谋划成功之后,将米尼枪这种私货早点通过各种手段塞入陆军当中,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与陆军的体制问题打上了交道。

“如果连这点风险都把控不住,一开始你就不该去贪这种便宜!”夏尔仍旧斥责了帕尔东一句,不过口气已经放缓了许多,“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如果想要一次买到足够多的好武器,最好的地方不就是去找军队吗?时间这么紧我也没办法啊……”帕尔东小声辩解了一句,然后拿起一块手帕,擦了擦头上的汗渍,接着又小声说出了自己接下的打算,“我打算先去找找那几位军官,然而让他们介绍我和那位新的军需官认识一下,看看能不能通融点,据我猜测,对方应该也只是想要卡一卡我们,从中要点钱而已,并不会坚持到底。所以,如果有必要的话,我看就给点钱给他也行……”

“也只能这么做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夏尔小声叹了口气,“不过你要注意,不要在别人面前暴露了自己,在他和其他军官面前,你只是一个勾结了军官想要捞一笔横财的军火商而已,明白了吗?”

“这个我当然明白。”帕尔东连忙点头。

“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结果给我弄出了这么大篓子!”夏尔还是继续敲打,“难道这次你也打算用同样的保证敷衍我吗?”

“当然不会!当然不会!”帕尔东连声道歉,“这次我跟您保证,绝对不会再出现同样的情况了,上次真的只是一个意外,一个意外而已!”

夏尔紧紧盯着对方,看出了这次对方真的是已经下定决心了,于是他点了点头,“好吧,这次我就再相信您一次,您最好不要再让我们失望,否则我想您应该知道后果吧?”

“是,是,是……”帕尔东的头上再次渗出冷汗,明明是一个健壮魁梧的中年人,此刻却宛如老实听驯的中学生。

“你先去办,如果到时候又出现了什么意外情况,记得早点通知我。”夏尔仍旧皱着眉头,说出了自己最后的考虑,“如果是最坏的情况,这笔交易就直接中止算了,武器和钱的事以后再想办法。毕竟这些钱都只是小事,大家的安全第一。当然,这只有在最后没办法时才能如此做……”

“好的,我明白。”

………………

在把应该交待的事情交代完了之后,夏尔总算收起了刚才的冷峻神气,“我要走了,你还有什么要报告给我的吗?”

“那次您得时候,我不是跟您提到过那个‘一二一同志会’吗?我最近好好地打听了一下他们的情况……”帕尔东似乎是想在夏尔心中扳回一些形象分,连忙有些谄媚地笑着回答,“这是一个新窜起的组织,不过好像成员挺多的,最近好像他们是在谋划着什么,一直大量扩充人员还买了很多武器。不过,我还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能够这么快搞起……”

“这还用说吗?他们也找到了他们的一个亲王夫人。”夏尔说了个冷笑话,“好吧,这种事情先放在一边吧,现在要紧的是赶紧把枪弄回,目前这些人还算是我们的朋友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好的,我明白。”帕尔东点头答应。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