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世界


                【作者是一边听着天鹅湖一边码完此章的,感觉效果不错。【】】

如果往常一样,今天的夏尔仍旧呆在书房中,仔细认真地处理自己的文件。

突然,门外几声传敲门声。

“进。”

脚步声很轻,应该是自己的妹妹。

“芙兰,什么事?”夏尔头也不回地问。“哥哥现在有事情要处理,回头再帮你吧。”

“我有重要的事,哥哥。”芙兰低声回答,声音似乎有些奇怪。

“怎么了?”夏尔有些奇怪。

突然,他发现自己被妹妹抱住了。感受着背后传的轻柔触感,夏尔忍不住笑了。

“芙兰,到底怎么了?”

“哥哥,不要结婚好吗?”妹妹的声音,细若蚊呐。

却不知道带有多少期许,多少忐忑。

夏尔的笑容慢慢凝固了。

“你……你怎么知道的?”好一会儿之后,他才问。

“哥哥,不要结婚好吗?”芙兰没有回答问题,而是仍旧重复了一遍。“我们一直这样生活下去,好吗?”

夏尔沉默了。

良久之后,他才回答。“不,不行,芙兰。”

“为什么!”芙兰的声音有些焦急,“她有什么好的,怎么配得上和你结婚!”

“没有什么配得上配不上的……”夏尔低下了头。“总之,我已经决定了,一定要和她结婚。”

说完之后。他心里突然感到一阵轻松——就是那种心底里埋藏了许久的话,被一泄而空的畅快感。

然而,即使说完。他也没有回头,也许他是不敢面对妹妹。

也许,是怕看见妹妹的脸后,再度心软,又重新动摇了之前的决心。

又是一阵难堪的沉默。

“无法挽回了吗?”妹妹的声音越越低,里面的哀求与悲伤也越越浓。

在这种哀求之下,夏尔突然闪过一丝冲动。想要开口答应她。

片刻后,理智重回心头。

不,不能再心软了。长痛不如短痛。

“无法挽回了。”夏尔艰难然而又坚定地回答。“不过你放心吧。哥哥是绝对不会疏远你的,说了给你准备的一亿嫁妆,也绝对不会少……”

“锵!”

他突然感到一股冰凉从腹部传。

他缓缓地低下头,然后他发现。自己的腹部透出了一柄柴刀的刀尖。

“锵!”

利刃又突然从夏尔身上抽离。带了剧烈的疼痛,带走了大量的血液。

好痛啊!

他被抽离的刀带着仰天躺倒在地板上。

妹妹的脸也慢慢地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还是那样的娇美,虽然脸上沾上了血痕,虽然碧色的双瞳里带着无尽的黑气。

真美啊……

夏尔忍不住笑了出。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果然是,长痛不如短痛啊……

“为什么!”随着刀刃再次刺入夏尔体内,芙兰的质问也传到他的耳中。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一声声质问,一次次刺入。夏尔已经分不清什么是痛,也许已经再也无法感受到痛。

没想到。自己的人生和理想,竟然会以这种方式突然宣告终结。为什么?他自己也想问这个问题。

没有答案,也许一开始就找不出答案。

死,到底是什么?是无边的黑暗,还是永久的沉眠?

不知道,但是离知道的时刻越越近了。

少女的泪水在不断流淌着,慢慢地和血水融为一体。“我们明明应该永远在一起的,你答应过我的!为什么!为什么!哥哥,为什么!”

血花四溅,沾染少女脸上、手上、衣服上满是片片红斑。

少女凌厉而又疯狂的质问响彻于书房当中。“明明只能有我和你在一起的,明明你只能是我的……为什么……为什么!”

看着泪流满面的妹妹,夏尔没有说话,他的心中没有惊慌,也没有了憎恨,他只是微笑,看着不停对自己挥刀的妹妹。

就这样死去了吗?

也好,就这样吧。

夏尔感觉随着血液的流出,自己的生命也在慢慢流逝。

不,不行!还有一件事!

他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然后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任何力气。

怎么办?怎么办?

他鼓起最后的余力,微微抬起右手的食指。

一厘米,一厘米,手越越沉重,似乎永远走不到终点。

然而,他最后终于还是指到了那里。

太好了!

真是太好了!他心中此刻充满了喜悦。

然后,他又重新看着自己的妹妹。

芙兰,好好活下去,没有哥哥的帮助,你也要好好活下去。他用眼睛说出了这句话。

痛觉越越轻,心跳越越弱,夏尔发现眼前忽然起了一片白雾,越越浓,越越浓,渐渐地,他看不清自己的妹妹了。

就这样结束吧。

他微笑地闭上了眼睛。

…………………………

杀戮终于结束了。

用尽了全身力气,不知道刺了哥哥多少次的芙兰,早已经把饮尽了鲜血的柴刀扔到一边。她一直都蹲坐在哥哥的遗体前,将头深深埋入两腿间。

哥哥死了,哥哥永远离开了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哥哥,哥哥……

她抬起头,再度看向那血泊中的遗体。

哥哥就这样永远和我告别了吗?真的就再也无法见到哥哥了吗?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我该怎么办。今后我该怎么办?

干脆,和哥哥一起离开这个世界吧。

少女的目光重新聚集到地上的柴刀。

蓦地,她发现哥哥的手指还是抬起的。似乎是在指着哪里。

她转过头去,顺着视线发现了那里。那是哥哥常用的信匣。

哥哥临死前也不忘指着那个信匣,为什么?

带着好奇心,她艰难地起身,然后一步步挪到信匣前。

打开了信匣,然后她发现了那叠叠被小心包好的存单、债券、期票以及股票。

直到最后,哥哥还在担心自己以后过得不好。

泪水再度涌出她的眼眶。明明之前都已经哭到无法再哭了。

我的哥哥啊!为什么会这样!

“哥哥,我会好好活下去的。”满是泪痕少女,喃喃自语。“我会让大家都记得你的。”

………………………………

加莱港

一个少女提着一个大得夸张旅行箱。正艰难地往前面挪动着。

“需要帮忙吗,小姐?”一个青年人低声问。

少女的反应却出乎了青年的预料,她听到旁边的声音之后立即转头看了过去,眼神里有些戒备。也有些惊疑。

这女孩长得真美啊!

“小姐?”青年不由得又问了一句。“您需要帮忙吗?”

少女勉强笑了笑。“”

她指了指远处的一艘船。“我要乘坐它到美洲去。”

青年顺着她的手指。看到了一艘大船,一艘似乎即将的客船。

“您一个人去吗?”他有些吃惊。毕竟这个年代孤身一人去美洲可不是什么轻松事。

“是的,我一个人去。”少女点点头,“我的家人都去世了,我要去投奔亲戚……”

她的目光里面透着无尽的哀伤,让青年的心也忍不住揪紧了。

青年一把拿过旅行箱,无视对方那惊骇的视线。“我帮您提吧!”

好沉啊,里面是什么?

“这里面是我绘画的工具。还有其他一些纪念品……”似乎是觉察到了青年的好奇心,少女悠悠地说。“我恐怕永远都不会回了。”

青年的心愈发揪紧。

他一言不发,抬起箱子就往前走,仿佛全身有使不完的劲一样。

到了悬梯旁边后,他把箱子放了下。然后少女把船票递给了船员,船员验明无误之后,帮忙把箱子提上了船。

在甲板上,少女回过头想青年挥了挥手。

莫名地,青年感觉少女的笑容中透着一股哀伤。

“这真是一艘好船啊!”望着这艘已经被粉刷一新、桅杆高耸,船帆满张的大客船,青年人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船渐渐驶离了港口,越越远,直至消失不见。

在甲板上,少女静静地看着海平面上渐渐落下的夕阳,然后轻轻打开了旅行箱。

“哥哥,我们一家人,一起去新大陆吧!”

==========================

1944年8月25日

新大陆,白宫

合众国国务卿赫尔一脸兴奋地撞开了办公室的大门,向坐在办公桌后的中年人兴奋地大喊。

“总统先生,刚刚收到电报,巴黎已经被解放了!纳粹就要完蛋了!”

合众国的总统轻轻地接过了电文,慢慢地阅读起。

他动作柔和,态度沉稳,脸上戴着和善的笑。渐起的皱纹,慢慢变得灰白的金发,都无法掩盖住他青年时代的英俊。然而即使是一向沉稳的总统,看完电报之后也不禁兴奋地拍了拍手。

“干得太好了,孩子们!”

“我们不该庆祝一下吗?”国务卿先生难得开了个玩笑。

“是的,值得开香槟庆祝。”总统点了点头,然后按下电铃,跟秘书吩咐了一声。

然后他站了起,伸了个懒腰。“今晚我要好好睡一下。”

“这是您的权力。”

国务卿先生笑着回答。

总统走到窗边,看了看外面的天空,然后又转了回。“然而我们只能庆祝一天,德国人还没有被打败,在把他的每一个城市都炸得粉碎之前,他们也不会被打败。”

“我们会加倍努力的。”国务卿再度点点头,然后他顺着总统的视线,看到了墙壁上的那一幅画。

翻腾的大海,暴风雨中的孤舟,还有和总统容貌莫名相似的船长。

然后,他问出了心中一直盘桓很久的问题。“总统先生,恕我无礼,请问这幅画是谁送给您的?画得确实很好……”

“并不是别人送给我的,而是从我的曾祖母画的,后流传到我这里。我还没生出时,曾祖母就已经过世了,据我的父亲说,她一直跟她的儿子和孙子们讲故事,一个关于我某个先祖的故事。不过自从她过世之后,家族里就没什么人讲这些故事了,毕竟是陈年往事了嘛……她还经常念叨着‘打德国人,打德国人!’,天知道她怎么这么恨德国人。”总统先生笑着回答。

“不过大家都说,这幅画画得不错。”(未完待续。。)

ps:此乃某平行时空,与本时空没有必然联系……祝大家节日快乐!o(n_n)o~

另,求月票!哭求月票!打滚求月票!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