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一十四 交易达成

第一百一十四 交易达成


                不得不说,阿尔贝办事还是很有效率的。没过多久,他就给夏尔传了好消息。于是在第二天晚上,夏尔和他的好友阿尔贝一起走进了临近和平大街的一家高档餐馆中。

“他在哪儿?”夏尔低声问。

阿尔贝往里面扫了一眼,然后偷偷给夏尔指了指。

夏尔顺着他的手指往那边看出,然后狐疑地转头回问,“你确定是他?”

在夏尔的印象里,俄国人差不多都是虎背熊腰、满面虬须就差在脸上贴个“我就是暴力分子你不服吗?”标签的那种人,可是这位却完全不符合印象。

那个人看上去比较年轻,二十几岁的样子。身形有些瘦削而且看上去并不凶恶,面孔也白白净净的,胡子被刮了个干净,蓄着分发,一缕头发刚好垂在前额,穿着也十分得体,简而言之——就像一个看上去很平常的青年。

他此时正一个人坐在餐桌前,不慌不忙地给自己喝着酒。

“我当然确定是他了!”阿尔贝有些莫名其妙。

“可是一点都不像个哥萨克,我有些失望。”

“他已经巴黎两年了,我们再怎么无能,也有足够时间把他教得像个败家子了……”

“干得好。”夏尔让自己接受了这个事实,然后又问了一句,“他的情况你都问清楚了吗?”

“我早就把他问个底儿掉了,我办事你还不知道吗?”阿尔贝小声回答。“他是别祖霍夫伯爵的小儿子,这位伯爵可是俄国有名的有钱人家和大地主,”

“那为什么还会有兴趣搞这种事?”夏尔顿时就有些疑惑。

“我不是说了吗?他是小儿子。好像因为平时在俄国是就经常花天酒地,他那个父亲对他现在根本就不闻不问,随便把他打发了法国使馆当个二等秘书,平时好像也没给他很多钱。”阿尔贝仔细解释,“但是他花钱可厉害了,简直和我差不多,有时候就靠去牌桌上赢点钱应付。”

“阿尔贝。原你也知道你花钱很厉害?”夏尔惊奇地回了一句。

“………………”

虽然开了句玩笑,但是夏尔心里大概摸清楚了点底。从18世纪起,巴黎就是俄国贵族的向往之地。不知道有多少俄国人——多少王公贵族——在巴黎这个大型的欢乐场和销金窟里面流连忘返,这位别祖霍夫伯爵的小儿子,大概也就是其中一员了。

他们连语言障碍都没有,因为都是从小学法语的。说的法语也许比一般的法国外省人还要好。

“可是。他真的有能力买下吗?你都知道他没什么钱了。”夏尔还是有些犹疑,“而且就算买得下去,他能处理掉吗?”

“管他怎么处理呢,只要给钱我们就把东西给他,如果不给钱我们转身就走。”

“好吧,总要去试试。”夏尔同意了阿尔贝的看法。

商量完后,两个年轻人直接就向那个人那里走去。

“对了,我该怎么称呼他?”夏尔又小声问了一句。

“就叫安德烈吧。我们都是这么称呼他的。”阿尔贝回答。

那个人很快就认出了阿尔贝,然后向夏尔两人挥了挥手。友好地示意了一下。。

“先生们,我已经叫了个包厢了,今天这顿我请!”

夏尔也不推辞,直接和阿尔贝跟着他一起走到了一个包厢里,然后随着他的示意直接坐到了她的对面。

“我该怎么称呼您呢?”他笑着问夏尔。

“就叫我夏尔吧。”夏尔回答,“如果您允许我能称呼您安德烈的话……”

“哦,当然可以!”安德烈连忙回答,然后他举起了酒杯,“夏尔,阿尔贝,我的朋友们,干一杯!”

三人同时举杯然后喝了一口。

“我还以为你会给我伏特加呢!”夏尔喝完之后,发现酒竟然只是普通的白葡萄酒。

“我并不是很喜欢烈酒,我的朋友,”安德烈回答,“不过如果您想点儿的话,我倒是不介意……”

“不,这样就好。”夏尔连忙摇头拒绝。

这家伙真是俄国人吗?夏尔在心里又吐槽了一句。

“最近我们可是很少在欢场上看见你了啊,阿尔贝,听说你这阵子还去了加莱,怎么,是去躲债了吗?”安德烈突然看向阿尔贝,看玩笑似的问,“你走了我们一下子少了很多乐趣……”

“躲债?我才不是那种人呢,”阿尔贝摇头否认,好像他真的是那种人似的,“我只是偶尔资金周转不灵而已。”

“周转不灵,对,我们都周转不灵,经常周转不灵。”安德烈点了点头,貌似严肃,其实很明显是在调侃嘲讽阿尔贝。

“我听说你在梅爱娜小姐那里花了不少钱,结果好像被甩了?”阿尔贝马上反唇相讥。

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安德烈的表情立刻变得有些沉痛,“哎,哎,老兄,别提她了!我帮她还清了跟婶婶的借款,结果她现在听说我手头紧了以后,见都不肯见我。”

在巴黎,每一个高级的娼妇都有一个“表姐”或者“婶婶”,代替她们拉拢物色客人,或者和客人谈价钱讲道理,有些甚至是香粉商或者时装商代劳这一份工作——因为她们总会欠商人们的钱,这些商人也希望能够早点有人帮她们还清欠款嘛。

“她花了我一大笔钱,结果现在看到我却懒得多把视线停留一秒。”安德烈叹了口气,“原本我还想跟她打个招呼,想让她帮忙介绍个便宜点的同行呢。”

“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在巴黎。情人之间相互忠诚都不是一件很时髦的事情。”夏尔冷静地回答,“我们不喜欢停留在过去,尽管这看起不大理性。”

“我就喜欢你们这一点。”安德烈耸了耸肩。“我的朋友,如果人类都按理性生活,那人类就不可能有历史了,简直乏味至极。”

夏尔和阿尔贝对视了一眼,然后夏尔轻轻点了点头。

很好,性格洒脱,风趣健谈而又带着点幽默。老实说夏尔就欣赏这种人。

但是,欣赏归欣赏,生意照旧是生意。这个是两码事。

“想必您也知道我们今天是为什么的吧?”眼看聊天已经到了火候,夏尔端正了姿态,直接跟对方摆出了车马,“我们今天是非常有诚意的。希望您也能够如此。”

“哦。当然,我有诚意。”安德烈-别祖霍夫连忙点了点头。

“可是我现在有些怀疑您的支付能力。”夏尔单刀直入,毫不客气。

“就算东拼西凑我还能挤出点儿。”安德烈的表情也十分严肃,“我在俄国有路子,让人送回去就有地方可以卖掉。你们有带样品吗?数目有多少?”

夏尔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小瓷盘递给了对方,然后拿出一支笔,然后在一页便签上写了一个数字。“这种货色,我们大概有这么多。”

安德烈仔细把玩了一下。然后由衷地感叹了一句,“好东西!”

接着他也拿出一支笔。然后在一页便签上写了一个数字,递给了夏尔。“鉴于你们的数量,我能出到这个数,不过,前提是必须都有这个等级。”

“这个没问题,您到时候可以自己验货。”夏尔点头同意了对方的意见,“不过您给的数字不符合我的预期。”

然后他划掉了上面的数字,自己写上了一个数字。

看到他的数字后,安德烈皱了皱眉,然后又划掉了夏尔的数字,自己写了一个数字。

“我最多只能出这个数,如果不接受您就去找其他人吧。”

夏尔看着数字沉吟了一会儿。

“好的。”

接着两个人继续谈了一些交易的具体细节,然后握手以示最后成交。

旁边的阿尔贝马上提议大家干一杯庆祝一下,安德烈则马上叫了侍应让他上酒,三个人就痛饮起。

不一会儿,三个年轻人就都有了些醉意。

“夏尔,如果真能挣钱的话,这门生意我们能够多做几回就多做几回吧。”

“当然可以。”

“不过……我恐怕……也做不了多久了……”酒精让他的话有些不连贯了,“所以我们得抓紧时间!”

“为……什么……”夏尔的脑子也有点迷糊了。

“我的朋友,我虽然是吊儿郎当,但是怎么样也算是在使馆里挂了个号的……你们看,现在的法国,现在的欧洲是个……是个什么情形啊?依我看大家的好日子都快到头了。”安德烈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严肃起,“就说你们法国人吧……你们现在能把拿破仑重新搬回那个圆柱上,下一回,下一回自然也能把他搬回皇宫里……我看啊,这迟早是一回事……”

【旺多姆圆柱的顶端原本铸有拿破仑的青铜像,但是波旁王朝复辟后将其拆除。1833年7月28日,七月王朝政府在旺多姆圆柱的顶端重新铸造了拿破仑像(其形象为身穿大礼服头戴小帽),以向波拿巴派分子示好。】

他这是什么意思?夏尔心里有些惊诧。

“哦,朋友,别担心,我才不想关注这种东西呢,只想着及时行乐。”安德烈突然又微笑起,“及时行乐就需要钱,但是我现在缺钱了所以我得想尽办法捞钱,至于法律……呸,我才懒得管它呢!我那个老爹现在对我意见很大,可是我才不在乎呢,反正他的爵位和财产基本上没我的份儿。按他那个活法,我家说不定哪天就得被折腾破产,所以朋友,这世界上只有一个真理:及时行乐才是最重要的。”

“有道理,太特么有道理了!”阿尔贝完全同意他这句话,忍不住高声赞同起,“,我们再干一杯!”(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