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零七章 坚持与幸运

第一百零七章 坚持与幸运


                似乎是因为平日在宫廷里很少有能够倾谈一番的对象,阿德莱德女士和芙兰这次聊了很久。【】直到最后,侍从女官眼看她精神已经十分不济,于是就暗示芙兰早点结束这次的谈话,让女士能恢复一下精神。

芙兰连忙提出告辞,而女士微笑着点了点头,允许了她的离开。

“也好,去玩一玩吧,要记得自己还是个孩子。”

“谢谢您,女士。”芙兰郑重地行了个礼,然后回身离开凉亭,随着她的动作,金色的头发轻轻摆动,然后又轻轻飘落到肩背上。

她此刻的心情有些沉重,因而步履都有些迟缓。

这位慈爱地关照过她,温和地和自己聊天的女士,现在已经时日无多了。是的,即使一个十五岁的少女现在还不真正明白什么叫做“死”,但是她也看得出,显然这位女士现在已经快要走到生命的尽头。

她走出花园之后,发现她的几位同学都在草坪上开辟的网球场边,连忙向她们走了过去,然后互相打了招呼。虽然她们都看得出那位女士对她的偏爱,但是没有一个人问她刚才和阿德莱德女士谈了什么,哪怕连一点好奇都没有显示出——这也许是少女对自尊的最后坚持吧。

不过,和往常一样,还是有一个例外。

“和那位女士谈得如何呢?特雷维尔小姐?”萝拉无视旁边的人,径直走到芙兰面前。

显然人人都怕她,就连她的同党也不敢造次,都轻轻避开了她。

“还好。谢谢您的关心。”芙兰随意敷衍了一句。

萝拉面无表情地看着芙兰,片刻之后才重新开口。

“您最近心事很重。”

“没有……”芙兰正准备否认,萝拉直接就打断了她的话,“您以为我看不出吗?最近以您一直就心不在焉的,刚才画画的时候也是这样,您的那副画不是您平常的水准。”

她是想要折服我吗?那就如她所愿吧,芙兰心想。

“恭喜您。刚才您的画画得非常好……”

“不,这不重要。”萝拉轻轻摇摇头,“我自己知道。别说您最得意的作品了,连您平常的水准都略有不如,我不是为了向您示威找您的。”

“那是为什么?”芙兰有些惊讶。

萝拉看着远方的草坪,似乎不经意地问了一句。

“听说您有个哥哥。对吧?”

芙兰听到这句问话后又是吃了一惊。然后她警觉地想到了哥哥在画展上对自己的叮嘱。但是自己有个哥哥这件事在同学间根本不是秘密,否认是没有意义的,她只好老实承认了。

“是的,和您一样……”

“是啊,和我一样……”萝拉点头承认,又加了意味不明的一句,“又不太一样。”

还没等芙兰反应过,她又问了一句。“我见过他吗?”

芙兰马上回答了。

“没有啊,他平常也挺忙的。从不到我们这边。”

“难道那天我在画展上见过的不是您的哥哥吗?”萝拉突然轻声问。

“当然没有了,那是我的堂兄……特雷维尔公爵的孙子。”芙兰连忙解释。

“听说还是您的婚约者?”萝拉转过头,认真地看着芙兰。

芙兰连瞬间红透了。

“是……是的……”

一边回答,她一边在心里暗暗大声“埋怨”自己的哥哥,让自己陷入到这么尴尬的窘境。

“原是这样啊,”似乎是接受了芙兰的解释,萝拉轻轻点点头,“那您那位堂兄,最近还过我家玩过一趟呢。”

芙兰睁大了眼睛,然后连忙看向萝拉,“他过您家?什么时候?为什么?发生了什么吗?”

难道这就是哥哥突然离开家的原因吗?

关心则乱,她连续追问了几个问题,口吻十分急促。

萝拉还是没有说话,芙兰不由得和她靠得更近了。

“您能告诉我一下吗?我真的很想知道,谢谢您了!”

“就这么急着嫁人了吗?”萝拉突然低声问。

“啊……呜……嗯……”芙兰这次更加脸红了,连话都说不全,但是对哥哥的关心仍旧战胜了抑制不住的羞怯,“请……请告诉我吧……”

萝拉看着满面通红的芙兰,神情一下子变得特别古怪,然后突然仰头大笑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好玩呢……哈哈哈哈……”

萝拉平常冷漠高傲的样子瞬间崩坏,其反差之大不禁芙兰大吃一惊甚至连旁边的几位少女都目瞪口呆。

不过,止住了笑容的萝拉往旁边扫了一眼,很快几位少女都不说话然后各自走开了,即使不在画室之内,萝拉的赫赫威名显然也很管用。

在其他人都走开了之后,萝拉才重新看向满含期盼的芙兰。

“他了我家,大闹了一场,当时我不在家,不过听仆人说闹得很厉害呢,还把我父亲的一个手下打成了重伤……”

“难怪……难怪……”芙兰终于“明白”了哥哥突然离家出走的原因,她神情变得十分紧张,眼神游移不定,“怎么会这样……他平常不是这样的啊……一定是有别的原因吧……”片刻之后她才恢复了镇定,重新看着萝拉,表情十分恳切,“博旺小姐,您能不能帮忙劝说一下您父亲,让他原谅一下……”

“原谅?特雷维尔小姐,我想您好像误解了什么……”萝拉轻轻挑了挑眉毛,“我父亲根本就没有生他的气呀?更别说打算对他做什么了。”

“没有生他的气?那为什么……”芙兰轻声自语。

“那为什么还要跑?对吧?”萝拉补全了芙兰的话,语气里也带上了一些开玩笑的成分。“大概是他做了很多亏心的事,不敢面对我父亲吧……也许欠了我父亲的钱也说不定呢?”

她是怎么知道“哥哥跑了”这件事的?芙兰不及去深究这个问题了。

“才不会!他绝不会是这种人!”芙兰直接打断了萝拉的话,语气十分坚定。带有完全的确信,“如果是因为这种原因,他绝对不会跑的,他绝不会是那种只知道一跑了之的人,肯定是有别的原因!”

这是她第一次如此凌厉地面对德-博旺小姐。

芙兰反击后,萝拉没有任何生气的样子,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好吧。特雷维尔小姐,请原谅,我只是开了个玩笑而已……”不等芙兰说话。她突然嘴角微微翘动,又露出了一抹微笑,“不过,真的很有意思。他死命否认自己是特雷维尔公爵的孙子。而您却在我面前坚持说他是特雷维尔公爵的孙子,这实在是太有趣了。”

芙兰又是一惊。

“他前两天写了封信给我父亲,明文告诉我父亲说他不是特雷维尔公爵的孙子,之所以冒认只是因为他是您的堂姐夏洛特的情人而已……”

沉默。

“他真的是这样说的吗?!”芙兰面无表情、以极为平淡的口吻询问。

“我有什么必要说假话呢?”萝拉直接回答,“所以您看,我就很不明白,为什么您口中的堂兄、婚约者会一口咬定自己是夏洛特-德-特雷维尔小姐的恋人呢?是因为他是个可耻的大花花公子,骗了您和您姐姐。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芙兰的脸上仍旧没有任何表情,眼睛里也没有任何焦点。

“我不知道我的这位堂兄是怎么想的。”

“到了这一步您还能坚持着不松口。真是了不起。”萝拉突然小声赞许了一句,“不过没关系,其实今天我也并非前审问您的,只是有件事想要嘱托您……”

“什么事?”芙兰轻声问。

“我父亲对他十分有兴趣,而且并不对他之前的冒犯感到不满——他现在已经明白这种冒犯是事出有因的了,他说大家都应该忘记已经发生的历史,一起向前看……”萝拉低声复述自己父亲的话,“所以,我就在想,如果哪天您能碰到他的话,能不能跟他转告一下?告诉他我父亲什么都没打算做,大家只是因为各种原因产生了一点小小的误会而已,这些误会是很容易消除的,而且也应该消除,他很有兴趣再和您的‘堂兄’见上一面消除这种误会。”

“好的,我明白了……”

“我并不是想要将您牵涉到什么事中,只是想叫您帮忙转达一句而已,如果您时间紧或者有别的原因,不转告也没有关系,我父亲终究是会有其他办法的。”萝拉突然叹了一口气,“我父亲挺看重他的,不过……不得不承认,他比我那位不成器的哥哥要强太多了。”

芙兰并不理解萝拉到底在说什么,不过她能感觉到这个信息对哥哥很重要,因而她也点了点头。

“我会好好转告他的……谢谢您。”

“没关系,我也只是帮人转达一句话而已。”萝拉也松了一口气,似乎是因为任务完成了,“不管您明白不明白,我希望您告诉他一句,我们毫无恶意。”

“好的。”

“那就聊到现在吧。”萝拉点点头,示意已经说完了。

“再见。”

“虽然那次我跟您说过话之后,您直到最后也没有找我,但这也算是好事吧,毕竟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是最好的。我只是想说一句……”萝拉再次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朝芙兰又轻轻点了点头,“您很走运,真的很走运。”(未完待续。。)

ps:今天白天工作十分忙,没时间写。

晚上再加把劲,看看能不能再赶一更出……不过不能保证……%>_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