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零一章峰回路转

第一百零一章峰回路转


                书房中的sāo乱很快就结束了,此时此刻,夏尔已经被制服,而夏洛特也不得不老实坐在旁边,受到后赶的仆人的严密监视。

“特雷维尔先生,您刚才一下子就让自己的信用评级降低了两级。”眼见夏尔已经被制服,自觉自己已经重新控制了局面的博旺男爵又恢复了镇定,他的脸上除了庆幸之外,竟然略微有些失望。

那个和自己在画展上眉飞sè舞侃侃而谈的年轻人,那个能懂得自己思想的年轻人,只是这种等级的人物而已吗?果然年轻人都只是嘴上说得厉害,一见了真章就露出原形了。

他一边暗暗叹气,一边在心里暗暗嘲笑。

什么天潢贵胄,贵族风度,一旦到了关键时候,不也是和街上那些市井小民一模一样吗?

然而,对面的年轻人已经恢复了原先的风度和镇定,几乎看不出刚才突然暴起发难状似疯狂时的一点影子。

“降低了两级?那现在还剩下多少?”夏尔微笑着问。

“五十万。”男爵直接回答,然后又补充了一句,“之前是两百万。”

“竟然有这么多?”夏尔吃了一惊。

“我的思想如果只算两百万的价,那还是算便宜了。”男爵一脸的理所当然。

夏尔微微皱了皱眉,然后真心实意地说了一句。

“确实不止。”

听到夏尔的回答之后,男爵微笑着点了点头。

“尽管您刚才的表现已经丢了不少分了,但是就凭这句话,现在我仍旧还有点欣赏您。”

“谢谢。”夏尔同样微笑着回答。

如果在此刻夏尔不是被人紧紧箍着几乎动弹不得的话,两个人几乎就像是又回到了画展的那次倾谈一般。

但是,毕竟已经不是在画展上时那种两人毫无牵涉可以随意畅谈的时候了。

“您刚才应该给自己留点体面的。而您都干了什么呢?您在我家里,就在我的面前对我的合作伙伴和助手暴力相向,您觉得这就是您请求人办事的应有方式吗?您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想要怎么办就能怎么办?”男爵的表情重归严肃。

夏尔冷笑了一下,然后讥讽地说了一句。

“体面?对诈骗犯我们还能讲什么体面?”

“您这种毫无根据的攻击,让我十分遗憾。”在这种攻击面前,银行家丝毫没有任何动摇——当面或者不当面的时候,别人已经对这位银行家说过无数遍了,而且用词更加难听十倍,他早已经对败者的咒骂毫无感觉了。

好了,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对方今天这种表现,虽然不能将他抓起或者绑到jing察那里去,但是足可以成为赶他们回家的理由了。

“您的教养还没有学得足够好,但是这个不是应该由我管的事,今天的事看在您爷爷的份上我不打算追究,但是您请回去吧。等到哪天您学会了对我们有足够的尊重我,再过谈谈……”

“博旺先生,您难道忘记了吗?”听到他这句话后夏洛特忍不住喊了出,口吻里满是愤恨,“如果您今天不答应我们的要求,我们就让所有人知道您在筹划一个大骗局。您就这么想让自己变得声名狼藉?”

眼看大家已经撕破了脸,夏洛特也说得很直接。

男爵不禁脸sè一沉。

没错,如果他们真的这么干了,确实有些麻烦。但是……

就想凭这个威胁我?太年轻了。

这只是原本计划中大餐后面的小餐点而已,是大动乱之后能够多捞一大票的副产品,尽管可口但是却不是必须。如果有必要——博旺男爵从不是一个做不出决断的人。

“你们以为这样威胁我就能够随意摆布我吗?简直天真!没错,你们这么做会给我造成**烦,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到时候我就直接宣布项目出了问题,然后把钱都还给他们,而你们呢?你们会给特雷维尔家惹下一个死敌,一个能在二十四小时内调动一千二百万资金,总共能够调动几亿资产的死敌!你觉得那些人会因为感激而帮着您对付我?”

“你以为我们没有办法对付你吗?”夏洛特怒视着男爵。

“那就尽管试试吧,你以为现在还是一个世纪之前吗?特雷维尔小姐?”男爵冷笑起,他看上去也懒得再戴上那种假面具了,笑容里面充满了狞恶,“议会里面我能呼风唤雨,对我奉承的议员比我马厩里养的马还多;法兰西银行里面没人会故意惹怒我,因为我是其中最有力的一个之一!zhèng fu里面呢?首相昨天还和我握手言欢!你觉得他是更看重过气的特雷维尔还是更看重能给他无限支持的博旺?

特雷维尔公爵现在有什么?一个被废黜王朝的前大臣而已!你觉得你们还能拿着血统吓唬我吗?还是说你们想打我的黑枪?想做的话尽管可以试试啊,看到底谁笑到最后!钱只有到了奇多无比才真正具有力量,才真正带权势,您要怪就怪自己的钱不够多吧!

而且,一开始计划里并没有你们的,是夏洛特小姐,是您,兴冲冲地跑去说服了自己的爷爷,要让掺一脚……嘿,难道公爵跟我说起这事儿的时候我还能告诉他这是个骗局?他既然说起了,那我就答应你们了。既然是你们自己这么想损失一大笔,那被骗了就应该怪您自己!”

在这种明火执仗的强盗宣言面前,夏洛特竟然一时失语。

“好好回味现在的心情吧,我想很快您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了。”男爵脸上忽然又带上了点嘲讽,“您既然搞出了这样的失误,您觉得自己之后还会被看重吗?我可以告诉您,您的父亲和爷爷不会敢于和我直接对抗,至少现在不会,他们会撤退,会在这一局中拱手认输,然后会把怒气洒到您的身上,您不信?那我们可以试试看看。”

夏洛特睁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对面的银行家,她从未像今天这样憎恨过一个人,这部分是因为他说的恐吓话很可能是对的。

“所以,您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吧,不过我个人认为您的爷爷是会叫您继续守密的。”男爵轻轻松松地说完了最后一句。

夏洛特呼吸越越沉重,眼睛竟然有些失神,憎恨中带着一点绝望。

“你……你……”

感觉她的情况不大对,男爵连忙命令仆人站到她的座位前面,挡住了两个人之间的路线。同时抓住夏尔的人也愈发用力了,生怕夏尔再一次。

就这么完了吗?夏洛特突然感觉眼前一黑。

她心中一瞬间竟然完全空白,连害怕和憎恨都已经不再剩下。

………………

“博旺先生,我觉得我们还没到什么话都无法谈的地步。”

弟弟的声音重新回荡在她耳边,她骤然睁开了眼睛,看着旁边的夏尔。

夏尔,就靠你了!

博旺男爵听到这句话后,饶有兴致地看着夏尔。

“哦?难得您现在突然这么明事理了,那说说看您的想法吧?”他并不反对再听听这个年轻人的话,就当做一种消遣也好。

“毫无疑问,现在您是在强势的一边,钱已经到了您的手上了。”

“很高兴您还能面对现实。”

“但是,这只是您利用了人们的无知而已,以纯粹的眼光看,不得不说,您这次的计划有些粗糙。如果一开始是我经手的,您是绝不会得手的。”

提到无知这个词时,夏洛特脸sè微微有些发窘。

“粗糙?”男爵皱了皱眉头,然后无所谓地回答,“也许是有点儿,但是只要有效就行。”

“您完全是可以让这次的项目以更完美的形势收场,结果您却把它搞得像是市场小贩那种可笑的勾当,都已经是现代的19世纪了,还在重复中世纪的无聊手法,简直可笑。当然这是眼界和智慧的局限xing,不是您一个人的错,我并不是特别怪您……”

“眼界与智慧的局限xing”一语,让男爵脸sè骤然变得有些难看。

对有些人说,你骂他卑鄙无耻他根本无所谓,但是骂他愚笨不堪那直接会当做奇耻大辱。

“您觉得这样说我就会生气吗?”他慢条斯理地回了一句。

“不,我只是觉得您浪费了自己名字的价值,仅此而已。”夏尔冷静地看着对方,“我原本以为您的名字能够更加值钱的。”

“什么意思?”

“按照现在的情况看,这个计划您只是打算挣个几百万而已……”

“准确说,目前是九百万到一千百万。当然,以后也许会更多一些。”男爵突然瞟了夏洛特一眼,“如果有另外的可怜虫再送上门的话。”

夏洛特在这种嘲讽面前,忍不住又气得涨红了脸。

“好吧,即使如此,我也认为这个数目配不上您的名字。”

男爵脸上微微一动。

“说下去!”

夏尔扫了一眼旁边的仆人,男爵微微点了点头,这位健硕的仆人松开了手,不过仍旧紧紧盯着夏尔。

但是夏尔根本就无视他,直接看着男爵。

“我有方法能够让您的名字变得更加值钱。比较一下吧,如果您一意孤行,九百万恐怕会很快告吹,如果您把一百万还给夏洛特,过不了多久您会挣上一千几百万,也许更多。”

男爵盯着夏尔,想要从对方脸上找出一丝撒谎的迹象。

这个年轻人是认真的?

“很好,说下去。”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