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八章 定金

第九十八章 定金


                看着下面笑得像个孩子似的夏洛特,夏尔不由得一阵气结。()

“你难道不明白,既然我让门房在你过时说自己不在,那我就是不想见你?”

“知道,”夏洛特一脸的理所当然,好像没听懂夏尔说的话似的,“所以我就只好这样子叫你啊。”

……

堂姐这个样子,让夏尔一时气结。

沉默一会儿之后,他轻声问。

“很重要吗?”

“当然。”夏洛特也敛起了笑容,郑重地回答,“相当重要。”

虽然看上去和蔼亲切,但是夏洛特不是一个随便就一惊一乍的人,既然她这样着急,那就一定有大事吧。

夏尔轻轻皱了皱眉。

“好吧,等下你最好是能给我一个足够说得过去的理由。”他咕哝了一句,然后叮嘱她,“你到街口那里等我,我等下就过。”

“好的,等你!”夏洛特也不再多话,直接又坐回自己的马车离开了。

看是真有大事了,夏尔心中有了一点儿觉悟。

他快速地整理好了自己的文件,接着随便整理一下仪表就出门而去了。

时间已经接近六点半左右了,阳光已经近乎于消没,夏洛特就在树荫下慢慢回踱步,显然是在沉思当中。夏尔慢慢走了过去,然后小声问。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您这么着急?”

夏洛特脸上却极其罕见有着一点忧愁,她迟疑了片刻。最后小小地叹了口气。

“夏尔,我可能遇上大麻烦了。”

夏尔心觉不妙,但是还维持着镇定。

“详细给我说说。”

夏洛特咬着嘴唇。踌躇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说了出。

“之前我说服爷爷参与了一个投资项目,但是现在,我越越觉得其中有问题。”

“问题?”

“是一笔大投资,听到我推荐之后,爷爷考察了一段时间后决定的。按理说,德-博旺男爵参与其中的项目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可是,我最近总有一些不安……”

听到这个耳熟的姓氏之后,夏尔的表情变得古怪之极。

“夏尔你怎么了?”看着夏尔的表情。夏洛特大惑不解,“你知道些什么吗?”

几秒钟后,夏尔才回答。

“我希望你不要告诉我,这是一个铁矿的开发项目。而且这个铁矿在洛林省。”

“你怎么知道?”夏洛特脱口而问。然后脸色瞬间变得更加难看了,“你都知道些什么?”

“我知道的不多,”夏尔老实回答,然后略带恶意地加了一句,“但是足够我判断这是一个骗局。”

夏洛特脸色瞬间变得有些煞白,然后眉毛紧紧地皱了起,接着她紧紧地握住了右手,丝绸手套都被猛地绷直了。

“怎么回事?”

夏尔将自己调查得的情况和自己的判断一起都跟夏洛特说清楚了。

夏洛特一直都静静地听着。嘴唇咬得非常紧。

最后,她几乎是咬着牙说了一句话。

“该死!我就知道不能相信这些贱民!这些贱民!”

“投资了多少?”也许是因为还没有遭受这种损失的关系。夏尔要比姐姐冷静得多。

夏洛特仍旧紧紧地握着双手,眼神有些散乱。

“一百万,该死的,一百万!夏尔,这可是一百万法郎啊!”

夏尔沉默了。

即使对一直豪富的特雷维尔公爵家说,这肯定也是了不得的大数目。

“博旺那个老家伙和我家往了很多年,结果我相信了那个老家伙,得到了消息之后就将这个项目推荐给了爷爷,夏尔……夏尔,我真的碰上大麻烦了。如果这真的是个骗局,那边打算吞了我们的钱,那……父亲和爷爷会怎么看我?”

夏洛特担心的不仅是自己家损失一大笔钱,而且还担心因为自己的愚蠢行为给家族带巨大损失之后,自己会在爷爷和父亲那里留下一个“十分无能”的巨大污点,从而让自己之后再也无法获得足够的信任。这种打击对她将是致命的。

所以她发觉到情况很不对劲之后,没有选择回家禀报给自己长辈,反而选择直接找夏尔商量。最关键的时刻,她想到求助的,只有自己的这个弟弟。

看着几乎有些六神无主的夏洛特,夏尔轻轻叹了口气。

现在说什么“你当初怎么瞎了眼”之类的责备是没有任何意义的,除了让人更加失魂落魄以外没有任何意义,而无聊的安慰话更加没有意义,什么安慰能比得上一百万法郎呢?

只能以冷静的思考寻找出路了。

“现在钱已经转到那边了吗?”

“是的,已经转过去了。”夏洛特轻声回答。

“也就是说,钱已经在人家的手上了,而你现在想要拿回对吧?”夏尔总结了一句。

“很可笑,是吧?”夏洛特苦笑起。

“不,还没有到最后的时刻,不要灰心。”夏尔还是十分镇定,“你现在最想要的结果是什么?”

“我想在事情变得无可挽回之前,把钱给要回,然后跟爷爷说这个项目出现了意外变故给中止了,对方将钱还了回……”

夏尔明白她的想法了,这大概是夏洛特所希望出现的最好的一种结局了。

就这么将她抛下去不管吗?

不,不可能,即使已经不再恋爱中了,即使可能已经分道扬镳了,但至少她仍旧我的姐姐,和我一起长大的姐姐啊!

夏尔下定了决心。

“这个项目只有特雷维尔公爵一家投资人吗?”

“不,怎么可能只有一家投资人。”夏洛特马上回答,“项目那么大,一百万对一般人说虽然是巨款。但是用开发矿山只是杯水车薪而已……”

“那就好,我们还有几天时间。”夏尔似乎放松了一些。

“怎么?”夏洛特先是有些疑惑,然后似乎明白了什么,“你的意思是追查出其他投资人?”

“嗯。”夏尔点点头。

“然后也告诉他们?”夏洛特追问,然后自己又摇了摇头,“不,即使这样的话。如果博旺男爵抵死不认账,说钱已经转过去了,他也不知情。我们还是拿他毫无办法。”

“先别告诉他们。”夏尔断然回答。

“嗯?夏尔?”夏洛特有些疑惑。

“你老实回答我,在你眼里,博旺男爵是个什么样的人?”夏尔严肃地看着姐姐,一字一字地问。

“一个贱民。贱民之中最可恶的一个。”夏洛特脱口而出。然后似乎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地说出了后面的话,“尽管如此,仍旧是一个相当有能力,而且相当可怕的人。”

夏尔耸了耸肩。

“至少不是目前我们应该引以为敌的人,对吧?”

夏洛特明白了。

“你的意思是,只是用告发给其他投资人的方式逼迫他将钱还给我?尽量先不要跟他结下不共戴天的仇恨?夏尔……有道理。”

这么快就恢复了冷静,该说夏洛特不愧是夏洛特吗?

夏尔不再说话,任由夏洛特自己思索。

“好的。这阵子我就赶紧去查查其他其他投资人的信息。”最后夏洛特点了点头。

“我也会帮忙查一查的。”夏尔微笑着。

“然后,我就去和德-博旺男爵先私下交涉一番。看他能不能先把钱还过。”夏洛特继续思索着,“不……”

她突然抬起头,看着夏尔。

接着,她用左手骤然褪下了右手的丝绸手套,然后右手紧紧地握住了夏尔的右手。就和那天晚上一样。

“夏尔,你和我一起去好吗?我是一个女孩子,德-博旺男爵未必会相信我的威胁,就算相信了,他也未必会害怕我,如果他真的……真的逼得我鱼死网破的话……到时候我家会和他结成死敌,对我说还是灭顶之灾……”

她微微闭上了眼睛。

“夏尔,不要拒绝我好吗。”

她的期待和请求没有白白浪费。

“好的。”夏尔干干脆脆地答应了。

现在不是任性耍小孩子脾气的时候了,不管有别的什么理由,她也姓特雷维尔,这个理由就够了。

夏洛特重新睁开了眼睛,里面竟然有点点泪水。

“谢谢,夏尔。”

“不用谢。”夏尔淡然回答,然后用空闲下的左手抹了抹她流下的眼泪,“时间已经这么晚了,你先回家吧,镇定一点儿,装出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没问题吗?”夏洛特有些迟疑。

“必须没有问题。”

“好的。”夏洛特点了点头,然后用力一拉夏尔。

夏尔猝不及防下,往夏洛特这边扑,接着他被扶住了,温软的嘴唇贴到了他的唇上。

呼吸似乎都融为一体。

良久之后,两人才重新分开。

“你不应该在这种情况下做出如此不严肃的行为!这可是你至关重要的时刻啊!”夏尔似乎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狼狈一般,夏尔怒视着自己的堂姐。

夏洛特笑眯眯看着夏尔。

“夏尔,这是定金。”

…………………………

回到家里后,夏尔写了一张便条,然后收入到信封当中,接着将信封交给了老仆人,让他等下递给自己的爷爷。

“我已经查清楚了,那是一个骗局,不值得往里面投入一个苏,博旺的名字欺骗了您和另外许多人。

您差点就让您陷入到破产的深渊,差点让芙兰前途尽毁,但是我仍然不怪您。

爱让您犯下了如此的错误,即使如此,您对我们的爱仍旧让我们感激不尽。”

他不忍心看到老人颓丧的样子,也没有勇气去看。(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