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九章 交涉

第九十九章 交涉


                今天的德-博旺男爵和往常一样,呆在家中办公。【】置身于四处摆放的古董家具和鲜花当中,今天他的心情十分不错。

他的一个仆人在书桌前恭恭敬敬地站着,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了两个人?”

他似乎是随口问了一句。

“是的,了两个。”

若有若无的笑容浮现于他的脸上,不过没有一个人察觉得到。

昨天,那位一向有些高傲的特雷维尔公爵小姐破天荒地提出想要拜访时,这位博旺男爵想都没怎么想就答应了。

主要原因是如果直接拒绝,对方会更加起疑心。

次要原因是,他在期待着。

对,他期待着那位年轻人能够跟着一起过,给他演出一场有趣的戏码。这么多年的银行家生涯,早已经让他见惯了惊涛骇浪,能够让他感到有趣、想要期待的事情已经越越少了。画展上碰到那个年轻人之后,他隐隐间有点欣赏这个能理解他思想的年轻人,所以,他愈发期待这个年轻人之后在自己面前的表现。

当然,欣赏归欣赏,钱他还是照骗不误的。

他小心将单片眼镜佩戴到左眼上,然后温和地吩咐自己的仆人。

“好吧,让他们都吧。”

……………………

夏尔和夏洛特在博旺男爵府的大门前静静等候着。由于宅邸建得很高,他们需要往上面眺望才能窥其全貌。

一个年轻人急匆匆地从宅邸内向外面跑了过。脸上带着莫名的惊喜。

“特雷维尔小姐,您这么快就真的拜访我家了!”面色有些苍白的年轻人跑过之后,几乎是喊着打了个招呼。

“晚上好。德-博旺先生。”夏洛特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接着这位年轻人好像才发现了夏尔似的。

“这位是?”

“我的弟弟,欧仁。”夏洛特直接回答。

“哦,特雷维尔先生,您好!”一听到只是夏洛特的弟弟而已,莫里斯-德-博旺先生的表情从疑惑和不安立刻变得有些殷勤。

“您好。”夏尔只是简单地点了点头。

“你们是拜访我父亲的吗?先进吧……”接着他看向门房,“还不放他们先进!”

门房们立刻照办,打开了大门。

这时前去通传博旺男爵的仆人也已经赶回了。然后夏洛特和夏尔就走了进去。

“特雷维尔小姐,今天我有点儿事得出去一下,”这位年轻人似乎是不大想去见自己父亲的样子。笑得有些尴尬,“回头我办完事了,再找您……”

“没关系,”夏洛特笑眯眯地点点头。“您先忙自己的事吧。”

“嗯。再见!”年轻人挥了挥手,然后似乎恋恋不舍地走了。

在仆人的带领下,姐弟两个穿过前庭的花园朝宅邸走去。

两姐弟靠得非常近,夏洛特轻轻揽着夏尔的手,慢慢地朝前走着。

虽然看似轻松随意,但是她抓得非常紧,几乎让夏尔有些生疼。

“那位就是在追求你的德-博旺先生,男爵的儿子?”夏尔小声问了一句。

“是的。夏尔。”夏洛特小声回答,“夏尔。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杀了他们全家,我发誓!”她眼中满是切齿的痛恨,几乎实质化的视线仿佛要灼烧掉整个宅邸一般。

一向心高气傲的夏洛特,原本就因为出身关系而特别不喜欢博旺男爵一家,现在出了这档子只要没处理好就能让她一蹶不振、面临灭顶之灾的事之后,她的痛恨更加是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地步——至少夏尔认为她的这个誓言是认真的,以后只要她有机会就一定会干得出。

不过……显然夏洛特还有足够的理智,不会在现在就把这种憎恨给表现出。

“先过了现在这一关再说。”不过他还是小声叮嘱了一句。

“我知道。”

在仆人的带领之下,两人慢慢走进了宅邸。

即使是有两世经历的夏尔,仍不禁为这位大银行家宅内的豪奢所震惊,里面陈设之富丽堂皇在当世恐怕是难有匹敌的,而进了书房之后,这种奢华风仍旧在延续着。似乎此间主人恨不得直接用这座宅邸告诉世人“我很有钱!”

这座宅邸内是依靠多少白骨和泪水才堆积起的呢?恐怕难以计数了吧。

夏尔也没有心情去计数——此刻自己的任务是避免自己家和夏洛特不要成为其中的一员,而不是悲叹伤感。

全法兰西最有钱、因而也就最有影响力的人之一,此刻就坐在这间书房的中央。神气和态度与夏尔那一天在画展上相遇时几乎完全没有两样,依然是略显憨厚的胖脸,和善亲切的笑容,就连单片眼镜下的眼瞳里,也似乎洋溢着让人愉悦的视线。

“欢迎两位的光临。”在夏尔和夏洛特进之后,他笑着打了个招呼。

夏洛特和夏尔自然也同样回礼了。

然而,接下银行家的开场白却让两姐弟有些吃惊。

银行家既没有闲扯些社交场上的事,也没有问夏洛特的意,而是直接看向夏尔说了句话。

“很奇怪是吗?特雷维尔先生?”

夏尔皱了皱眉,闹不清楚对方的意思。

“其实,我并不是一个特别喜欢炫耀的人,豪奢不豪奢也不过如此而已。”博旺男爵小小地叹了口气,“但是没办法……我的职业就是如此,人人只有看到我有钱,我很有钱才肯将自己的资产交由我保管和打理,如果哪一天我不挥金如土了他们反而会个个传我就要破产……作为一个银行家。奢侈是一种需要,年轻人。”

说到这儿,他心里也有些郁郁。奢侈是一种需要。而不是最终的目的,可惜自己那个儿子却闹不明白这一点。

“但是,无论如何,奢侈的生活会让人更舒适不是吗?”夏尔反问了一句,暗暗讥刺对方得了便宜还卖乖。

“是的,更舒适。”银行家也笑了笑,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夏尔的话。然后。他看向夏洛特,终于问了正题,“特雷维尔小姐。您拜访我,是有什么事呢?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话,尽管提就行。”

“我,正好是有件事需要您帮忙。”夏洛特带着比往常更加温和的微笑回答。

“哦?是什么事呢?”男爵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的表情波动。

夏洛特停顿了片刻。然后说出了她预想了几遍的说辞。

“不瞒您说。我们家最近遭遇到了一点麻烦,资金现在有些紧张。因此我爷爷决定暂时中止之前的那个矿山投资项目,先把资金调回应急再说,我很遗憾……不过我相信这只是暂时的挫折而已,未我们两家的合作还是会非常愉快的。”

“哦。”听完之后,银行家脸上还是没有任何惊奇,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句,“这样啊……”

哼。果然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了吗?看那天指示莫里斯询问的人就是这位小姐吧。他心里暗暗冷笑了一声。

似乎是考虑一会儿之后,他才有些迟疑的开口。

“特雷维尔小姐。虽然您还年轻,但是毕竟已经接触过这么久的事务了,总该积累出一点经验了吧?想必您也知道,项目一旦开始运作,资金开始流通,就会在各个账面上不断流转,不是您想要撤资那边就能直接拿出钱的……”

银行家半明不暗的讥讽让夏洛特心中的恨意又加上了一分,但是她当然不会让这种恨意直接表现出。

“也许这确实会给您和他们带一点儿麻烦,但是之前的协议里,并没有我们不能中途回收资金的条款。”

如果有这种条款,你们这些人会把钱扔进吗?银行家心里又冷笑了一声,是什么给了你信心,让你们觉得没这种条款你们就拿得回钱?

“虽然没有具体的条款方面的限制,但是总归是有操作上的困难吧。如果您这是在我这里的存款,只要您说一句话,我二话不说现在就能让您提到款。可是……项目资金的话,很难一下子挤得出,要不这样吧,您先等待一段时间,等到项目到了尾声,资金慢慢充裕了,我们再想办法把钱提出还给您家里,怎么样?”男爵的表情比刚才更加和善了,仿佛真的是在为特雷维尔家精心打算一样。

夏洛特和夏尔对望了一眼,果然不能轻松了事了。

夏尔终于开口了。

“博旺先生,不瞒您说,这个项目一开始我就是在家里反对投资的。因为权责不清,担保也很让人不满意。我一直担心,如果未发生某种不幸的风潮——当然,我绝不是说有意的,洛林的那家银号破产了,那我们家投入的资金岂不是要跟着付诸东流?”

博旺男爵轻轻点了点头,这个年轻人果然不好糊弄,没准就是他看出了问题,然后劝说自己家里长辈中止这项投资。

“您的考虑也很正常,不过我们都知道,投资嘛,总是要冒一点风险的……”

“投资当然要冒风险,不过风险是可以控制的,而不是去任意地冒风险,我们没有您的实力可以作为承担风险的担保。”夏尔接上了他的话,“当然,作为一个专业的银行家,您不会看不出风险所在,既然您敢于冒险投资,那自然是极有信心的,所以我们并不怀疑项目的盈利性,只是因为某些变故我们必须先收回投资,而且必须要快——时间可不等人。”

这种淡而不露的讥讽让男爵几乎笑了出。

果然,三言两语是糊弄不过去他了,那就再叫个人慢慢糊弄吧。

“这样吧,毕竟这个项目我也只是投资人和介绍人之一,对此了解也不是特别多。”他淡然回答,“正好,这位杜-塔艾先生也在这里,我这就把他叫过,跟两位好好解释说明一下。”

说完,他摇了摇说桌上的铃,叫了仆人,吩咐他叫人过。

他没有注意到,夏洛特也没有注意到,夏尔的脸色突然变得特别难看起。(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