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一章 军队大家庭

第九十一章 军队大家庭


                时间已经到了深秋,太阳已经再也不复几个月之前的炽烈了,而是懒洋洋地给人间以温暖。()此时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气候是如此舒适,让人心旷神怡。这正是一个郊外野游的好日子。

巴黎郊外的旷野上,此刻正有一大群人享受着秋日的温暖。

戴着平顶筒状军帽、穿着蓝色上衣的士兵们,肩上扛着步枪,在军官和鼓手的带领下徐徐向前行军。

由于必须保持队形的整齐,他们的行进速度并不快,但是整齐划一的步伐、动作还有军服,仍旧能够使人感受到军事机器的威力和压力。

走了一段时间后,吕西安-勒弗莱尔停住了脚步,然后做出手势,命令士兵展开。

士兵们迅速以纵队中间的士兵为轴心,展开成了三排横队,多年的训练让士兵们做这种最基础的队形转换变得像吃饭喝水般容易。

在士兵们转换好队形之后,吕西安回踱了几步检查了队形,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以示满意。接着,喊出了口令。

“前进!”

第一排士兵将枪朝前举,然后三排士兵以同样整齐的步伐向前行进。

吕西安-勒弗莱尔也以同样的速度在队伍的边缘跟进行走着。一边走他一边看着远处的靶子,心里估算着距离,脚步则没有片刻停歇。

随着行进距离越越近,恍惚间他感觉自己似乎回到了数年前。他的耳畔似乎响起了自己的战友们此刻仍在阿尔及利亚绝不停歇的枪炮声。嘶吼声与欢呼声,就连脸上也突然有些麻痒,好像是暴风中被沙漠的沙子不断在刮擦一样。

眼前的稻草人。看起则那么像那些包缠着头巾的阿拉伯人。

不!他轻轻摇了摇头,现在不是在阿尔及利亚了,现在是在和平的巴黎!

没有让纷杂的思绪扰乱判断,在感觉距离合适之后,吕西安停下了脚步,鼓手的号点也随之停止,士兵们纷纷站定。

“预备!”吕西安大声喊。

随着这声口令。士兵们手中的制式步枪——mle1842型滑膛枪——同时前举。

“瞄准!”吕西安-勒弗莱尔军刀朝前,指着前方。

士兵们眯着一只眼睛,开始将自己的枪支对准几十米外的靶子。

在片刻的停顿之后。吕西安-勒弗莱尔将军刀重重挥下,发布了最终的命令。

“开火!”

第一排的士兵们同时扣下了扳机,扳机带动了枪身上的击锤,然后击锤点燃了火帽。一瞬之间。几乎每一支火枪同时发出了巨大的声响。从各支枪口上窜起的白雾也瞬间笼罩住了整个横队。

“砰!”几十支枪由于几乎是同时齐射,所以声音听起几乎是一声巨吼。

半蹲着的、已经开了火的士兵们不再注意前方,而且细心地给自己的枪支再度装弹,而他们后排的士兵则集中了注意力等待新的命令。

“预备!”

“瞄准!”

“开火!”

又是一轮新的齐射。

在这个年代,即使火器已经经过了多年多代的改良,步枪枪支的命中率仍旧是比较令人遗憾的。因此为了追求最大程度上地杀伤对手,强调阵型和齐射的线列战术也就成了步兵之所必须。

看着自己部下们的表现,吕西安轻轻点了点头。

很好。比之前好多了,终于有了一点儿军队该有的样子。

但是。该说的话还是要说。

“你们不要觉得训练麻烦,训练是为了最大可能地保住你们的命!如果训练不够,在真正上战场的时候,你们会很容易就动作变形,然后出现各种致命的失误。击发槽内的火药没有引然主装药,火石用旧却忘记更换,枪口残留物淤积过多等等等等,无论哪一项都足够要了你们一条命!”吕西安看着自己的新部下们,眼神十分严肃认真,“我现在严格训练你们,就是为了到时候保住你们一条命!除非你们觉得你们这一辈子都不用上战场,否则就给我好好听着,好好执行!有人这么想吗?”

在连长的训话面前,人人都恭敬听着,显然大家对这位新连长的话是非常服气的。

“很好,看你们还记得自己是个军人,是个随时可能要上战场的军人。”吕西安点了点头。

训完了射击之后,吕西安决定开始下一个环节。

“上刺刀!”

士兵们从身上拿出刺刀,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装在枪身上,然后静等最后的命令。

片刻的寂静看上去似乎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但是又像是仅仅一瞬间。

“冲锋!”

随着这一声吼声,士兵们发出了各自的呐喊,然后端着枪潮水般向对面的靶子冲去。

而吕西安则在原地站着没动,看着越冲越远的部下们,他无声地松了口气。

天知道为了改造这些士兵,让他们服服帖帖,自己花了多少心力!

不同于实行国民普遍义务兵役制、年轻人到了年纪就必须在军队中服役一段较短期限的普鲁士,此时的法兰西施行的是一种义务兵与代役兵结合的制度——法国并非要让每个青年服役,而且允许被征召的青年人出钱找人替他服役(一般的中产阶级家庭就是这么做的),服役时间较长。恩格斯就曾半嘲讽地称这支法**队为“半雇佣军”。

普法两种军制各有优缺点,普国的制度可以保证自己的青年基本都受过训练,然后就能在正规军之外保留庞大的预备役和后备役军团;法国的制度可以保证士兵和军官的战斗经验较为充足,战斗技能优良。

如果是小规模的冲突或者中等规模的战争,士兵的素质可以使得人数少的一方获胜。但是如果是大规模的全面战争中,少数士兵个人的精良素质也许能够在交战中获得比较好看的伤亡比,但却无法抵挡住汹涌而的敌国百万大军。

而吕西安的连队,里面大部分人就是代役兵,不少还是已经服役了多年的老兵油子。若非是他勇武过人而且性格讨士兵喜欢,恐怕还镇不住连队里的士官和老兵。

吕西安始终坚定地认为,无论任何时代,一支军队的立身之本就是严明的军事纪律,因此他自从就任之后就一扫前任们的拖沓疲惫之风,严格约束手下们的纪律,并且以自己的标准多次进行操练。

他的这种做法,在最初时当然引发了士兵们的反弹,虽说直接抗命的人不多,但是有很多人要么就有意拖沓,要么就装作听不懂命令,希望用这种方式曲线反抗。

但是他们这些招数,怎么瞒得过已经从军多年的吕西安呢?很快,吕西安就打碎了他们的幻想。他并没有按军纪直接处理那些抗命的士兵,也没有利用职位去体罚士兵,而是让他们和自己一个个打架单挑并允许他们反抗,很快就把挑头的几个兵油子都打得站不起。说也怪,在被他这样暴揍了之后,那几个兵油子反而心悦诚服了,执行命令比谁都顺畅。

在挑头的被都被打服了之后,剩下的士兵再也不敢拖沓慵懒了,新连长吕西安-勒弗莱尔的命令,很快就成了全连上下共同遵循的准则。

如果说吕西安此刻得到的只是士兵的敬畏的话,那么等到后士兵们得知他是阿尔及利亚的战斗英雄时,并且因为直言敢谏而被上司打压,最近才重新归入军队之后,这种敬畏就慢慢转变成敬仰了。

而且,虽然平时训练时严厉到不近人情,但是新连长在平时对士兵却很和蔼很关照,不但不像其他连队的长官那样任意责骂殴打士兵,反而十分关心士兵的疾苦,有时候甚至还出钱接济那些遇上了急事的士兵。

因此,吕西安-勒弗莱尔很快就得到了士兵们的爱戴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禁得到了士兵的爱戴,性格刚强而且正直、具有纯正军人气息的吕西安在全团的军官里面都很快建立良好的口碑——当然,这不仅仅是由于人格魅力,也与他在军官俱乐部里面打牌输了钱时,付账爽快从不拖欠也有很大关系。

“吕西安-勒弗莱尔最近继承了叔叔的一大笔遗产,然后花了大钱买通了上面,重新回到了军队”这一传闻,也没有被人们当做嫉妒的源泉,反而使得人们有些敬佩起他。

有一次,在军官们一起聚会喝酒的时候,他的营长甚至还打趣他。

“亲爱的吕西安,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明明都已经继承了大笔遗产,干嘛还回军队呢?我要是像你一样得了一大笔钱,早就离开军队了。”

“军队就是我的家,除了这里我哪也不想去。”当时吕西安以严肃的表情回答,“是贫是富只是天数而已,我的归宿就是这里,我要感谢上帝,让我有了重归这个大家庭的机会。”

他的这句话赢得了满堂喝彩,大家纷纷举杯为这位真正的军人干了一杯。

说说去,这位团里新的军官只有一个瑕疵:到了晚上之后,他很少和其他军官们聚会或者外出寻欢。不过得知理由之后,大家对这个“缺点”也就一笑置之了。

“我的妻子已经怀孕了,我要多陪陪她。”

就这样,吕西安-勒弗莱尔极其顺利地回到了军队里。(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