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八十九章 银行家父子

第八十九章 银行家父子


                在德-博旺男爵辉煌富丽的宅邸中,一位青年此刻正患得患失地站在那位大银行家所在的书房的门口。他穿着十分时髦,选用的衣料也非常高档,看上去有些风度。但是因为最近经常睡得比较晚的关系,他的脸色有些苍白,眼中也没有什么神采,而神色中更加透着些紧张。

青年人站在门口,犹豫了很久之后,终于敲响了门。从东方的清国买的、价值不菲的雕花楠木门发生沉闷的响声,让他不免更加紧张。

“进。”熟悉的声音很快从里面传,冷漠、平稳,仿佛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得到里面人的许可之后,青年人打开了门,然后轻声轻气地走进这件书房,

这间书房面积极大,甚至比有些人家的客厅还要大,书架上摆着一排排精装书,却少有翻动过的痕迹。到处都是价值不菲的古董家具、油画,雕塑,铺在地面上的是花色已经有些黯淡的名贵古波斯地毯。而旁边的花瓶里插满了鲜花,那些玫瑰、百合、满天星和铁线兰花朵,都是从花园中刚刚修剪下的,还带着清晨残留的馨香。而在几扇落地窗旁边,厚重的金丝织缎帷幔和薄如蝉翼的挑纱窗帘被拉到两旁,用有穗带的天鹅绒粗绳挽住。

如果有人问,一个大银行家的书房应该是什么样子?

恐怕这间书房就是一个标准的范本和最佳的答案。

青年人强行压抑了自己心中的不安与害怕,勉强笑着对书房中央的中年人打了个招呼。

“爸爸。早上好。”

身为法兰西最富有的人之一的德-博旺男爵,此刻正坐在自己的书桌后,正在和一份份文件和票据做辛苦的斗争。甚至没有空闲多看自己唯一的儿子一眼,其艰苦程度、重要程度和一个大政治家没有多少区别。

这对父子的对比其实相当有趣,父亲身形矮胖、其貌不扬;儿子俊朗挺拔、仪表堂堂,然而他们能力却正好和相貌掉了个儿,儿子根本没有学到父亲几分真本事,那份挥霍的能力倒是学到了十足十。

“早上好。”父亲冷淡地回了一句,“但是最近三个月以。你第一次走进我的书房,还是特意早起的,这应该不是只为了和你的父亲打个招呼吧。”

父亲的反应。让莫里斯-德-博旺先生心里咯噔一紧,但他还是维持住了表面的笑容。

“就因为这么久没看您,所以我才……”

“好了,你得正好。”没等他说完。男爵就打断了他的话。“我正好有事想要问你。”

听到这句话后,莫里斯登时心情变得糟糕起。

没想到居然今天自己主动往枪口上撞了,真是悔之晚矣!

“您要问什么呢?”他勉强自己问了出。

“最近我给你布置的任务,你基本上都没有完成,你的秘书告诉我,大部分事务你都是直接交给下面的人自己做的,甚至连监督一下都懒得做。你整天都在外面寻欢作乐,对不对?”

为了培养儿子。男爵最近开始将一些不重要、或者重要性不大的边缘事务交给儿子打理,一是培养能力。二也是为了让儿子能够早一些建立自己的手下团队和人脉关系。没想到莫里斯却似乎对这种事毫无兴趣一般,甩手就交给了父亲配给自己的秘书和手下们,自己则整天在外面游荡,带着一帮巴黎的花花公子四处寻欢作乐,挥霍金钱。

听到父亲的问责,年轻人心中暗暗叫苦,只得低下头老实听训,“父亲,对不起,我以后……”

“以后,以后,见鬼的以后。”男爵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儿子,凌厉的视线让儿子头低得更低了,“你连现在都不肯好好做,那还有什么资格谈论以后?”

莫里斯再也不敢说话,只是低着头等待暴风雨的自然消退。

看着儿子这幅模样,博旺男爵终于还是放缓了情绪。

“莫里斯,你已经二十二岁了,也该到了学会独当一面的时候了。然而你现在在干什么呢?还是在挥霍你自己的青春,你们这些年轻人总是不知道时间的宝贵……”他轻轻摇了摇头,显然对儿子十分不以为然,“花钱没关系,对一位银行家说,吝啬是对金钱的侮辱。但是花钱必须有效果,而你的效果呢?如果挥霍能够建立起你有效的人脉关系,能够为你日后的事业铺设道路,那倒不算什么,花的越多越好。可是,你花掉了那么多钱,却都结交了些什么人?都是些游手好闲的浪荡子弟,他们能帮你什么,有一个能在关键时刻替你帮忙的吗?顶多能帮你早点把家产败光吧?怎么,你还真把自己当个贵族了?”

“我们现在不就是贵族吗?”莫里斯小声说了一句。

男爵看着自己的儿子,目光中既有些对他不开窍的叹息,又有一点点的不屑。

“我们虽然有爵位,但不是贵族,德-博旺先生,你必须明白这一点。你的父亲花了三十年时间,才使得你有资格在姓氏前面加上一个标缀,然后自称自己是个贵族,但是这种‘贵族’又有谁会当真呢?你的祖上并不高贵,没有半点值得夸耀的血统,几个世纪以一直在泥里打滚,我们要敢于而且乐于承认这一点。直到你爷爷那一代,才聪明到知道怎么样才能更好地在给军队供应的葡萄酒里面掺水而不让那些大头兵无法忍受。从那一天起,他就够资格去当个贵族了……”

“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你以为那些有个好姓氏的贵族子弟和你一起四处游手好闲就是把你当朋友了?你在他们眼里永远只是一个会走路的钱袋子,仅此而已!而且学他们有什么好的?整天寻欢作乐、赌博挥霍把家产败光。最后去娶个有钱寡妇就是你眼中的幸福人生?”

被父亲如此嘲讽,莫里斯有心反驳,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闷闷地低着头忍受着新一轮的训斥。

看着已经老实起的儿子,银行家慢慢消了气,口气终于放缓了。

“你很走运,你有幸成为我的儿子,能够时时听到我的教导,这些道理平常别人出十万法郎我也不会对他们说半个字呢。我真搞不明白你,明明生在这么好的时代。又有这么优越的地位,怎么就一点都不肯开窍。”

他从旁边的单据里面随手抽出了一张纸,然后指着这张纸对自己的儿子说。

“你知道吗?我现在在这张纸上签下这个名字。回头就会有许多人在转瞬间倾家荡产一文不名,有些人会因为负债累累而进监狱,有些人甚至会去自杀。但是我……不在乎。巴黎是金融界中最滑头最危险的地方,作为一个银行家。我们既要提防市面上流通的无效票据和靠不住的证券、研究怎么给那些信用良好收益稳定的人或者产业放款。还要去研究怎么让人一个字儿都不剩地破产,这是我们的职业,是让我们能享受今天的生活所必要的工作。我从不怜悯失败者,破产就是他们自己对自己的犯罪,爱死就去死吧!我不在乎。”

银行家一边说,一边在单据上用流畅地字体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随意地扔到一边。

“你是我唯一的儿子,萝拉虽然聪明。但她终究是个女儿,会嫁给别人家的。这份事业最后只能传给你。而你,总有一天你会接过我的这支笔,继续我给我们家族开辟的道路,这种前景,不是要比和那些狐朋狗友整天游手好闲要强百倍?明白了吗?”

莫里斯感到父亲的说教终于要结束了,心中暗喜,然后马上回答。

“我明白了,父亲!”

至于到底明白还是不明白,只有天知道了。

“你明白就好,回头好好去办那些我交给你的事务。”博旺男爵已经恢复了平静,“说吧,今天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别拐弯抹角的,我现在没什么时间。”

莫里斯没由的又是一阵紧张,他不太敢问,但是……一想到那一抹令百花盛开的微笑,他还是狠下了心。

“听说您和特雷维尔公爵在洛林省的矿山有合作,现在不知道收益怎么样了呢,父亲……”

越问,他声音越低,因为他发现父亲又重新凌厉地看着自己。

出乎他的意料,一贯冷静的父亲,此刻不但失去了平常的镇定,而且几乎是勃然大怒起。他原本温和的面孔瞬间褶皱起看上去有些狰狞,原本粗粗的脖子看上去似乎更加粗了一圈。

“怎么!我倒养了个好儿子,这么快就学着帮着外人挖老爹的钱了吗?是谁叫你问这事儿的?”

父亲恐怖的视线,让莫里斯的脸色变得愈发苍白。

“父亲……父亲……我只是……我只是随便……随便问问……而已,您不要当真……”巨大的恐惧之下,他说话声都发抖了起。这种情况下他当然不敢回答自己是为了谁问的。

“不管是谁让你问的,你直接告诉他,这件事我自有计划,而且项目虽然之前有了一些挫折,但是现在进展很快,就会有收益了,很快!明白了吗?”博望男爵的音量并不大,但是仍然让人寒意陡升,“现在你得到答案了,满足了吧?出去!”

“好的,父亲……”

看只能得到这个答案了,莫里斯在心中哀叹了一声,然后近乎失魂落魄地走出了这件奢华的书房。

儿子跄踉的背影让父亲不禁又摇了摇头,自己怎么只有这样一个儿子呢?

特雷维尔家……会是那个年轻人叫他试探的吗?他陷入了沉思。(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