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八十六章 身世与自责

第八十六章 身世与自责


                小小的贵宾休息室里,此刻只剩下两个人,两位老人。()

“卡尔,真是抱歉,明明今天对你是这么好的日子,我却将你拖到了这里。”苍老的贵妇人嗓音听上去已经有些疲惫无力,但脸上的笑容仍旧透出点点青春时代的残光,“人到老了就没什么精力,老是想休息……”

“您这是哪儿的话!您能赏光驾临就已经给我帮了多少忙了啊!能够陪您聊上几句,比在哪里呆着都重要……”老画家杜伦堡也是满脸的笑容,不过他看上去要有精神得多,“况且,我也想好好休息一下,站在那里那么久实在有些累。”

“是啊,我们都老了。”老妇人苦笑着轻轻叹了口气,“时间过得就是这么快,一晃就三十年过去了。”

说完之后,她仔细端详着小圆桌上摆着得一幅画,苍老枯瘦的右手在画框边摩挲,而微微发白的枯发,从被细心梳理过盘在脑后。

落日将要没入海中,霞光将海染出了一片金色,端飘着几只海鸥,悠闲地浮游天地。

“这幅画画得很不错。”片刻后,她就给出了自己的判断。“十分优秀的作品。”

听到她这句赞誉之后,老画家忍不住又笑了起。

“您看看!您看看!没得说吧?我早跟您说了,这是我最优秀的一个学生所画的,怎么可能会差呢?”

“确实是有过人的天赋,这个年纪就能有如此纯属的笔法。难怪能得到你的举荐,我现在已经对她很感兴趣了。”国王的妹妹轻轻点了点头,“既然您想给我惊喜。一直不说她的名字,我就暂时不问,不过等下她了之后,如果人还可以的话,我可以满足你的心愿,特别去举荐举荐她……”

“相信我吧,您绝对不会失望的。”达到了目的的老画家此刻心怀大畅。“不光是画而已,那位小姐本身也十分出色,非常出色!她是上帝所钟爱的孩子!”

“真的希望你不是夸大其词。”他的恩主微微笑着。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

正当夏尔还在和德-博旺男爵侃侃而谈的时候,他的妹妹芙兰此刻也到了人生的一个关键时刻。到底有多么关键,恐怕现在的兄妹二人还没有一个能够料想得到。

她站在一间小房间门口,紧张之极。

此刻。她的老师和那位王妹就在这里面休息与闲谈。并且在等待着自己。

她几次想要推开门,但是每次都在手放到了把手上之后就又缩了回,她感觉自己血液循环的速度似乎都快了几分。她下意识地往旁边看了看,却发现哥哥并没有跟。

她忍不住自嘲地笑了。

明明在哥哥面前还逞强装出一副镇定的样子,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却又忍不住发慌……

“特雷维尔小姐,您还在等什么呢?”

正当她还在患得患失的时候,旁边传一声冷淡的疑问。

“啊!”正沉浸在迷思中的芙兰被惊醒了,然后回头一看。

那位大银行家之女萝拉-德-博旺小姐。正在打量着自己。

“我只是……”芙兰低下了头,“只是有些紧张而已。”

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萝拉并没有出言讥讽或者责备,而是轻轻点了点头,似乎十分理解她此刻的心情。

“您现在的心情紧张,这很正常。但是我要提醒您一句,老师和那位女士已经等您很久了。”她仍旧面无表情,语气也十分冷淡,但是其中却似乎暗藏着点关切,“那些大人物可一向是不喜欢等待别人的。”

“您也要进去吗?”芙兰低声问。

“不,老师引荐的只是您一个而已,我只是负责传话。”似乎是看出了芙兰的羞惭,萝拉马上说,“不必感到有什么不自在,您理应享有此种殊荣。”

接着,萝拉又催促了一句,“快点吧,别再拖延时间了,说到底有什么可怕的呢?不过是见一见国王的妹妹而已,她画画肯定不如你十分之一。”

是的,没有时间了,也没有退路了。

芙兰深深吸了口气,然后伸出手轻轻打开了门。

“老师,我了!”她展露出了她这一生迄今为止最完美最欢畅的一次微笑。

就算是上帝,也该为此稍微动容一下吧?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不如她所想的那么顺利,或者说,超乎预想之外地顺利。

……………………

看见芙兰进之后,杜伦堡老师笑着责备了一句,“您怎么现在才……”

芙兰刚想回答。

“砰!”

一声巨响,让这两个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另一个人身上。

芙兰辛辛苦苦画出的绘画被摔在了地上,不过没有一个人往地上的画多加一瞥。

因为,这位女士正紧紧地盯着刚刚进芙兰,微微张着嘴,好像见到了什么奇怪人物一样。

芙兰被这种视线弄得完全迷糊了,她站在门口有些迷茫——这完全不是她想象的样子啊。

一时间,两位女性就这样四目相对,竟然没有一个人说出话。

还是老画家最快反应过,他连忙问他的恩主。

“女士,您怎么了?有什么奇怪的吗?”

奇怪的寂静终于被打破了,老妇人总算是有了震惊以外的表情,她微微闭上了眼睛,然后重新睁开,似乎要确认自己不是老眼昏花。

“上帝啊!你又活过了吗?”她突然轻轻感叹了一句。

芙兰仍旧有些不知所措,她求助地看了看自己的老师。

责不容辞的老画家。连忙又问自己的恩主。

“女士,您认识她吗?”此刻他也顾不得什么惊喜了,“您以前见过特雷维尔小姐?”

听到了“特雷维尔”这个姓氏之后。老妇人总算清醒了过,她重新看向芙兰。

“您是特雷维尔小姐?埃德加-德-特雷维尔先生的女儿?”

芙兰被这种视线搅得十分紧张,但她还是点了点头。

“是的,女士。”

“上帝啊!原是真的!”回答她的又是老妇人的一声叹息,“果然是她的女儿!真没想到,有一天她的女儿会这样站在我的面前!”

“她”这个称呼让芙兰也忘记了矜持和对方的身份,她直直地看着对方。眼中充满了疑问与激动。

“女士?您认识我的母亲吗?能不能和我说说她……”她怯生生地问。

“怎么?您不知道吗?”老妇人有些惊诧,但还是据实回答了,“看见您第一眼我就认出了。简直和几十年前的爱丽丝一模一样。”接着她叹了口气,“您的母亲是诺德利恩公爵家的小女儿,小时候还经常在我们那里走动,那时还是波旁王家临朝啊……后。我听说她嫁给了特雷维尔侯爵的儿子。再后,没想到……哎……”

她轻轻叹了口气,然后指着自己旁边的座位,“,坐我旁边吧,可爱的小姐。”

芙兰顺从地坐了过去,然后略有些紧张和期盼地看着女士。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太多有关妈妈的事……”她的眼睛似乎蒙上了一层薄幕。“生下我的时候,妈妈就因为难产结果就……所以爷爷和哥哥都不在我面前提到她……”

苍老的手。抚摸了一下芙兰润滑的脸颊,老妇人的表情也有些哀伤。

“是啊,她嫁给特雷维尔先生之后就没怎么出现在社交界了,直到后我才听说她因为难产去世……可怜的孩子!”她忍不住又轻抚芙兰的脸庞,“您好像都不知道呢?难道您的母亲的娘家也没和你们往吗?哦……是的,诺德利恩公爵家好像一直反对这门婚事,当然不会和你们家有多少往了……”

她又叹了口气,“那您的父亲呢?他现在怎么样了?”

芙兰低下了头,显得有些伤心的样子。

“听哥哥提过一次,在妈妈去世之后,他十分伤心,后有一天就离开了家里,留下一张字条说要出去散心,后一直都没有回……也许……也许……”

“上帝啊!多可怜的孩子啊!”老妇人又感叹了一句,就连旁边第一次听到芙兰身世的老画家也忍不住暗叹了口气。

“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出生,妈妈也不会死,爸爸也还会留在家里,”芙兰带着哭腔小声说,“他们会和爷爷还有哥哥一起好好生活着吧……”

“不,这不是你的错,孩子,你千万不要自责。这是上帝的安排。”看着已经哭了出的芙兰,老妇人连忙安慰起,“主安排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要相信主。您要好好生活下去,才能不辜负您母亲的牺牲。”

接着,她拾起了地毯上的画框,然后转移了话题。

“真是抱歉,刚刚看到您的时候,我太过吃惊,结果让您的画给摔倒了地上。”

“没关系的。”芙兰勉强笑了起,带着泪珠的笑容,看上去是那么可爱,又让人心酸,“您也是一时太过吃惊嘛。”

“多美的画啊!”老妇人再次仔细端详了这幅画,然后又赞叹了一遍,“您确实是天赋惊人,爱丽丝在上天看到您的画作,也会忍不住微笑吧……”

“谢谢。”芙兰发自内心地致谢。

“不用,这是您应得的赞誉,”女士转过头看着芙兰,眼中满是欣慰和鼓励,“您放心吧,我一定会支持您的,您有资格得到众人的赞美。”

“谢谢!真的谢谢您!”芙兰这一瞬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是一个劲地致谢。

有几个人能够得到国王的妹妹如此程度的赞誉呢?无怪乎一个少女会如此兴奋了。

“可爱的孩子。”阿德莱德女士微笑着再次抹了抹芙兰的脸庞,莫名地感受到了青春的气息,“您会出名的,一定。”(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