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八十一章 “新人设”与“大人物”

第八十一章 “新人设”与“大人物”


                在临近豪贵集的圣日耳曼区的圣多米尼克路,今天正有一件盛事将要发生。许多名流富商、新闻界人士以及艺术界评论家,今天都集到一间大型画廊当中。

他们都是出席一次画展的。

从走廊到大厅,挂满了一幅幅或精美或鲜活的画作,忠实地记录了画家几十年画技的进步和人生的经历。

此刻,这位备受尊重的老画家,正站在大厅的正中央,接受几家知名报社的采访。

“杜伦堡先生,您今天心情如何呢?”一位记者拿着小记事本站在一位胡子花白的老人旁边,“今天恐怕是您举办的最大一次画展吧?”

“这还用说嘛?当然是兴奋了!无与伦比的兴奋!”老画家杜伦堡顾盼之中满是兴奋的神采,连满脸的皱纹都似乎被磨平了许多,脸上也充满了红润,“我真是太高兴了,回想到几十年前,那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刚刚走进巴黎,竟然能走到今天……我感谢我的老师,无私地教给了我一切,我也感谢法国,它没有从出身上将我抹杀,而是给了有才能的人以公平的机会……”

记者一边听一边写,同时还频频点头。

在法国几十年的打拼,早已经将他的口音全部磨平,巴黎腔调的法语说得比大部分外省还要顺溜得多。不只是口音,他还清楚地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能让法国人最开心。能以外国人的身份在挑剔而又有些傲慢的法国绘画界混出一片天地,需要的不仅仅是过人的才华而已。

记者一个接一个地问问题,老画家虽然几十年间早已经应对出了习惯,但是上了年纪之后人总是精力有限,所以慢慢地画家也渐渐有了疲态。几位记者也是工作多年的资深者,看见画家这样之后,他们对视了几眼,然后不约而同地停止了提问,善意地给了老画家以休息的机会。

得到了空的老画家,不停地在大厅中踱步,欣赏着墙上的那些画作,不停地搓着手,人都几乎有些发抖。显然已经兴奋到了极点。

当然,他确实有资格高兴——就在今天,这位老画家走到了艺术和人生的最巅峰,举办了个人迄今为止的最大一次个人画展,还有那么多名流前捧场,这都是他用几十年的惊人努力换的。

让他倍感人生已经圆满的,不仅仅是作画和成名,还有别的,那就是……

他的那些可爱的学生们。

虽然这些学生们个个小心思很多,没有一个好应付的,让他平日里伤透了脑筋,但是能够指导那么多聪慧美丽的学生,仍旧是他心目中最自我得意的一件快事。

………………

芙兰揽着夏尔的手,兄妹一起走下了马车,然后走进了画廊。芙兰今天仍旧穿着一件素白的裙子,头上戴着花饰形状的发夹,没有特别的化妆,但是却将少女的风情演绎得淋漓尽致。

“哥哥,我好紧张啊……”走着走着,芙兰说话了,她的声音有一些颤抖,在这一刻,她眼里的长廊似乎长得走不完。

“别担心,我的妹妹。”夏尔轻轻拍了拍妹妹的头,不断地给她以激情和勇气,“你的天分是无与伦比的,我一开始就知道了,没有谁能比得上你。”

手被抓得愈发紧了,但是芙兰的脚步则重新坚定起。

“是的,我一定是最棒的!”芙兰轻轻自语,仿佛在给自己打气。

“别给自己增加压力,你还年轻,能让老师这些推举你,已经很不简单了。”夏尔不由得再度开解了一句。

………………

“老师!”

一声招呼惊醒了还在沉思中的老画家,他抬头一看,发现他最欣赏的一个学生,此刻刚刚出现在门口。

“特雷维尔小姐,您可总算是了。”老画家又笑了起,然后他才注意到站在这位少女旁边的青年人。

他莫名地感觉有些眼熟,但是又想不起具体是谁。

“这位是……?”他迟疑的问。

“我的哥哥,夏尔。”芙兰马上笑着回答,“今天是过参展的。”

夏尔向这位成名已久的老画家躬身行礼以示尊敬,丝毫也没有端贵族的架子。

“杜伦堡先生,我真诚地感谢您对芙兰的悉心教导,并祝您的画展能大获成功。”

“怪不得我觉得眼熟呢!”老画家恍然大悟,然后也朝夏尔点了点头,“特雷维尔先生,您好。虽然今天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但是您的妹妹经常在画中画到您,所以我们倒也不算是完全陌生了啊……”

他的口吻里带了一点开玩笑的口气,并没有因为初次见面而显得特别生分。显然是因为芙兰的缘故而对夏尔有不错的印象,再加上夏尔也表现得很谦逊让他比较满意。

对这句调侃夏尔略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心里却是颇为高兴,暗自扯了扯妹妹的手以示表扬。

芙兰的脸却有点红了,她也重重地扯了一下哥哥的手。

正当几人还在闲谈时,又进了两个人。

同样也是一男一女,女的挽着男人的手,男的是个身形矮胖的中年人,女的则是个盛装华服的少女。从年纪上看,应该是父女关系吧。

一进之后,中年男人就远远朝老画家点了点头,似乎是以此表示祝贺。

老画家抱歉似的朝兄妹两人笑了笑,然后夏尔摇了摇头表示没关系。然后老画家直接走了过去,似乎是打算当面和对方谈谈什么。

夏尔刚一瞥还没感觉到什么,但很快他就认出了这个中年人。

这位不就是那天自己在外交大臣(现任首相)家中所见到过的大银行家——德-博旺男爵吗?

“那边那个女孩子就是我的一个同学,萝拉-德-博旺小姐,她家里可有钱了!经常给同学们派发小礼物……旁边那位看样子大概是她的父亲吧,看样子很宠爱他的女儿呢,据说老师能办这次画展,还是得到了他的大笔赞助……”似乎是发现了哥哥的疑惑,芙兰轻轻解释,“怎么了,你认识他们吗?哥哥?”

夏尔心里明白了。怪不得老画家一看见就打算过去寒暄呢,原是碰到大赞助人了。

没错,他们就是父女。大银行家皮埃尔-德-博旺男爵和他的宝贝女儿萝拉联袂前此次画展捧场了。

一想到这里,夏尔就打算别开视线以免被认出。

但是,晚了。

那位中年人已经看到了夏尔,而且在几秒钟的疑惑不解后,他微微睁大了眼睛,似乎已经在脑中调出了对夏尔的记忆。接着,他把头偏向他女儿,似乎是想要询问什么。

糟糕,被认出了!他心中暗叫不好。脑子飞速运转以求对策。

对方现在明显是在问芙兰的身份,而她的女儿肯定也会据实以答。

“芙兰!”夏尔叫了一声妹妹。

“什么事?”芙兰被夏尔突然变得郑重的语气弄得有些奇怪。

“等下如果有人问起,你就说我是你的堂兄,也就是夏洛特的弟弟欧仁,记得。”夏尔轻声说出了自己的请求。

听到夏洛特这个词时芙兰的脸色微微暗淡了一点。

“为什么啊?”

“没有什么原因,只是一种需要,明白了吗?哥哥需要你这么做。”夏尔的语气极其郑重,甚至有些急迫。

芙兰睁大了眼睛,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很快她也恢复了镇定。

“好的,哥哥,我明白了。等下如果有人问起的话,我就这么说……”

夏尔松了口气。

“可是……”芙兰突然想到了什么,变得有些迟疑,“刚刚我们不是已经跟杜伦堡老师说过了吗?他已经知道你是我的哥哥了……”

“这个很好解释,因为你在害羞嘛。”夏尔的声音重新变得沉稳。

“害羞?”芙兰有些闹不明白了。

“因为我是你的堂兄,是你的婚约者,你一时不好意思在老师面前说出口,所以就只好说是亲哥哥了,这个很正常。”夏尔说出了自己的考虑。

说实话,转瞬之间就能编出这么圆的谎话,他隐隐然也有些佩服自己。

只是,他似乎低估了妹妹的承受力。

芙兰的脸瞬间变得红透了。

“你……你……您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啊!”她几乎是喊了出。

旁边瞬间有几道视线扫了过。

夏尔暗道不好,慌忙拖着妹妹走开了。

“婚约者……你怎么能对自己的妹妹说出这种话啊!”芙兰现在脸红得似乎要滴出水了,眼睛里都有一丝薄幕,呼吸也十分粗重急促,“这个……这……”

“这不就是编个谎话吗?那么生气干什么!”夏尔的脸色也有些窘迫,“我也不想这样的,但是你就当帮哥哥一次吧!好吗?”

说完他还轻轻拍了拍妹妹的头。

不知道过了多久,芙兰的呼吸终于平顺下,只是脸还是红红的。

“我知道了,哥哥真是的……”

【一旦接受了这种人物设定的话,其实也是很不错的嘛=。=】

正当兄妹两人正在争执、老画家正在和大银行家博旺男爵寒暄的时候,又一大群人走了进。

老画家一看清者,连忙又告别了银行家,往那边走了过去。

走在这群人正中央的是一位老妇人,她的脸上有些皱纹,看上去六七十岁的样子,虽然已经没有了过去的青春美貌,但是眉宇间的傲气和严肃的表情仍旧透着一股威严,只是她身形有些过于消瘦,形容有些枯槁,面色也十分苍白,一看就是身处病中的模样。

随着这群人的进入,原本还有些喧哗的画廊,突然变得鸦雀无声。杜伦堡跟芙兰承诺过的“大人物”,终于在预定时间出席了。

当今国王陛下唯一在世的妹妹(1777年出生),在民间享有极大声誉的“阿德莱德女士”,因终身未出嫁而幽居杜伊勒里宫的露易丝-玛丽-阿德莱德-欧也妮-德-奥尔良-波旁女士,按照自己事前的诺言,终于前出席画展了。

“卡尔,这次可不要让我失望。”这位女士那优雅中带着打趣,而又透着一丝疲倦的声音,回荡在画廊当中,“你这次的画展,我可是期待了很久的呢。”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