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八十二章 两个邀请

第八十二章 两个邀请


                阿德莱德女士的出现已经让人人暗自震惊了,而她后面对老画家的亲昵称呼,更是让画廊内所有人都大为惊诧,人们在短暂的沉默之后,一边互相交头接耳一边不停地偷瞟着两位主角。

然而这位女士似乎是没有注意到自己给这里带的骚乱一般,她轻轻比了一个手势,示意随从不要跟得太近,然后她径直走到老画家旁边,微笑着和老画家交谈着什么。

这位突然而至的显贵,让夏尔心里有些不安——夏尔当然是认得她的——她和国王夫妇的画像在这十几年间早就挂遍了法国各地。

没想到今天居然连这种大人物都了,倒是始料未及!

旁边也传了窃窃私语。

“难怪杜伦堡这么多年一直盛名不衰,原是给自己找了一个这样的保护人!”一个人小声惊叹,“我的天哪,您看看今天这排场,了多少人啊!”

“自古以艺术家都是权贵的宠儿,换句话说,只有得到权贵青睐的艺术家才能够在艺术界立足——很多人都以为艺术世界只要有才华就能出名,实际上他们天真得可笑……”另一个人似乎有些嫉妒情绪,以巴黎人特有的讥诮语气打趣。

“就像当年的华托和布歇一样?”

“当然了。”

【华托和布歇都是路易十五时代的著名画家、艺术家,洛可可风格的创建者和鼎立者,他们都受到了当时宫廷最受国王宠信的蓬巴杜夫人的保护。而路易十五时代洛可可艺术能够发扬光大风行一时,也与这位贵妇的大力支持密不可分。】

四周的窃窃私语丝毫也没有影响到老画家和他的保护人,他们一边沿着墙壁漫步,欣赏了墙上的画作,一边小声聊着天。不过主要是这位女士在说,而画家只是满脸堆着笑,一直在不断点头应和。

夏尔着实没有想到只是给自己妹妹捧个场参观一个画展而已,却能够碰到这么多意外之人——这究竟得感叹自己的运气不佳,还是得感叹侯爵一家给芙兰出的那么多学费没白花,物有所值?

算了,都了,想那么多也没什么用,小心应付就是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他暗自拿定了主意。

“哥哥,又怎么了?”芙兰再次敏锐地发现夏尔有些神思不属,于是再度发问,“不会又出了什么问题了吧?”

妹妹担心的眼神让夏尔心中微微一动。

“没什么,”他笑着摇了摇头,“我只是看到那位女士有点奇怪而已,原你的老师居然这么有名啊……”

“我也没有想到呀,没想到老师居然连阿德莱德女士都叫了!”芙兰也是有些惊讶,“难怪之前他那么神秘兮兮的,一直跟我说有大人物要……”

“那你今天可就走大运了。”夏尔突然笑了出,“看你老师这个安排,等下他肯定是要把你介绍给那位女士的,如果她给你说几句好话的话……”

他这番话让芙兰听得睁大了眼睛,显然她也是想到了这一层。

“啊……哈哈……这……”点点红晕又重新浮现上她的脸庞,她现在一副想笑又强忍住笑的样子,看上去有趣极了,“如果……如果那样的话,我该说些什么好呢……哥哥,我是要乖巧一点,还是要显示一点个性呢?哥哥……我……我好紧张啊……我该……我该怎么办呢“”

被巨大的喜悦所冲昏头脑的芙兰,紧紧地抓住夏尔的手不断乱扯,仿佛溺水之人一般。

“哈哈哈哈……”看着这么患得患失的芙兰,夏尔忍不住又拍了拍她的头,“就按你平日那样表现就行了,不要刻意多做什么,平常的你已经足够可爱了,相信自己吧,芙兰。”

似乎是被哥哥的话注入了力量,芙兰慢慢恢复了平静。

“好的,哥哥,我明白了。我不会让你和老师失望的。”芙兰轻轻握紧了拳头。

“绝对如此。”夏尔笃定地说。

兄妹之间那种绝对的支持和心意,此刻尽在不言中。

“特雷维尔小姐?”

突然一声招呼,将兄妹两人之间的和谐气氛悄然打破。

芙兰循声看去,发现不远处跟自己打招呼的是那位银行家小姐。

她今天一如既往地盘着高高的发髻,穿着一件名贵的灰色裙子,态度傲慢而又冷漠。

“博旺小姐?”芙兰有些惊奇,“您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是老师叫我过的,”银行家小姐的声音和往常一样平静而又冷淡,“他要我过带您去他那里,有位重要宾想要见见你。”

果然如此!

“好吧,我就不卖关子了,”萝拉继续说了下去,“那位重要宾就是您刚才见到的阿德莱德女士,老师刚才特别跟她介绍了您的画作,她比较欣赏,所以就想要叫您过去见见……”

惊喜交加的芙兰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夏尔,而夏尔则又笑了笑以示鼓励。

“太好了!”芙兰忘记了平日里自持,几乎跳了起。

“您尽管欢呼吧,这是您应得的。”萝拉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您配得上这份殊荣。”

芙兰狂喜之下,下意识地往四周看了看。

“真可惜,今天同学里得人这么少……”她无意地说。

“您忘了?今天被展出的还有我的画。”萝拉的口中似乎带着一点讥嘲,“玛蒂尔达那帮人,怎么可能呢?她们怎么会肯亲眼见证我的胜利……那些人连承认他人才华的器量都没有。”

“好了,不说这些了,今天您父亲也了吧?”芙兰不想在这种时候也卷入到这种纷争当中,连忙转移了话题,“看得出他可真是疼爱您。”

“还好吧。”萝拉轻轻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看向她旁边的年轻人,“对了,特雷维尔小姐,这位是……?”

“这是我的堂兄,欧仁,特雷维尔公爵的孙子。今天他是陪我过一起看画展的……”芙兰显然还记得哥哥的叮嘱,连忙按事前说好的答案回答。

一边说,她还轻轻低下了头,显得有些羞涩的样子。

这代入角色也太轻松了吧?我的妹妹果然有些表演的天赋啊!一旁看着的夏尔在心中暗暗赞叹了妹妹这无师自通天衣无缝般的演技,然后自己则轻轻朝对面的少女点了点头,“德-博旺小姐,很高兴见到您。”

“哦……原如此。”萝拉恰到好处地点点头,然后也朝夏尔打了声招呼,“特雷维尔先生,很高兴见到您。我的父亲刚才也隐约提到过您。”

“这是我的荣幸。”夏尔冷静地回答。

“特雷维尔小姐,您赶快过去吧,可不要让老师和那位贵人等不及了!”似乎是觉得时间过去太久了,萝拉连忙催促。

芙兰又看了看自己的哥哥,眼中虽然有些忐忑,但是比刚才已经镇定了不少。

夏尔再次拍了拍妹妹的头,以示鼓励。

芙兰闭上了眼睛,深深吸了口气。一两秒钟之后,她重新睁开了眼睛,然后小步向老师那边跑去,接受她短短人生中的第一次洗礼。

夏尔一直看着妹妹前行的背影,目光中既有鼓励又有欣慰。随着妹妹的身影越越模糊,他的笑容也渐渐松弛下,直到最后,消失不见。

“特雷维尔先生?”萝拉又打了一声招呼。

这妞还没走?看是又什么事了。

“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夏尔小声试探了一句。

他并不会因为对方是一个女孩子而小看——因为她有一个数千万身家的父亲。

“您和特雷维尔小姐并非简单的堂兄妹关系吧?”

嗯?夏尔心中一凛,第一个问题就这么凌厉?

夏尔还没得及回答,银行家小姐就继续说了下去,口吻反而放松了不少,“请您不要介意,我并非有意要探听您的私事,只是有些好奇而已……因为我刚才看见您和她表现得十分亲昵,而且……”她的眼睛里多了一些玩味,“平日里特雷维尔小姐的画作中,也经常出现您的人物形象……”

果然很聪明。

夏尔微笑起,不过这个笑容里,再也没有半分刚才对芙兰的那种和煦和温暖,有的只是恰到好处的礼貌和冷漠——那种标准的贵族式笑容。

“您确实十分敏锐。芙兰和我确实不是简单的堂兄妹关系而已……”夏尔按剧本说了下去,“我的爷爷和她的爷爷从小就定下了婚约,等到芙兰成年之后我们就会结婚。”

“原如此!”萝拉似乎恍然大悟,“难怪!我明白了。”

片刻后,她又笑了起,“那可怜的特雷维尔小姐可有得受了……”

“嗯?”夏尔不明所以。

“据我刚才短时间的观察,虽然特雷维尔小姐对您十分亲昵,但是您对她抱有的,更多的只是那种兄长对妹妹的亲切而已,这和情爱中的表现是两回事。不过这也难怪,毕竟特雷维尔小姐现在还小嘛……等她长大了,您肯定会大有改观。”

莫名的尴尬和郁闷让夏尔心里有些愠怒,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值得你家长里短的?

“到时候再说吧。”他努力在有限的几个词中透出自己的冷淡。

“哦,光记得说她,忘记说正事了呢,抱歉!”看出了夏尔的不耐,萝拉略带歉意地笑了笑,“我的父亲,想要邀您过去叙一叙,您看现在有时间吗?”

看前面的话只是那位大银行家试探自己而已。

夏尔心中凛然,如果不是刚才跟芙兰商量好了台词,这下就要出问题了。果然,人生在世就得防微杜渐啊。

不过,这一家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他不由得再次仔细打量面前这位富有的女继承人。

面孔秀丽,和矮胖的银行家本人简直不是一个物种。穿着灰色裙子,袖口一看就价值不菲,看上去跟个精致的人偶一般。湖蓝色的双瞳透着无言的高傲,棕色的头发高高地盘了一个发髻。

她感受到了夏尔的注视,但是却丝毫没有注意到一般,仍旧平静地看着夏尔。

“好的,他在哪儿?”

【这就是,恶贯满盈夏老大和无恶不作萝二娘的初遇……】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