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九章 言多必失

第七十九章 言多必失


                “有生以第一次,她走进了凡尔赛的迷宫,却熟悉得好像在其中生活了数十年一样。【】

这座宫廷,既漂亮又风雅。它可以随心所欲,象以往那样用精致的花园得到别人的赞叹,同时又在恢弘的宫殿中呈现某种不可名状的威严。它是法兰西的象征,却又超出了法兰西一筹;它能够代表法兰西,却又自有自己的处世规则。

置身于一大批珠光宝气的人们中间,她却并不显得有任何欢欣,她微微垂下眼帘,雪白的前额冷若冰霜,努力仿制出教堂里圣母的姿态;她有意沉默不语,只是为了让自己等下有机会开口时,能够显得象唱歌一般动听。

‘我亲爱的朋友,您在想什么呢?好像心不在焉的。’旁边的朋友仔细端详着手中的扇子,用细若蚊呐的声音问,生怕惹任何一道好奇的注视。

‘我最亲爱的朋友,我在想,这是多么绝美的地方啊,离天堂最近的也就是这里吧!我必须得到这里,如果这里的一切不能全部为我所有,我会将这个地方烧个精光。’”

在把预定的工作暂时做完了之后,夏尔终于迎了一个短暂的空闲。于是他就拾起了最近一直没动的文稿,呆在书房里,咬着笔杆继续写自己构思已久的小说。

虽然那位文学女青年佩里埃特小姐已经多次信催促,但这并不是夏尔重新开动的主要原因,因为最近以夏尔发现自己的财运也比之前好了不少。

特雷维尔公爵将原本夏尔从莱奥朗侯爵小姐那里折腾到的三十万法郎作为报酬送还给了夏尔,于是夏尔突然发现自己发了一笔横财。

所以,实际上特雷维尔侯爵家目前暂时没有金钱上的困扰了,夏尔之所以再度开动,只是为了在紧张的工作当中调剂一下心情而已。

写了一会之后,夏尔放下了笔,打算休息一下。他拿起旁边的杯子,喝下了里面已经接近冷却掉的咖啡。

“先生,我可以进吗?”门外忽然响起了芙兰的声音。

“当然可以啊。”夏尔马上回答。

自从那天芙兰因为偷听而被夏尔责打了一番之后,脾气似乎收敛了不少,平素对兄长也渐渐礼貌了起,这让夏尔心中着实有些高兴。今天她不用去上课,所以跑过找哥哥玩一下也很正常吧,夏尔自觉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多陪一下妹妹也无妨。

芙兰马上走进了。

今天的芙兰穿着往常一样的素白裙子,在颈边花饰的映衬之下,显得格外娇俏可人。两道细长的睫毛宛如一对丝绸的流苏。一丝丝柔滑驯顺的细滑的金发,宛如一层层错落有致的金黄细浪,在细白的皮肤下,淡蓝色的血管若隐若现。这是少女因年轻而天然的美,和妇女们可以修饰过的美是完全的两回事。

由于年纪尚幼的关系,她的肩膀有些瘦削,胸前也没有特别明显的隆起——不过在某些人看,这也算是一种别样的美感吧。

这就是我的妹妹啊!夏尔不禁在心中感叹了一句,真美啊,不是吗?

“怎么了呢,芙兰?找我有什么事吗?”在这种沉浸于美的心情之下,夏尔的语气比他想象得还要柔和得多。

“没有什么事啦,”妹妹微笑着,这笑容简直让人目眩神迷,“只是想看看您这边而已……”

夏尔先是有些疑惑不解,但是很快他就明白了,然后摊开了手。

“哦,那没关系,您随便看吧,反正也没有写多少……”

也许是他的笑容让芙兰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妹妹的脸上突然飞起片片红霞,低下头闪过了哥哥的视线,然后还是走到了哥哥旁边,嘴中还小声嘟哝着什么。

很快,她就无视哥哥,拿起了桌子上的稿子,慢慢研读起。

“如果这里的一切不能全部为我所有,我会将这个地方烧个精光……”似乎是最后一句特别让她欣赏,她忍不住跟着读了出,然后轻轻感叹,“多么激昂的蓬巴杜夫人啊……瞧瞧这气魄和决心!”

“但是同时也很危险。”夏尔轻轻回答,“得不到就毁灭,这无疑不是一种很健康的想法。”

“那您为什么还要这么写?”芙兰有些抱怨。

“塑造人物的需要嘛。”夏尔理直气壮地回答,“现在的读者们就是喜欢主角有气魄一点儿,而且我觉得这样可以让主角的性格更加鲜明。”

“您可真是……”芙兰忍不住横了兄长一眼,然后转开了话题,“为什么才写了这么一点儿啊?我记得出版商那边都了几次信了。”

“最近很忙,而且没什么创意了,所以……”夏尔叹了口气,“所以只好先放在那里了……”

“就算是忙,也该顾及顾及本业吧!”芙兰还是有些抱怨,“不然我们家可又少了好多收入了……”

傻妹妹哟,你可知道你哥哥真正的本业是什么?夏尔又在心中暗叹了一句,当然他嘴上肯定什么都不会说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最近有时间的话我就花点力气去写。”他笑着敷衍了一句,然后又习惯性地抹了抹妹妹的头。

“那就好。”妹妹似乎舒了口气。

然后,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

“对了,再过两天老师的画展就要举办了,他还选了我好多画作呢……”

看这才是芙兰今天过找自己的原因吧……夏尔明白了。她可真是生怕自己忘记了啊。

“好的,到时候我一定会去看的。”他再次跟妹妹下了保证,然后再次抹了抹她的头,“我一定会亲眼见证我妹妹的成名之战的,放心好吧!”

芙兰喜形于色,笑得连眼睛都眯了起。

“所以我今天还有个要求。”

“什么要求?”夏尔有些奇怪。

“您等下到我房间里去,我要再给您画一幅肖像。”似乎是看见了哥哥的表情,她马上解释,“放心吧,不是要拿您的画像去参展啦,只是最近练练手而已……”

夏尔刚起的紧张很快就被打消了,然后他没有经过什么思索就点头答应了。毕竟,在芙兰几年前刚开始学画时就经常拿自己的哥哥当肖像画的模特,最近两年反而很少这么做了,说实话他内心中还有一点点小小的失落呢。

“希望我能够不让您失望。”他笑着调侃了一句。

“怎么会呢……”芙兰摇了摇头,“哥哥才不会让人失望呢,你和那些人不一样。”

“那些人?”夏尔有些奇怪,“哪些人?”

“我同学的兄弟,或者其他我见过的年轻人呀,”芙兰一脸的理所当然,“个个好像被享乐掏空了所有精神一样,平时都是满脸疲倦,脸上没有一点儿宁静,连五官都挤在一起,有的还有皱纹呢!要么萎靡不振,要么容貌毫无个性,或者说,他们全都是一样的个性,法兰西的青年贵族都快变成一个样儿了!我从我们祖先画像里看到的那种刚毅、自豪的精气儿,现在都快看不到了。哥哥,他们都和你不一样,没有一个比得上你的!”

“喂,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能这么说话呢?这种话可不要轻易对别人说啊!”夏尔大惊失色。

“可是您从小教我那些东西的呀,男人如果没有那一点志气,那不过就是残渣而已!”芙兰抬起头,理直气壮地看着哥哥,“如今您又有什么立场指责我呢?”

“呃……”夏尔一时理屈词穷。

由于特雷维尔侯爵早已被投闲置散多年,而且老侯爵多年投身的“复国事业”也消耗了他大量的金钱,因此,虽然一直小心应付支出,但侯爵一家日子还是紧巴巴的,不但宅邸已经多年没有修缮,而且很少购买什么新的家具,就连家里的仆役也被压缩到了最低,好在家里的几位仆人基本上都是爷爷在军队里带过然后退役的老兵,对老侯爵都比较忠心,人也算勤勉,所以这方面也能省下不少钱。

至于芙兰,也没有如同其他豪贵之家的小姐那样请家庭教师教导,她小时候的启蒙反而是由她的哥哥负责的——当然,最后这一点其实是有兄长的一点点小心思存在的。

一想到小时候手把手教她认字看书的场景,夏尔忍不住就想笑,当然他很快就忍住了这股冲动,重新板起脸。

“我亲爱的妹妹,既然你已经到了这个年纪了,你就完全能够明白。对我们说,一个情趣高雅的女孩儿,一个未能在上流社会上如鱼得水的女孩儿,不但知道什么事该说,还会知道什么事不能说。”

“你总是有这么多大道理。”芙兰别开了脸,显得不怎么高兴。

“总之,有很多话你就放在心里吧,”夏尔叹了口气,“实在憋不住就跟我说,不要在外面跟别人说,在社交界你得罪一个人太容易了,只需要一两句话别人就会记恨你半辈子!你的年纪也不小了,总有一天会进入社交界的,到时候你就明白总说真话的坏处了……言多必失,在哪个时代,这都是真理。”

“我知道了……这些话我只会跟你说的……”芙兰轻轻回答,“谢谢你,哥哥。”

看到妹妹这么听话,夏尔松了口气。说实话,被自己的妹妹这样夸赞,其实夏尔心里是十分开心的。

“那么,反正现在还有空,”他微笑着站了起,再次抹了抹她那一头灿烂的金发,“我们现在就过去吧,你先练练手。”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