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七章 筹款

第七十七章 筹款


                精心化妆一番之后,按照预先约好的时间,夏尔再度到了圣奥诺雷郊区街,走进之前去过的那家小餐馆,同杜-塔艾这个老熟人银行家会面。【】之前的激动早已过去,他已经恢复了原本冷静的心态,这毕竟只是路上的一小步而已,不值得特别过于看重。

对于“在特雷维尔公爵家和自己的堂爷爷闹得不欢而散”这件事,夏尔也丝毫不以为意,完全没有放在心上。而是继续执行既定的规划。因为和他们的关系破裂,实属意料之中的事情。

再度和上次一样对完暗号之后,餐馆的侍者将夏尔带到二楼的小房间当中。

“哦!我的朋友,您总算了!”在门口一见面,杜-塔艾就夸张地张开了双臂,抓住了夏尔的双手,“最近想必您辛苦了吧!”

“还好。”夏尔的表现倒要矜持得多,他不动声色地抽开了手,“倒也不是很忙。”

“祝贺您!”杜-塔艾笑得十分欢畅,“我猜您肯定是在让苏尔特先生倒台一事上出了不少力气吧?”

和上次见面时想比,这位银行家现在的精神状态要好很多,态度也热情了不少。

显然,这是由于他受到了“苏尔特首相被整下野”这一事件的鼓舞,对组织事业的最终成功又多了几分信心。

“起了一点点作用而已,并不值得太过看重。”夏尔半是谦虚说实话,半是故意在同僚面前装作高深莫测,“好了,现在我们谈正事吧……”

“嗯,好好,先谈正事。”杜-塔艾指着已经摆满了菜肴的餐桌,“,请坐,我们一边吃一边谈吧……”

夏尔也不客气,直接坐到餐桌的一端,然后一边吃起烧鹅,一边还不忘给自己倒上一点酒。

两人吃了一会儿饭之后,似乎是被夏尔的沉默消耗了一些耐心,杜-塔艾终于轻声发问了。

“那您这次找我又是有什么事呢?”

“没什么重要的事,”夏尔努力让自己的口吻显得十分淡风轻,“现在大家的计划已经全面铺开了,很多地方都需要用到钱,所以我想再从您这里再拿一点赞助。”

一听到是要钱的,杜-塔艾原本的笑容就收敛了许多——当然,这也是人之常情嘛。

“这个……可能……我这边最近也有点紧张……”他的回答有些迟疑。

既然那么大力地投资和赞助波拿巴主义者,那他肯定是真心希望组织能够赢得最后的胜利的——但是这不代表他会抛弃一切身家义无反顾地支持,一位银行家花钱总是很小气的,需要耐心说服才能让他掏出比他原本想掏的更多钱。

所以夏尔也不奇怪他的反应。

无论信奉什么主义,一个政治团体最缺的就是资金。而且最头疼的也是这个问题,靠忽悠也好、靠强抢也罢,能够解决资金困难的团体,至少是立于不败之地的,就算行动一次次都失败也没关系,只要金脉不断就行。

就好像当年大革命时代时,英国为了剿杀法国,前前后后组织了七次反法同盟,用金钱驱使、武装了几个强国,拿破仑虽然能够几次把联合起的敌人们打个落花流水,但是只要灭不了英国,反法同盟就永远不算输——最后的结果也证明了这一点,英国笑到了最后,虽然耗去了数以亿计的英镑,政府负下了天文数字般的债务,但至少笑到了最后。

而波拿巴家族现在恰好就没什么钱。

虽然在日后的第二帝国时代,路易-波拿巴借着权位敛财数千万,有钱到不行,还留下了“吃饭不用金碗用铝碗”的著名典故传说,但是现在的波拿巴家族可以说是相当窘困的。拿破仑本支已经绝嗣就不用说,他那些曾借拿破仑之光而烜赫一时的兄弟们也没一个混得好的。

前西班牙国王约瑟夫于1844年死去,这一支没什么钱;

前荷兰国王路易(也就是波拿巴家族现任家主路易-波拿巴的父亲)于1846年死去,这一支也没什么钱。

前威斯特伐利亚国王热罗姆(也就是未的约瑟夫-波拿巴亲王的父亲)现在倒是还活着,不过早年放荡不羁的生活早已经将他的积蓄挥霍一空,现在当然不会有什么钱。

前卡尼诺和穆西格纳诺亲王吕西安,已经于1840年去世,这一支倒是有点钱,只可惜吕西安在皇帝在世的时候就和他关系很不好,闹得兄弟反目。而他的支系也延续了这种风格,和波拿巴家族及其支持者们关系十分不好。要不然,吕西安的儿子夏尔-吕西安-波拿巴是皇帝所有在世的侄儿当中最大的一个,搞不好波拿巴的家主之位还要传给他。总之,从他这里想搞赞助金也是几乎不可能的……

综上所述,波拿巴家族本身,在夏尔等支持者进行活动时是提供不了多少帮助的,基本上只能用“事成之后我们给你xxxx”这种承诺空口许愿,也亏得大家忠诚勤勉,自筹赞助还能搞出这么多声势。

也许就因为这个原因,拿破仑三世上台之后,对那些拥立他上台的功臣们非常之好,不仅平日里十分舍得给各种好处,而且极少拂逆他们的意愿和请求,就连偶尔的冒犯他也能一笑置之——也许就是在这么多年相互间的帮扶支撑中,锻炼出了感情?

夏尔轻轻叹了口气。

“杜-塔艾先生。”他的口气严肃了很多。

银行家轻轻点点头示意自己在听着。

“不用我说,您想必也能看明白,现在已经是关键时刻了,我们要想获得最后的胜利,事前就要做各种准备。招募人手、购买囤积武器,收买关键人物这些哪样不需要钱?就连保守秘密也是很花钱的,您以为我们会平白无故地就跟您要钱吗?”夏尔加大了音量,“我们不是乞丐,而是准备给您带巨量财富的人,您忘了这一点了吗?难道您会希望之前的投资都化为流水吗?”

杜-塔艾还是沉默着,不过脸上明显有了点动摇。

“当然,花钱出去,而且是花一大笔钱出去,换谁都会心痛,我们绝不会不理解您此刻的心情,相反正因为我们十分理解,所以就会更加感激和钦佩您。”夏尔放缓了口气,“我可以跟您担保,只要成功了,用不了一两年,你花出的钱都能再挣回,接下的都是纯利……您是一个银行家,金钱方面的话题我肯定不如您懂,既然您平日里都会把别人存在您这里的的款子,大笔大笔地放给那些商人然后等着收利息,那给我们不就是同样的道理吗?利息还要比您想象得要高得多……”

在他的谆谆善诱之下,银行家总算点了点头。

“好吧,这次需要多少呢?”

夏尔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三十万法郎。”

银行家睁大了眼睛,显然不能接受这个数目。“这太多了!我现在资金有些紧张,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

夏尔皱了皱眉头,显得对他的这个回答有些不满意。

不过,他一开始本就是狮子大开口,所以其实根本就不在意他的回绝。

也许是他的表情让杜-塔艾有些紧张,银行家又迟疑了一下。“那你看,我这边先给十万法郎怎么样?”

其实已经接近夏尔这次的心理价位了,不过夏尔还是皱了皱眉。

“可能不够……”

银行家低下了头,思索了一下,最后咬了咬牙。

“这样吧,我这边凑一凑,后天给你们二十万。这是我最近能够动用的极限了,再多我恐怕就应付不过平日的周转。”

“太好了!”夏尔轻轻鼓了鼓掌,“您的热诚和慷慨,我代表路易-波拿巴先生谨致以最诚挚的感谢!”

杜-塔艾则轻轻叹了口气,眼神有些复杂。

“真希望你们能够快点成功!”

“不是你们,而是我们。”夏尔纠正了他的话,“您是我们的一员,而且是重要的一员,我们绝对不会忘记这一点。”

“这样就好。”杜-塔艾又狠狠灌了一口酒,似乎是想要从这杯酒上补偿回二十万法郎似的,“这样就最好不过了。”

夏尔微笑着点点头。

然后两个人很快商议好了新赞助款的交接方式和地点,以及到时候的暗号。

“再干一杯吧。”谈妥之后,夏尔举起了酒杯。

银行家从善如流,两人再度干杯。

“对了,我的朋友。最近为什么资金那么吃紧啊?”酒后夏尔随口问了一句。

“几笔款子出了问题,本月初就可以到款了,结果现在还没收回。”杜-塔艾有些郁郁地说,“再加上为了稳定保息,最近我买了很多市政厅公债……”

“现在这个年景实在不太好,每个行业都不太景气,既然资金这么吃紧就不要乱投资,小心到时候天有不测,搞得什么都没了。”夏尔略带恶意地开了一个冷笑话一般的玩笑,不过对方肯定是听不懂其中的寓意的,“就算是市政厅也怕火嘛。”

“这倒不怕,就算换了个朝廷,政府该认的帐还得认吧……”杜-塔艾显然不可能听懂夏尔这个超越了时代的冷笑话,“而且我这里有凭据,就算那边出了问题也可以对账……”

【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一世因为财政吃紧而在1522年设立了一种公债,因为每个季度在巴黎市政厅固定派息一次,故而得名为“市政厅公债”,为法国金融历史上最古老的一种政府年金,也是法国金融史上划时代的重大里程碑。

而当时的巴黎市政厅,其建筑于1871年巴黎公社起义中同杜伊勒里宫一起被起义战士焚毁,无数档案文件连同建筑一起化为灰烬。所以夏尔这是个“超越时代”的冷笑话。】

“嗯,那您就自己看着办吧。”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