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四章 “可笑”的德国威胁论

第七十四章 “可笑”的德国威胁论


                “太好了!苏尔特也不会想到自己有今天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背叛者就以只能是被众叛亲离收场。()”

首相的辞职下野,不止让接替他位子的外交大臣、投靠外交大臣的其他臣僚欢呼雀跃,也让各路仍在潜藏的反贼们弹冠相庆,比如……特雷维尔侯爵。

看到报纸上以头条刊载的“首相辞职,外交大臣被国王陛下授权组”的消息,老侯爵惊喜交加地直拍桌子大笑,浑然忘了平日里总是强调的风度和镇定,甚至忘了自己的孙子和孙女就在旁边。

“爷爷,面包都快被您碾碎了!”芙兰撒娇般地喊了一声,提醒着祖父的失态。

“啊哈,可让我的小美人儿生气了啊……”老人带着歉意地笑着,然后扔开了被自己碾碎的面包,“抱歉,你的爷爷只是太高兴了。”

“真不明白你们怎么会那么热衷于这种事……”芙兰轻轻摇了摇头。

“男人,真正的男人,就是这种生物,一想到政治和打仗,就忍不住要热血沸腾。”侯爵仍旧宠溺地看着自己的孙女儿,“你可能觉得无聊,但这就是他们的春药,是他们活着的意义。”

“您……您怎么能和孙女说这种话呢!”芙兰的脸蓦地红了下,一个十五岁的少女,显然是能够听懂这个词的。她大声抱怨了一句自己的爷爷,然后埋下头继续吃早餐。

由此可见侯爵的心情是多么的好,竟然罕见地跟自己的孙女开起了这种骑兵式的玩笑!

也由此可见那位达尔马提亚公爵,究竟给他们的那些敌人们带了多大的阴影。

看着妹妹吃瘪害羞的样子,夏尔心里暗暗感到一阵愉悦,忍不住也偷笑了起。不过很快他就重新端正了表情。

但是,很不幸仍旧被妹妹看见了。

“我吃完了!”芙兰捂着脸小跑着走了

“不过,苏尔特虽然已经走了,但是我们也只能高兴一时而已……”芙兰离开之后,夏尔换了个话题,“那毕竟只是走了的一个人而已……”

他这是在隐晦地提醒自己的爷爷不要太过高兴,未的路还很长,但是由于芙兰在场他也不好说得特别直白,只能这样暗示一下——很显然这样的暗示也足够对方听懂了。

是的,毕竟只是一个人而已,而祖孙两个的目标是要赶走一大批人。

果然,听了夏尔的话后,侯爵慢慢地敛起笑容,恢复了原本的仪态。“你说得对,夏尔。现在只是走了一个人而已……”

他慢慢地重新拿起了报纸,继续看了下去。

看了一会儿之后,他重新开口了,似乎是对夏尔说。

“现在欧洲各国的形势都不大妙啊,整个大陆都在躁动不安,不止法兰西。”

“是的,相当不妙。”夏尔回答,,“现在这块大陆就在火山口上,心惊胆战地等待着必定到的喷发。”

就在此刻的1847年,由于铁路投机终告破产,英国新一轮的经济危机开始了。许多线路停目铺设,干线铁路的工程进展大大放慢。恰在铁路危机爆发之际,又出现英国和中欧、南欧地区农业严重歉收,粮食价格比1845年上涨一倍,进一步缩小了工业品市场。生铁产量在一个月到一个半月内减少了三分之一。而工业的另一支柱——纺织业本已经在下降中,随着铁路投机的破灭和粮价飞涨,进一步落入低谷。

而随着英国后尘,欧洲大陆也很快跌入了经济危机的深渊。

在1846年英国废除对外国进口粮食加收高额关税的《谷物法》之后,德意志迅速成为了英国进口农产品的主要地区,随着英国经济的低迷农产品出口迅速下降,并且德国工业家们也面临着英国工业品倾销的残酷竞争,苦不堪言。

法国的工业家们虽然有高额关税的保护,但是也受到了相当强烈的冲击,大量工人失业——正因为如此,法国各地才会躁动不安,七月王朝的统治才会如此摇摇欲坠。

日后即将席卷整个欧洲的大革命,此刻也已经被播下了种子,正等到那一刻的总爆发。

不过夏尔现在还不用为这个而担忧害怕,反而可以利用这种形势牟利。

“普王召开全民国会,准备征询商讨国事……”侯爵又念了下一条新闻,然后忍不住笑了出。“瞧瞧,夏尔,瞧瞧,如今就连普鲁士的国王都想着要搞三级会议啦!”

【1847年,迫于政治和财政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四世召开国会,准备商讨国事,普鲁士各区议会均派出了代表。但是国王拒绝给予该国会任何宪法上的权力,国会中的自由主义者因而失望地自行解散。】

“这是大势所趋。”

“但是很可笑。”侯爵尖刻地说,“普鲁士人……他们懂什么?”他不屑地撇了撇嘴。

很罕见地,夏尔打算反驳一下爷爷的话。

“我……我并不觉得普鲁士人可笑,我反而觉得他们有点儿可怕,他们是必须严加防备的对手。如果不加以小心,他们迟早会从法兰西手中抢走皇冠……”

自从穿越之后,夏尔一直在以忧心忡忡的目光注视着普鲁士的愈发强大和德意志统一进程的萌芽。这二十年的时间内,这些萌芽现在已经日渐茁壮,甚至有些让人暗暗害怕。

普鲁士在愈发强大,每一个人都看得出。在新兴的资产阶级的推动下,普鲁士政府于1818年首先实行改革,在境内废除关卡,取消消费税和国内关税的征收,宣布商品流转自由。

这种努力不仅仅局限于普鲁士国内,为了发展经济利益,普鲁士邦一直谋求与德意志的其他邦国结成关税同盟,扩大经济区域。在1833年,由普鲁士领导的德意志关税同盟组成,参加的各邦国订立了为期8年的关税协定,协定自1834年1月1日起生效。以后每逢协定到期即再行延长。开始时,这一同盟联合了北德18个邦国,1835年巴登公国、拿骚公国和美因河畔法兰克福等邦国加入,愈发形成了经济上的合作统一趋势。

如果在经济上德意志实现了统一,那么就很难——也许可以说基本不可能——打断他们的政治统一。

听了这句话后,老侯爵噗嗤地笑了出

“夏尔,德国人并不可怕,我在耶拿见到过他们,我在柏林也见到过他们。”老侯爵笑着摊开了手,“简直摧枯拉朽,一点也没费功夫,我们用行军般的速度打垮了普鲁士。我觉得我们完全不用过于担心这个……”

夏尔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这就是时代的局限性了,即使特雷维尔侯爵这种心机深沉,意志坚定的佼佼者,也完全不会料想到普鲁士、以及由普鲁士统一后的德意志会是法兰西多么恐怖的祸患,他们根本无法想象到这一点。

自从三十年战争期间德国人因自相残杀兵灾不断而国力大衰之后,法国人就对德国人建立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心理优越感,不管是上层和下层都是如此。而在大革命期间,强大的法兰西军队屡次将德意志的两姐妹——奥地利和普鲁士——打得落花流水片甲不留,更加在人们心中固化了这种形象。

而且,在人们心中,老牌强国奥地利显然要比普鲁士强大得多。普鲁士只是有点实力,有点体量的小型强国,在人们心目中有点存在感,也许能够造成一点麻烦——但是也不过如此而已。

这并不可笑,除了穿越者外,又有几人能够有足够的眼光预知一个国家的国运和未呢?这可是整个欧洲都在蔑视德国人的时代啊!

即使到了60年代(离普鲁士统一德国仅有几年),伟大的托尔斯泰在自己的煌煌巨著《战争与和平》里面,借着老博尔孔斯基公爵之口说出“自从有上帝以,大家都打德国人”。

因此,夏尔如果在这个时候大肆鼓吹德国(普鲁士)威胁论,得到的将只可能是人们莫名其妙的眼光和一阵阵的嘲笑,不会有别的结果——某种意义上,就好像在甲午之前有哪个中国人预言不久后日本将会用军刀血染半壁中国一样。

所以夏尔早就放弃了做这种无用功,转而打算用实干解决还未发生的灾祸。反正无论怎么说都不会有人相信的,还不如少说多做。

“但是我们总不能放任他们不管。”他最后还是说了一句,“否则,那些弱小的邦国最终会由于经济利益而被吸引到大的邦国那里,最后结合成一体……就好像铁屑被磁铁所吸引那样……”

“到那时我们就再把他们打碎!”老侯爵满不在乎地挥了挥手,满是当年那个马上的骑兵军官的风采。“就好像黎世留和弗勒里那样!”

【黎世留是指路易十三时代的法国首相黎世留红衣主教,在三十年战争期间,带领信奉天主教的波旁法国,去帮助德意志的新教集团打击天主教集团,以便削弱哈布斯堡王朝。

而弗勒里是指路易十五时代的法国首相弗勒里主教,在1740年爆发的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中,暗中支持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二世去打击削弱奥地利

可以说,普鲁士能够趁乱立国、且立国后能够发展,都有法国暗中扶植以打击哈布斯堡的考虑存在——当然,最后是玩脱了……】

“那时考虑不是太晚了吗?我们应该让那些小邦被法兰西磁铁所吸引,最差最差也该让他们连成一体,以便不让奥地利和普鲁士任何一方所觊觎和吞并。”夏尔继续阐述自己的想法,“皇帝当年创立了莱茵同盟,就是给了我们一个极好的创意和示范……”

老侯爵随便摆了摆手,表现得对这个话题没什么兴趣。

“很好的考虑,夏尔。但是现在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先赢得政权,怎样操作和运营这个政权是以后才需要认真考虑的事情。我们首先需要对现在负责……”

夏尔点了点头。“没错,我们首先需要对现在负责。”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