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六章 重装上阵

第七十六章 重装上阵


                在觐见国王不久之后,似乎已经对形势绝望并且觉悟了,达尔马提亚公爵苏尔特很爽快地提交了辞呈,然后国王陛下也没有象征性地挽留,而是直接批准。()因此,法兰西内的首脑很快就实现了更迭,首相官邸也很快就换了主人。

前一阵他还声势赫赫,结果没过多久就不得不搬出官邸,政治就是如此地变幻莫测。并且,前首相在官邸内的痕迹,在接替者的刻意重新布置之下,几天之内就完全消失不见,就连职员们言谈之间也再也没有提到过他,仿佛那个人根本就不曾存在过一样——出于一种必要的谨慎,人们这样做是情有可原的。

权力转移的实质,就这样以“人走茶凉”的表面现象,给毫无保留地揭示了出。

而在此刻,法兰西王国的新任首相本人却没有那么多感想,他带着无尽的喜悦,坐在首相办公室内新换的椅子上,品味夺得胜利的欢乐,和大权在握的畅快。

就是这间小小的办公室,这张小小的书桌,还有书桌上的一叠叠文件,将直接决定到一个三千万人国度,震撼到一个两亿人的大洲,影响到一个十几亿人的世界。

他随手拿过几页文件,然后翻阅起。

很多人都以为一国的领导人必须事无巨细全盘掌控一切,其实事实并非如此。

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无论什么体制的国家内,越高层级的国务活动家,他们要看的文件就越简单,因为他们的时间很有限,要做出决定的事项却又太多。所以,给他们呈上的文件都是经过人们细心节选和摘要的,目的就是要让他们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做出决定:是,还是否?

当然,在那种决定国家存亡祸福的重要事项上,不会如此草率——但是那种事项又有多少呢?

所以,这些负责节选和摘要的官员(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年代会有不同的称谓,但是本质上是一样的)的水准优劣,很大程度上就决定了领导人的执政结果好坏。领导人所能看到的,通常就是这些官员所给他们的。

人们通常很难理解一件事——一个国家领导人,明明看上去十分聪明,心地也不坏,为什么执政起却昏招迭出,让人大失所望?原因就在于此。

经过两百年的波旁君主、革命领袖、皇帝等等统治者的努力,法兰西如今已经建立了一个规模为数十万人、遍及王国各地的官僚机器以执行中央的意志,并且让王都巴黎凌驾王国其他任何地方之上,再也不会有什么地方领主或者封建诸侯能够有实力跳出挑战这一整套统治机器了。

现在,这架机器换了一个新的操作者。

感觉……非常好,难以言喻地好。新首相再次深深吸了口气。

但是现在,已经是需要干正事的时候了,既然辛辛苦苦抢到了位子,那就该好好地守住它。

他轻轻地摇了摇桌上的铃绳。

门很快就打开了,秘书带着讨好的笑走了进——这是新首相带过的心腹,他也正在熟悉自己的新位置,而且看上去也十分能够适应他的新位置。

“杜查特先生他们等了多久了?”首相轻声问。

“大臣下他们了半个小时左右。”秘书恭敬地回答。

“将他们带进吧。”首相直接下了命令。

“是。”秘书躬身行礼,然后退了出去。

新任首相微微闭上了眼睛,再度感受权力的美妙。

他为了见我,需要等待半个小时还不能有怨言——而在仅仅几天前大家仍旧是同僚。

……………………

在进的两人行礼完毕之后,首相没有说什么废话,只是点了点头。

“杜查特先生,我会履行我的诺言的,您会为您给予我的帮助而得到回报,新的内改组中,您的职位将得到保留。我希望,您在之后能够继续在这个重要职位上做出新的成绩……”

“真是太感谢您了!下!”矮矮胖胖的部长笑着称谢,显得俗气而平庸。但是在这里已经没人会被这幅模样所迷惑了。“我一定会绝对配合您接下的安排!”

首相笑着点了点头。

接着,他饶有兴致地看着大臣后面的那个面青僵硬的年轻人。

“你就是那位孔泽先生?”

孔泽恭敬地点了点头。“是的,下。”

说实话,他木然的表情下,其实掩藏有一点忐忑。虽然大臣为了保护他,并没有跟新首相完全交代孔泽的侦查行为,这位大人物现在还只是知道“孔泽曾受首相之命侦查自己”,并不知道他曾做到了哪一步,但是仅仅这一点仍旧够他有些后怕了。

好在,首相的表情比预想中还要和缓许多。

“我之前就听杜查特先生夸赞过你,而且,这段时间内我也查过一些有关于你的记录……”他有意停顿了一下,“这足以使我判断你是个十分优秀的警探。”

“谢谢。”

“你曾经从接受过苏尔特先生的命令,想要对我进行暗地里的盘查,这并不是你的过错……况且,你也足够聪明地及时坦白了苏尔特先生这种不名誉和不理智的安排,所以,我并不打算责怪你。”

停顿片刻后,首相再次开口,“不过,我希望你能够以与之前同样的热诚为新一届内服务,你能做到吗?”

孔泽站直了身,双脚并拢。

“我将付出比之前更多的努力,为您和王朝服务!”

“很好。”首相点了点头以示赞许。“希望你不只是说说而已,而是用行动表现这一份决心。”

“是!”孔泽挺直了身子。

“之前你的任务是追查那些对王国不利的密谋分子,只是后由于苏尔特先生的干扰,一时不得不转换方向,对吧?”首相再度问。

“是的。”

“那么,孔泽先生,我明确地告诉你,你现在的任务,就是继续之前被中断的这项工作。”首相看着孔泽,“我希望你能再接再厉,做出更多成果,抓出更多、更大的叛党,保卫王朝的安全。”

“是。”

接着,首相又拿出了那张前首相准备签发的委任状,然后看着孔泽,眼神有些玩味。“这就是苏尔特先生之前答应给你的奖品,只要你把我这边的人全部查透了?”

“是……的。”孔泽这次的回答有些迟疑。

“没关系,我说了不会放在心上的。”看出了对方的迟疑,首相反而笑了。“我可以跟你承诺,只要你接下干得好,干出了足够多的成果,这张委任状将有我签发,你不用担心。对有功之人,我们不会吝啬。”

“是!”孔泽再次应是,声音虽然不大,但是能够让人感受到其中的热诚和激情。

“好的,你先出去吧,我和大臣有些事要谈谈。”

“好的。”孔泽应下,然后转身离开了这间办公室。

在心底里,孔泽十分清楚,虽然新任的首相先生目前对他十分和颜悦色,但是他恐怕会一直记得一个事实——孔泽先生曾经接受了苏尔特的指派,暗地里对自己进行了调查。

由于这位上司已经被他赶跑了,而且上司的位置现在也由他如愿顶替了,所以他现在很明显正处于春风得意、志得意满的状态。人在这个状态时,通常是非常大度非常通情达理的。

但是不用过多久,这位大人物肯定就将从这种兴奋状态下恢复过,那时候如果他还记得这码子事的话,显然就将会对自己极为不利——万一他想报复一下呢?对他说只是一个小小的玩笑,对自己说可能就是万劫不复的打击。

那么,怎么样才能够让他“忘记”呢?

孔泽想想去,还是只能想到靠成绩说话——只要能够显示出自己难以替代的重要性和执行力,那么就算有一些“历史污点”,新首相应该也能够接受。

不,是肯定能够接受。一个政治家,不会讨厌一个满身污泥的人,只会讨厌一个满身污泥而又无能的人。

在走出之间办公室之后,他下定了决心,这阵子一定要卖尽力气,博取新主人的欢心。

一想到这里时,他又忍不住想起了那一晚他所见到的场景,那一个个从外交大臣客厅中鱼贯而出的大人物。他真的渴望能够有一天成为其中一员,能够成为一个这种等级的大人物,就算要花费再多的时间、花费再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那一晚的宾客,每一个人,每一张面孔,每一个名字,都慢慢从他心头流过,让他难以忘怀。

包括那两个年轻人。

不,尤其是那两个年轻人。那两个年轻到让人嫉妒的年轻人。

不知道为什么,他十分在意那一晚所见到的两个年轻人。当然,他现在已经知道,对方很有可能是特雷维尔公爵这位素有名望的前政治家的子侄辈,而这位公爵先生现在很明显是首相的政治盟友,是他不可以轻易招惹的对象

但不知道是出于直觉还是别的什么,他仍旧十分在意这两个人,也许是因为当时他们的神情和动作有些奇怪?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说不清楚。

算了,现在不是管他们的时候,抓那些叛党讨新主人的欢心更加重要。孔泽轻轻摇了摇头,在秘书的引领下重新回到了候见室。

================================

现在是榜单期间,一日双更坚决不动摇!

晚上九点到十点之间发。

谢谢大家o(n_n)o~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