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一章 两个妹妹

第七十一章 两个妹妹


                带着猝然升起然后又被强自压抑下去的怒火,夏尔慢慢走回了自己的家。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那么生气?

他在心中问自己。

在听到了夏洛特说自己那一瞬间,他的脑海中,真的闪过了“我要杀他全家”的念头。

为什么?

已经不是在恋爱中了,像夏洛特这样年轻美丽的女子,就算被其他人追求也很正常吧?事前就应该想得到。况且自己还无数遍地告诉自己,和夏洛特已经分道扬镳了,再不会有交集,所以根本没有理由这么生气。

可是……那一瞬间所燃起的念头却是如此真实而又恐怖,击碎了自己之前的那种种自夸。

“我宁可进修道院也绝不会和这种人结婚……”这时他的心头突然想起了夏洛特后的那句话,然后心头不期然间又有些欣慰。

然后这种欣慰又很快被自责所代替。“夏尔,给我记住,感情是感情,事业是事业!”特雷维尔侯爵的告诫再次响彻在他的心头。

我还真是个半吊子的笨蛋啊……

夏尔自嘲式的地摇了摇头。算了,不想了,现在还是大事重要,他直接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直到回到家中,他也没有看到二楼某间房间中忽然闪过的一道视线。

虽然夏尔已经把声音放得很轻,但是仍然被还未入眠的某少女察觉到了。

穿着睡衣的芙兰倚靠在窗边,小心地看了看回到家的哥哥,然后带着微笑回到了自己的床上,悠然回到了梦乡。

今天哥哥又平安无事地回了,真是太好了!她抱着枕头默念了一句。

自从那天被有些失魂落魄的兄长抱过之后,她再也没有跟哥哥问过什么,只是每当哥哥晚上外出后,她总是要在确认哥哥已经回之后才肯入睡,无论多晚。哪怕因此在第二天上课时会精力有些涣散,她也不在乎。

在夏尔还不自知的时候,兄妹之间的牵挂与羁绊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也许这就是相依为命的兄妹之情?也许不仅于此?

===========================================

第二天,夏尔起床之后,顾不上干别的事,直接就跑到了老侯爵的房间中接受指导和寻求指点。而芙兰则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吃完早餐后就老老实实地跟哥哥和爷爷道别,去接受新一天的课业。

到了画室之后,看着精神有些不济的好友,玛丽-德-莱奥朗小姐有些吃惊。

“到底怎么了?我亲爱的朋友!最近你好像一直都没有什么精神呀?”她伸出手抹了抹芙兰柔滑的脸,“家里出了什么事吗?还是生病了呢?”

芙兰摇了摇头,然后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谢谢你的关心,玛丽,没什么。”她轻声回答。“我只是有一点点累而已。”

“累的话平常就应该多注意休息啊!”侯爵小姐小声责备了一句,“不是昨天今天,最近你经常这样,连老师都有些不高兴了!”

“我都说了没事了!”芙兰勉强笑了一笑,然后拿起画笔。“好了,先画画吧。”

“哎……你真是的……”侯爵小姐忍不住叹息了一句,然后也拿起了画笔,“不管怎么要,也要多注意身体嘛。”然后她又微笑起,“对了,忘了恭喜你了,你很快就是画家小姐了……”

就在昨天,杜伦堡老画家已经将自己的决定在画室中公布了,作为学生们里面的最优秀者,芙兰的画作将在他这次的个人画展中得到重点推荐。虽然其他还有几个学生也将一并得到展出的机会,但是无论从选出作品的质量还是数量上,都能看出老画家对特雷维尔小姐的偏爱。

“别这么说,还早得很呢。”芙兰脸有点发红,但还是能看得出脸上的兴奋。“现在只不过是被老师拿出几幅画展出而已,离成为真正的画家还差了老远老远……”

“你就别谦虚了!”玛丽忍不住笑了出,“如果你连老师这样的欣赏和偏爱都不当一回事的话,那可就要气死我们啦,别忘了我们可一无所获……你看,这次老师选了你,同学们可都没说什么呢,这是你的才能所应得的。那位博旺小姐可就惹出了不少争议……”

芙兰先还是笑着听着,但是听到后面一句时她慌忙打断了好友的话,然后有意放低了声音。

“别这么说,玛丽。我觉得博旺小姐的画还是很不错的……还有,在这里你别说这些无关的事啊,免得掺进麻烦里面。”

因为芙兰平日中所展现的天分和努力,老师的这个决定并没有引发学生们太多的微词,顶多就是多引发了一些私底下的嫉妒而已。然而,对其他几个推荐人选,两党则各看不上站在对面一方的学生,经常互相口出恶言挖苦贬低。

这种出于立场的互相贬低,每次都毫无意外地最后转变为了争吵。

这种情况在银行党的领袖萝拉-德-博旺小姐身上体现得最为明显,老师挑选了她的两幅画作,结果被对面一派大加贬损各种冷嘲热讽,甚至还有人故意嘲讽说是她私下里给了老师大笔的钱,才换了这个结果。不过就芙兰看,被挑选出的德-博旺小姐的画作确实是很不错的,老师还是一如既往的秉公处理,并没有偏心。

而且,芙兰生怕掺入到两党的这些是非当中,因而马上出言制止了玛丽的话。因为出身的关系,虽然是中立派,但是玛丽还是稍稍偏向贵族党一些,只是因为怕麻烦而没有直接站过去而已,所以她说出这样的话倒也不足为奇。

不过,她的制止已经晚了。

“争议?我不觉得有什么可争议的,我的才华足够获得这份奖励。”

一个冷峻的声音在两人耳后响起。

芙兰和玛丽下意识地将头转回去,然后同时在心中抽了一口冷气。

银行党的领袖萝拉,正用她那高傲冷漠地视线看着两人。她和往常一样穿着华贵的裙子,头上仍旧盘着一个高高的发髻,看上去是那么凛然。“德-莱奥朗小姐,也许您对此有不同的看法,那么能否给我讲解一下……?”

玛丽被这道视线刺得有些生疼。这可是数千万法郎财富的直接继承人之一啊!

“博旺小姐,我……我的意思是……我是说……”在萝拉气势的镇压之下,玛丽有些紧张,“只是有些人认为,认为还有其他作品可以与您的相媲美而已……”

“哦?我不这么认为,也许您可以给我举个例子看看?”萝拉仍旧不依不饶地进逼着。

玛丽脸色越越难看了。

芙兰隐蔽地观察了周围一圈,发现今天玛蒂尔达又没,所以能制住她的人基本上不存在。她心里暗暗叹了口气,这下只有自己出马了。

“博旺小姐,玛丽不是那个意思啦!”芙兰笑着打了圆场,“反正就我看,您的作品确实相当不错,老师不是那种会徇私的人,您是靠自己的实力得到他的青睐的……”

芙兰的话总算让对方消了气。

银行家小姐垂下了视线,放过了玛丽。“哼,总归还是有人识货的,优秀之人和凡俗之辈就是差得这么远。”

芙兰在桌子底下轻轻踢了玛丽一脚,玛丽会意之下暂时离开了这个角落。

在玛丽离开之后,这个角落陷入了暂时的寂静,这让芙兰不禁有些忐忑。

“不用担心,我刚才过,只是想向您祝贺而已,只是没想到顺便听到了莱奥朗小姐对我的评论。”好在萝拉开口打破了这种寂静,“您在绘画上面的天分确实比我要强,这一点我不会看不到。”

芙兰勉强地笑了起。“谢谢您的祝贺!”然后她又小心翼翼地看着萝拉,“博旺小姐,玛丽刚才只是无心地提了一句而已,并不是有意要针对您……”

“我是不会放在心上的。”还没等她说完,萝拉就直接回答了。“这种话我今天都腻了,怎么可能还会放在心上?”

“那就好。”芙兰松了一口气。

“还记得我上次的提议吗?”萝拉突然再次发问。

“提议?”芙兰先是一怔,然后就想起了。

上次玛蒂尔达还没回之前,萝拉曾找过自己,提议让自己参加萝拉这边的党派,但是被自己婉拒了。没想到她还是没有死心,这次又了。

不过,答案还是不会有什么不同的。

“抱歉,博旺小姐……”芙兰的语气温和但又坚定,“我在这里只是想好好画画而已,并不想掺合别的事情……”

银行家之女静静地站着,就这么看着芙兰。

芙兰笑着回视她,内心则有一点紧张,想必她不习惯别人的拒绝吧?

“长得真是漂亮呢,还这么有才华……”萝拉突然感叹了一句,然后摇了摇头,“没关系,以后您随时可以找我。”

芙兰心情随之一松。

正当她以为萝拉会离开之时,萝拉忽然又走得更近了,然后她仔细看着画框中的画。“这是您的家人吗?”

“是的。”芙兰点点头,“场景就是我家的客厅。人物一个是我的爷爷,一个是……”她轻轻停顿了一下,“我的哥哥”。

“画的不错。”萝拉评论了一句,然后点点头准备离开。

“博旺小姐您是独女吗?”芙兰随口问了一句。

“不。”萝拉突然冷冷地回答,然后转身离开。

“我家的继承人有两个,这实在有点多了。”

===============================

ps1:明天有事要出短差,无法更新了,不过后天会两更补上。

ps2:发现这本小说居然有个贴吧了,好开森啊!没想到我居然也能享受到这个待遇了,谢谢开吧的童鞋们……

ps3:下周这本书要上强推,这阵子正常更新外我要攒攒稿,榜单期间一日双更不动摇!

o(n_n)o~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