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章 偷窥与争吵

第七十章 偷窥与争吵


                在寂静的街道中,在某个阴暗的角落中,有一个人一直在小心观察着某间公馆的大门口。()

他知道,今天这家人在主办一次晚宴,一辆辆马车正准时到达。

马车或者朴实或者华丽,但是毫无疑问,里面的人都是重要人士——既然他们有资格参与此次晚宴的话。

“第七辆了。”他在心中默默念了一声,一边小心避过仆人警惕的视线。

又过了很久,再也没有新的客人到,他掏出怀表看了看,已经是晚上八点了,看人已经到齐了。

他的任务,就是弄清楚这些人到底是谁,到底准备搞些什么。

这跟他的未有极大的关系,甚至将决定他的未。

他贯彻了首相先生给他的指示精神,没有跟他的上司们提这个任务相关的一个字,甚至连自己的下属他也不敢完全交代,因而只好自己一个人亲自上阵了。

借助梧桐树的掩护,他慢慢靠近了这座公馆,但是无法更近一步了,再近的话就容易被人发现,也许首相先生承受得起这个代价,但是他承受不起。

他咬了咬牙,然后轻轻地爬到树上。

他的动作很轻,轻到几乎没人能够听到有什么动静,完全没有辜负之前十年的基层生涯给他的锻炼。

接着他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小的望远镜,然后往墙中看去。而且现在宅邸门窗紧闭,他什么也看不到。

不过这没关系,他并不缺乏耐心。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终于,门打开了,客人们一个个跟主人致意然后告辞。孔泽睁大了眼睛,唯恐遗漏下任何信息。

客人们通过宅邸前的走道走向马厩,打算乘坐马车离开,丝毫也没有发觉正有一双暗藏的眼睛在窥视着他们。

孔泽努力辨认着这些面孔,有些面孔他认识,有些面孔他完全没见过,但是他都一张张地记忆到了心底里,这是多年工作给他锻炼出的一项强大能力。他回家之后,将把这些面孔统统用墨笔画下,然后一个个去辨图识人。不过,由于灯光比较昏暗,再加上距离实在有些远,所以就算借助月光他也没办法瞧得太真切,只能尽量去辨识。

不,太暗了!

他心里有些恼怒,心里突然起了一股想要凑得更近的冲动,但是理智很快将这个念头压了下去。

没关系,以后还有很多机会,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冲动的话反而将会葬送一切。

这时,他看到了一幕奇怪的景象,让他吃惊到几乎忘记了心里的焦躁。

不是那里出现了什么妖魔鬼怪,也不是发生了什么,而是他看见了两个人。

一男一女两个人,两个青年人,女的搂住了男人的右手,并排着一步一步朝马厩走去,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景象,放在其他场合这完全不是什么稀奇事,但是放在今晚却很奇怪。

他们是谁?为什么能这里?

孔泽左思右想,也无法在脑中找出有关这两人的任何印象,他很快将目光的焦点集中到了这两个人身上。

这两个青年人,男的俊秀斯文,衣着平常;而女的美丽动人,衣饰华贵,这一对几乎像是刚刚从舞台上走下的一样。而且,他们看上去很亲密,一直黏在一起,口中还不断在轻轻交谈着什么。

也许他们是情侣?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多年的工作经验所练就的嗅觉,却让孔泽却从青年的表情和动作中直觉到两人之中有一种含而不露的疏离感,就连那个年轻小姐看似简单的笑容里,也有一种复杂的意味。

不管怎么样,这一对儿出现在这里都太奇怪了,由不得人不注意。

很快,这两个年轻人就走上了一辆马车,和其他客人一起离开。

孔泽的视线,随着这辆马车而动,直到它从街道的岔路口消失不见。孔泽只是静静地呆在树叶繁茂的枝丛中目送着这些客人离开,他不可能去大张旗鼓地追踪。

但是没关系,他以后还有时间和机会,好好认识今天的这些生面孔。他深信这一点。

虽然首相给他的交待不尽不实,但是以孔泽的智力,完全明白发生了什么以及正在发生什么——当今的政府一号人物和二号人物正在拼命角斗,而他自己则是其中一方的一枚棋子。

他继续呆在原地,直到面前的宅邸所有灯火全部熄灭,人们都沉入睡眠为止他才轻轻地从枝丛中下。

今天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他现在需要回去,好好反刍刚才得到的情报。

=======================================

回到马车上的姐弟两人,静静地坐在坐垫上,一时竟然无言。

入夜已深,街道静谧无人,车厢中回游荡着马蹄与街道的合奏。

夏洛特仍旧搂着弟弟的手,微微闭着眼睛似乎在想着什么,又似乎只是在闭目休息。而夏尔则不希望打搅她的休息,因而也就只是抬头看着车窗外的月光,一动也不动。

“夏尔,”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夏洛特终于开口说话了,“我们今天做得好像不错?”

“比预想中要顺利一些。”弟弟小声回答。“看目标达成很有希望了。”

“爷爷一定会很开心的。”夏洛特又微笑起。

“也许吧。”夏尔无可无不可地应了一句。

“你对我爷爷太无情了!”夏洛特小声抱怨了一句。“再怎么说他也是你的长辈不是吗?”

“他好像也从没有在乎过我。”夏尔则顶了一句。

“你错了,你是他亲弟弟的继承人,他怎么会不在乎?”夏洛特为自己的爷爷辩解起,“虽然观念和立场不一样,但是你爷爷毕竟是他亲弟弟。而且……而且在我们小时候,要是没有他的首肯,我又怎么能够和你往呢?”

“要是没有他的首肯,您又怎么可能成为我的敌人呢?”夏尔又回击了一句。

夏洛特瞬时站了起,然后笑了出。“我明白了,原你一直是在恼恨爷爷把我带上这条路啊……夏尔,你还真是不老实啊……”

夏洛特的笑容既有些促狭,又显得十分开心,一时间车厢中竟犹如鲜花盛开。

“你想多了!”夏尔断然回答,“我只是不喜欢他那张永远没有表情的脸而已。”

夏洛特没有接着再去促狭自己的弟弟,而是轻声叹息了一声,“其实,是我自己跟爷爷说要走这条路的,爷爷并没有逼迫我,甚至还劝过我,说女孩子不应该去冒那种风险。”

夏尔有心想要不再理会,但是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为什么?”

“为什么?”夏洛特微微偏开了头,“为了很多东西。为了帮助爷爷,为了挽回我们的时代,恢复我们的地位……理由太多了。难道你不想恢复我们先祖曾拥有的荣光吗?哪怕一个世纪之前,我们仍对那些暴民有生杀大权,可现在……可现在你看法兰西都变成了什么样?我们还要向暴民和暴民的后代低头……你能够忍受吗?”

“我们的时代?”夏尔不由得嘲讽了一句,“我们已经没有时代了,你再怎么努力也无法使时间倒流一个世纪。”

夏尔的手被骤然捏紧了。

他发现夏洛特的笑容已经完全敛去了,眼中似乎还有些焦虑和愤怒。

“就是这样,你总是这样,从小时候开始就这样!你把一切都好像当做一出事不关己的舞台剧,你没有讨厌我们,却有意疏离我们,好像我们只是该存在于画中的人物一样……”

“那又怎么样?”夏尔也放高了声音。“难道我应该学你,给那个逝去的时代陪葬吗?不,绝不。”

“不试一下怎么知道结果呢?!”

“不用试我也知道结果!”

“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试一下!”

“不管怎么样我都会阻止你的!”夏尔盯着自己的姐姐,“我会将特雷维尔这个姓氏发扬光大,甚至比你能够想象的程度还要耀眼,但绝对不是按你这种方式,你这种方式能够得到的只是一出悲剧而已,甚至连悲剧都算不上!”

“那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实现给你看的!”夏洛特也盯着自己的弟弟,“从小时候开始,你就好像在俯视着我和我的兄弟们,简直分不清谁是姐姐谁是弟弟,你以为你这是超脱吗?你错了!我要证明你的理想你的理论都错得离谱,你只是活在我们中间的凡人,活在我伸手可及的地方,活在我身边,而不是活在我们的头顶上,你会明白的!”

两个人凌厉地互视着,谁也不肯缩回自己的视线。

直到最后,夏尔长叹了口气。

这是第几次争吵了?第五十次还是第一百次?记不清了。

“好吧,时间会证明我们谁对谁错。”他收回了自己的视线,重新看向了窗外的月亮。

夏洛特也随之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两姐弟的争吵,又一次以暂停告终。

“知道我为什么那么憎恨那位德-博旺男爵吗?”夏洛特突然重新开口了。

“为什么?”夏尔随口问了一句,以便让气氛不这么僵硬。

“他的儿子,唯一的儿子,正在追求我。”夏洛特脸上重新绽放出笑容,只是笑容里既是嘲讽又是仇恨,“你瞧,法兰西已经到这种地步了,一个前平民之子居然敢大模大样地追求一个公爵的女儿……”

夏尔睁大了眼睛,以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视线看着夏洛特。他几乎没有听清夏洛特后面所说的话。

“放心吧,我宁可进修道院终老一辈子也不会去嫁给一个前平民之子,再有钱也一样。不过,现在因为某些需要,所以我暂时无法直接拒绝,只能先这么应付着。哎,真是恶心……太恶心了……我说过的,我迟早那一家子要为自己的冒犯付出代价的……”

我要杀了他全家!他心中在嘶喊,在怒吼,在咆哮。

最终,他缓过劲了,呼吸重新平顺。“我知道了。”

然而夏洛特已经看出了夏尔刚才的愤怒,心中却充满了欣喜。“你知道就好。”

马车终于停下了,夏尔慢慢地走下马车准备回自己的家。

“再见。”他的声音十分低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