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十七章 钓饵与新任务

第六十七章 钓饵与新任务


                随着众议院质询和调查的开始,在有心人的推动之下,当朝首相的各种丑闻在报界和舆论界疯狂流传,而首相在议会质询立场时的步履蹒跚,更被人当做“本届内日薄西山,首相形势极其不妙即将下野”的一种不祥的象征。【】

而且,“首相先生的身体状况不佳”这一事实,并没有让对手们因心生恻隐之心而偃旗息鼓,反而成为了激励他们大干快上的动力,以及他原本尚存几分忠诚的手下和中立观望派倒戈的最好理由。政治是不讲究尊老爱幼的,比起这个人们反而更喜欢追捧胜利者,抢着踏失败者一脚。

然而首相先生本人仍旧十分平静,他安然坐在自己的官邸中,无视外面的各种流言蜚语,和往常一样批阅公文,接待官员和外国领事,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他在静静等待那个重大消息的到。

他的命令传到总督那里最快也要几天,那边要为进军准备至少好几天,而伦敦得到消息并让公使提出抗议则再需要好几天。也就是说,这接近二十天的时间,已经是他的外交大臣可以尽情表演发挥的最后时间了,他甚至内心中隐隐约约地有些期待,想要看到一出与这一生已经经历过的那些所不一样的剧目。

“真希望你能不让我失望。”他用略微颤抖的左手,拿起书桌旁边的一点点心,随意地吃了下去。

时钟的指针在一秒一秒地转动,他的生命力也在慢慢随之一点点流逝,他甚至能感觉到这一点。然而即使自知就快要到生命的尽头了,他仍旧没有想过要主动放弃自己的权位。

他再度拿起了之前警务大臣提交给他的报告。

“哼,波拿巴党人吗?”他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嘲笑。

皇帝已死,他原本所倚赖、所委以重任的大臣和将帅们纷纷改换门庭,原先的小人物反而坚持下成为了残党,继续为波拿巴家族丢失的王位而战,这真是讽刺。

“很有趣,不是吗?”他看着面前穿着黑色制服的年轻人。30岁的年纪,对现在的他说简直是无法直视的年轻。

孔泽并没有因为首相先生的突然问话而显得茫然失措,他冷静地问:“您是指什么?”

虽然他已经因为首相一直没有说话而等待了很久,但他仍旧笔挺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动也没动。

“很不错的报告。”首相信手点了点桌面。“看得出你用了不少心思。”

“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能够优秀地履行自己的职责,很少有人能够真正做到。”首相平淡地赞许了一句,然后微微抬起头,“你知道今天为什么我要叫你过吗?”

“不知道。”孔泽老实回答。“但是不管您有什么指示,我都将去尽力完成。”

“想必你也知道,最近针对我的流言非常多。”首相直接开门见山。

“如果您希望我打击这些传谣者的话,我可以……”孔泽看着首相。

“不,不需要。”首相打断了他的话,“这些完全不重要。而且,问题的根源不在这里。”

孔泽隐隐然明白了首相在指什么,但是他仍旧作出一副不甚了然的表情。

他并不希望自己掺合到这种政府最顶层的斗争当中,现在的他没有资格参与这种游戏,他只想而且只能把本职工作做好,以便让任何首相用得放心——旧的新的对他说都一样。所以,他尽量回避在这种谈话中牵扯到那位外交大臣。

“你能有出息,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这么觉得。”看到孔泽的表情后,首相转移了话题,“因为你的脸虽然僵硬得像根木头,但眼睛里却燃着火,想要烧尽一切。你有野心,就像当年的我。”

首相突如其的的夸赞让这个高级警察有些惊异——他们两个人地位差距犹如天壤之别,他知道首相没有必要这么夸奖自己。

“很可惜,如今已经很难出现和当年那样的机会,让一个不名一文的穷光蛋一跃到法兰西的最高层了。当年拿破仑花了六年从穷光蛋变成法兰西最高执政,我花了十几年从穷光蛋变成了公爵和元帅,可你呢?在你的这个年纪,拿破仑已经是法国最高统治者了,而你却必须恭恭敬敬地坐在一个老头面前,老老实实听他讲一些废话,谋求一点一点地从机构里面往上爬,还要小心挤开旁边嫉妒你的同事们!这种感觉很不好受吧,孔泽先生?时势能让一个杰出之人脱颖而出一步登天,却也能让同样杰出的人只能默默地呆在泥坑里……”

似乎是说了一大通话让他消耗了太多精力,首相脸色有些苍白。

“我当然没有资格和您相提并论……”孔泽马上回答。只是暗地里,他的拳头却捏紧了,捏得很紧。

“哼哈哈哈哈”看着对方强自掩饰心中怨气的样子,首相忍不住笑了出。“有才能的人想要出人头地这是十分正常的事情,有什么可指责的呢?我说这番话,不是想要嘲笑你,而是想要告诉你,我可以给你机会,一个一步登天的机会……”

孔泽微微睁大了眼睛,而且没有逃过首相鹰隼般锐利的视线。

“怎么样?”

汗水慢慢地从后背透出,直到最后,孔泽下定了决心。“我的义务就是执行您的命令……”他一字一顿地说完。

“很好。”首相的脸上透出微笑。

接着他从身旁抽出一张纸。“为了应对当前的复杂形势,我和你的大臣决定在警务部内设立一个专门的调查处。我已经在您升迁的委任状上签了名,为了表彰您一直以的辛劳和功绩,这是您应得的。”

“谢谢您!”孔泽的声音都颤抖了。

为了成为小小的科长,他奋斗了十几年,而在得到了大臣和首相的青睐之后,他只花了两个月就升了两级,有望成为一名新鲜出炉的处长,即将位列在法兰西数万警察中最有权力的几十人之中——即使必须名列末尾。这一切,只需要这两个人说几句话签几个字而已。权力,你是何等令人迷醉之物啊!

然而,即使在这样大的喜悦面前,孔泽的脑中仍旧保留有最后一丝清醒。他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对一个毫无根基的孤儿说更是如此。既然别人给了他这么大的礼物,那么需要他付出的恐怕会更多。

“一个月之后,这张委任状就将签发下,到时候您就离自己的目标更进一步了。”

果然,是一个月后。

“那么,在这一个月之中,我的主要职责和任务是什么?我需要先了解一下以便预先布置。”他冷静地问。

既然对方已经给出了终点奖品,那么自己就需要跑完对方预定的旅程——而且需要好好地跑完,途中不能掉队。

首相轻轻点点头,这个年轻人的沉稳表现让他很满意。

“现在你需要暂时把波拿巴党人和其他什么妖魔鬼怪给放在一旁,有更重要的任务去做,当然,是需要秘密地去做。”

“您是指……?”孔泽似乎明白了什么。

“对,给我盯着基佐,带着你的人尽快查清楚他到底拉拢了哪些人,在和谁往。如果能够的话,查清楚他下一步的打算。”首相轻声指示,“记住,一定要秘密地进行,不要让任何人察觉,而且要快!既然你之前能够对叛党分子办到,那么我相信你也能对基佐先生办到。我想错了吗?”

首相盯着对面的年轻人,“告诉我,我想错了吗?”

坐以待毙从不是他的风格,主动出击才是。20天在战场上能打完一场决定国家命运的会战了,在政界也足够天翻地覆,他必须掌握一切情况以便不出意外。

“我有很多手下,很多甚至比你还要让我信得过。但是这种工作必须要有特殊才能的人才能干好,而我缺乏这方面的专才,而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我相信你是有这个能力的。”

孔泽的呼吸沉重了许多,首相静待他的考虑。

他知道,有野心的人在这种诱惑面前是难以招架的,哪怕面前充满风险。

果然如他所料,短暂的考虑之后,孔泽从座位上站了起,双腿并拢,挺直了腰杆。

“我会竭尽全力完成您指派的任务的,绝不辜负您的期待和提拔。”

“我就知道像你这样的年轻人,不会甘于平凡。”首相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微微敲击了一下桌面,“不过,我还是要再提醒一次,这个任务必须绝对保密,如果让政界知道了这件事,会发生什么呢?您自己能够想到后果。”

“这一点我完全明白。”孔泽的表情还是一贯的木然。“我将确保这种事绝对不至于发生。”

“那你就回去吧,从此刻开始,你就可以进行这项工作了。连你的大臣都不用透露一个字,这项任务直属于我,明白了吗?”首相的声音冷了下。

“明白!”

“那好,你回去吧。”首相挥了挥手,示意对方可以告退了。

在孔泽离开后,首相疲惫地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然后轻轻揉了揉眼睛。

他并不担心对方会因此知道得太多,因为一旦成功完成目标之后,他就会把这个年轻人当做弃子一般给扔出去。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