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十一章 羁绊

第六十一章 羁绊


                加莱海岸边的一座小别墅里,三个年轻人正在餐桌前,略显无聊地等着厨子上菜,耳畔则一直传远方的海浪拍击海滩的声音。()

“真没想到今天只打到了松鸡,原本还想打几只兔子呢。”阿尔贝脸上有些遗憾。“我明明找到了一只,结果没打着让它给跑了!”

“松鸡也不错,总比什么都没打着好。”吕西安的表情则沉稳的多。

“其实这种生活真的挺有意思的,”朱莉的脸上布满了笑容。“有时候真的舍不得离开这里。”

“那是因为你还没有过腻而已。”阿尔贝回答,“我可不喜欢长期呆在一个地方。”

“那至少现在还没有过腻。”朱莉回敬。

厨子终于送菜过了,三个年轻男女举起了酒杯。

“为玛蒂尔达干杯!”

喝完之后,朱莉突然皱紧了眉头,很不舒服的样子。

“怎么了,酒有问题吗?”吕西安关切地问。

朱莉脸色有些发红。“没什么,有些不舒服,没什么胃口,你们先吃吧。”

正当吕西安还想再问些什么的时候,门外响起了几声凌乱的脚步声,没过多久,门被敲响了。

三个人对视了一眼。

敲门声还在继续。

“我下去看看。”阿尔贝突然说,然后从餐桌前离开。

朱莉有些紧张地看着吕西安,而她的情人则紧紧握住了她的手,试图给她以信心。

阿尔贝很快就回了,表情严肃得吓人。

“怎么了……?”朱莉有些紧张地问。

“哈哈哈哈,”阿尔贝突然大笑起,“你们看看是谁了。”

一个人影出现在门口。

“玛蒂尔达!”朱莉惊喜交加,然后立即站起向门口走去。“居然是你!”

玛蒂尔达则沉稳得多,她只是微笑着。“我了,姐姐,我很高兴你听了我的话……”

两姐妹拥抱在了一起。

吕西安似乎想说什么,但是阿尔贝扯了扯衣角,然后给了他一个眼神,示意一起去阳台看看海。吕西安想了一下,决定采纳阿尔贝的这个建议。

朱莉带着玛蒂尔达到自己的卧室,然后让妹妹坐到自己床上,仔细端详着自己的妹妹,眼角含泪。

“最近还好吧?我走了之后父亲有没有惩罚你?”

“当然有了。”玛蒂尔达苦笑起,“不过还好,还在预想的范围之内。”

“对不起……”朱莉的泪珠轻轻滚落。“因为你,让你和父亲……”

“没关系,只要你能幸福,我受这么点苦不算什么。”玛蒂尔达摇了摇头。

“哎……”朱莉长叹了口气。

玛蒂尔达的面孔,突然变得有些严肃。

“我这次过,是有件事要告诉你。父亲……父亲已经承认了你可以和勒弗莱尔先生在一起。”

“什么?真的吗?”朱莉先是一惊,然后狂喜地笑了出。“玛蒂尔达!你真是太厉害了,你真的做到了!谢谢你!”

“我说过我能办到的。”玛蒂尔达轻声回答,脸上却没有什么喜色。

“这样我就安心了……”朱莉长舒了一口气,然后捏住了妹妹的手。“玛蒂尔达,真的谢谢你,我以后去了美洲,一定会想念你的,给你寄信……”

“不,你不能去美洲,你要和勒弗莱尔一起回巴黎,我们需要你。”

朱莉骤然睁大了眼睛,似乎不理解妹妹在说什么。

玛蒂尔达不管姐姐的反应,继续说了下去。“你带勒弗莱尔回巴黎,父亲和爷爷已经给你准备了一笔嫁妆,足够对得起迪利埃翁家小姐的身份。而且,爷爷和陆军大臣关系很好,他已经和大臣下打了招呼也花了钱,估计很快就能恢复勒弗莱尔的军籍,然后替他在巴黎驻防部队里面谋个差事……虽然因为某些原因我们暂时还不能公开这门亲事,但是姐姐你放心吧,你的丈夫将前程远大……至少能像个迪利埃翁家的女婿。”

她一边说,朱莉一直在慢慢摇头,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妹妹。眼中不再是欣喜,而是伤感和痛心,一会之后,她才说出话,语气平稳而又冷漠。

“连你也要变成那样了吗,玛蒂尔达?”

“变成哪样?”妹妹不动声色地回敬。

“父亲和爷爷那样。”朱莉闭上了眼睛,“我不想变成的那样。”

“正因为你不愿意,所以我必须变成那样。”妹妹冷冷地说。

“不!”朱莉摇晃了妹妹的肩膀,“你也可以有自己的生活的啊!你为什么要管那么多?”

玛蒂尔达仍旧看着姐姐,任由身体被摇晃。“这就是我的生活。好了,不要管那么多了,听我说的吧,带着你丈夫回巴黎,爷爷会为他和你铺好路的,你们只要沿着走就行了!”

“不!不要!”朱莉喊了出。“知道为什么我要这么选择们,就是受够了走这种路,你明白吗?我不想再让自己的家庭陷在那种地方,过几天,我就和吕西安一起启程去美洲了……”

“那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办?”玛蒂尔达看着自己的姐姐。

“退隐不好吗?难道应该像爷爷和父亲那样整天忙于勾心斗角,连和子女吃饭的时间也欠奉吗?那样就是幸福吗?”朱莉低下了头,却放高了声音,显然是在说出自己压抑已久的心里话,“我们是怎么长大的?整天和父亲母亲见不到几面,连家庭教师都比父母眼熟!我厌倦了这种生活,生怕自己也要复制这种生活。所以……所以我找了吕西安,难道这样也不行吗?”

“退隐?怎么退隐?退到乡下去等着当土财主,一代代守着那点地产和钱财小心翼翼地活着,为每一次的革命风暴心惊胆战,生怕被波及到吗?”玛蒂尔达的笑容里满是嘲讽,“姐姐,不可能的。如今这个时代,没有退隐一说了,身为贵族不站在顶端就得陷在污泥里。迪利埃翁这个姓氏要么显赫,要么衰微,没有别的路可走了。我想选显赫,因为我的生活我的荣耀都是因迪利埃翁之名而带的,哪怕再难走也要接着走下去。你呢?”她直视着自己的姐姐,再问了一遍,“你呢?你想让它怎么走?你希望它衰微吗!”

朱莉的脸上出现了动摇。

“这个家族,它供养你长大,让你过上了世界上绝大多数人所只能仰视的生活,让你过上了着要什么就能有什么的生活,结果呢?结果,你长大了之后,觉得它束缚了你!甚至连一点回报都不肯给它!”

玛蒂尔达的声音越越高,几乎像是喊了出。

“你有没有想过,你觉得是束缚、想要挣脱的生活,是多少人连做梦都不敢想象的?父亲给你的爱,我们给你的爱,你全都感受不到,你都抛开了。你为了一时的欢愉就将我们弃之如敝屐!你忘了,在这个大多数人只能靠辛苦劳作挣扎求存的时代,正是我们,正是迪利埃翁家族给你的生活,才让你有闲暇去追逐你的爱情!你根本就没有想过我们,也不在乎这个家族!你这是……你这是何等的自私啊!”

“不是这样的!”朱莉大叫着回答。

“就是这样的!你只想着自己的幸福,根本不在乎我们的死活!也不在乎迪利埃翁家族的命运!如果你不想,那么在它面临危难关头时,你不应该站出帮它吗?”

妹妹站在姐姐的面前,面孔既严厉又伤感。“然而即使这样,我仍旧爱你。如果你真的要走,就带着他不管不顾地走吧,父亲叫我带人过,如果万一你不同意就把你抓回去,但是我拒绝了。随便你吧,反正我们也能找到另外的办法。你就到美洲去找你们的梦去,但是别指望我们会祝福你,你抛弃了我们,我们也不会再跪着请求你回。”

朱莉眼角再次渗出眼泪,然后以滂沱之势倾泻而下。“我只是想活出自己的生活而已……为什么……为什么……”

“你的愿望,太奢侈了。”妹妹垂下了头,“要么就付出莫大的决心斩断一切感情的羁绊,哪怕看着我们完蛋也无所谓;要么你就只能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你一样,我也一样,大家都一样。”

“已经危急到这种程度了吗……”朱莉带着哭腔问。

“是的,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玛蒂尔达低声回答,“我们没有回头路可走了,每一个选择都得万分小心,就和十七年前一样。不然,你以为爷爷和父亲会那么轻松地接受勒弗莱尔先生吗?他们需要在万一的时刻,靠他救命啊!”

朱莉不再问,只是继续哭着。

玛蒂尔达也不再说话,任由姐姐思考,心中却极其平静。她太了解姐姐了,她无法割舍掉一切,就这么看着家族沦亡的。这是无法挣脱的羁绊。

果然,她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好吧……我去跟吕西安劝一劝,试试让他答应。”朱莉似乎放弃了挣扎。

“你肯定能够让她答应的,我相信你。”妹妹轻轻回答,“迪利埃翁家的女人,不至于连丈夫都摆布不了。”

=====================

从卧室出之后,朱莉到阳台,而阿尔贝则识趣地走开了。

吕西安担心地看着自己的爱人,她现在眼睛有些红肿,。

“你们没事吧?我刚才听见你们好像吵得很厉害。”他小声问。

朱莉微笑着摇头。“没什么呢,只是一些私话而已。”

“哦,那就好。”吕西安松了口气。

朱莉呆呆地看着自己的爱人。

“怎么了?”吕西安很奇怪。

“我在想一件事。”

“什么事。”

“我在想……”朱莉的眼神有些闪烁。“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如果是女的,就叫玛蒂尔达吧……”

吕西安先是不明所以,但是很快他就明白了,然后就是狂喜。

“啊!啊……朱莉……”他抱住了自己的爱人,“我爱你!”

“我也是。”迪利埃翁家的大小姐,微笑着抱住了未的迪利埃翁家长孙女婿。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