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九章 自知之明

第五十九章 自知之明


                “快!”

“再快一点!”

“您就不能更快一点了吗?”

夏尔坐在出租马车上,口中在不断地催促。()他现在必须与时间赛跑。

今天夏尔要见的这个人,正是组织内部负责煽动宣传的人之一。虽然他不知道夏尔的真实身份,但是他却肯定知道组织的地下宣传窝点和印刷机构所在地,如果他在被抓后挨不过刑讯逼供——这几乎是肯定的,只是时间长短而已——的话,那么这个窝点就肯定要完蛋了。

不仅窝点完蛋,如果里面的人又被抓了的话,天晓得又会被牵出多少人!

突然而的危机,让他心都有些发紧。

必须抢在政府的人下手之前让这些人转移走。

时间就是生命,夏尔比之前任何时刻都痛切地感受到了这句话的含义。之前为了安全起见,夏尔有意把见面的地方定在了第十一区,现在,他对这个决定深深感到后悔。

“再快一点可以吗?我真的很赶时间!”感觉马车还是不够快,夏尔不禁又大声催促了一遍。

车夫终于受不了了。

“先生,我这个只是马车,不是阿拉伯人的飞毯!我已经听从您的吩咐,一直在加快速度了!”车夫的语气里充满了抱怨。“再弄的话,伤到马怎么办?再说了,万一撞到了人怎么办?现在是白天,路上人这么多!”

夏尔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金币,也顾不上危险,直接就在奔驰的马车上放进了御手的口袋里。“这个够了吗?如果不够,我这里还有!”

果然,在如今这个时代中,对什么顾虑都比不上对金钱的崇拜。

感受到口袋里沉甸甸的分量之后,“好勒!”,车夫大喊一声,然后又狠命朝两匹马身上了几鞭。

可怜的马只能悲鸣几声,然后加速奔驰,一路狂风。后面似乎有什么人在大喊大骂,但是两个人谁都当做没听见。

终于,在几乎横穿了整个巴黎城之后,马车到了第十五区,夏尔叫停了马车。然后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金币直接递给了对方,“这个都给您吧!”

他对车夫“先生,以后您还叫我吧!保证比谁都快!”的喊话充耳不闻,直接就快步闪进了一条小巷。

在小巷穿行了十几分钟之后,他到一家小报馆的门口。

这个报馆门口看上去萧瑟,破败,一看就是那种经营不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倒闭的小报馆。

他不管不顾,直接踢开了门。

巨响惊动了几乎里面所有人,然后几道充满敌意的视线盯到了他身上。

“您是谁?干什么?”一个人冷冷地问。

“叫你们老板见我,我有重要的事情要交代!很紧急的事务!”夏尔懒得搭理他,直接喊了出。然后用嘴型喊了个无声的“皇帝万岁!”

问话的人紧紧地盯着他,然后看了看窗外,发现并没有人跟。

他让其他人看着夏尔,然后自己沿着楼梯走到了楼上。

片刻之后,夏尔听见了一句问话。

“是谁了?”

一个脸色蜡黄、穿着马甲的中年人慢吞吞从楼梯走了下,他就是塞雷昂,组织内部巴黎宣传机关的负责人,借着经营一家小报社的名头暗中运营着印刷和宣传机器,夏尔和他在之前的密会见过好几次,互相认识。

“是我。”夏尔沉稳地回答。

看清楚者之后,塞雷昂睁大了眼睛。

他很吃惊,因为一般情况下,这个人是基本上不可能会直接出现在这里的。

“……”这个人刚刚起了个音,就发现不对劲,然后换了词,“先生,您这里有什么事?”

“坏事,大坏事。”夏尔苦笑着回答,“今天预定和我接头的那个人被抓了,而且,看上去被抓的还不止一个人……警察这次搞了个大行动,我都好不容易才跑出。”

他说着说着,塞雷昂脸色越越白。

“上帝啊!上帝啊!”他忍不住感叹起。“那可是我的得力助手!”

“也有可能是要您命的人。”夏尔阴郁地补充了一句。“如果不久之后他带着一群警察找到您的话。”

毕竟是老成员了,在被最初的打击震惊到了之后,塞雷昂很快就恢复和振作了起。

“我们得尽快撤离。”

“很明显是这样的。”夏尔点点头,“赶紧收拾东西。”

塞雷昂转头看向还愣着的其他人。

“你们还呆在这里干什么!赶紧收拾东西准备跑!”

“东西不要带太多,不然等下出城太麻烦。”夏尔补充说,“带一点点重要的东西就够了。”

“你们听到了没有?按照这个先生说的去做!”塞雷昂又是一声大喝。

接着他对夏尔说,“您稍等一下,我去收拾一下东西。”接着他走回了楼梯上了二楼。

“那这些机器怎么办?”旁边一个人问。

“机器随时总会有的,只要你们逃出去就行了。”夏尔回答。

等了几分钟之后,塞雷昂重新走了下。“我已经收拾好了!”

然后,其他人也纷纷回禀说自己已经收拾好了。在这种时刻,当然没人会傻到再去拿一大堆累赘的东西。

“好的,我们准备出发吧!”塞雷昂长出了一口气。“记得大家到时候分头走!”

然后他们小声商定了之后的会合时间和地点还有接头方式。

“可是,这里还有很多文件和传单……”塞雷昂突然迟疑地说,“这些怎么办?”

“烧掉,不能给他们任何只言片语。”夏尔回答。

“可是……”塞雷昂还是有些迟疑的样子,“现在是夏天,气温很高,又干燥,我们这一片又有很多民居,防火设施也很差……如果我们这么一放火,恐怕会蔓延开……”

沉默。

一阵沉默。

他知道答案的,他只是想推卸责任,让我做这个必须做的决定。

但是我不能再推卸了。

“直接放火,不用管了。”夏尔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我们等下跑出去的时候,尽量大喊‘着火了’向周边示警,应该……应该……”他迟疑了一下,“应该不会有什么伤亡吧。”

谁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肯定会有伤亡,但是人有时候总是喜欢有什么东西能骗骗自己。

“真的只能这样吗?”塞雷昂虽然看上去是疑问,但是实际上是确认的口吻,还带着一丝推卸了责任的庆幸。“好吧,听你的,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好了,那么我们就不用浪费时间了。”夏尔的声音还是沉稳之极。“现在就开始干吧。”

文件和传单都被尽量堆集起,然后四处都被泼满了油。

“走吧!”塞雷昂喊了一声,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随后诸人纷纷鱼贯而出。

火苗蹿起,然后越烧越大,最后成为吞没了整个房子的怪物。

“失火了!”“失火了!”这群人一边大喊一边走。脚步并没有随着火势的蔓延而慢上半分,也不再管自己的警告是否及时、是否能够得到足够大的注意。

聊胜于无的自我安慰而已。

大家跑到了一条巷口,这里就是四下分散的地方了。

“祝你好运,特雷维尔先生!”塞雷昂致了一礼,“谢谢您的及时报信,拯救了我一命。”

“我应该做的,不用谢。”夏尔的语气仍旧平稳。

“那么,我先离开巴黎了,您多保重。”塞雷昂十分恭敬地祝福了,眼中除了感激之外,居然还有一点点的……畏惧。

是的,因为我随随便便烧死人都不眨一下眼睛,所以他害怕我,因为害怕所以他尊敬我,尊敬最容易从畏惧中派生出。

如果让他知道我现在心里比他还要害怕,还要乱,恐怕这种恐惧和尊敬会立刻无影无踪吧?所以我只能镇定。

夏尔平静地说。

““您也多保重,塞雷昂先生,再见。”

两个人沿着不同的街巷离开。

一路上,到处都有人在惊呼“着火啦!”

有逃跑的,有试图从家中救出财产或者孩子的,一片混乱。他们并不是敌人,他们是无辜者。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心里默念。

冥冥中似乎有什么声音在他响起。

不需要狡辩了,也别道歉了,你真的有歉意吗?如果再选一次你还是会这么干吧!你就是个恶棍!你以为道歉能够让你的罪孽少上半分吗?别开玩笑了,恶棍!

是的,我是恶棍,我以自己的意志做出了这个决定,并且我仍不后悔。我不为自己狡辩,我以后还会是个恶棍。我是个假借好的理想之名,掩盖自己的恶行和邪欲的恶棍。

无视周遭的火光与纷乱的人群,青年以坚定的步伐朝前走着,他没有回头看看他所造成的惨迹。也许是因为不敢,也许是因为不想,也许是因为不能。

=================================

等到夏尔回到家中时,已经是晚上了。

芙兰看到哥哥那苍白的脸和狼狈的穿着时吓了一大跳,“哥哥,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夏尔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口吻里却满是疲惫。

“什么没什么?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芙兰走了上去,“到底怎么回事!”

然而她没有得到回答,只得到了一个拥抱。“芙兰,让哥哥抱一下。”

芙兰睁大了眼睛,呆呆地任由兄长拥抱着自己。

过了很久,夏尔依旧没有说话,只是一直抱着自己的妹妹。

“那些心中谁也不爱,谁也不信的人,只能成为嗜血的人渣”,他耳畔回响起了爷爷之前说过的话。

是的,我是恶棍,但是我还有一个妹妹,所以我还不能是人渣,我必须照看好她。

芙兰静静地感受着哥哥的拥抱,然后,她慢慢伸出手抚摸了哥哥的头发。隐隐间,她的眼睛里有泪水集聚,只可惜她的哥哥是看不到的。

只能由你自己承担一切吗?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