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七章 还款与暗示

第五十七章 还款与暗示


                第二天早晨,由于是不用上学的周日,玛蒂尔达果然如她昨天所约定的那样到了特雷维尔侯爵府上前拜访。()

芙兰早已经在等候了,听到了通传之后,她立即跑了出迎接自己的朋友。她仍旧和昨天一样的打扮,金色的头发分作两边各盘了一个发髻,然后用粉红色的丝带系住,再披散到肩上。

“玛蒂尔达,您可终于啦,等了您好久啦!”芙兰欢快地打了个招呼。

“我很荣幸。”玛蒂尔达则沉稳得多,只是微微一笑。

“走吧!”打完招呼之后,芙兰就带着玛蒂尔达往自己家里面走去。

“好多天没见到您了,我和玛丽还怪想念的呢……”芙兰轻声说。

“我也挺想念你们的。”玛蒂尔达回答,接着她仔细打量了芙兰一番。“你最近换的这个发型挺好看的啊,昨天我就发现了……”

“是吗?”芙兰听到夸奖之后十分高兴,“这是我小时候经常用的发型,最近只是原的发型用腻了,重新拾起旧的而已,小时候哥哥最喜欢把我的头发梳理成这样了……”

“明明才十五岁,说什么‘小时候’啊……”玛蒂尔达笑着调侃了一句,“果然小孩子都喜欢装大人。”

芙兰脸上一红。

“只不过比我大两岁而已,你也装什么大人啊?”

“那也够大了……”可能是因为刚刚重获自由的缘故,玛蒂尔达现在的心情看上去十分不错,和之前相比更加风趣了一些。

芙兰放低了声音。“那个……怎么样了?您的父亲那边……?”

玛蒂尔达镜片后的眼睛突然有些闪烁。“嗯……还好吧……”

“嗯?”芙兰对她的反应大惑不解。“怎么了?”

玛蒂尔达却轻轻摇了摇头,避而不答,反而问了一个问题。“您的哥哥今天在家吗?”

“在啊。”芙兰马上回答,“只不过,还是和以前一样,呆在那个小房间里摆弄那些棋子儿……”

“那就好,您到我过去吧,我正好有事要找他。”玛蒂尔达突然提出了要求。

“好的,跟我。”芙兰并不是特别惊讶,马上点头应了下。

===============================

正如芙兰所言,此刻的夏尔正如平常有闲时一样,一边在照着棋谱摆弄棋子,一边思考问题。

耳畔传了几声略微凌乱的脚步声,但是已经投入了全部心神的夏尔并不以为意。

直到门被轻轻打开了之后,夏尔才头也不抬地问了一句。

“什么事?”

“今天还真是悠闲呢……先生。”夏尔听到了一声招呼。

他刚想回答,突然发现这个好像不是芙兰的声音,也不像是宅邸内其他人的声音,而且好像还有一点点熟悉。

他抬起头。

“迪利埃翁小姐?”虽然确实十分惊讶,但是多年老侯爵严厉的教育和自己这几年的经历所锻炼出的心态,仍旧让夏尔习惯了凡事镇定,所以并不显得特别动容。

他只是颔首致礼,然后示意请坐。

玛蒂尔达笑着走了进,然后坐到了棋盘的对面,芙兰也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然后坐到了旁边。

坐好之后,玛蒂尔达伸出左手,然后用中指扶了扶眼镜,脸上还是带着刚才那种和煦的笑容。

“没想到我这么快就出了吧,特雷维尔先生。”

“嗯,确实没想到。”夏尔点了点头,“虽然我之前确信以您的才能,一定能够说服自己的父亲,不过您的速度和效率仍旧让我有些吃惊,我还以为您至少要呆上一两个月呢。”

“这不仅仅是我的功劳。”玛蒂尔达的回答似乎有些深意。

“那现在怎么样了呢?您一家作何打算?”夏尔把视线从棋子移到了对面的少女身上。

玛蒂尔达却微微垂下了目光,显得心情很复杂的样子,片刻之后才回答。

“父亲终于在既成事实面前妥协了,决定有条件地承认姐姐的婚事……”

“太好了!”芙兰欢呼了出,少女在这种事情面前总是没有什么抵抗力。

而夏尔却注意到了其他方面。“有条件地?”

“是的,有条件的。”玛蒂尔达表情变得有些凝重,轻轻叹了口气。“他的意思是先让姐姐和勒弗莱尔先生回,并且给姐姐一笔钱当嫁妆,但是暂时不对外公开这件事……对外仍旧宣称朱莉是因为身体不适在南方疗养。”

“哦?”夏尔微微皱了皱眉头。“这是什么意思?您的父亲内心还是不愿意承认这门婚事吗?”

“不是这个原因。”玛蒂尔达摇头否认,然后样子变得有些迟疑,瞟了芙兰几眼。

芙兰感受到玛蒂尔达的视线,然后十分惊诧。“嗯?不能告诉我是吗?”

“芙兰,对不起,并不是不相信您……”玛蒂尔达的口吻有些抱歉的成分,“实在是里面有些事,我只能跟参与者夏尔说一下……”

芙兰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关系,您也有自己的考虑嘛……”然后她转头看向自己哥哥,“我先出去了,您一定要多帮助玛蒂尔达啊!”

“好的,我知道。”夏尔轻轻应了一声,然后伸出手拍了拍妹妹的头。

芙兰被奇袭之后脸上闪过怒容,瞪了自己哥哥一眼然后出去了,走时还小心关上了门。

夏尔静静地坐着,眼睛盯着棋盘上的棋子,直到听见妹妹的脚步声已经走远了之后,他才开口询问。

“那么您现在可以说了吧,迪利埃翁小姐,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玛蒂尔达却没有回答,而是先从怀中掏出了一张小纸片,递给了夏尔。“这是我之前找您借的三万法郎,现在我还给您……这是卡泰勒银行所开具的期票,这家银行和我家往很多,声誉卓著,绝对不会存在支付问题。”

夏尔接过了期票,却发现有些古怪——不是说无效,而是说太有效了,这上面的签名是当今掌玺大臣迪利埃翁伯爵本人的签名。他重新抬起头看向玛蒂尔达,眼睛里充满了疑问。

玛蒂尔达却仍旧微笑着。

“夏尔,把姐姐他们的地址告诉我吧,我要去把他们接回。”玛蒂尔达,“在外面带了那么久,又是在偏僻的乡下,难为姐姐了,肯定是受了不少苦……我得早点把她带回。我得亲自去劝说才行……”

“这个没问题。”夏尔答应了,“跟我。”

接着他站起身像门外走去,玛蒂尔达则跟在后面。

夏尔到了自己的书房之后,从信匣里找出了阿尔贝之前寄过的信。然后递给了对方。

“地址就在信里面。”

玛蒂尔达接过了信,然后仔细看了一遍,接着折好放进到自己的怀中。她看上去似乎松了一口气。“看样子他们过得还挺悠闲的嘛……”

“是不错,整天打猎聚餐。”

“不过,我得在姐姐过腻那种生活之前,把她带回了。”玛蒂尔达冷静地说。

“这个看您自便了。不过我挺奇怪的,迪利埃翁小姐。”夏尔突然说。

“奇怪什么?”

“您的爷爷和父亲既打算把朱莉叫回,又不打算直接承认她的婚事……恕我直言,我真的看不出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个问题似乎触动了什么,玛蒂尔达突然陷入了沉默,好一会儿之后她才重新开口。“时势比人强,特雷维尔先生。”

“嗯?”

“您对如今的朝廷怎么看?我知道您爷爷是前帝国将军,但是您应该能够客观看待一些。”玛蒂尔达低声问。“就您看,会不会觉得这个王朝是不是到了特别危急的关头了?到处都是灾荒和不满的人民,以及颠覆王朝的阴谋……”

夏尔心中猛然一动。

“最近的法兰西,看上去确实不太太平。”他含糊地回答。

玛蒂尔达叹了口气。“实话跟您讲吧,我们家对这个王朝是否还能再活几年,没有多少信心。”

夏尔睁大了眼睛,没有说话。

“所以,为了不重蹈60年前的可怕经历,我的爷爷自然会想到要为家族早点做些打算,”玛蒂尔达好像没有看到夏尔的反应似的,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勒弗莱尔先生这种人,在王朝时代也许是有些碍人眼,但是如果历史重演的话,说不定会是法兰西所需要的那种人……”

“唔,有这个可能性。”夏尔轻轻点了点头。

“但是,正为了保住他的这种价值,所以我们就不能公开宣扬‘勒弗莱尔已经成为了一个旧贵族的女婿’,这可能会毁灭他未可能获得的威望,然后连带毁灭了我们的希望……所以,并不是爷爷不愿意承认,而是暂时不能够这样做。”

夏尔完全听明白了。

“很有道理地想法。”他口气十分平稳,似乎没有任何波动。

但是他内心此刻却完全不平静。

这个王朝已经混到了连掌玺大臣都没什么信心的地步了!可见打倒它是多么地有希望啊!

但是她为什么要跟我说得这么多这么细呢?难道……

夏尔又想到了什么,抬起头看着玛蒂尔达。

戴着眼镜的少女仍旧是那种一成不变的笑容。“特雷维尔先生,我说了这么多,如果您是对朝廷有异心的反叛分子就好了,您一定会对迪利埃翁家的态度和打算非常感兴趣的,然后会找机会和我们洽谈和合作。哎……真可惜,您一定不是。您只是我朋友的哥哥而已……”

夏尔不禁也笑了出。

“是啊,真可惜我不是。如果我是那种希望推翻这个王朝的革命分子,而且有希望能够得到迪利埃翁家族的帮助和合作的话,我一定是会非常非常开心和期待的。”

他又强调了一次。“一定。”

=======================================

例行求推荐、收藏、扩散……o(n_n)o~~~~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