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三章 亲王

第五十三章 亲王


                [[[cp|w:261|h:208|:l]]]

终于到了久久期待的这个日子了。

一大早夏尔起床,精心进行了最后一次的准备,将心情调整到最佳。吃完早餐后,他就和爷爷告了别,然后就坐上了自己的小型轻便马车向城外驰去。

随着马车的驰骋,车窗外的风景慢慢由人流熙攘、车水马龙的城市,而变得有了些乡村气息,车速也越发快了起。

到了接近中午时分,马车终于到了莱昂这座离巴黎几十公里的小镇。

夏尔下了马车之后,抬起头看了看这个地方。

此时这里尚没有后的繁华和现代,仅仅是个小镇而已,居民和房屋并不多,仅仅在大路沿线有一些巴黎人所有用的小型的乡间别墅和公馆。

在原本历史上,这座小镇于1940年成为了德国占领军及西线总司令部所在地,德国人征用了一间别墅作为司令部驻地,可惜夏尔前世学艺不精,无法得知到底是哪一栋房子,不然还可以去“提前凭吊”一下。或者,也许现在那栋房子还没有建出?

夏尔很快摇了摇头,扫走了发散开的思绪。

沿着别人之前送过的路线图,他很快走到一家小客栈门口,然后走了进去,接着走到破线破败的柜台前。

“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先生?”一位年轻的侍者带着笑容谦恭地问。

夏尔从怀中拿出了一枚小小的徽章,然后轻轻地别在胸前。“我需要预定一个房间,最好是朝阳的。”

如果没有这小小的一枚徽章,对方的回答就只可能是“抱歉先生,今天已经客满了……”。

侍者很快点了点头。“明白了先生!”

然后他离开了柜台,“请跟我,先生!”

于是,夏尔就跟着他走进了客栈内。接着,他们到了客栈的后院。

“已经了多少人了?”夏尔低声问。

“已经了几个,但是您也并不算太迟,先生。”侍者低声回答。“还有好些人没呢。”

“哦。”

侍者带着他到小餐厅的门口,门现在紧闭着。“就在这里,您请进吧,我先到前台去接待后的人。”

“再见。”夏尔随口说了一句。

在侍者离开之后,他轻轻地拉开了门。

果然,已经有几个熟悉的面孔呆在里面了。

“哦,我们的年轻人可终于了!”一个与会者笑着打了个招呼。“瞧瞧,他可长得越越像他爷爷了!怎么样,现在侯爵先生身体还好吗?”

“托您的福,最近身体还好。”夏尔笑着回答。在这些人面前,夏尔不需要变装。

长长的餐桌前已经摆好了位置,今天与会的人其实并不多。他找了一个座位然后坐下。

“先生,依照我收到的信上说,今天会有一个重要人士列席,您知道是谁吗?”刚刚坐好,夏尔就低声询问旁边的人。

“很遗憾,年轻人,我也并不知道。”对方轻轻摇了摇头,“等下看看不就知道了。”

“也只能这样了。”夏尔摊了摊手。

“我的朋友,听说最近特雷维尔侯爵说服了拉波塔伯爵加入我们?”对方突然放低了声音,“这是真的吗?”

夏尔微笑起,然后再次摊了摊手。

“好样的!”对方高兴地拍了拍大腿,“干得太好了!”

他的表现惹起了其他几个人的注意,然后几道视线从夏尔身上扫过。

“祝贺您和特雷维尔侯爵先生。”他们也向夏尔致意。

夏尔则沉着地以不变的微笑回敬着这些祝贺。

随着时间的流逝,到会的人越越多,基本上就要坐满已经放好的椅子了。然而会议的组织者却仍旧还没有现身。时间已经接近会议预定开始的十二点了。

正当大家要么在闲聊和攀谈叙旧,要么在因为有些狐疑而开始窃窃私语时,小餐厅的门突然再次被打开了。

会议的主持者卡里昂先生昂首阔步地走了进。

而眼尖的夏尔发现,有一个自己在之前各次集会中从没见过的陌生人跟在他的后面,然后一同走进了这件屋子。

者年纪并不大,看上去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他穿着薄外套和小皮鞋,头上带着一顶小丝绒帽,活像一个刚刚出门旅行的青年。

他的身形略有些胖,脸白净而且方正,带有一点拿破仑皇帝的轮廓特征,表情也十分沉稳严肃。他进之后,扫视了周围一圈,然后向大家点头致意。

所有人都看着他,但是在众多视线面前,他丝毫没有不适应的表现。

这就是之前密信上所说的“重要人士”吗?夏尔心中暗想。

卡里昂清了清嗓子,走到餐厅正中央,而那个年轻人也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

“先生们,很高兴诸位能克服重重困难,前参加此次重要会议。”停下脚步后,正面着所有人,卡里昂点头致意。

夏尔和其他人也同时向他致意。

“废话我就不多说了,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现在开始我们的会议吧?”他探询地问。

所有人再次点了点头。

“好的,那么我们先开始第一项议程……”卡里昂微笑地看着屋内的人们,他那精明而又灵敏的双眼,很快就扫过两排与会者。然后他伸出右手,将所有人的视线引导到旁边的这个年轻人身上。

“容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约瑟夫-波拿巴先生。他作为我们的拿破仑三世陛下的特使,这次特别列席参加此次集会。”

他的话,引发了片刻的沉默。

约瑟夫-波拿巴?

不是已经死去的那位,而是年轻的那位。

【“已经死去的那位”是指拿破仑皇帝的长兄、前西班牙国王约瑟夫-波拿巴,多年流亡后于1844年去世。】

在片刻的惊愕和沉默后,房间内猛然响起各种惊呼和欢呼,几乎瞬间沸腾了。

“太好了!”

“太好了!”

“上帝保佑!”

任由嘈乱的人们宣泄了一会儿之后,这位年轻人轻轻地挥了一挥手。

房间立刻陷入了寂静。

这就是影响力吗?这就是权力吗?

夏尔和和他人一样抬头看着这位处于众人视线焦点的年轻人。他面无表情,心中却转过了一丝丝念想。

前世历史书中的记载,此刻活灵活现地闪现在他眼前。

约瑟夫-波拿巴,全名拿破仑-约瑟夫-夏尔-保罗-波拿巴,拿破仑皇帝最小的一个弟弟、前威斯特伐利亚国王热罗姆-波拿巴的幼子,1822年出生。他是后的法兰西第二帝国亲王,也是拿破仑五世之父(拿破仑三世之子拿破仑四世在1879年无子而亡,约瑟夫的儿子维克托被波拿巴党人立为首领,称为拿破仑五世)。

而这个人,此刻就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不再只是书本上的符号,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穿越,究竟是何等的奇迹啊!

在房间重新寂静了之后,年轻人终于又开口了,语气还是如刚才一样平稳。

“首先,先生们,我代表我堂兄路易,对诸位致以最诚挚的敬意,以及……最真挚的感谢。”他脱掉帽子,躬身致敬,“我们波拿巴家族,将永世铭记诸位在灰暗时代中久经考验的忠诚,并会以百倍的谢意回报诸位。”

他鞠躬鞠得很低,仿佛是希望用这个动作将感激直白地表现出一样。“如果没有你们的帮助,波拿巴家族将永临劫难,而有了你们的帮助,我们无往不利。谢谢诸位!请在这之后,继续与波拿巴家族携手前进吧,漫长的旅途终将结束,终点的王冠必将属于我们!”

沉默瞬间解冻了。

“皇帝万岁!帝国万岁!”房间内的所有人,几乎同时欢呼了起。

大家如此欢呼雀跃,真的是为了看见自己偶像的家族成员而激动吗?恐怕未必尽然如此。波拿巴主义者从都不是这么理想主义的群体。

这是为了在未的重要人士面前留个好印象的——一旦事业如计划般成功,这位波拿巴先生就是毫无疑问的皇族重要成员了。

同时,在这群人内心的最深处,他们的欢呼是为了希望,是为了多年夙愿将有一个完满结果的希望。

波拿巴家族的人既然敢出现在这种集会上,只能说明他们已经判断形势一片大好,就快到最后阶段了。

如此,怎么能让人不欢欣鼓舞?

夏尔也同样为此而激动兴奋。

希望……是的,希望,理想即将达成第一步的希望。

夏尔举起手,那张和其他人相比年轻得过了分的脸上,此刻也和其他人一样“满面通红、热泪盈眶”。

“皇帝万岁!帝国万岁!”

权力万岁!

夏尔在心中,补出了剩下的一个所有人心中想喊但没有一个人喊出的口号。

=================================

上面的图就是这位约瑟夫-波拿巴亲王,绘于第二帝国时代的1860年。当时虽然已经差不多40了,但还是可以看出年轻时有一点帅的,当然,不及我们的主角五分之一啦……

还有,看到之前有人提问,作者特别声明一下:

此书和腐一点关系都没有,正道和百合笔者都能接受,男男坚决不行!还请读者不要瞎猜!

另,新书不易,还请大家多多帮忙宣传一下,谢谢!

以上o(n_n)o~~~~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