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五章 拉拢

第五十五章 拉拢


                遵从对方的邀请,夏尔留了下。()他继续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安安静静地看着桌上的杯子。

而约瑟夫-波拿巴则和卡里昂一起出去了,送其他与会者离开这次的集会地点。

不过好在他没有等多久,约瑟夫就一个人回了,然后顺手关上了门。

他拿起自己的酒杯,然后走到夏尔旁边的一个位置上,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特雷维尔先生,我刚才问您那个问题,并非是要有意针对您,请您不用放在心上。”

夏尔无所谓地摇摇头。“没关系,在听到我的建议之后,很多人都会那样想,您那样问反而给了我向其他人解释的机会,恐怕这才是您的本意吧?”

约瑟夫轻轻点头。“您能想得这么清楚真是太好了。果然,您不愧是组织内少有的青年俊杰……夏尔,我听过您的名字,而且大部分提到您的人,对您都印象不错。”

他直接叫出了“夏尔”而不是原本的“特雷维尔先生”,一下子就不着痕迹地拉近了和夏尔的距离。

这是在示好吗?为什么?夏尔在心中思索对方的真意,不过面上表情却没有显露出疑惑。

“这是我的荣幸。”夏尔以同样的微笑回应。

约瑟夫拿起桌上的酒瓶,然后先给夏尔的酒杯倒上红酒,再给自己的酒杯倒上。

“夏尔,不用太过谦虚,我们都是年轻人,您甚至比我更年轻,我们两个人面对面的时候,就不用讲那么多俗套了……”他举起了酒杯,“,干一杯!”

看到他这样,夏尔自然也举起了酒杯,和他的玻璃酒杯轻轻一碰,“干!”

然后两个人都抿了一口酒。

“我兄长这次派我过,既是因为事情太重要,必须由信得过的人传递;另外,还有一些锻炼年轻人的意思——毕竟,就和您的爷爷在两年前让您代替他参加组织一样,未终究还是得由我们年轻人打天下嘛……”约瑟夫喝完之后,重新开口,“所以,您刚才提供的建议我会好好跟路易说的。而且,就我个人看,确实很有道理……”

政治嘛,无非就是团结大多数,孤立少部分,打击一小撮。成熟的政治家从不同时对付很多敌人,他们会先拉一派打倒一派,然后再打倒之前的盟友。

现在奥尔良派既然是首要大敌,那么奥尔良派的对头正统派自然也是在“暂时可拉拢”的盟友范围之内了。

这就是夏尔提议的核心实质。

“那就谢谢了。”夏尔点头致意。

约瑟夫抬起了酒杯,然后仔细注视着酒杯中殷红的酒液。

“夏尔,我和路易都对特雷维尔侯爵多年对波拿巴家族不离不弃,十分感动……然而,您也知道,作为回报的话,‘感动’实在太过廉价了,终究还要用实际的东西说话的。”他继续微笑着。“我的叔叔拿破仑一世皇帝陛下,就从不亏待自己的恩人和忠臣,想必您的爷爷很清楚这一点。”

“我们忠于对皇帝的理想的坚持,波拿巴家族能够重返法兰西之巅就是对我们一家付出辛劳的最大奖赏。”夏尔马上回答了一句公式化的废话。

“只靠理想大家当然都是活不下去的,我们波拿巴家族向很清楚这一点。”约瑟夫又抬起就被抿了一口。“在其他才能上,我和路易无论如何都无法与惊才绝艳的皇帝陛下相比,但是在‘慷慨’这一方面,我们自认是能够学到他几分精髓的……所以,夏尔,好好干,波拿巴家族绝不会亏待自己的忠诚之士。”

他这是什么意思呢?夏尔微微心头一紧。

他之前就已经对大家封官许愿一次了,为什么还要特意再给我说一次?他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到底有什么企图?

“毕竟,就和您的爷爷在两年前让您代替他参加组织一样,未,终究还是得由我们这些年轻人打天下嘛……”

这时,夏尔心头忽然又想起了刚才约瑟夫若有所指的这句话,然后心下恍然大悟。

他是在为日后谋打算啊!

路易-波拿巴是1808年出生的,算起到现在已经接近40岁了,此时这位未的皇帝仍然在忙于篡权夺位的“革命事业”,连婚都没有结,更别说生下正统的继承人了(私生子倒是有两个,不过是完全不具有合法继承权的,无法继承波拿巴家族家主之位)。

而且,由于路易的哥哥早已故去,且再没有别的亲兄弟(同母异父的兄弟倒是有一个,他妈妈奥坦丝·德·博阿尔内另有一个私生子,不过这位兄弟显然同样没有资格继承),如果路易现在突然离世的话,那么波拿巴家族的族长位置,将理所当然地由堂弟约瑟夫-波拿巴继承。

但是,继承族长位置不代表能够完全继承组织的资源,如果没有及早树立起足够的个人威信的话,恐怕很难得到所有人的认同。

所以,为了日后顺利接掌波拿巴派首领大位,他想要事前打造自己的班底,这种想法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是完全符合逻辑的,甚至是势在必行的。

而作为组织内部这一层级中少有的青年少壮派,夏尔得到他的看重和有意拉拢也就丝毫不足为奇了。

显然,他是准备收伏夏尔,当做自己日后顺利完整接掌波拿巴派组织的一大助力。

他这个想法很好,很值得夏尔感动。然而,夏尔到底应该怎么看这种拉拢呢?

在瞬间,夏尔脑子里转过了好几个念头,然后很快他就得出了结论。

可以观望,但是不能过于投入。

从后世的历史中,夏尔知道拿破仑三世在1853年同西班牙贵族小姐欧仁妮结婚,然后在1856年3月16日生下了他的正统继承人拿破仑-欧仁-路易-波拿巴(也就是后的拿破仑四世),于是,约瑟夫继承波拿巴族长和帝国皇位的梦想瞬间破灭。

虽然随着夏尔的穿越,历史也许会有某些变化,但是既然前世既然能够发生“路易-波拿巴登上皇位之后娶妻,然后生下正统皇位继承人”的事件,那么这一世应该也能够发生,顶天了换个皇后而已——所以,正常看,在这个世界里的法兰西第二帝国建立之后,“约瑟夫-波拿巴丢掉自己继承大位的希望”这一重大事件,应该也会重新发生一次。

所以,夏尔决定,不能将自己过于紧密地绑在这艘看上去注定要下沉的大船上。

不过,这并代表不能和未约瑟夫-波拿巴亲王好好结一结交情。

他说得这么隐晦,很明显,是在试探夏尔的理解力和思路是否清晰,是否是个值得招纳和结交的人才,夏尔自然不能让他失望。

夏尔字斟句酌地回答。“特雷维尔家族蒙受过拿破仑皇帝的恩惠,并且将以忠诚回报于波拿巴家族,不管皇帝在不在,我们对波拿巴家族的忠诚是始终如一的。我很高兴您能够看重我们的这种忠诚……”

夏尔在“波拿巴家族”上加了重音,表示他和特雷维尔侯爵一家会忠诚于每一个继承了波拿巴家主之位的人,不会因为对方是谁而有所迟疑。

毫无疑问,约瑟夫也听懂了,并且他很满意这个回答,同时也对夏尔的理解力和机敏十分欣赏——他根本无法了解,夏尔其实什么都没有对他承诺。

“很好,我们是不会让特雷维尔家族失望的。”他点了点头,然后再度举起了酒杯。

两人再度喝了一口酒。

“我听过您加入组织之后的表现,十分可圈可点。”约瑟夫再度出言,“尤其是最近拉拢老元帅的这件事上,做得太好了!连我的兄长都赞不绝口。”

夏尔笑着点点头。“这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

“但不是每一个人都做得到。”约瑟夫回了一句。“我们不会看不到才能的可贵之处的。”

然后,他脸色突然变得有些凝重,“说到这里,我看过您最近递交的报告……您看,有多少成功的希望呢?”

“就我感觉看,成功的希望不小。”夏尔再次按事前想好的话回答。“苏尔特虽然厉害,但是这次我们是内外夹攻,我觉得他很难招架得住。”

他不想把话说死,但是又希望能够给出一些有说服力的论据说动上面。

果然,约瑟夫微微低下了头,陷入了沉思。

夏尔不再说话,任由对方考虑。

短暂的沉思过后,约瑟夫重新抬起了头。“这是一个好主意,夏尔,我会让卡里昂等人尽量协助您的。有需要的话,您可以尽量调动组织的资源达成这个任务。”

接着他直视着夏尔,“如果您能够办到这件事的话,这将是大功一件,相信您自己也清楚这件功绩的价值。同时,我们将绝不会忘记您的功劳……”

接着他害怕夏尔没听懂似的,又强调了一遍。

“路易和我,都不会忘记。”

“谢谢。”夏尔的声音还是如之前一样镇定。

“很好。”约瑟夫收回了目光,“这段时间我还在法国有一些事情要办,不过因为安全考虑我恐怕不会再度露面。一切都只能靠您见机行事了,您尽管按自己想的做吧!我相信,您绝对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夏尔回视着对方。

“谢谢。”

“那么,干杯?”未的亲王微笑起,再度抬起酒杯。

夏尔抬起了酒杯。

“干杯。”

================================================

谢谢大家一直以的支持和打赏,真的谢谢了,我也会继续努力的!

还请大家继续支持和宣传……拜托了!~~~~o(n_n)o~~~~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