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章 承诺

第五十章 承诺


                脸色显得很不开心的特雷维尔公爵很快就离开了,餐厅的座位上只剩下了两个人面对而坐。()

但是晚宴仍在继续。

接下是这次晚宴的重头戏了,仆人们终于将肥鹅肝端了上。难得地碰到了打土豪的好机会,夏尔当然老实不客气,一片片地吃了起。

夏洛特则和刚才一样没怎么吃东西,只是静静地看着对面的青年。她的右手轻轻拨弄把玩的着自己垂下的一缕金发,脸上显露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等到夏尔吃过了一会儿之后,夏洛特才开口说话。

“夏尔,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说冷笑话呢……爷爷很少被人气得那么失态了……”

夏尔回以一个微笑。

“恐怕这主要是因为之前你们所遭受的重大挫折让他心情不佳的缘故吧。”

“哎……”夏洛特轻叹了一声,“重大挫折……确实如此,那天晚上爷爷接到交火报告的时候,气得把自己的书桌都掀了……”

能让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特雷维尔公爵气成这样,这个打击看真是够大的。不过,夏尔当然就很开心了。

不过,从时间看,自己之前拜访特雷维尔公爵正好是在搜捕交火事件发生短短几天后,而这时的特雷维尔公爵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异状,甚至连一丝感情的波动都没有了。夏尔心想这份养气的功夫倒是值得学习一下。

夏洛特叹息了之后不再说话,甚至也没有动餐具,只是静静地继续看着夏尔吃东西。一时间,除了夏尔餐具的碰撞声和仆人小心放低的脚步声,餐厅内竟然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这种寂静持续了一会儿之后,饶是以夏尔这种厚脸皮也受不住了。“您不是要有重要的事跟我说吗?合作的问题。”

“您先吃得开心我们再说嘛,今天我们还有的是时间,不着急。”夏洛特还是微笑着,“我们特雷维尔家可是谨守待客之道的,哪怕是对自己的亲戚,虽然很遗憾这位亲戚并不以同样的热情接待我们……”

夏尔从善如流,又吃了几片鹅肝,然后再说话。

“现在我吃得差不多了,您可以说了。”

“你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啊。”夏洛特轻轻摇了摇头,笑容里带着无奈和一丝隐藏的欣喜。

“说正题吧,你们准备怎么样扳倒苏尔特先生?”夏尔冷静地问。

“依旧是个急性子呢。”夏洛特笑着点点头。

然后,整个餐厅的气氛似乎为之一变。明明还是那个华服女子,明明还是那个笑容,眼中的凌厉却让周围的温度都似乎下降了几分。

这就是认真起的夏洛特了。

感情是感情,事业就是事业,看那边也知道其中的区别。

“想必你也知道,我爷爷虽然拒绝了当今政府多次的任职邀请,却还是和其中很多人关系交好吧?”

这个开场白有些突兀,让夏尔小小地滞涩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转过了念头。

特雷维尔公爵自从七月革命之后就从政府中退休了,并且还多次推辞了当今政府的邀请,然而他却和一些权力人物交往十分密切,这是为什么呢?

夏尔初时以为这只是一个退休老政客保持自己影响力的手段而已,而现在看,却有了完全不同的意味。

要么是为了刺探政治情报,要么是为了策反心怀动摇者,要么两者兼而有之。看这才是特雷维尔公爵在半隐居之后仍然同政界高层人士保持密切联系的主要动机。

想到这里,夏尔点了点头,等待堂姐的下文。

夏洛特终于开动了,她慢慢地将鹅肝抹到面包上,然后用叉轻轻地送入了自己的嘴中。吃完之后她才开口。

“我们的国王陛下,痛恨着自己的首相。虽然他平时掩饰地很好,但是爷爷看得出。这是我们能够扳倒他的最基础的前提。”

“可是就我个人所见,我们的国王陛下,或者说这个王朝,十分依赖苏尔特先生。”夏尔冷静地提出自己的看法。

“你的看法很对。不过……”夏洛特微笑着回答,“正因为我们的国王陛下依赖他,所以就会恨他。君主经常会恨那个他依赖的人,这种事屡见不鲜——因为这个人的存在,会显得君主不过是个陪衬。每一个不够聪明的君主都会痛恨自己成为陪衬……”

“而聪明的君主却明白躲在幕后的好处。”夏尔补上了这句话。

“没错。”

两个人同时相视一笑。

在过去,他们就是这样纵论古今中外的。

夏尔继续吃了一块鹅肝,这种畅谈很能引发他的胃口。

“也就是说,实际上我们的国王陛下其实很嫌忌他的首相,因为他的影响力和权力太大?”

“正是如此。”夏洛特笑着点点头。

夏尔仔细一想,然后也算是接受了这种说法,毕竟权臣遭到君主猜忌这种事,古今中外都屡见不鲜。“然后呢,有了这个底色之后,我们该怎么进一步发挥呢?”

夏洛特温和地看着夏尔。

“如果一直依赖着另一个人的话,就算心里再恨,君主也未必会抛弃他的对吧?就好像路易十三和他的首相黎世留红衣主教一样。”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夏洛特嘴角再度微微往上撇,勾出了一个完美的微笑。

“夏尔,你觉得一个君主该怎样才会抛弃掉自己一直依赖着的人呢?”

夏尔仔细想了想,然后回答。

“两种情况下,一种是他觉得一切都已经达成,他不再需要这个人了……”

“另一种情况就是,他觉得依赖的这个人已经无能为力了,辜负了他的依赖,因而加倍恨上了这个人。”夏洛特轻轻地接上了夏尔的话。

“前一种我们做不到……”夏尔继续说。

“但是我们却能做到后一种。”

“哦,我明白了。”夏尔点点头。“您的意思是要制造动乱,让国王陛下加深对苏尔特的疑忌和失望,最后撤换掉他。”

夏洛特摇了摇头,然后回答。“不仅仅是如此而已,夏尔。”

“哦?”夏尔内心产生了一点好奇。“还有别的吗?”

夏洛特的微笑愈发浓厚了,带着几丝神秘和隐晦。

“假如……夏尔,我是说假如……假如你是一国政府的二号人物,已经当了七年的外交部长,被国王所信重被同僚所敬重,然后你头上的那个人一直还整天在你跟前碍着你的眼,一点也没有就要老死了的迹象,你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夏尔微微眯了下眼睛。

他明白夏洛特这个假设并不是在说自己而是在说哪一个人,但是他还是顺着夏洛特的口气说了下去。

“哦,如果是我的话,恐怕会很不耐烦的吧。”

“会想办法搬走上面的那块石头吗?”夏洛特追问。

“也许会吧。”

夏洛特摊开了自己的手。“所以这就是基本的情况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那位‘夏尔’先生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打算把苏尔特拉下?”夏尔的口气里带着一丝狐疑,“然后他就找王党帮忙?”

“那倒不至于,那位先生再蠢也不至于会到这种地步。”夏洛特又微笑着摇了摇头,“他只是在秘密联系众议院和贵族院里面的一些有影响力的议员,打算通过他们迂回进攻,同时发难,并且自己在国王陛下面前煽风点火,让苏尔特短时间内失去继续盘踞在那个位置上的资本和机会。只不过,很不凑巧,他联系的人里面,恰尔有些是我们的秘密成员。”

“所以你们打算助他一臂之力?”夏尔接着问。

“是的,堡垒一向是从内部攻破最容易。好不容易能够得到不自知的帮手一起做这件事,那么为什么不做呢?除掉了苏尔特先生之后,那位先生要好对付得多。”夏洛特轻轻扬了扬眉毛,还想刚才只是在谈买哪件衣服一样。

夏尔沉吟了几秒钟。

“怎么办?”

“特雷维尔公爵已经联系上了那位先生。”

似乎是看到了夏尔的表情,夏洛特做了一个手势。“当然了,是通过我们一个靠得住的成员联系上的,对方并不知情——我的爷爷虽然从未暴露过,但是他的政治倾向比较明显,容易引起那位先生的怀疑,从而前功尽弃。”

“很好。”夏尔赞许了一句。

“那个我们的人,承诺了要帮他。而他的意思是,要在王都和王都附近制造几起可控的事端,以便提供给他的人一个攻击首相的口实……”

“可控的?”夏尔重复了一句。

“如果闹的乱子太大,该负起责任的就不是首相而是整个内了,这个很容易理解吧。”

“那他打算具体怎么办到呢?还有,我们应该怎么合作怎么插手?”

“目前还不清楚,我们的那个人并没有得到对方充分的信任,而且对方估计也是在准备阶段。”夏洛特苦笑着摇头,“爷爷叫你的意思是,大家先建立起一个初步的合作意向,如果能谈妥就早点做准备,免得事到临头时因为仓促什么都干不成。”

“很有远见的想法。”夏尔点头承认。

然后他吃下了最后一块鹅肝。“我会将这件事传达给我们这边的人的。就我个人而言,我同意这次的合作。”

“那就太好了。”夏洛特欣慰地笑了出。“看这顿晚宴请得很值。”

“那么,还有别的要说吗?”夏尔准备告辞了,他想回去好好消化一下今天所得到的——不仅仅是食物,另外再和爷爷商议一下接下的安排。

“还有一个,夏尔。”夏洛特的声音突然有了一点变化。“是我个人的事。”

“什么?”

夏洛特的眼睛里重新充满了温暖的笑容,刚才那个凌厉的夏洛特似乎只是一个幻象。

“答应我,我们两个之间,只有我们两个之间绝不互相攻击,好吗?”

夏尔垂下了眼睛。

不,现在已经不是两年前了,现在两个人到底都变成什么了?就连刚才,谈的都是什么?大家都不是过去的样子了。

“夏洛特,到了我们这个年纪,还能再去相信别人的承诺吗?即使我答应了您,又有什么意义呢?”

“如果我愿意相信呢?”夏洛特微笑着。

夏尔也微笑了起。“如果我不愿意承诺呢?我个人是十分不希望我们之间拔剑相向的,但是如果真的到了必须这么做的一天,我将不得不去做。这样您懂了吧?您呢?您会去做吗?”

夏洛特笑容里慢慢带了一点苦涩和莫名的意味。

“也许会呢?”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