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四十九章 晚宴

第四十九章 晚宴


                问过好之后,特雷维尔公爵抬起右手,示意夏尔坐到他右侧的座位上。【】“请坐。”

夏尔从善如流,走进了餐厅,然后坐在长长的餐桌右中的位置,距离主人不远不近,距离刚刚好,而夏洛特则坐到了他的对面。

“最近还好吧?”公爵貌似关切地问了一句,然而平淡的口吻里面却缺乏问候的实质。

“托您的福,很好。”夏尔也以同样的语气回答。

夏洛特则招呼了一下,让仆人开始上菜。

夏尔之前早就打定主意了,不管公爵想要和他谈什么、谈得成谈不成,先大吃一顿好的再说,至少不能让胃受委屈——毕竟平日里特雷维尔侯爵府上搞高级晚宴的机会可不是特别多……

而且,貌似今晚除了夏尔之外,特雷维尔公爵并没有邀请其他人,夏尔心中也更增加了一丝疑惑与期待。

一开始是开胃酒,两个人喝下了一点白兰地,而夏洛特则选择了红酒。

公爵轻轻抿了一口酒杯,然后切入了正题。“夏洛特都告诉你了?”

“我认为她不至于告诉了我全部。”夏尔的语气含蓄而且温和。“但是至少我已经得知了,她现在是王党的重要成员。”接着夏尔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堂爷爷,“也许您也是?”

公爵还是丝毫不动声色。“假如我回答,‘是的,您猜得不错’呢?”

“那我并不意外。”夏尔又喝了一口酒。

“就算我什么都不说,夏尔猜到了也很正常吧,爷爷……”夏洛特微笑着插了一句,口吻中居然还带着一丝孙女的撒娇。

公爵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接下上的是前菜鱼子酱,夏尔用鱼骨勺子随便挖了一勺送入自己的口中,然后含在口中感受着那种爆裂感,很久之后才咽了下去。

似乎就是为了等着夏尔用餐,公爵一直没有开口,等到他吃完之后公爵才重新开口。

“看上去,您似乎也是我的同行了?”

夏尔拿起餐巾,轻轻地抹了抹嘴边。

“看上去确实如此。”

“哼,维克托那个不成器的小子,果然还在干着这一行啊……”公爵颇为不屑地说了一句。“我就知道他不会就这么甘于寂寞。”

两兄弟在互相蔑视这方面倒是出奇地相似。

夏尔继续吃着餐点,只当做没听见——他并没有兴趣去和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争辩什么。

“既然您能够老实承认。那正好,我也不用跟您废话什么了。”特雷维尔公爵看着夏尔,“您之前在莱奥朗小姐的问题上那样处理,是有意要向我示好吧?”

仆人们送上了汤,夏尔用汤匙轻轻搅拌着汤,汤匙撞击着瓷碗的内壁,发出了轻轻的叮咚声。

“是的,当时我确实有这种考虑。不过,现在看,恐怕无法达到目的了吧。”夏尔颇有些遗憾地回答。

“并不完全是这样。”公爵给出的回答出乎了夏尔的意料之外,夏尔总感觉他的眼睛里有些含蓄的意味。

“嗯?您的意思是?”他有些惊奇地问。

公爵没有回答夏尔的问题,而是看了他的孙女儿一眼,夏尔马上把头转了过去看着自己对面的女子。

夏洛特同样看着自己的堂弟,然后轻轻叹了口气。

“夏尔,事到如今,我是不会再说什么拉拢您的话了,因为这既侮辱了您,也侮辱了我自己的智力。但是,我认为这并不代表我们两派之间就没有任何可以合作的空间了。”

夏尔轻轻挑了挑眉毛。说实话,在公爵府上赴宴之前,他就已经和自己的爷爷商议了很久,各种可能性都考虑了一遍。所以,现在他对对面祖孙两人的这种提议并不特别感到意外。

“合作?您是指哪方面呢?”夏尔平稳地询问。

“很多方面都可以。”特雷维尔公爵回答。

接下上的是鲟鱼。

夏尔小心地用餐刀按压了几下圆形的柠檬片,以便使柠檬的香味渗进鲟鱼的肉当中,然后切下一小块沾上餐盘旁的调味酱后吃了下去。

“您希望合作?合作当然是好事了,我们一直都是和平主义者,提倡团结和共同发展嘛。您可以具体说说条件和要求,以及……回报。”

特雷维尔公爵又喝了一口酒。“回报,当然了,我们都要讲究付出和回报。”

夏洛特的脸上还是带着夏尔所熟悉之极的那种笑容。

“夏尔,我之前跟您提到过,我们组织遭受过重大打击,原因是出了大叛徒,对吧?”

“好像确实如此。”

“那位叛徒,经我们查实之后,证实是普拉斯兰公爵。”夏洛特的笑容丝毫都没改。

“是他?”夏尔突然感到口中有些干涩,然后赶紧喝了一口酒润了润喉咙。“难道说……?”

“您最近看到了有关他的传单了吧?”夏洛特笑意盈盈。“传单说得没错,那位先生不是自杀,而是死于非命。”

呃,我当然看过,而且还是我写的呢!

不过夏尔当然不会愚蠢到自己站出“认领罪状”,他只是静静地听着。

“但是,那位先生并非如那份传单所说,是苏尔特那个老家伙杀人灭口,而是我们的人动的手……”

“是的,没错,他最近的‘自杀’就是我们行动的结果。这位叛徒得到了自己应有的下场。”特雷维尔公爵直接给出了回答。他倒是没说,其实这还是自己的孙女儿亲自带人动的手。

好家伙!真是敢作敢为啊!

夏尔很快就恢复了镇定,然后在心里对自己两位亲人和王党的同行们暗暗赞了一句。

他又吃了一口鲟鱼。“那么,恭喜你们。”

夏洛特摇了摇头,“这只是事后弥补而已,对我们所受的损失说,普拉斯拉公爵的死只能算是一个聊胜于无的安慰。但是,巨大的损失已经造成了,而且其中很大一部恐怕永远也无法挽回。”

夏尔点了点头,然后心里却有些疑惑。

他们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呢?让我知道了他们现在遭受了巨大挫折和困境,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那么,您打算怎么办呢?”他看着公爵,直接单刀直入。“您所说的合作,究竟是指什么?”

公爵和夏洛特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仆人们则在这时送上了小烤好的鹿肉。

夏尔不慌不忙地将一块鹿肉小心地割成小块,然后送入口中,接着用餐巾抹了抹嘴。

现在的形势下,很显然,着急的不应该是他。

看着显然不打算开口的夏尔,公爵和夏洛特对视了一眼。

“所谓合作,当然是双方面的付出,我不会单方面地要求您做什么。”老公爵重新开口,“我现在就提出我的要求吧:我们需要你们的帮忙,把苏尔特这个老家伙搞下台。”

“嗯?!”夏尔惊呼了一声。“真的吗?扳倒苏尔特?!”

也怪不得夏尔这般动容。

一直以,前帝国元帅,现王朝宰相达尔马提亚公爵都是横亘在波拿巴党人面前的一座大山,他的冷酷、机敏、严厉还有果断,让他的敌人们一直都胆战心惊,也让波拿巴党人在深恶痛绝之余还有些暗暗佩服。

如果有什么办法,能把当朝宰相、各路反贼的死对头苏尔特元帅搞下台的话,这绝对是让波拿巴派分子欢呼雀跃、奔走相告的大好事。

镇定!要镇定!

片刻之后,夏尔终于在这种极大的震撼当中,强自镇定了下。

“听上去这很诱人,不过您打算怎么实现他?还有,为什么要找上我们?”夏尔轻轻地问。

特雷维尔公爵似乎永远都不会动容的、古井无波的脸上,突然闪过了一丝不耐和愤怒。

“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叛徒,那个该死的叛徒,让我们损失了那么多人手的话,你以为我们需要去找你们吗?那个连自己老婆都管不好的废物,坏了我的大事!”

夏尔并不为对方的怒气所动,继续看着他。

“具体的问题,等下夏洛特可以和您详谈。”公爵很快就恢复了原本的镇定,“您现在只需要回答我,您对这个提议感不感兴趣?”

“很感兴趣。”夏尔立马回答。“非常感兴趣。”

“那您有没有资格代表那边拿主意?”公爵继续追问。

“我想是有的。”夏尔有意模糊其词地回答,然后拿起了刚刚送上的山楂果送入口中。“我很愿意洗耳恭听您的打算和计划。”

“那我衷心希望您能在这里享受到一顿愉快的晚餐。”公爵似乎心情不太好的样子,起身打算告辞了。

“嗯,我向您保证,我吃得很开心,很饱。”夏尔又吃下了一块鹿肉。

特雷维尔公爵脸色一下子变得更难看了,而夏洛特忍不住噗嗤地笑了出。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