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四十八章 公爵的邀请

第四十八章 公爵的邀请


                “尊敬的特雷维尔先生,如您的日程中尚无必须为之的要事,或者尚无任何预定好的娱乐,则以本人最大的诚挚邀请您于今晚七时间莅临寒舍参加其时举办的晚宴。【】如您能够出席,本人不胜雀跃。菲利普-德-特雷维尔”。

夏尔拿着这张极其简单的便函,仔仔细细地读了三遍。这张便函,或者说邀请函,是早晨时由特雷维尔公爵府上的仆人亲自过递送的。

他看这么久,也并不是因为他看不懂其中的意思,而是因为想不通其中的缘由。

他难以理解一个事实:一向对侯爵一家不闻不问的特雷维尔公爵,他的堂爷爷,竟然会破天荒地邀请自己去他府上参加晚宴。

为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做出了这个决定?难道是因为……

他心头掠过了那道影子。

会不会和她有关呢?看上去肯定是有关系的。那么到底应不应该去呢?还是应该婉拒呢?

他左思右想之后,还是决定最好还是婉拒吧,免得多生枝节。

“夏尔,关于这个邀请你怎么看?”旁边的老人突然发问。

夏尔收到这封邀请函的时候,老侯爵正好也在楼下用早餐。

“爷爷,我想拒绝掉这个邀请。”夏尔回答。“现在正是我们执行计划的关键时刻,我认为不应该因为别的小事而分散精力,也不应该惹起别的事情。”

出乎预料的,老人听了他的回答后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放下了手中的报纸,紧紧地盯着他,虽然那张脸虽然已经苍老昏黄,虽然已经是一头白发,但是他的眼神里仍旧还保留着老将军的慑人威势。

“爷爷……?”看着侯爵的表情有些奇怪,夏尔连忙问。“我说错了什么吗?”

他被这慑人的眼光盯得好不自在。

好一会儿之后,老侯爵才开口。“我的孙儿,你这就是在因为小事而分散精力,对夏洛特的感情让你脑子有了一些混沌,看不清现实。”

“啊?”夏尔小声惊呼。

“我可怜的孩子,你难道真的觉得,我们尊敬的特雷维尔公爵家只有夏洛特一个王党?你认为,会是谁带她走上这条路的呢?”老侯爵不再看他,而是把目光投向了窗外。

夏尔深吸了一口气。

对啊!对啊!

特雷维尔公爵在前朝很得重用是人所共知的事情,而在七月王朝建立后,他也经常公开批评新王朝的施政和外交政策,更加还选择了拒绝在新政府中任职而自行半隐居在家中。这样的人,政治倾向于王党,甚至加入王党的秘密组织会很奇怪吗?

完全不奇怪!

“我还有两个哥哥,他们并没有参与到密谋,就算我被抓了也牵连不到他们……”这时他脑中又回响起了那个声音。

她并没有提她爷爷。

她真实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上帝啊,为什么现在才想到?夏尔瞪大了眼睛。

“是啊,为什么现在才想到?”仿佛是看穿了夏尔心中所想,老侯爵冷冷地问了一句。“明明很容易想到的不是吗?那天我听你一说这个事我就明白了。”

“是的……”

“我当时没有说,是为了让你自己去想明白,结果你,结果你……”老人的口吻里有些罕见的遗憾和失望,“你过了这么久,还是没有想明白。你是想不明白,还是内心里就不愿意去想和夏洛特有关的事情,于是下意识地就忽略了这些原本很容易想到的东西?”

夏尔低下了头。“爷爷,对不起,我错了。”

“没什么对不起的,你还年轻,一时间把握不住事业和感情之间的界限很正常。谁都年轻过,我也明白,我也经历过。但是,你今后要注意,要努力克服这个缺点,别忘了你所从事的是什么事业!别忘了你自己的目标和志气!记住……”侯爵捏紧了他的手,仿若是想在那里留下一个烙印。“夏尔,感情是感情,事业是事业!”

夏尔闭上了眼睛,,片刻后重新睁开了。“我会的,爷爷。谢谢你。”

“那就好。”老侯爵原本凌厉的目光,逐渐地转回到了之前的平静,然后,他轻轻冷哼了一声。“哼,我就知道,菲利普这个老家伙是不会甘于寂寞的,只不过,我没想到他居然还会继续抱在波旁王族那棵死树上……他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笨蛋啊。”

一提起路易菲利普国王或者自己的哥哥,老侯爵总是充满了嘲讽,夏尔早就习以为常、不当做一回事了。

“那么,您是认为我应该接受他的邀请?”他问起了最重要的问题。

“当然是要去了,夏尔。你知道的,我们尊敬的特雷维尔公爵先生可不是那种喜欢无事生非的人,既然他今天会邀请你过去,那么肯定会暗地里有所图谋。”老侯爵理所当然地回答。“所以……难道你不应该去探探底吗?”

“好的,那我今晚就过去登门拜访。”

“夏尔,我再说一遍,你给我好好记住。”老侯爵再度捏紧了夏尔的手,“感情是感情,事业是事业!”

他没有说哪个更重要,因为根本就不需要说。

对一个特雷维尔家的男子汉说,这两样东西孰轻孰重,天然就应该而且必须是一目了然的。况且,他对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孙儿的头脑有十分的信心。

==============================================

夏尔在晚上七点之前十五分钟准时赶到了特雷维尔公爵府上。由于此时正是夏季,因此天色暗得很慢,此时天边仍旧保留有几丝薄光。

相比上次的经历,这次夏尔要顺利得多,马车直接驶入大门,然后在公爵府的前庭停下了,踏板放下之后,夏尔从车厢中走了出。

“晚上好,夏尔!”还没等他站定,就传了一声招呼。“你可算是了。”

夏尔循声抬头一看,发现自己的堂姐正站在台阶上,微带着笑容看着他。

她今晚穿着一件灰白色的长裙,上面绣着各种金色的花纹,在黄昏下闪烁着金色的光,再配合上披散开的一头金发和脸上洋溢着的笑容,不管从哪个角度而言,都是美丽无比。

谁又能想得到,就是这样一个巧笑嫣然的美丽女子,就在几天前,带着人毫不拖泥带水地杀了人呢?

夏尔当然不知道这件事。然而,夏尔清楚地知道自己今天的目的。

“晚上好,夏洛特,见到你很高兴。”他礼貌地点了点头,然后走上了台阶。

看到夏尔冷淡的回答,夏洛特先是一愣,然后忍不住苦笑着摇了摇头。

“哎呀你真是的,自己的亲戚家还这么客气……”

“话虽如此,可是就连小时候我也没过几次,都是你跑到我家玩的。”夏尔的口吻依旧平淡,“我可对这里没什么亲切感。”

“哎呀,你这人可真是的……”夏洛特又笑着轻轻摇了摇头,表示对夏尔没办法。然后,她突然伸出自己的右手,拉住了已经走上台阶的夏尔的手,“好吧,我爷爷可等了很久了,我们快点过去吧。”

被拉住手之后,夏尔不禁微微皱了皱眉。他想抽回自己的手,可是当他这么做了之后,夏洛特抓得愈发用劲了,让他的企图以失败告终。尝试了一下之后,夏尔也就不再尝试抽回自己的手。

说到底,正如夏洛特之前所说的那样,拒绝地越刻意,不正是越显得自己还放不开吗?

夏洛特牵着弟弟的手,慢慢地穿过走廊。

和上次一样,经过那些历代特雷维尔公爵的画像时,夏尔随意地致了敬。

“虽说你上次已经过一次了,但毕竟时间有限吧?很多地方应该没看过呢……”说到这里时,夏洛特突然转过头,然后把声音放低了一线,“上次你和爷爷谈话那一次,爷爷可是夸赞了你呢,说你沉稳而且懂得谈判的技巧……爷爷可不是轻易会夸赞人的哦,所以你尽管高兴吧。”

“嗯,不胜荣幸。”夏尔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

随着行进的继续,夏洛特那纤细白嫩的手掌微微沁出了一点点汗,让两只手几乎粘合在了一起。

“夏尔,你肯赴约,我很开心,我一直还担心你不肯呢。”夏洛特又低声说,由于是背对着夏尔的,所以夏尔也看不到她此刻的表情。

是激动还是遗憾?是高兴还是失落?

弄不清楚,而且此刻已经不重要了。

夏尔没有回答。

几分钟之后,两个人走到了走廊尽头的一道门前,门口的仆人看到的是这两人之后,马上躬身行礼,然后打开了门。看这就是晚宴的餐厅了。

夏洛特继续拉着夏尔的手走了进去,门随机被关上了。

特雷维尔公爵果然呆在里面。此刻他正端坐在餐桌的主位上,面无表情地看着进的两人。看到夏尔之后,他微微点了点头就算做致意。

“晚上好,夏尔。”

而夏尔则行了个礼,然后以极其谦恭的语气说。

“晚上好,特雷维尔公爵先生。”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