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四十七章 面授机宜

第四十七章 面授机宜


                法兰西政治警务署的高级特别专员孔泽先生,此刻正端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当中,面无表情地看着手下们刚刚传递过的报告。

自从那次他被单独留下和大臣下本人商谈了很久之后,孔泽先生在部里的地位隐隐然又有了极大的提高。部里不仅应他要求专门划拨了一些精干的人充作他的手下,就连那些惯常就喜欢点头哈腰的小职员们,此时对他也更加逢迎了。

这就是出人头地的感觉吧?

虽然孔泽从不在别人面前显露自己的春风得意,也没有像一些平步青的人那样张狂,但是内心中的激动,却是和那些人别无二致。

但是,现在所得到的这些还远远不够,与他的理想和抱负还有完全的差距。

正因为如此,他就更加需要努力。

最近一段时间,他每天都要在部里呆上十个小时以上,要么审阅文件或者档案,要么和自己的新团队沟通协调,忙得不可开交。就连回到家中之后,也经常在阅览公文和报告。

很辛苦,是的。但是,这才是孔泽最希望要的生活。这种生活中,他才能感觉到自己真的在被世界所需要,所重视。

正当他还在认真阅读报告之时,门口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进。”他头也不抬。

“先生。”者一进就给他行了个礼,然后自觉地坐到了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

等到看完这份报告之后,孔泽才重新抬起头。“您刚才打断了我的思路,我希望您能给我一些有价值的信息弥补这个过失。”

虽然嘴上说得严厉,但是孔泽其实只是在借机在新手下心里树立一种个人威信而已——这个人是他精心甄别之后直接请求大臣下调派过,不会不懂规矩,既然这个时候突然打搅,那肯定是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要报告的。

“是的,先生。”对方轻轻点了点头。“您之前交待过的问题,我们目前有了一些调查进展。”

“什么样的进展?”孔泽的声音依旧沉稳。

“依照您提供的思路,我们已经详细研究对比过了那些污蔑传单所使用的纸张,然后大致确定了纸张的产地——就在瓦勒德瓦兹省。”部下低声回答。

“很好,然后呢?”孔泽依旧不动声色。

“但是瓦勒德瓦兹省本就有很多家造纸厂,再加上离巴黎又很近,所以每天都有大量纸张从这里被运到巴黎……这样让我们的下一步调查有了一定的难度……”部下有了一点迟疑。

孔泽暗暗叹了口气,看自己的团队还需要更多的锤炼啊。

“皮埃尔,您有没有分析过这次我们的对手?”

“是的,我们分析过。”虽然他亲切的称呼让两人的距离拉近了不少,但是部下仍旧笔直坐着。“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大量印制散发这种传单,对方在暗地里应该潜藏着不小的力量——很可能是一个成型而且危险的政治组织。”

“说的很对。”孔泽赞许地点点头。

似乎是得到了鼓励,部下的紧张感消弭了许多。

“而且,他们肯定是有大量的印刷机器,所以才能短时间内大量印发传单然后到处散发。说不定,他们平时就是以出版社或者报社作为掩护!”

“很有道理。”孔泽再度点头。“所以您看,其实我们已经掌握到很多信息了。”

“但是,目前我们所掌握的情报,还不足让我们揪出那些叛党吧……”部下还是有些迟疑。“仅仅在巴黎就有这么多家报社,而且外省也有……”

“不必考虑外省了!”孔泽突然放高了音量。“离普拉斯兰公爵之死仅仅只有三四天时间,就有人报告说发现了这种传单。您仔细想想,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他们消息十分灵通。”部下回答。

“这不仅仅意味着对方消息灵通。您试想一下,如果叛党组织的印刷机关是在外省的话,从传递消息过去,再到带传单回,一个回就是几十里路,时间得及吗?还要冒入城时在路上被发现的风险……”

【这里的“里”是指法里,当时国际公制单位还没有出现(1875年才开始在法国创立),法国人用的是古代度量衡。一法里约合4公里。】

听完了孔泽的话之后,部下陷入了深思,似乎是在计算什么。

“您说得对。”在最后,他同意了自己新上司的看法。“也就是说,这个叛党组织,在巴黎城中就有一个宣传机关,和大量的宣传机器……”

说到这里,他的口吻中隐隐然带着一丝寒意。

“您终于想到了,这也就是首相和大臣下最担心的事情。”孔泽放低了声音,“您知道这次的这些事件,在他们眼里看,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什么?”部下马上追问。

“事前毫无征兆地就传单和谣言满天飞,这只能说明两个问题:第一,这个组织潜伏得很深,并且在几乎没有被人察觉的情况下发展了强大的力量:第二,这个组织认为现在他们已经到了行动的时候了,所以就不再过于顾忌暴露自己的实力……皮埃尔,您仔细想想,这两个问题合在一起,说明了什么。”

部下越想越觉得心头发寒,额头上冒出点点冷汗。“也就是说……接下……”

“嗯,肯定的。这个叛党组织这次的行动很有可能只是一种预演而已,接下他们会有更多更大的动作,比发发传单更危及到王朝和国王政府的行动。”孔泽面沉如水,“一个凶恶的敌人浮出水面,肯定不会只为了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那……那我们应该怎么办……”部下觉得喉咙有点干涩。他进之前,从未想到自己最新的任务居然背负有这么重大的意义,一时间他的呼吸都有些紊乱了。“这个看上去确实很危险……”

“不过,也不用这么担心,既然这个叛党组织现在还选择像鼹鼠一样潜藏在地下,那么就说明他们现在还有顾忌,还在恐惧,恐惧仍旧拥有一切资源的我们。”在吓唬完了部下之后,孔泽重新开始给对方打气。“首相和大臣下交待给我以及你们的任务就是,尽快在这个叛党组织闹出更多更大、而且影响更加恶劣的事件之前,将这个叛党组织揪出,然后统统消灭!”

“那……那我们应该怎么做呢?”部下的声音因激动而有了一些颤抖。

孔泽抬起了头,盯着对方。

“首先,您必须绝对服从我的命令,因为我得到了首相和大臣下的直接授权。”

下属一个激灵,立马从座位上站了起。“是!”

孔泽挥了挥手示意对方坐回去。“其次,我将对巴黎所有使用瓦勒德瓦兹省出产纸张的报社和出版社进行一次暗中排查,就算这次不能直接揪出叛党,那么为以后的行动摸一摸底也是好的。当然,这是一项非常耗时耗力的劳动,你们必须严格执行。”

“是!”又应了一声。

“还有,你要多带人上街排查,争取找到然后抓住一些在街上散发传单和煽动宣传的人,然后从他们的嘴里敲出更多东西。”孔泽的声音愈发严厉,“记住,我是要秘密地上街,不要搞得让别人一看就觉得您是个警察。这一点看起很简单其实很难,我是精心甄别过你们的能力之后才挑选你们的,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

“是!”部下挺直了腰杆,再度应了一声。

“很好。”孔泽点了点头,“那您现在还有什么疑问吗?”

“暂时没有了,先生。”部下行了个礼,准备告辞。

“对了,皮埃尔。”在部下准备离开时,孔泽突然又发问了,“就您个人的看法,这次与我们作对的叛党究竟是哪边呢?我们的陛下并不缺乏敌人。”

“嗯……这个……”部下又有些迟疑,倒不是因为他之前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而是担心自己的答案不合上司的口味。“不知道您是怎么看的呢?是共和派还是波拿巴派?或者是别的什么?”

“我?我觉得是波拿巴派。”孔泽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罕见的微笑。“就我个人看,那些共和派分子总有那么一点理想主义,把革命本身当做事业。所以他们干事会经常不计后果,恐怕要到很久之后才能学会深谋远虑,他们的能耐顶天了是炸死一个公爵;而波拿巴派则不一样了,他们从没有任何固定的信仰,或者说他们以利益为唯一的信仰,所以他们才更加可怕和危险,因为他们能够建立一个新的国家……”

【“炸死一个公爵”指约瑟夫-莫蒂埃,法国历史上最著名、最出色的政治投机家之一。拿破仑时代他因战功被封为陆军元帅和特里维索公爵,但是拿破仑倒台之后他很快就投靠了波旁王朝,极得路易十八信重,1825年他还被查理十世国王授予法国最高荣誉勋章。但在1830年革命之中他很快背弃了波旁王朝,投靠了新国王,也得到了重用,在1835年初还当过首相。

然而在1835年7月28日,他陪同路易-菲利普国王检阅国民自卫军时,他连同其他11人被前行刺的共和主义者扔过的炸弹直接炸死(国王本人则幸运地毫发无损)。】

“我觉得您说的非常有道理。”部下再度行了一礼。

======================================

履行了诺言,一天实现了双更,真是不容易啊……之后我要继续奉献大家!还请大家继续支持哟~~~o(n_n)o~~~~

谢谢大家了!

鞠躬,暂时谢慕……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