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四十章 芙兰的班级政治学

第四十章 芙兰的班级政治学


                听到招呼声,芙兰和玛丽同时往旁边看去。()

“博旺小姐?”两个人同时意外地喊了出。

看清人是谁之后,玛丽和芙兰隐蔽地对视了一眼,互相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担心。

萝兰-德-博旺,她的父亲博旺男爵是全法兰西最富有的银行家之一,在1830年给奥尔良派捐输了几百万法郎,换取了zhèng fu无数的好处,贵族爵位和法兰西贵族院席位只是其中并非主要的一部分。

这位小姐除了相貌之外,几乎和父亲一样——这句话并非嘲讽,而是一句赞赏。

由于母亲的因素,她面孔十分jing致秀丽,再加上穿着绣着金线的黑sè丝绸长裙,看上去跟个jing致的人偶一般。她湖蓝sè的眼瞳透着无言的高傲,棕sè的头发按着最时兴的样子高高地盘了一个发髻,盛气凌人犹如法郎的化身——对也许是全法兰西最有钱的女继承人说,这句话同样不是一句嘲讽。

她野心勃勃,一心要在教室里谋到父亲一样的地位,渴望得到每一个同学的敬仰和顺服——就和她父亲在贵族院和交易所里一般。

目前看,干得不错,或者说,成功了一半。她已经成为了银行党的领袖,画室内时尚的标杆。然而正因为如此,她再也无法得到另一半人的尊敬。

那一半人天天用刚好能被她听到的音量“小声”嘲讽她的狂妄自大和过度的炫耀——正如她和她的同党天天用对方能听到的音量,小声嘲讽那些人僵硬的表情和故作风雅的举止一样。很自然地,她和玛蒂尔达等人的贵族党是死对头。

其实老画家也明白他的学生们一直在剑拔弩张地针锋相对,但是表面上也一直装作不知道,根本不去约束两党的争斗——上帝啊,连伟大的国王陛下和他的首相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他怎么解决得了?

他对学生们的要求只有一个:把画画好,对得起他的教导,这就行了。

而能入他法眼得以成为他学生的孩子,又有哪个是缺乏灵xing和智慧的呢?除了满足老师的要求之外,她们个个还有大把多余的jing力可以用在互相之间这种无休止的争斗和攻击当中,并且乐此不疲。在这间画室里,一群少女的“班级政治学”并不比法兰西众议院更简单,父辈的斗争被原封不动地保留到了少女的世界。

法兰西上流社会女xing一生的朋友和仇敌,很多就是在这个时期确立的。

当然,也有的学生,因为各种原因而没有参与到这种含蓄又激烈无比的斗争当中——比如芙兰和玛丽这种都算是中立派。

然而,近由于两派的打压和拉拢,原本的中立派纷纷选择了自己的阵营,像她们这种不偏不倚的旁观者,已经越越少了——这也很容易理解,两个势力在决战之前,一般都是会先最大限度地扩张势力、划分好地盘、明确好敌人的嘛。

而今天萝兰本人亲自跑过打招呼,两个人怎么看都觉得有些预兆不祥。

不过不管如何,礼节总是要讲的。

“谢谢您的关心,博旺小姐。”芙兰微笑着回答。“最近的画功有些退步,老师有些担心,所以就把我叫过去说了一下啦,并没有说得太重,您不用太过担心……”

“哦,那就好。”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是萝兰脸上却并没有显露出有什么宽慰。“我刚才还为您担心了呢……”

芙兰只感觉明里暗里有几道视线从各处投shè到自己身上,这种被窥视的感觉让她有些如坐针毡。不过,她还是勉强艰难维持着微笑。

“那就真的太感谢您了……”

看着明显有些紧张不安的芙兰,萝兰忍不住微笑了起,这笑颜总算让人偶透出了些少女气。“您好像有些不舒服?”

“嗯,我是有些不舒服……”芙兰承认了下,希望这样可以尽早结束谈话。

“我可以和您单独谈谈吗?”

虽然是询问的用词,但是她的口吻里却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确信。

芙兰迟疑了片刻。

“当然可以。”

“芙兰……”玛丽轻轻拉了拉芙兰的手。

芙兰回了一个微笑,示意叫她不用担心。玛丽只好带着担心走开了。

萝拉待看到玛丽已经远远走开之后才重新开口。

“我一直很好奇,上次迪利艾翁小姐找您谈了些什么?”

果然是问到这个了!芙兰心中一紧。

“没什么,只是当时她问了我一些个人方面的事……”

看着期期艾艾,脸sè有些发红的芙兰,萝拉忍不住又微笑了出。这是这里的学生们对这位既有出众的美貌又富有才华的优等生所常怀有的情感——若有若无的嫉妒,以及半明不暗的仰慕。

“最近我得到消息说,迪利埃翁小姐已经被她的父亲给禁足了,所谓‘生病告假’只是一句托词而已,对此,您知道些什么内情吗?据我所知,找到您谈话后没多久她就被禁足了……”

“对此我不是特别清楚……”芙兰干脆地回答。

因为太清楚了,所以只能装作不清楚。

“真的不清楚吗?”萝拉追问了一句。“那我再说一句吧,自她和您谈话后不久,被送到修道院去的莱奥朗小姐就回了……然后她又被禁足了,这其中会不会是有些因果关系呢?会不会,您恳请她帮助拯救玛丽,然后她真的那么做了——通过某些方法,然后又因为这个而被家里禁足了?”

芙兰略微睁大了眼睛,心里对对方的极其接近事实的推论感到有些震惊。

也许很自大,也许很高傲,也许盛气凌人,但是她绝不蠢。能和玛蒂尔达对垒这么久而从不落于下风的人,又怎么可能愚蠢呢?她的骄傲自负,并非体现在“不承认他人的优秀之处”上面的——那是真正的愚蠢;她的骄傲自负是体现在“认为优秀之人都可以为她所用”这一方面——这正是她父亲平ri所言传身教的。

“您多想了……”芙兰轻轻摇了摇头。

“我多想了吗?”萝拉仔细看着芙兰的脸。

“反正我是不知道这两件事有什么联系。”芙兰面sè丝毫不改地再次否认。

“这样吗?”萝拉轻轻点点头。“好吧,这样也行。反正对我说,玛蒂尔达被禁足本身就是一件大好事了,也无需去追根究底……”

“也对,最近您在这里无往不利。”芙兰随口恭维了一句。

“无往不利?唔,最近确实没人挡得住我了……”萝拉忍不住又微笑了起,“可是,没有靠自己亲手打垮对手,没法看到玛蒂尔达亲自心悦诚服地向我低头,这种‘胜利’总感觉失sè了不少……”接着她又看着芙兰,“更别说,还没有您的衷心祝贺呢……”

“这很重要吗?”芙兰感到有些奇怪。

“这当然很重要呢。您十分优秀,这里人人都既嫉妒又喜爱您,可能喜爱的程度还更加深一点吧,因为您从不因为超过他人的美貌和才华而自视高人一等——也许您真的这么做了,但是至少您从未表现出。就连老师也最看重您,常常将您作为典范。如果连您都可以衷心和我结交的话,那么谁还会对我压倒玛蒂尔达的胜利而心生怀疑呢?我相信,玛蒂尔达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当时她首先找到了您。”

“我还从不知道自己有这么重要呢……”芙兰深感对萝拉这一番话深感有些震惊。

“您果然不愧为杜伦堡老师最欣赏的学生……”

“您在我们里面最漂亮,这一点就足够一些人憎恨上五十年了……”

她突然想起了玛蒂尔达之前找自己的时候所说的那些话。

“当然有了。而且,不管怎么看……”萝拉继续进行劝说。“您都应该支持我才对,别忘了,我们都知道,您爷爷因为自己的立场,和那些人的父祖辈可是水火不相容的。正因为如此,那些人几乎从不跟您搭话,而我们,我们却从不会以出身评定一个人,支持波拿巴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还认法郎就行。我记得我父亲乃至我的先祖是什么。正因为如此,我才更加知道我们的强大——我父亲能够从一无所有的境地走到如今的地步,为什么我不能?”

芙兰静静地听着萝拉的劝说,目光有些闪烁不定。

“玛蒂尔达肯定会回的,我坚信如此。但是她终究不会像我这样对您推心置腹吧?我才能直言不讳地说出对您的欣赏和赞誉。”

不,她会的。

芙兰在心中再次反驳。

“也许今天跟您说这么多,您一时难以接受。但是您可以好好想想。只要您哪一天觉得我说的有道理了,尽管可以过找我,我绝不会让您后悔的……请相信,我虽然没有极为纯正的血,但是至少有极为纯正的金法郎,时装、饮宴、舞会乃至捧红您的画作,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就我看您的才华配得上一切赞誉……唔,我先回去了。”

说完,萝拉转身准备离开。

“你们……你们又何必在这么小的画室里你争我夺呢?”

“嗯?”萝拉转过头。

“你们都这么聪明,都富有才识,却只为了二十几位少女的目光就斗得这么不可开交,这究竟是何必呢?”芙兰看着萝拉,“毫无意义吧?”

萝拉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又微笑了起。

“这是一种练习……也是一种乐趣。”

接着她重新转身离开。

“只要我们团结一心,法兰西就没有我们办不成的事情,不是吗?为什么一定要纠缠在这种毫无意义的争斗上呢?”芙兰以她听不到的音量,低声自语。

这句话,她也曾在给玛蒂尔达的信中说过。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