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四十六章 芙兰的忧郁

第四十六章 芙兰的忧郁


                今天是又一个不用去上学的周末,玛丽-德-莱奥朗小姐按照事前的约定,带着心头的一丝忐忑,再度到了特雷维尔侯爵府上登门拜访。【】

刚刚成为富有的女继承人的莱奥朗小姐,此时尚还没有学会如何拥有有钱人的底气,但至少已经在开始学会修饰自己。一改过去的深色衣装,她今天穿着一袭浅蓝色的丝织长裙,还佩戴着一串细细的珍珠项链,将白皙的脖颈修饰得更加修长,而特意新近烫熨过的卷发,也给她带了一丝成人的气息。

不过,还是要公平地说,自从那天她听了夏尔的建议之后,乍得暴富的莱奥朗小姐在花钱方面还是比较谨慎的。她在离这儿附近的一个二等街区买下了一间小公寓,平时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极少参加要消耗大量金钱的活动。就连出行的马车也是用长期租的,一年租金不过两千四百法郎,既不寒酸也不奢侈,刚好能在自己一年的消费预算所能承受的范围之内。

今天的打扮,已经是她少有的奢侈了。

到了爵府之后,芙兰很快就出在小会客室里接待了她。一看见她之后,芙兰就眼前一亮,然后又重新仔细打量了她一遍。“哎呀,你今天可是艳光照人啊,玛丽!”

“哪里的话,谁能比得上你呢……”玛丽脸红了一点。

“难得好好打扮了一回,就别说这种故意谦虚的话啦,我可是会生气的哦!这裙子就差不多要上千法郎吧?多顺滑呀!”芙兰伸出手轻轻揉了揉好友的裙子,然后感叹了一句,“不管谁说金钱是万恶之源,我反正觉得有钱真是件大好事呢……我就穿不上这么好看的裙子”

“好看吗?我可是选了很久的呢。”看到芙兰这么夸奖自己选的裙子,玛丽不由得喜出望外。“虽然贵是贵了一点,但是感觉很不错。不过,芙兰,老实告诉你吧,我觉得无论什么衣服,你穿上去之后都会变成最好看的衣服。”

“你这人真是的,不是叫你不要老是捡好听的话说吗?”芙兰开心地笑了,然后拉住了好友的手,“走吧,一起去我的房间去。”

“嗯,走吧。”玛丽很好地掩饰着自己内心的忐忑,用一种几乎完全漫不经意的语调问。“对了,你的哥哥今天在家吗,自从进之后,我好像没有看见他啊?”

听到这个问题之后,芙兰眉毛轻轻挑了一下,脸上的笑容也不自觉地闪过一丝阴。

玛丽心中一惊,但还是装作不经意地继续追问。

“怎么了,芙兰?他不在家吗?”

“不,他在。”芙兰干巴巴地回答了一声,然后撇开了脸。“不过是窝在自己的房间里,不知道在干什么。”

“嗯?你和他吵架了吗?看上去提到他你好像很不开心。”关心之下玛丽又追问了一句,几乎顾不得掩饰。

芙兰摇了摇头。“先去我房间吧。”

到了房间之后,才刚刚坐到芙兰的床上,玛丽忍不住又问了出。“芙兰,你和你哥哥怎么了?平常你可是经常提到他的,最近却……”

“你可是很关心他嘛。”芙兰没好气地说了一句。

“诶?嗯……呃……”期期艾艾了几秒之后,玛丽总算想到了词。“我还不是因为关心你,平常你不是和哥哥关系很好的吗?可是最近好像你很少提他,就算提到了神色也很不好,这是为什么呢?就我看,你哥哥平常还是很爱护你的,不至于会对你怎么样吧?想想我的教训吧……我可是很羡慕你呢,千万不要走上我的路啊。”

“哎……”少女居然叹了口气,眼睛里竟然带着一点点失落和迷茫。“好吧,也许跟人倾诉一下也好……”

“嗯,跟我说吧,我绝对会保密的!”玛丽看着芙兰。

“前阵子,我哥哥之前的恋人我家拜访了。”芙兰放低了音量。

“诶?恋人?!谁?”她的好友惊呼了出。

“是他之前的恋人而已,早已经分手了。”芙兰淡淡地回答。“她是我爷爷的哥哥特雷维尔公爵的孙女儿,名字叫夏洛特。算起,也是我的堂姐吧。”

“特雷维尔公爵的孙女?”玛丽不由得再重复了一遍。“您的堂姐姐?”

糟了糕!既是公爵的孙女又是她的堂姐!关系已经近到这种地步了,而且还是那样有钱的家庭!这可怎么是好……不过,似乎已经分手了?

“已经分开了?”她再度确认了一遍。

“嗯,是的,就在两年前。”芙兰回答。

“那她为什么还要再过拜访呢?”玛丽的声音里不自觉地带着一点点的颤音,不过两个人都没有发现。“是想再和夏尔重新开始吗?”

“她这人那么有心计,谁知道她怎么想呢。”芙兰冷冷地说。“不过看哥哥那天的样子,很明显有点魂不守舍,看他心里还是没有忘记夏洛特。”

“这样啊……”玛丽有些颓然。“那么你怎么看……这个……夏洛特呢?”

“你想知道吗?”

“嗯。”

“我很讨厌她,非常非常讨厌她。”芙兰一字一顿地回答。“从小我就不喜欢她了,她太严厉,而且恐怕永远都学不会温柔。”

玛丽顿感惊喜。“是这样啊……”

“恐怕她那边也是这么看我的。”芙兰那湛蓝的双瞳中,此刻满是少女的忧郁,“她也很不喜欢我,甚至还有些恨我,是的,我看得出。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一天她真的和哥哥结婚的话,恐怕我会被她远远地嫁走,嫁到俄国、美洲或者天晓得哪个角落去,搞不好有一天你们永远就见不到我了……我是说真的!每次我看到她对我微笑,我看到她微笑时的那双眼睛,我就不寒而栗,我知道她会这么对付我的!”

“不会吧?!”玛丽惊呼了出。

“真的。所以玛丽,自从她那天又了之后,我好害怕,害怕有一天哥哥会将我抛弃,会不要我了,然后将我扔到哪个天涯海角……”芙兰垂下了头,捏紧了好友的手。

“不会的,你的哥哥那么爱护你,他怎么会忍心让你受苦?”玛丽马上安慰了她。

“也许一时不会,但要是夏洛特一直怂恿唆使他呢?难保有一天他就会被迷惑啊……”芙兰仍旧低着头,“夏洛特这个人你没见过所以不知道,她内心是极其高傲固执的,从都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所以,所以我真的好怕……”

玛丽抱紧了自己的好友。“我的朋友,你不要怕,我绝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无论如何都不会。你救过我,所以我也会拼了命救你。你放心吧!”

“谢谢你,玛丽!”芙兰也抱住了对方。

“难怪你最近有些魂不守舍啊,画画也没有专心画,还被老师批评了。”玛丽也叹了口气,“原都是在担心这种事……”

“别提这个了……”芙兰的脸上又是一红,“我也知道上课时应该专心画画,可是一到那个时候,我总会去想如果夏洛特那家伙把哥哥抢走的话我该怎么办,我总会忍不住去想啊,玛丽!”

“我的朋友!”玛丽忍不住又抱紧了她。

难道应该就这样看着法兰西最鲜美的一株鲜花渐渐枯萎凋零吗?不,决不能!

嗯,我是在帮芙兰,我要救芙兰!少女就这样在心里又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崇高的行动理由。

“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芙兰。”她又开始安慰芙兰。“你说过的,之前他们不是已经分手了吗?那说明他们之间肯定是有不少无法弥补的分歧,只要这种分歧无法弥合,那他们不就无法重新在一起了吗?”

“分歧……分歧……”芙兰默默念了两次。“只要让他们保持分歧就行了……保持分歧……”

“难道不是这样吗?”玛丽反问。

芙兰紧咬着嘴唇思考了片刻。

“你说的太有道理了!谢谢你,玛丽!”片刻过后,芙兰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好友,微笑了出。“你果然是我的好朋友!”

“我当然是,永远都是。”玛丽也微笑以对。

“嗯,我明白了。”芙兰的眼睛重新恢复了神采。“我能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太好了,只要有你们的帮助,我永远不必担心噩梦临。”

看着重新容光焕发的娇艳少女,玛丽的心神也不禁为之一夺。然后她轻声感叹了一句。

“我亲爱的朋友,如果我要是你的哥哥,我是绝不会背弃这么可爱、善良的天使的,绝不会让她受苦,一辈子都不会。”

没想到芙兰的反应却十分奇怪。

“天使?”芙兰重新低下头。“我不是天使。我的朋友,两年之前我就犯下过罪孽,我违背了天父的教导,我既说了谎又干了坏事。但是我不后悔,我很庆幸自己的罪孽。”

“你不会犯下任何罪孽的,芙兰,上帝将永远保佑你。”玛丽再度抱紧了她。

“上帝不会保佑我的。”一点点泪珠出现在芙兰的眼睛里。

“如果可以,我也宁愿不要它的保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